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草莓小说网 www.xcmxsw.Com】,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林满堂清咳一声, 将自己的想法讲了。https://www.kan121.com

    第一个法子是拉几个村民入伙。将豌豆方子卖给村民,然后教他们到外县做生意的方法,应该能挣不少钱。

    第二个法子是借钱。他大哥有钱, 凭着亲兄弟的关系肯定能借到钱。

    林晓觉得第一个主意不错。每人卖两吊钱, 卖八个村民,也有十六吊钱了,绝对够养猪了。

    但李秀琴却觉得两个主意都不好。

    李秀琴摊了摊手,“第一个办法看着好,来钱也快。但是你想得太简单了。这古代的好官比中彩票还难。万一他们在外县做生意遇到麻烦,回头出了事, 家里人肯定会找到咱们头上。到那时咱们就是赚了一点点钱,却惹得一身骚。咱们还是少沾些麻烦吧。”

    不是所有人都会做生意。想当初林满堂头一回开店,什么都不懂也是吃了不少亏。

    那些村民之前敢贩卖凉粉, 那是因为他们在本县,再加上这个县令还算是个好官。

    出了外县,人生地不熟,要是遇到庄二哥那种地痞无赖,这些村民肯定得抓瞎。

    至于第二个主意, 李秀琴之所以反对那是因为她不喜欢欠人钱。

    她前世最苦的那段岁月都撑着一口气,没写信向以前的亲戚借钱。

    欠人钱,就好像比别人矮了一截。远比身体上受的苦, 更让她难以接受。

    再说了,现在没钱,不等于以后没钱。明年夏天卖凉粉, 养猪钱绝对够了。何苦现在到处借钱,欠别人人情呢。

    李秀琴觉得她男人不可能不知道她是什么人,却故意提这条建议, 这里面肯定有猫腻。

    她转了转眼珠子,狐疑地看着他,“林满堂,你是不是想把养猪的方子分享给村民?”

    虽然她用的是怀疑语气,但一起生活半辈子的人,她就是用脚趾头想,都能猜到他在打什么主意。

    没错!他们是来自现代,可那又怎样。一辈子还那么长,他们拥有的技能只会用一样少一样。他不想着让每一样技能发挥它最大的用处。却只想着随随便就教给别人。

    他是不是傻啊?!

    前世他就是这个大方性子。

    他做生意赚钱那一年,老家那些人眼红,大老远坐车到他们家蹭吃蹭喝。

    一次就来一大家子,搞得家里脏兮兮的,这些也就罢了,可他们到了别人家也不知道管好自家的孩子,竟然还划破了她爸送给她的那套几十万的红木沙发。

    现在可倒好,他又想拿方子贡献给村民们,真是穷大方,越穷越大方。

    林满堂见媳妇生气,便猜到媳妇又想起红木沙发的事儿了。

    为了这事,他让了她大半辈子。

    其实她真的误会他了,他真不是大方。

    他小时候后母恶毒,每天只给他喝一碗稀粥,他饿成皮包骨头。他一闹,他爹就揍他,说他是搅家精。是村民们看他可怜,从牙缝中省出粮食养大了他。

    那时候家家日子过得多难啊,这份天大的恩情,他那时候就记在心里,发誓长大后一定要回报他们。

    人家上门也不是卡油,就是请他帮忙给孩子安排工作。

    就这么点忙,他能不帮吗?

    至于红木沙发,那是小孩子不小心划破了,真不是故意的。孩子被打得鼻青眼肿,大人都给她下跪了,他总不能真的把人往死里逼吧?

    至于养猪这事儿,不是他不想瞒,而是这事根本就瞒不住。能瞒上几年让他们攒些家底都算好的了。

    “媳妇,咱这猪肉想卖上高价就得卖给有钱人。可是那些有钱人都有后台的。要是对方执意买方子,咱能不卖吗?”

    与其到时候被人家逼着卖,还不如他把方子告诉村民们,然后运作一番,让小庄村的猪肉可能成为地方特色,名声越传越广。别人就算用那方子养猪,也只能拾人牙慧。

    林满堂掰开揉碎了给妻女讲其中的厉害关系,“你会养猪的事儿瞒得了一时,瞒不了一世,这事迟早会露馅。与其到时候被全村人嫉妒,还不如咱们用这方子收拢人心,先教会部分人呢。”

    如果你把方子告诉所有人,那他们就会以为你这么做是应该的,并不一定会记得你的好。

    如果你有选择地告诉部分人,那得了你好处的这部分人就会越发感激你的好。

    “我希望他们的感激啊?我靠自己的双手挣钱,我又不指望他们。”

    林满堂叹气,“前世你就是这样清高,一直融不进咱们村子。可到了古代,你真不能这样了。这古代邻里关系一定要处好,要不然咱们肯定会受他们连累。”

    李秀琴奇怪看了他一眼,“你又不当官,我能受他们什么连累?”

    真当株连九族就像吃家常便饭那么稀松平常啊。这个大部分人连村子都没出过。就算闹事,也顶多就是谁家跟谁家打架了,她能受什么连累?

    林满堂被她噎住,她就是这么个只知道关起门过自家日子的人,与任何人的关系都是淡得不能再淡。

    可她不知道在乡下生活,与村民们相处融洽有多么重要。

    “大的连累倒是没有。但是咱们不能只想着眼前。你想想,我要是带他们发了财,将来我是不是也能当上里正。”

    像前世,他们村的村长不就利用关系让儿子顶替别人的名额上大学吗?

    这还只是村长呢?这边的里正就相当于后世的村长。

    李秀琴怔了下,想想他要真能当上里正,家里日子应该能过得更好,便不再反对了。

    林满堂暗暗松了一口气。

    林晓撑着下巴问,“爹,所以借钱就是你给大家设置的关卡?”

    “是啊。借钱就是试探一个人值不值得深交的最好办法。”

    林满堂见女儿诧异地看着自己,想来她从未想过借钱居然还有这么多道道,不由又多说了几句,“交朋友一定要交知心好友。最好是能借给你钱的。那种能跟你谈得来的朋友,其实未必是好友,当你处于谷底时,她未必愿意帮你。”

    李秀琴不忘补充,“宁缺勿滥。”

    林晓点了下头,“我明白了。”

    既然定了,明年开春抓猪仔,林满堂掐着指头算借多少钱合适。

    李秀琴想了想,“不如一次就多借些。这边没有饲料,咱们就得喂麦麸。还有租旁边的场地都得花钱。”

    养猪防止猪瘟的三个办法除了提高猪的免疫力和煮熟猪料,还有猪圈要保持卫生。

    林晓又补充,“还有果树呢。坡地还要栽果树的。”

    林满堂一拍脑门,竟是忘了这事,果树可不能不栽,哪怕不养猪,他也得先把果树给种上。好吧,这么算下来三十吊钱都打不住。

    “那我就借五十吊钱。多余的钱还可以用来买豌豆。”

    李秀琴拍拍他肩膀,嘴角勾出一抹浅笑,“你去借吧。考验你人品的时候到了。”

    张嘴管人借钱得厚脸皮,她面皮薄,可干不来这事儿。

    林满堂“……”

    林晓没忍住笑出了声儿。

    林满堂望过来,林晓憋住笑,提了条建议,“要不然,我陪您去?”

    林满堂无语,带你去,他这脸还要不要了?

    林满堂打定主意,第二天一早就去找林福全。

    他没有开门见山直接借钱,而是问林福全有何打算。

    林福全便把自己明年要盖新房以及打算买一头牛的事说了。

    林满堂挑了挑眉,“一头牛要多少钱?”

    “十八吊,现在正是秋收,牛价比较贵,我打算明年开春再买。”提起明年,他脸上笑容越发灿烂。

    林满堂算了算,只是十八吊钱,再加上盖房,他大哥应该还能剩下些钱。

    林满堂把自己打算养十头猪的事了跟他说了一遍,并且一张口就问他借二十吊钱。

    林福全呆愣半晌,“你又没那么多地,养那么头猪干什么?”

    这话倒造得林满堂一愣。他养猪是为了卖钱,跟种地有什么关系?

    林福全又问,“咱们乡下人养猪是因为家里吃不完的剩菜可以用来喂猪,家里有孩子也可以让他们割猪草。你养这么多猪,谁给你割猪草啊?”

    林满堂理所当然道,“我买个下人啊。要不然我干啥问你借这么多钱。”

    这副理直气壮的样儿让林福全差点跳脚,不过这到底是他亲弟弟,又对他不错,林福全压下心头火气,相当不解,“咱们村那几家养十几头猪是为了得猪粪好肥田,你家里只有五亩沙地,真没必要养那么头猪。”

    感情大哥以为他养猪只是为了肥田,林满堂无语,不得不解释几句,“大哥,我养猪是为了挣钱的。我怎么可能天天给猪吃草呢。肯定用麦麸什么的喂。”

    林福全就像看傻子似的看着自己的二弟,“你用麦麸喂,不得花钱买吗?再加上你还要盖猪圈……”

    艾玛,他都不忍再往下算了,算得他心肝疼。

    林满堂没辙了,只能将自己有独特喂猪技巧告诉大哥,说完,还叮嘱大哥别对任何人说。

    “我喂出来的猪肯定没有煽味儿。猪肉一斤起码能卖二十文。”

    如此大言不惭的话倒叫林福全一愣,心里寻思,他二弟真的改好了吗?该不会又犯糊涂了吧?

    林福全有心想劝二弟别折腾,卖凉粉就挺好的。实在没必要非得冒那个险。

    可林满堂死了心,哪是他能劝得住的。

    林福全没辙了,二弟这是铁了心非要折腾呢,他重重叹了口气,“你一次养那么多头,万一生病了,你到时候拿什么还?我这过了年,还得盖房子还要买牛。”

    这是不放心呢,林满堂倒也能理解,二十吊钱不是一笔小数目,他早想好了说辞,“大哥,你要是不放心,咱们可以立字据。要是我还不了钱,我可以将现在的三间大瓦房赔给你。我来住这老房。你看怎么样?”

    林福全拿他没办法,只好道,“这么多钱,我得回去跟你大嫂商量。”

    林满堂笑了,“行。”

    这笑脸搁平时挺能暖人心窝,但此时的林福全真心暖不起来,他只觉得心累,哎,真能折腾啊。

    林福全心事重重回了家,刘翠花正在灶房忙活。

    别看今年家里有不少进项,但是一家人节省惯了,每天依旧吃的粗粮窝窝头配上水煮青菜,外加一碗杂粮粥。

    进了灶房,林福全将烧火的二丫赶出去,“我来烧火,你出去玩吧。”

    能出去玩当然好,二丫乐得丢掉手里的烧火棍,一眨眼溜出灶房。

    刘翠花正在切菜,听到他重重叹了口气,侧头瞅了他一眼,“二弟找你说啥了?一回来就愁眉苦脸,好像谁欠了你钱似的。”

    林福全心想,二弟可不就是马上要欠我钱了么。

    他瞅了眼灶房外面,没有孩子们撒欢的声音,便将二弟要找他

章节目录

全家穿越到古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恩星小说只为原作者易楠苏伊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易楠苏伊并收藏全家穿越到古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