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草莓小说网 www.xcmxsw.Com】,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奶奶走得很匆忙, 陶桃毫无准备,崩溃大哭过后,她不得不收拾心情, 拼命忍下所有伤痛,开始给奶奶处理后事。https://www.kan121.com

    程季恒一直陪在她身边, 很多事情也是他在帮着她处理。

    如果没有他,她一定会手忙脚乱不知所措。

    医院确认病患死亡后,遗体会直接拉去殡仪馆。殡仪馆内也有专设的灵堂场地。

    陶桃给奶奶擦干净身体、换上寿衣后,和程季恒一起跟随着灵车护送着奶奶的遗体来到了殡仪馆。遗体先放到了灵堂后的水晶棺内, 三天后进行火化。

    按照云山的规矩,在这三天期间,陶桃需要给奶奶守灵。

    殡仪馆内也有专门出售丧葬用品的超市。安置好奶奶的遗体后,陶桃和程季恒一同去了一趟丧葬超市,买花圈、灵位牌、骨灰盒等办丧事必须要用的东西。

    按照规矩, 为死者守灵的时候, 晚辈们必须披麻戴孝, 具体指得是穿戴白孝布。

    孝布的制作流程很简单截七尺白麻布,在中央剪个圆洞, 套在头上;然后再剪裁一条细白布,系在腰间;最后再剪裁一截白布, 折成帽子的样式戴在头上,一身完整的孝布就制作、穿戴好了。

    一个人差不多需要八尺左右的麻布,陶桃没有兄弟姐妹, 奶奶也没有兄弟姐妹,所以工作人员问她剪裁多少的时候, 她的回答是“我一个人的就够了。”

    工作人员正要准备开始剪, 程季恒忽然说了句“两个人的, 还有我。”

    陶桃一怔,诧异不已地看着他。

    程季恒的语气很轻,却很坚定“我说过,我会一直陪着你。”

    不知怎的,那一刻陶桃的心尖忽然狠狠地颤了一下。

    下一秒,她的眼圈又红了,眼泪不争气地往外冒。

    程季恒无奈一笑,伸出双手捧住了她的脸颊,用拇指轻轻地为她揩去眼泪“怎么又哭了?先不哭了,歇一会儿再哭,不然多累呀。”

    陶桃的眼泪依旧止不住的往外冒,却又忍不住地想笑。

    幸好,她身边还有程季恒。

    如果没有他,她一定会陷入绝望。

    是他的陪伴与呵护给了她一线生机。

    裁好孝布,他们两个人拎着买好的东西返回到了灵堂。

    布置好灵堂后,陶桃开始给奶奶生前的亲戚朋友们挨个打电话报丧。

    奶奶和爷爷都不是云山本地人,当年逃荒的时候来到了云山,所以他们在云山几乎没有什么亲戚。陶桃主要是给奶奶生前的好友打电话,这些好友有些是她们的邻居,有些是奶奶当年在玩具厂打工时认识的朋友,有些她早年在纺织厂里当女工时认识的同事,还有云山寺的了空住持。

    奶奶生前很喜欢去听了空住持讲经,陶桃也曾跟着奶奶去听过几次。了空住持讲经通俗易懂,又生动形象,还风趣幽默,确实很有吸引力。

    云山县大半部分信佛的中老年人,全是了空住持的铁粉。

    陶桃是中午打得电话,到了下午,前来吊丧的邻居朋友们陆陆续续的来临。

    按照规矩,每来一位前来吊丧的长辈,陶桃就要给他们跪下磕一个头当作谢礼,这是身为小辈必须遵守的礼节。

    她从来没打算让程季恒陪着跪,然而当第一位前来吊丧的长辈出现,她屈身跪下的那一刻,程季恒竟然也陪她跪了下来。

    那一刻陶桃再次感受到了震惊与诧异。

    她呆若木鸡地看着身边的男人。

    程季恒也扭头看向了她,给了她一个安抚的笑容。

    他既然答应了会一直陪着她,就一定会一陪到底。

    陶桃读懂了那个眼神,刹那间,眼圈又不自觉地红了。

    第一位来者是一位老太太。

    陶桃认识这位老太太,她是奶奶在玩具厂工作时认识的同事,俩人的关系不错,以前还经常会相约去云山烧香。

    老太太也认识陶桃。走进灵堂前,她本是满心伤感,但是走进灵堂后,她忽然变得惊讶万分“桃子,你什么时候结婚了?”

    她出现后,程季恒陪着陶桃下跪磕头,身上也是披麻戴孝,所以这位老太太想都没想就认定了这位帅小伙一定是孙女婿。

    也只有孙女婿才会陪着一起披麻戴孝。

    陶桃十分赧然,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她不知所措地看了程季恒一样,这才发现他好像压根就没打算解释,犹豫了一下,她也决定不解释了,反正也解释不清,于是她模棱两可地回了句“奶奶病了,我最近也很忙。”

    这位老太太下意识地把这句话理解成了因为忙所以没空告诉你们我结婚了。

    她还恍然大悟地点了点头“哦,这样啊。”又长叹了口气,无奈又惋惜地说道,“才办了喜事又办丧事,哎……老天爷可真是会捉弄人。”

    陶桃越发的赧然了,脸颊也开始发烫。

    在这位老太太之后,又陆续来了好几位奶奶生前的朋友,他们有些人认识陶桃,有些人不认识,那些认识陶桃的人,无一例外地把程季恒当成了她的新婚丈夫,走进灵堂后的第一句话几乎全是“桃子,你什么时候结婚了?”

    刚开始的时候,陶桃特别的不好意思,但是到了后来,她竟然习惯了。

    差不多到了傍晚五六点钟的时候,了空住持来了,还带了两个小徒弟。

    师徒三人站在老太太的遗体前,一同念了一遍《地藏经》,虔诚地为死者超度。

    陶桃本想磕头道谢,但是出家人慈悲为怀不图回报,所以了空住持坚持不让。陶桃只好双手合十,弯腰作揖,回了了空住持一个佛家礼仪。

    了空住持走后,没有再来新的吊唁者,灵堂内再次恢复了清冷,仅剩下了陶桃和程季恒两人。

    忙了一天,陶桃心力交瘁。按照规矩她应该跪着守灵,但实在是太累了,无论如何也跪不住了,所以就坐在凳子上歇了一会儿。

    程季恒看出来了她的疲惫,屈膝蹲在了她的面前,握住了她的双手,柔声问道“想吃什么?我去给你买饭。”

    殡仪馆内的服务齐全,丧葬超市旁边就是个食堂,食堂上方还有招待所,以供守灵人休息。

    他不提吃饭还好,一提起吃饭这件事,陶桃瞬间饿坏了——从早上到现在,她粒米未进。

    守丧是守丧,吃饭是吃饭,这两者并不冲突。

    况且斯人已逝,活着的人还是要继续努力地活下去。

    陶桃低头看着程季恒,小声说道“我想和你一起去。”

    她不想和他分开,一秒钟都不想。

    只有他在身边,她才不会陷入孤独绝境。

    所以她的语气中不由自主地带上了几分依恋和哀求。

  &nbs

章节目录

蜜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恩星小说只为原作者张不一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张不一并收藏蜜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