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野还是没有听陆川的,直接去了考场。https://www.0dksw.com

    陆川劝不动他,只能跑一趟医务室。

    “柳医生!”陆川推开门急切地说“退烧药!”

    柳泽奇见他这么着急,起身帮他拿了盒退烧药,还没来得及问什么,陆川扭头就急匆匆地往外跑,只留下一句“钱过后还你!”

    从教学楼到医务室有段距离,运动会之后陆川就没这么拼命跑过,这会儿又是大冬天,身上穿着厚重的衣服,这样一跑不免出一身汗。

    陆川一口气跑回教学楼,快速找到江野的考场。

    江野的位置就挨着走廊靠窗。

    陆川到的时候预备铃已经打响了,考场的监考老师正在发试卷。

    他直接把退烧药丢给江野,皱眉道“记得吃。”

    监考老师看到窗外有个学生,便问“怎么回事?”

    “没事,老师,我来送个药。”陆川说完就转身往楼下跑去。

    江野捏着这盒退烧药,顶着一张因为发烧而通红的脸,眼皮沉沉地拆开,抠出药片来就着水吞了下去。

    然后一整天他都处在昏昏沉沉的状态中。

    恨不得直接睡晕过去。

    考试的每个科目他都会写着写着题就要睡着,只能撸起袖子,张嘴在胳膊上咬一口醒醒神,再继续写。

    勉强熬过上午,中午江野连食堂都没有去,下了考场就趴在座位上混混沌沌地睡起觉来。

    陆川拎着饭菜和江瑶一起来找他的时候,江野正在睡。

    江瑶不忍心把江野叫醒,小声说“再让我哥睡会儿?”

    陆川却叹了口气,直接弯腰喊他“江野?江野,起来吃点东西再睡。”

    江野其实能听到他们说话,但就是睁不开眼,也坐不起来,整具躯体都沉重的要命,头重脚轻的感觉一直没有消失。

    陆川伸出手轻轻地摇晃他,嗓音都温柔了好多,低声轻唤“野哥,吃点东西。”

    江野被他叫了好一会儿,才勉强睁开沉沉的眼皮,缓慢地撑着身体坐起来。

    江瑶在旁边很担忧地问“哥你还好吧?”

    江野摇摇头,扯了个笑,声音都嘶哑了“没事。”

    他说完又清了清嗓子。

    陆川把饭打开,又将一次性筷子掰开递给他,低声说“多少吃点,然后再吃药,趁着午休睡会儿。”

    江野懒得都不想说话,只是点点头,就开始乖乖地吃起饭来。

    然后又在陆川和江瑶的注视下吃了药,这才重新趴回课桌上。

    江瑶看到平常活蹦乱跳的江野这么没精打采,甚至因为发烧脸都红的要滴出血来,她在和陆川往回走的时候有点愧疚道“我一开始都没发现我哥他生病了……”

    陆川话语淡淡地说“他自己不说而已。”

    因为江野生病,陆川考试多少有点心不在焉。

    下午考理综,陆川快速地答完题没有检查就交了卷离开了考场。

    还没写完题的江瑶坐在座位上惊讶地看着陆川从教室走出去,然后回过神来,又连忙继续答题。

    她不是特别有天赋型的尖子生,是靠这些年不断地努力加上骨子里本就仔细的天性,成绩才一直这么稳定靠前。

    但江瑶知道,陆川是天生脑子灵活的人,别人努力好久才能达到的成绩,他也许连临时抱佛脚都不用,仅仅凭借平常上课学习就能在考试中拿个好成绩。

    人和人终究是有差距的。

    陆川考完试就去了江野在的考场外面。

    他靠着栏杆看着江野一边打盹一边写题,神情倦倦地强撑着让自己清醒,偶尔实在撑不下去,他就抬起手臂来咬一口自己,再趁着当下赶紧写几道题。

    陆川的目光直勾勾地盯着这个为了他们两个不被调开而努力的男生,心里又心疼又柔软一片。

    他很想走过去把江野拉出考场带他去医务室好好治病休息。

    他很想对他说,野哥,别再咬自己了,考不好就考不好,不再做同桌也没有关系,反正我们在一起了。

    但到最后也只是眼睁睁地看着他,什么都没说,什么都没做。

    陆川知道江野把这次考试看得很重要。

    凭他连医务室都不肯去就看得出来,他是必须参加这次考试不可。

    但他这种状态,陆川实在担心。

    好不容易等到考试结束,陆川逆着人群走到教室里,帮江野把笔和其他东西都收进考试的文件袋,然后就拉起他,拽着江野往医务室走去。

    经过了拥挤了教学楼区域,在通往医务室的路上,除了他们俩,根本没有一个人影。

    江野被陆川拽着胳膊上的衣服,很在陆川后面被他扯着往前走。

    “陆川,陆川……”

    陆川一声不吭,也不回头。

    他只要一想到他为了这么个考试,一直在咬自己强撑下

章节目录

野蛮生长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恩星小说只为原作者艾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艾鱼并收藏野蛮生长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