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草莓小说网 www.xcmxsw.Com】,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两周时间匆匆而过, 转眼又到了一个新的月份。https://www.kingho.net

    八月酷暑,陶桃终于迎来了十天的高温假,程季恒左手上的石膏也终于可以拆了。

    周一上午七点多, 陶桃就领着程季恒来到了县人民医院的骨科门诊部。他们俩先挂了号,然后坐在了大厅的椅子上等待着医生上班。

    八点整, 医生开始叫号。

    程季恒是三号,很快就喊到了他。

    陶桃听到广播提示音后轻声催促道“5号诊室, 你赶快去吧。”

    程季恒坐着没动“你不陪我去?”

    陶桃“我在这儿等你。”

    广播又喊了第二遍程季恒的名字,但他还是没动“不行, 你必须陪我去。”

    陶桃无奈“你怎么跟小孩一样啊?看个医生还要我陪着你去?”

    程季恒“我自己去害怕。”

    陶桃“……”我怎么感觉你是在耍无赖?

    程季恒煞有介事“你知道怎么拆石膏么?用铁锤子敲, 医生要是技术不好, 直接就把刚长好的骨头重新敲断了。”

    画面感太强了,陶桃不由心头一惊“真的么?”

    程季恒“不然呢?”

    陶桃实话实说“我还以为是用锯子锯。”

    “锯不好就会锯到胳膊,所以我很害怕,”程季恒理直气壮, “你必须陪着我。”

    陶桃也不清楚他到底是真害怕还是假害怕, 但她清楚一点今天她要是不陪着他,他就不会去。

    广播又喊了第三遍程季恒的名字。

    陶桃叹了口气,从凳子上站了起来“走吧, 我陪你去。”

    程季恒这才起身。

    陶桃之前并不知道骨折石膏该怎么拆除,所以真的信了程季恒的话,还以为是拿铁锤子敲,结果医生看完程季恒的手部情况后,并没有拿锤子, 而是接了一盆温水, 让程季恒把手臂泡进去。

    泡了几分钟后, 石膏变软, 医生拿出来了一把医用小锯子,开始锯石膏,但却没锯断,而是留下了薄薄的一层。

    最后医生拿起了小剪刀,把最后剩下的这一层剪短了,然后用手把石膏拿了下来。

    整个过程石膏拆卸的过程相当温柔,丝毫没有发生程季恒所描述的那种暴力拆卸情况。

    医生拆完石膏后,陶桃狐疑地看了程季恒一眼,清清楚楚地捕捉到了他脸上挂着的那抹得意的笑容。

    那一刻她终于明白了,她被耍了。

    但是当着医生的面她又不能跟他算账,只好先忍着,等着秋后算账。

    拆完石膏并不等同于伤势愈合,医生让程季恒再去拍个片子确定一下情况。

    拍片子之前需要先开缴费单。

    在医生开单子的时候,陶桃板起了脸,没好气地盯着程季恒。

    程季恒一脸无辜“我又怎么你了?”

    单是看他这装可怜的幅模样陶桃就来气,忍无可忍“你就是个可恶的骗子。”

    她本以为这人还会再负隅顽抗一会儿,结果程季恒竟然直接承认了“好吧,我跟你道歉,我骗了你。”

    这下搞得陶桃都不知道该怎么接话了。

    然而程季恒的下一句话是“早上出门的时候你问我手疼不疼,我说不疼,其实我骗你了,疼,特别疼,特别特别疼。”

    陶桃“……”

    我就知道你没这么容易屈服。

    然而还不等她开口呢,那位中年男医生到先开了口,一边写单子一边头也不抬地说道“你这都一个多月了,可能会疼,但不至于特别疼,更不至于特别特别疼,不要信口雌黄。”

    程季恒“……”

    医生毫不留情地拆穿了他的谎言,陶桃看着程季恒一脸吃瘪的表情,瞬间被戳中了笑点“哈哈哈哈哈。”

    医生开好了单子,给了陶桃“先去缴费,然后带着你老公去拍片子,拍完片子之后再拿着片子回来找我。”

    陶桃“……”

    带着我谁?

    我老公?

    忽然就笑不出来了。

    通过他们俩的相处模式和对话内容,这位医生医生断定他们俩一定是两口子,不然也不可能早上一起出门,而且现在年轻小夫妻,就喜欢吵吵闹闹,打是亲骂是爱。

    陶桃刚要解释,谁知道程季恒却抢在了她之前开口“好的知道了,谢谢医生。”

    医生早在开单子的时候就用电脑喊了下一位患者的号,程季恒的话音刚落,诊室的门就被推开了,一辆轮椅被推了进来,上面坐着一位双手双腿都被打着石膏的病号,脖子上还戴着颈椎固定器,情况看起来相当严重。

    陶桃本来还想再澄清一下“老公”的事,但看这位新来的病号如此严重,她也不好意思浪费医生的时间,赶紧拉着程季恒走了。

    俩人离开诊室之后,陶桃甩开了程季恒的手腕,瞪了他一眼,转身就走。

    程季恒快步追了上去,与她并肩而行,扭头看着她“又生气了?”

    陶桃就没搭理他,甚至都没给他一个眼神。

    程季恒“真生气了?”

    陶桃“非常生气!”

    气得脸都红了,神色中尽显愤懑。

    程季恒忍笑“我跟你道歉,对不起。”

    陶桃瞟了他一眼“毫无诚意。”

    程季恒很配合“那你说,怎么做才算是有诚意?”

    陶桃斜眼瞧着他“刷碗。”

    “什么?”程季恒怀疑自己的耳朵出了问题,“你让我干什么?”

    陶桃“刷碗,以后每天都刷碗。”

    程季恒“……”

    从小到大,没人敢跟他提出过这种要求。

    他也没干过给别人刷碗的事。

    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他问“我要是不刷呢?”

    陶桃“那我就再也不理你了!”

    她的表情和语气皆信誓旦旦,认真严肃极了,但在程季恒看来,这就是小学生吵架式的威胁。

    这种威胁对他来说比挠痒痒还轻,根本不管用。

    但凡事皆有例外。

    换了别人,他早就让对方滚蛋了,但是面对这颗傻桃子的时候,他无论如何都狠不下心。

    他的原则和底线一次又一次地为了这颗傻桃子降低,连带着心智都跟着降低了。

    总而言之,他竟然被威胁到了。

    内心经历了一番挣扎过后,程少爷妥协了“好,我刷碗。”

    陶桃的眉头依旧拧着,看起来还是不高兴,并挫败地叹了口气。

    程季恒“我都已经答应你了,你还生气?”

    陶桃“我要知道你答应的那么痛快,我就让你连地也扫了。”

    程季恒“……”

    陶桃盯着他看了几秒钟“要不你把地也扫了吧?”

    程季恒“你是在得寸进尺么?”

    陶桃“反正你的手都已经好了,总要为家里做点贡献吧?”

    “为家里做贡献”这几个字,莫名其妙地就打动了程季恒,他几乎没有思考就答应了她“行。”

    “那拖地……”

    “也可以。”

    陶桃“……”这也太好商量了吧?

    程季恒神色认真,语气严肃“我不是被你威胁到了才答应你,我只是觉得既然咱们住在一起,就需要共同经营生活,所以才会答应你的要求。”

    这话语与其是对傻桃子说,倒不如说是在安慰自己。

    陶桃想了想,感觉他说的有道理,虽然这话听起来怪怪的。

    程季恒“还生气么?”

    陶桃“暂时不生气了。”

    只是暂时?程季恒无奈一笑“你就欺负我吧。”

    陶桃白了他一眼“谁欺负你了?”言必,甩头就走。

    每层楼都有分诊台,分诊台处可以直接缴费。骨科门诊在二楼,放射科在一楼,陶桃想了想,直接去了一楼的缴费处。

    一楼是总收费处,陶桃给程季恒办好手续之后,又拿出了奶奶的就诊卡,想着顺便把这周的住院费交了。

    然而窗口内的工作人员查询完卡内信息后,却告诉她住院费已经缴完了,并且卡里还剩一万块钱押金。

    已经是第三次出现这种情况了,陶桃直接看向了程季恒“又是你交的钱?”

    程季恒微微蹙起了眉头,认真回想了一下,然后回答“我忘了。”

    他这幅表情,看起来真的像是失忆了。

 &n

章节目录

蜜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恩星小说只为原作者张不一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张不一并收藏蜜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