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的额头眼睛非常相像。江浔回头笑望的那一刹,时堰的眉心忽然蹙了一下,脱口问江浔,“小江你是哪里人?”

    “h省。”

    “我以前,有位同学也是h省人。”时堰眼眸中流露出怀念,“也是姓江。”“说不定八百年前是一家。”江浔不在意的随口应一句,从口袋里摸出两块巧克力,递一块给时堰。时堰摇头,拿起烟灰缸。“午餐应该快开始了。”

    “我来。”江浔很自然的从时堰手中接过烟灰缸,“学长是我长辈,这些事我来做。”

    “麻烦你了。”时堰习惯被人服侍,并没有拒绝。

    大家中午在室外草坪用餐。

    江浔不想跟小朋友凑热闹,端着一盘食物去顾守锋那边,自我介绍,“家境寻常只凭一张脸的在下。”坐在顾守锋对面,“有权有势的冤大头顾大哥。”

    顾守锋笑,“你这张嘴,真够刻薄的。”

    “先逗你笑笑,省得你再说我。”

    顾守锋看他,“难得还有自知知明。”

    “我总不能憋死啊。”江浔切着烤的鲜嫩的小羊排,他刀叉用的一般,顾守锋实在看不过去,端过来帮他切了,“你对我家的情况还挺熟啊。”时堰的出身在顾守锋这个地位的人不是秘密,但江浔知道就有些奇怪了。

    “只限于时学长。”江浔说,“我妈妈年轻时也是在a大读的大学,我曾听妈妈的同学说起过时学长。我对顾女士知道的更多一些,那天去会所路上我在出租车上就用企业a查时云龙,顺带查了一下时氏影视,时氏董事长叫时坤,顾女士是时氏影视的大股东。顾大哥你和顾女士的名字一看就像亲戚。时坤的姓氏名字都很特别,从名字也能知道跟时学长是亲戚。拜时董事长时常讲他的创业史所赐,网上通稿访谈没有一篇不提到他白手起家的事的。白手起家之前,肯定一穷二白,要不怎么能叫白手起家?”

    “你有没有查过我?”

    “真没有。很多次想查,按捺住了。”江浔叉块小羊排慢慢吃掉,“对顾大哥,需要一点想像空间。”

    “这是为什么?”

    江浔唇角翘起来,眼睛看顾守锋一眼又垂下去,“这个不能说。”

    “还有秘密哪。”

    “反正不能告诉你,太丢人了。”

    江浔那种眼睫垂落唇角带笑的羞涩模样,让顾守锋也不禁一笑,“不能说就不问你了。我帮你忙,你不打算谢我吗?”

    “想过了。以后我要更用心的给繁月补课,争取能让他考上a大同类本科。”

    顾守锋好笑,“这么说你以前没用心。”

    “当然用心了,不过顾大哥对我这么好,再怎么用心也不为过啊。”

    “少来。这是感谢繁月,不是感谢我。”

    “那能怎么谢你啊。你又什么都不缺,我总不能路上买二斤苹果谢你。”

    “繁月也什么都不缺,你不还送他一幅画,重在心意。”梧桐花串随风摇动,顾守锋逗江浔,“先声明,我不捡别人剩下的,画之类的就免了。”点评江浔的画,“画的稀烂,也就是画个漫画人物了。”

    “我才画一年多,有这个水准已经不错了。我们漫画社的社长都夸我进步飞速。”

    “这话你信就行。”

    江浔心道,顾大哥还说我刻薄,自己也刻薄的不行。江浔突然灵光乍现,“我知道送顾大哥什么了。等下次过来,我带给顾大哥,包管顾大哥特别惊喜。”

    江浔双眸灵动,满满的灵秀几乎扑面而来。顾守锋不觉莞尔,“叫你说的我现在就有些好奇。”

    “现在说了惊喜就没了。”

    “你下次来可见不到我,我后天要出国,会在国外停留一段时间。”

    “顾大哥你这次回来就是为了给繁月过生日啊。没关系,等你回来再带给你也一样。”江浔有些惆怅,“真有些舍不得,其实也不是经常见顾大哥,以前我还觉得二次元就很好,但是,见面后就不会这样想了。有的人,太亲近反会失去好感。顾大哥不一样,我每次见到你都希望自己能更好,我从来没有这样崇敬过一个人。”

    江浔自我感慨一番,闻到烤肉香,立刻抛开感慨,“顾大哥,我去帮你拿烤肉。”

    顾守锋哭笑不得,江浔已经跑烤肉边儿上去了。

    顾守锋想,他也很少喜欢谁像喜欢江浔这样,不知是不是江浔太会拍马屁的缘故。

    不一时,江浔就拿回一盘烤肉,一盘沙拉。

    江浔虽然无肉不欢,也要适当吃些蔬菜的。

    顾守静夫妻午饭后就走了,顾守锋则是一直在家,等顾繁月的小朋友都散了,江浔……一直留到吃晚饭。

    他美其名曰要多陪陪顾大哥,其实他也是真的这样想,所以他吃过晚饭才告辞。

    临走前,顾大哥送他一大盒巧克力,“给你的礼物。”

    从顾大哥的目光里,江浔知道顾大哥了解他的担忧、明白他的患得患失,他有些酸涩的感动,接过巧克力时清一下喉咙说,“下次再给顾大哥回礼。”

    “好。”顾守锋摸摸他的头,让司机送江浔回学校。

    坐在车上时,江浔给顾守锋发了一条微信曾经担心会失去你,幸好没有失去你。

    顾守锋给这两句话肉麻了一下,不过,他明白江浔的意思。江浔是个很有分寸的小孩儿,他们认识几年,江浔在微信上都只是说些自己的日常,更多的时候拿他当长辈,遇事不决时希望听一听他的建议。江浔从没有因为现实中的事打扰到顾守锋分毫,会所那件事,如果不是万不得已,顾守锋相信江浔不会给他打电话。

    江浔也明白,这样做可能会让顾守锋疏远他。

    不过,江浔依旧是做了。

    顾守锋问如果失去我,会可惜吗?

    江浔你是我精神世界的标杆。

    顾守锋笑压力莫名有点大。

    江浔顾大哥你不用有什么压力啊,这是我的事。

    这话颇有些我喜欢你与你无关的意思,顾守锋笑回你也是我精神世界的小朋友。

    江浔唇角不自觉的上扬,真是的,微信聊天竟也会让人这么开心,我果然是顾大哥的脑残粉啊。

    顾大哥的脑残粉第二天便将时堰抽过的烟头与自己两根带有毛囊的头发送到医院的亲子鉴定中心,他要知道的谁是自己父亲,这是最直接的办法。

    想到时堰的眼神,这么多年了,还记得h省的同学,时先生究竟是长情还是生活不甚如意一直在怀念当年意气风发的时光呢?

    江浔不得而知。

    拿到亲子鉴定结果后,江浔松了口气。

    不论当年发生过什么,他都不愿意自己的父亲是这位时先生。

    幸好不是。

    下一个目标,那位妈妈大学时焦不离孟的好友王安娜王阿姨。

    浔阳江头。

    江浔提前微信同方叔叔约了五一到访的时间。方叔叔回道五一我们定了去泸沽湖旅游的行程,三号回家,这是家庭地址。

    江浔又问王阿姨的身体还好吗?

    方叔叔身体已经没问题。只是她一直不愿意再回忆旧事,但长久将旧事埋心中也是一种逃避的压抑。你现在已经长大,很成功,她看到你应该会欣慰。

    江浔道如果有任何能帮助王阿姨的地方,方叔叔请直接告诉我。

    方叔叔你的成功就是对她最大安慰,谢谢你成长的这样好。期盼你的到来。

    结束对话后,江浔定好五一的票。

    不过,五一之前还有另外一件事要做。

    手机用户请浏览 http://m.xcmxsw.Com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

章节目录

江浔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恩星小说只为原作者石头与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石头与水并收藏江浔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