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草莓小说网 www.xcmxsw.Com】,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云中寺位于云山顶端, 红墙黛瓦,香火旺盛,古韵十足。https://www.0dksw.com

    踏入云中寺的大门, 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颗盘根错节、枝叶繁茂的大树,树干和树枝上挂着无数个红线圈,每个线圈上都系着一个小小的银质锁形挂件。

    这些红线圈有的新有的旧,密密麻麻的几乎覆盖了整棵大树的下半部分。

    陶桃和程季恒走进云中寺的时候, 刚好碰到一对年轻男女并肩站在一起, 双手合十对着这颗大树朝拜,两人的表情和动作如出一辙的认真虔诚。

    程季恒从未见过这种树。

    他记得寺庙门口一般多种菩提树或榕树, 但这颗树看起来既不像菩提,也不像榕树。

    “这是什么树?”他好奇地问陶桃。

    “菩提。”陶桃又补充道,“两颗菩提。”

    程季恒看向了那棵树的根部, 才发现这是一株连理枝——一树双根, 两棵树的树干紧密缠绕在了一起, 形成了一颗大树。

    又想到那对虔诚的男女, 他忽然明白了什么“姻缘树?”

    “是姻缘树, 但我们当地人叫月老树。”陶桃解释道, “我们当地人有个习俗,夫妻结婚前一定要来云中寺拜月老树, 还要在月老树上系结发扣。传说是只有在月老树上系了结发扣, 月老才会承认这段姻缘, 不然不算数。”

    程季恒既不信神佛, 也不信传说, 在他看来, 这全是忽悠人的东西, 但他心里清楚这颗傻桃子一定信, 所以就没打破她的美好幻想,而是顺着她的话问道“那些红线圈就是结发扣?”

    陶桃点头,继续解释道“我们这儿男女结婚前会各剪掉一缕头发,然后再用红线把这两缕头发缠在一起,编成一个环形扣结,这个扣环就是结发扣,象征着两个人结发为夫妻。在把结发扣挂在月老树上之前,还要找人打个同心锁,把同心锁系在结发扣上,意思就是把两人锁在一起了,永远不分开。你看树上挂着的那些同心锁,每一个锁上都刻着夫妻两人的名字。”

    所以说这些话时,她的语气很轻柔,又带着几分憧憬。

    每一个少女心中都有一份关于爱情和婚姻的美好期待,就像是儿时幻想自己是童话里的公主那样期待。

    陶桃也是一样。

    她觉得能和相爱的人一起把属于他们两个人的结发扣挂在这棵树上,是一件很浪漫的事情。

    程季恒闻言抬头,仔细看了一下那些挂在树上的小银锁,还真是每个上面都刻着两个人的名字。

    但他并不信区区一个小银锁就能锁住两个人的一辈子。

    世界上最不靠谱的东西,就是爱情。

    世人把爱情这种东西描述的太美好了,但只有小傻子才会相信世界上存在真正美好的东西。

    他妈当初要不是因为相信了爱情,绝对不会嫁给程吴川那个烂人。

    他不信把名字刻在银锁上的这些人,没有后悔的。

    但他并没有把这些话说出口,因为不想扫了那颗傻桃子的兴致。

    他从她的眼中读出了憧憬。

    他不信的事情,她全信。

    她全心全意的信任着这个世界,用最大的努力去热爱着这个世界,无论这个世界怎么打击她,她都不会被打垮,哪怕是崩溃大哭,也只是短暂的一会儿,很快她就会自愈,再次积攒起热情,继续爱着这个世界。

    程季恒不明白,她为什么会这么傻?他最看不上的就是这种上善若水的小傻子,有时候他真的很想把她从高高的枝头摘下来,扔到地上,让她好好看看这个世界多肮脏。

    可是他又克制不住地想去维护她的这份天真和傻气。

    她总是能在他的人生中开拓出一个又一个例外。

    轻叹了口气,他顺着她的话问道“这庙里能刻锁么?”其实他根本不关心这个问题,但是这颗傻桃子似乎很关心有关这颗树的一切。

    这棵树在她心中,象征着神明。

    陶桃用力点头“当然可以!不光能刻锁,还能做结发扣,专业一条龙服务!”

    那这幅兴致勃勃的小样把程季恒逗笑了,故意逗她“了解的这么清楚?你才多大就想嫁人了?”

    陶桃脸红了,又羞又气地反驳“我才没呢,我都是听我奶奶说的!”

    程季恒眉头一挑,话峰忽然一转“不过你今年都已经二十了,可以嫁人了,合理又合法。”

    陶桃的心跳猛然错漏了一拍,脸更红了,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跟你有什么关系?”然后转身就走。

    程季恒笑了一下,快步跟了上去。

    虽然已经快中午十二点了,但是寺内的香客依旧很多。

    有些香客自己带了香,有些则是去庙门旁设置的服务台买香。

    陶桃去了服务台,正准备买香的时候,忽然想到了什么,转头看向程季恒“你要烧香么?”

    程季恒摇头“不烧。”

    陶桃“这里烧香很灵的!”

    程季恒只好把说明白点“我不信佛。”

    陶桃一愣“那你信什么?”

    程季恒语气淡淡“什么都不信,我只信我自己。”

    他没有信仰,是因为不信任信仰。

    陶桃只觉得他是个无神论者,所以就没再问他买香的事。买了三支香后,她朝着设置在正殿前的铜香炉走了过去。

    程季恒紧跟在她身旁。

    铜香炉一角竖着一根红色的蜡烛,以供香客点香。

    此时点香的人很多,陶桃站在人群后面排了好大一会儿才挤到蜡烛前,就在她伸手点香的时候,忽然从对面伸出来了一柱香,直接把红蜡烛捅翻了,火苗连带着蜡油尽数砸在了陶桃的手背上。

    “啊!”灼烧感来得猝不及防,疼的她直接甩掉了手里的香。

    程季恒原本在人群外站着,听到她的喊声后一头扎进了人群,横冲直撞地来到了她的身边。

    陶桃白嫩的手背上烫起了一片水泡,程季恒的心瞬间提了起来,不假思索地揽住了她的肩头,另一手捉住了她的手腕,强势地护着她离开了人群,快速朝着卫生间走了过去。

    来到洗手台前,他打开了水龙头,却又不敢把水流开的太大,担心水流的冲击力会弄疼她,所以谨慎地将水龙头拧开了一个合适的角度,然后握着她的手腕,缓缓地将她的手背移到了水流下。

    寺庙里用的是山泉,清爽冷冽,灼烧感瞬间被冲掉了不少,疼痛感也减轻了不少,陶桃紧拧着的眉宇也伴随着涓涓细流舒展开来。

    程季恒的脸色却依旧紧绷着,紧张又担心地看着她“还疼不疼了?”

    陶桃没那么娇气,摇了摇头“不疼了。”

    程季恒舒了口气,但是很快他的脸又崩紧了,这回不再是紧张担忧,而是生气“你就不能小心点么?烧个香也能把自己的手烧成这样?”

    陶桃知道程季恒是为了她好,是因为她的手被烧伤了才生气,但不知道为什么,那一刻她忽然特别委屈,还是憋不住的那种委屈,因为他太凶了。

    上一次体验到这种因为被担心而受到的委屈,还是她爸妈活着的时候,有时候她不小心或者意外伤到了自己,爸爸和妈妈也会这么生气。

    那个时候她有恃无恐,哪怕心里清楚爸爸妈妈是因为爱她才生气,还是会委屈的流眼泪,抱怨他们太凶了。但爸妈死了之后,她连委屈的资格都没有了,有人这么关心她就不错了,她还哪儿敢委屈啊?

    但是她在程季恒面前就敢,也只在程季恒面前敢。

    她的眼圈瞬间就红了,却又强忍着不让自己哭出来,所以绷紧了嘴巴,眼泪直在眼眶里打转。

    程季恒懵了,顷刻间气势全无,弱小卑微又茫然地问“你、你哭什么呀?”

    他要是不问这句话还好,他一问,陶桃就再也憋不住了,直接哭了出来,呜咽着说道“你凶我干什么呀?我又不知道那根蜡烛会倒。”

    程季恒吓的连话都说不全了,甚至开始结巴“我我我我我没有凶你……”

    他越是卑微,陶桃的气焰就越嚣张,不是故意嚣张,是不由自主的嚣张,有种……欺负老实人的感觉。

    “你就是凶我了!”

    “……”

    这一刻程季恒特别无奈,要是换了别人,敢这么不识好歹,他早把那人收拾老实了。

    但不知道为什么,面对这颗傻桃子的时候,他竟然毫无招架之力,甚至真的觉得自己刚才太凶了。

    最终,他选择道歉,语气还非常的卑微“对不起,我不该凶你。”

    陶桃就没搭理他,抽抽嗒嗒地吸鼻子。

    程季恒小心翼翼地打量着她的脸色,语气坚决地保证“别哭了,我以后再也不凶你了,我发誓。”

    其实已经没有眼泪了,但陶桃还是抬起手背给自己擦了擦眼泪——她小时候就是这么对付她妈的。

    然后她关上了水龙头,一言不发地从他手中抽回了自己的手,转身就走。程季恒叹了口气,无奈地跟在她身后。

    陶桃又去了服务台,重新买了三支香。

    她没有忘了今天来云山的目的。

    铜香炉周围的人依旧很多,程季恒这回不放心让她自己去点香了,还没走到香炉处,他就朝她伸出了手“把香给我,我去给你点。”

    陶桃还在赌气“我自己可以。”

    程季恒的语气中带上了几分不容置疑,命令道“快点给我。”

    陶桃瞟了他一眼,有预感自己这回无法反抗,然后乖乖地地把香给了他。

    挤在人群中点香的时候,程季恒再一次的认定自己今天绝对是疯了,不然不可能一次又一次地干出来这种连他自己都无法理解的事。

    和这颗傻桃子在一起的时候,他就像是被下了蛊一样,完全变成了另外一个人,变得连自己都不认识了。

    点完香后,他把香还给了陶桃。

    陶桃拿着香走到了大殿前,恭敬虔诚地举着香,依次朝四方朝拜。

    她向佛祖许愿,希望奶奶的身体赶快好起来,希望奶奶平安健康,希望她还能陪她很久很久。

    ……

    烧完香,陶桃又带着程季恒在寺里逛了一圈,然后两人就下山了。

    下山的时候他们俩坐得缆车。缆车一车只载两人。

章节目录

蜜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恩星小说只为原作者张不一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张不一并收藏蜜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