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草莓小说网 www.xcmxsw.Com】,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挂断电话后, 程季恒依旧烦躁不安,内心混乱的像是刚刚经历了一场风浪。https://www.0dksw.com

    他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为了一颗傻桃子害怕柏丽清?

    他只是把她当消遣而已,就算柏丽清发现了她又能怎么样?顶多就是少了个乐子, 按理说根本无法威胁到他。

    但事实情况并非如此,他竟然怕得要死。

    这个小傻子根本不是柏丽清的对手。他太清楚柏丽清的手段了, 如果这颗傻桃子落到了柏丽清的手中,她一定会想方设法地折磨她。

    他绝对不能让柏丽清知道她的存在,死都不能。

    紧接着,他又想到了季疏白刚才说的话“那你就别对她那么好。”

    他总是克制不住地想去对她好, 尤其是当她的奶奶死了之后。

    只要一想到这个小傻子没有了家人,在这个世界上孤苦无依,他就心疼得不行, 不由自主地想去当她的依靠,保护她再也不受任何伤害。

    他从来没有这么心疼过谁, 这颗傻桃子是唯一的例外。

    可以这么说, 凡事只要一遇到她, 他就会变得不理智。

    他甚至已经将云山和东辅混淆在一起了, 也分不清什么是现实什么是消遣。

    季疏白的提醒,令他的理智逐渐回归, 终于意识到自己必须立即停止这种例外,重新划分现实与消遣。

    他不应该对一颗用来消遣的傻桃子这么上心,和她划清界限,对他们两个来说都有好处。

    首先应该停下的,就是这顿他正准备为她做的饭。

    程季恒毫不犹豫地开始清理案板上的食材。

    他找了一个大袋子, 把这些东西全部扔了进去, 然而就在他准备将袋子扔进垃圾桶里的时候, 手机忽然震动了一下。

    屏幕应声而亮, 同时弹出了微信消息提醒——

    傻桃子你中午准备做什么饭?我都有点儿饿了。跟在这句话后面,还发了一个萌萌兔的“期待脸”表情包。

    现在是九点四十五,她刚下第一节课。

    看到消息的那一刻,程季恒的动作一顿,心头有了迟疑,眉头瞬间紧蹙了起来,神色中尽显犹豫与纠结。

    如果他没有去给她送饭的话,这小傻子一定会失望吧?

    内心深处又开始了一场挣扎。

    是理智与感情的挣扎。

    他不想让她失望。

    许久后,理智妥协了,他又重新将袋子放回了案板上,同时还在心里自我安慰一顿饭而已,不算什么,反正也没有第二次了,就当是逗她玩了。

    做完这顿饭后,他就跟她划清界限。

    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

    叹了口气,他又把塞进袋子里的食材一一拿了出来鸡腿肉、土豆、香菇、青辣椒和一些调料——他准备给她做黄焖鸡。

    其实他根本不会做饭,这些食材全是照着在网上搜的菜谱买的。

    洗好菜后,他开始按照菜谱上的步骤一步步地进行操作。

    首先是切菜。

    他先切的是土豆,需要把一整颗土豆切成小方块。

    这一段时间,他总是站在这颗傻桃子身边看她做饭。无论是肉还菜,她总是能三下五除二就切好,想切成丝就切成丝,想切成片就切成片,看起来简单极了,于是就给他造成了一种切菜很容易的错觉——不就是用刀把菜切开么?似乎没什么技术含量。

    然而真当他自己动手去切的时候才发现,眼和脑子学会了并不一定代表着手学会了。

    左手摁着的土豆和右手里握着的刀,似乎都有自己的脾气,压根不听他的使唤。

    活了二十三年,他第一次感觉到自己的双手是如此的笨拙。

    好不容易切好了土豆,接下来切香菇。

    按照菜谱显示,他需要把香菇切成薄薄的小片。

    香菇比土豆软的多,却没那么圆,可以安安稳稳地放在案板上,感觉很好切,但是事实并非如此。

    香菇太软,又带着点韧劲儿,下刀的时候需要用巧劲儿,不能用蛮力,不然根本切不动,而且切香菇片需要万分谨慎,应该把手指肚内收,指关节顶着刀背,以防切到手,很考验经验和刀工。

    程季恒完全没有任何做饭经验。上去第一刀先把香菇一分为二,第二刀就切到了自己的手——刀刃歪斜,深深地划过了他的中指指肚,血瞬间就冒了出来,染红了香菇和案板。

    不过他并未把这点小疼放在心上,只是感觉麻烦了,还要重新洗案板。

    叹了口气,他放下了手中的刀,打开水龙头冲了一下手,又回到客厅找了个创可贴把伤口抱了起来,以防血流出来再沾在菜上。

    回到厨房后,他将那半颗沾了血的香菇扔了,重新清理好刀和案板,继续切。不过这回他涨经验了,切菜的时候无师自通地收回了指肚,用指节顶着刀背,两只手同时控制着菜刀的方向和力度。

    五颗小香菇,他切了大半个小时。

    香菇切好后,切青辣椒。刚才洗青辣椒的时候他没有看到菜谱上的提醒——青辣椒去籽——一直到切菜这一步的时候才注意到。

    这是个新人菜谱,所以上面还详细附带了青辣椒如何去籽将青辣椒头往里面摁一下,再连根拔出来就行了,辣椒籽全部附着在根茎上。

    程季恒试了一下,发现自己没那么高超的技术,于是选择用手抠。

    手抠也没什么不好的,就是有点费手,尤其是青辣椒籽太小,一不留神就从创可贴的缝隙里钻了进去。

    被刀切的那一下,是真的不怎么疼,但是伤口被辣椒籽这么一沾,是真他妈的酸爽。

    而且这个辣椒还特别辣,眼都给他熏红了。

    切完青辣椒后,切菜程序终于结束了。

    程季恒不由长舒了口气。

    接下来就该开火了,幸好他这一段一直站在傻桃子身边陪她做饭,知道做饭前要先开煤气阀,不然他连火都不会开。

    第一步炸土豆,第二步炒鸡块——鸡腿肉买回来的时候就已经切好了,并且在他开始切菜前就已经腌上了——按照菜谱上所示方法炒到差不多的时候,按顺序加入葱姜蒜料酒老抽生抽等一系列的调料。

    实际情况是……程季恒压根分不清什么是生抽老抽料酒,幸好瓶身上都贴有标签,所以他早就按照菜谱的要求把这些东西全部倒进了一个小碗里,需要的时候直接拿起碗往锅里倒。

    剩下的步骤就简单得多了。

    最后一步是转小火慢炖。

    在等待期间,程季恒开始淘米,蒸米饭。

    蒸米饭是最简单的,他需要做的只是把米和水按照菜谱上显示的比例放进电饭煲,然后摁下按钮。剩下的事情,交给电饭煲就好。

    大约二十分钟之后,锅里的鸡块开始散发出浓郁诱人的香气,程季恒隔着透明锅盖朝着锅里看了一眼,感觉还挺像那么回事,并且越看越自豪,控制不住地拿出手机拍了张照片给陶桃发了过去哥厉不厉害?

    发完之后,他就一直盯着手机,紧张又期待地等着回复。

    消息发送的时间是十点半,一直等了十五分钟,她第二节课的上半节下课,他才收到回复——

    傻桃子超级厉害!后面还跟了一个萌萌兔的“棒棒哒!”表情包。

    那一刻程季恒心满意足地勾起了唇角,感觉自己刚才的努力全值了,眼角眉梢间尽是骄傲与得意,像极了一个考了一百分后得到表扬的小男孩。

    不过他并未得意忘形,到了四十分钟,按照菜谱上的要求,开大火收汁,最后加入青椒,再闷个几分钟就能出锅了。

    掀开锅盖的那一刻,一股诱人香味扑面而来,锅里的黄焖鸡颜色还特别好看,不管好不好吃,反正色和香这两样起码是达标了。

    随后程季恒拿起筷子从锅里夹了块鸡块尝了尝,内心只有一个想法——我艹,真他妈好吃,老子太牛了!

    他觉得自己还挺有做饭天赋。

    这个时候米饭也焖好了。程季恒看了一眼时间,还有半个小时傻桃子就下课了,赶紧把饭和菜装进了早就准备好的保温饭盒中,迅速出了门。

    他来到辅导班的时候,陶桃还没下课,于是他就站在教室外的走廊上等了她一会儿。

    这个辅导班规模不算小,占据了一层写字楼,教室一个挨一个,布置的和学校里面的教室无二,靠近走廊的那面墙上还开了玻璃窗,很有学习的氛围。

    程季恒差不多等了有十分钟,走廊上的下课铃打响了,原本安静的楼层瞬间变得喧哗热闹了起来,一两分钟后,教室门接连开启,朝气蓬勃的学生们陆陆续续地背着书包从里面走出。

    程季恒站在陶桃所在的那间教师的前门外,打开门后,首先走出来的是两位小女生。这两位小女生看到他后脚步齐刷刷地一顿,然后同时回头冲着站在讲台后的陶桃喊道“陶老师你男朋友来了!”

    其中一个观察的比较仔细地小女生又补充了一句“来给你送饭了!”

    这两位小女生是一对闺蜜,原本都是晚上六点的课,但是高温假过后,其中一个小女孩晚上六点又有了别的课,于是就把数学课调到了上午。另外一个女生为了陪伴小姐妹,于是也把课调到了上午。

    以前程季恒总是晚上来接陶桃下班,所以这两位小女生认识他——她们俩从一开始就认定了这位帅哥哥一定是陶老师的男朋友,也只有这么帅的男人才配得上她们的陶老师。

    但是上午十点这个班的同学们还从来不知道陶老师有男朋友,现在被这两位小女生一广播,教室里瞬间沸腾了起来,学生们齐刷刷地挤到了窗户口或者前门口,好奇又八卦地打量着程季恒。

    程季恒不闪不躲,大大方方地让她们看,目光越过了这些学生们的头顶,看向了站在讲台上的陶桃。

    陶桃完全没想到会有这种情况发生,又尴尬又害羞,压根不敢看程季恒,一直低着头看向讲台桌面,假装在收拾东西,表现得倒是从容不迫,可是红到耳根的脸颊却出卖了她的内心。

    学生们的好奇心和八卦心得到了满足后,就陆续离开了教室。等最后一名学生走出教室后,程季恒走进了教室。

    陶桃还在假装收拾东西,明明只有两本教案和两沓卷子,她却收拾出了手忙脚乱的样子。

    程季恒走到了她身边,温声道“吃饭吧?”

    陶桃依旧红着脸低着头,声音小小地说道“好。”

    她害羞的样子,看起来又甜又软,很想让人上去咬一口,程季恒忍不住地想去欺负她,明知故问“你在害羞吗?”

    陶桃的脸更烫了,死不承认“我没有!”

    明明就是有。

    程季恒好心安慰“别多想,咱俩都是已婚关系了,这点小事根本不用害羞。”

    陶桃又羞又气“你别胡说八道!”

    程季恒眉头一挑“你是不是想赖账?我的身体都已经被你看光摸遍了,你现在竟然想抛弃我?”

    陶桃的脸都快红的滴血了,可事实又无法抵赖,于是她果断转移了话题“我饿了,我要吃饭。”

    程季恒没再逗她,询问道“在哪吃?”

    “教室就行。”这间教室就是陶桃的办公室,平时上课、批卷、改作业、吃饭休息全在这里。

    她走到了教室后排,把窗户开了个小缝,然后将倒数二排的凳子转了过来,拍了拍倒数第一排的那张靠着窗的桌子,对程季恒道“咱们在这儿吃。”

    程季恒拎着装饭盒的袋子走了过去,将袋子放在了桌子上,然后从里面拎出了饭盒和碗筷。

    这时陶桃才注意到了他的左手中指上包着创可贴,创可贴的表面上还渗出来了一片淡红色的血迹。

    显然,伤口很深。

    那一刻她的手也跟着疼了一下“你切到手了?”

    “没什么事。”程季恒压根就没把这点小伤口当回事。

    陶桃不信“都渗出来血了还没事呢?”

    程季恒低头看了一眼,发现还真是——他是出门前才换的创可贴。

    陶桃想起来自己包里还放着备用创可贴,立即朝着讲台走了过去,把包拿了过来,从里面翻出创可贴后,用一种命令得口吻对程季恒道“把手给我。”

    程季恒真是觉得没必要这么担心,就一个小刀口而已,但是看着她严肃中又带着点心疼的目光,不假思索地选择乖乖照做。

 &

章节目录

蜜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恩星小说只为原作者张不一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张不一并收藏蜜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