井道空洞很是神奇,井水竟然流不进来。

    王七麟知道这不是什么好地方,他挥剑在白骨墙壁上横切了两道,将它里头给破坏一番,这才带上井木犴回到井道游了出去。

    井口四周围着一圈人,谢蛤蟆坐在井口闭眼诵读道经,正月初一的风吹过,他的长发与衣衫尽皆飘荡,仙风道骨形象清晰。

    村民们敬畏的看着他,不敢高声语,只敢咬耳朵:

    “这道爷真是高人,你看他也不怕腚冷,大冬天里就那么坐在井口上。”

    “绝对有修为,我二舅姥爷以前也老喜欢坐着,结果后来长痔瘻了,道爷应该没长。”

    “道爷长没长,咱也不知道呀。”

    水花溅起,王七麟踢着井壁腾空而起,甩手扔出去就是一具尸首。

    他的衣衫已经湿透了,但他运行阴阳大道神功,至阳至刚的太阳真气喷涌而出,简直就是人形烘干机,浑身水汽蒸腾,衣衫迅速被蒸干。

    老百姓可不知道他的神通,众人看到他带着一身白气飞出来还以为他已经熟了……

    谢蛤蟆长袖飞出将尸首给卷了起来,他看了一眼问道:“无量天尊,是他在捣鬼?”

    王七麟说道:“不错,他好像是井木犴。”

    这身份让谢蛤蟆也是略微一惊:“井木犴?你怎么知道的?”

    王七麟回身将徐大给从井里拖出来,徐大展示出井木犴那一叠印章纸,谢蛤蟆看后点头道:“确实是井木犴的标记,另外他有什么神通?”

    “他的神通很古怪,”王七麟琢磨了一下说道,“他能不断放出网罩一样的杀气,还能御水,并且有一个分身似的东西,阿酒便是被他分身给控制了。”

    胖五一说道:“他确实能御水,还好他分身没有这样本领,否则咱们当初下井道时候被他给偷袭了那得多么麻烦?七爷可不擅长水战。”

    谢蛤蟆听过两人的话后欣然点头:“无量天尊,这确实是井木犴。”

    “井木犴为南方朱雀第一宿,天上星群状如网,他所施展的神通叫做天网杀机,杀气外放,如一张迎头之网,能将人分成上千碎块。”

    “再者井木犴虽然属木,却是形为无底之深水,故井宿多凶、多能御水。”

    介绍过之后他又感慨了一句:“井宿值日事无通,凶多吉少有杀灾,一切所求皆不利,钱财耗散百灾非。”

    王七麟问道:“我们下井之后,这村里没有什么反常吗?”

    谢蛤蟆摇头:“一切正常,毫无反常。”

    王七麟若有所思的点点头,“那这村子外的饿虎山之凶杀局就是井木犴所为,阿酒所谓的托梦或许不是托梦,而是被他的分身给控制了。”

    大汉郑大满小心翼翼的问道:“那诸位大人,我们村里的孩子……”

    这是王七麟想要回避的话题。

    二十八宿着实凶残,为了制造恐慌逼迫百姓们去挖开饿虎山,井木犴恐怕在偷走孩童后第一时间就将他们给迫害了。

    他只能委婉的对郑大满说道:“对不住,人力有时尽,不过我们已经为村里的孩子们报仇了。”

    好几个哭声一下子响了起来。

    郑大满顿时颓然。

    他指向村外的土山问道:“那敢问诸位大人,我们外头这山到底什么情况,我们又该怎么去做呢?”

    王七麟看向谢蛤蟆。

    这得靠老道士了。

    谢蛤蟆不负所托,他正色说道:“无量天尊,这山上山下的草木泥土都暂时不要动它,后面听天监会来山上修一座庙,你们每逢初一十五多去庙里祭奠一番便是。”

    郑大满问道:“是将我们村里那座庙……”

    “那座庙不要动。”王七麟和谢蛤蟆异口同声的说道。

    连线庄子里头这座庙供奉的是酸、苦、甘、辛、咸五方精灵,它们已经汇聚香火修为有成,以至于炼化出了一方化外天地。

    在王七麟收拾了藏身其中的刑天祭一伙人后,听天监后续派人来将这方化外天地给封印起来。

    王七麟不知道听天监是怎么操作的,但总之别动这座五先生庙为妙。

    谢蛤蟆感叹道:“可惜咱们没办法联系上孝狮尊者,否则将它的孝義庙改迁于这山上最好不过,孝義庙可以用来镇压饿虎山之精。”

    他给王七麟等人介绍,饿虎山精多煞气,这股煞气是能害人的。

    所以要对付它,就得想办法去镇压住这股煞气,然后将之分解消弭。

    寻常庙宇日夜接受信徒香火能够化解煞气,而孝義庙在这方面最是蛮横,它能镇杀白虎,自然更能镇住这等寻常山精饿虎。

    等到山精煞气消失,那这座山就与寻常土山没有多大区别了,到时候村里可以随便处理土山,是要将它铲掉还是要挖土去填充荒地建起新农田都没问题。

    郑大满听后又问道:“敢问大人,我们怎么能知道这山

章节目录

妖魔哪里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恩星小说只为原作者全金属弹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全金属弹壳并收藏妖魔哪里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