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草莓小说网 www.xcmxsw.Com】,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周一是陶桃最忙的一天, 从上午八点开始上课,一直到晚上八点才下课,有时候要是有学生的随堂练习没有做完或者有学生在下课后还有问题要问她, 那么八点她也下不了课。https://www.25shu.com

    一节课一百分钟, 分上下两节课,上半节课是讲课时间,下半节课则留给学生做随堂练习, 她随堂辅导。

    八点钟到了,辅导班的下课铃打响, 陶桃喊了声“把卷子交了就可以下课了。”

    讲台下坐着的学生们应声而动, 开始收拾书包, 没过多久,学生们成群结伴地离开了教室,路径讲台的时候,他们会把随堂练的卷子交给陶桃, 顺便会对她说一声“老师再见。”

    她会温声回一句“嗯, 再见, 回家路上小心点。”

    但有极个别比较调皮的学生, 从来不喊“老师再见”, 而是直接喊“桃子再见”, 就比如那位自从开课以来一直主动坐在班级最后一排的染着一头黄毛的男同学。

    陶桃带的是初二的数学课,班里的学生都是十四五岁的年纪, 正直青春发育期,这位黄毛男同学的身高可谓是一骑绝尘, 才十四岁就长到了一米八, 比大部分高中生还要优秀。

    而且这位小男生不仅个头高, 打扮的还挺潮, 长得又帅,说话办事还挺得瑟,带着一股唯我独尊的牛逼范儿,标标准准的校园小霸王,相当讨同龄小女生的喜欢。

    哪哪都好,就是不爱学习。

    他每次来上课,都坐在最后一排,上课也不认真听讲,一直低着头玩手机。

    课外辅导班和学校不同,没有那么多校规校纪,上课玩手机也不会被罚,所以这位黄毛男生每次玩手机都玩的肆无忌惮——老师讲课的时候玩,老师让写随堂作业的时候还玩,一直从上课玩到下课。

    显而易见,他来上辅导班根本不是出于自愿,完全是被家长逼着来的,

    规劝多次无果,按理说陶桃本可以不再管他,但出于责任感,她每节课都会规劝他好好听课,不要玩手机。那位男生每次的回答都是“好的老师,我一定好好听课。”

    回答完之后,继续玩手机,这我行我素的态度就是标标准准的你说的很对,但我不听。

    陶桃对他可以说是相当的无可奈何。

    而且这位男生还特别皮,班里面别的同学都喊陶桃“陶老师”,只有他,特立独行地喊“桃子”。

    陶桃跟他说过很多遍,让他喊“陶老师”,他每次的回答都是“好的,下次一定改。”

    然而到了下次,依旧喊“桃子”。

    正儿八经的刺头型学生,估计在学校里也是个通报批评满天飞、让班主任天天发愁的主。

    下课之后,学生们陆续离开了教室,陶桃站在讲台后面收拾教材,不经意间一抬头,她发现整个班的学生全部都走光了,只剩下了那位刺头男生依旧坚守在“岗位”上。

    平时这位主可是第一个窜出教室的人,让他多在教室里待一秒钟都不可能。

    今天怎么这么反常?

    陶桃不由有些奇怪“旬展,你怎么还不回家?”

    旬展目不转睛地盯着手机,头也不抬地回答“打完这一把就走。”

    陶桃“……”

    叹了口气,她没再理他,开始打扫教室。

    等她打扫完教室,旬展才结束了一把游戏。

    陶桃将扫把放到了门后,催促道“别玩了,赶快回家吧。”

    “好的老师,现在就回!”

    态度一如既往地良好,行为一如既往地……我行我素,收拾完了东西也不回家,反而背着书包走到了讲台旁,开始和老师闲聊“桃子,你一天要上几节课啊?”

    陶桃无奈“喊老师!”

    旬展“啧”了一声“上课的时候,咱俩是师生关系,我喊你老师,但现在下课了,咱俩就是朋友,我喊你桃子怎么了?”

    陶桃“上课的时候你也没喊过我老师!”

    旬展“我就喜欢喊你桃子,桃子桃子桃……卧槽!”他的话还没说完,后脑勺上就狠狠地挨了一巴掌,怒气冲冲地回头,看到了一个左手打着石膏的年轻男人。

    这男人长得不是一般的帅,比他还高出不少,单从身高上就把他碾压了,更别说气场了,简直是大佬和小弟的区别。

    程季恒神色冷然“桃子也是你能喊的?”

    旬展瞬间就认定了这位一定是老师男朋友,但就算是老师男朋友也不能这么对他!

    他在学校里也是个一呼百应的校霸,天天被人一口一个“展哥”这么捧着,早就被捧成了大爷,自我感觉相当良好,哪受的了这种碾压?自尊心严重受挫,瞬间就炸了“你他妈……”

    都没等他骂完,程季恒又照着他的后脑勺来了一巴掌。

    陶桃又急又惊,唯恐他再打自己学生,立即挡在了旬展身前,瞪着程季恒严肃警告“不许再打他了!”

    程季恒“我是在教育他。”

    陶桃气急败坏“那也不能动手呀!”

    程季恒“你看看他那样,不动手行么?”

    旬展“……”

    这一刻,他忽然有了种穿越回家的感觉,面前不是他老师和老师男朋友,而是他爹妈。

    一模一样的对话,一个字都不差。

    甚至连这俩人的占位,都和他爸妈一模一样。

    简直是身心的双重折磨。

    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他怒不可遏地看着程季恒,咬牙切齿“有种你就打死老子,今天打不死老子,老子明天就弄死你。”

    这句话,他不敢对他爹说,还不敢对别人说?

    他本以为老师的男朋友会暴怒,结果这人竟然笑了,看样子还是被他这句话逗笑了,想忍都忍不住那种。

    程季恒确实是被他逗笑了,因为他在这孩子的身上看到了当年上初中的自己。

    那个时候他也是学校里的一位风云人物,走哪都有一群小弟,打起架来更是死不要命,整个学校没人敢惹他,再加上他上的是一所私立贵族中学,他奶奶是校董会最大股东,所以哪怕是校长都要忌惮他三分。

    当时他觉得自己就是天王老子,整天牛逼哄哄,现在看到这小子以后他才发现,当初的自己真是傻逼到了极点。

    旬展却感觉自己受到了极大的侮辱——你不怕我就算了你还笑?——当即恼羞成怒“你他妈笑什么?”

    程季恒突然就不想跟他计较了“回家吧,我不揍你了。”

    旬展“卧槽?你他妈……”

    剩下的半句话,被程季恒的一个眼神堵了回去。

    人与人对峙的时候,拼的就是个气场,谁的气场强大,谁就赢了。

    程季恒的气场不只是强大,还有威慑力,不是那种不怒自威的浩然正气,而是令人心悸的邪气。

    冷,阴森,桀骜。

    仅一个眼神,旬展就怂了。

    但是青春期的男生都好面子,哪怕是怂了也不会直接承认。

    此仇不报,他下不下这口气。

    舔了舔因紧张而发干的双唇,他果断转移了目标,对着陶桃说道“桃、桃、陶老师你这男朋友不行,看这样肯定是个家暴男,不光打老婆还打孩子,趁早分手吧。”

    这回长记性了,不喊“桃子”了,终于喊了老师。

    说完,他拔腿就跑,跑到教室门口的时候,他又回头冲着程季恒喊了句“我们陶老师那么漂亮,跟你谈恋爱简直是鲜花插在了牛粪上!”

    喊完,继续狂奔,如一阵风一样消失在了走廊上。

    陶桃“……”

    程季恒“……”

    这已经不是熊孩子了,这是逼崽子。

    程季恒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强忍着把这臭小子追回来揍一顿的冲动,态度坚决地看着陶桃,语气极其认真笃定“我从来不打女人,更不可能家暴。”

    陶桃“切”了一声,走到了讲台后,一边收拾东西一边回“你可能不打女人,但你一定打孩子。”

    程季恒“女孩我肯定不打她。”

    陶桃猛地抬头,气呼呼地瞪着他“男孩你也不能打呀,你看你刚刚都给旬展打成什么样了?!你都要把他打傻了!”

    程季恒无奈“我就轻轻拍了他两下,怎么可能把他打傻?要真是这样,说明他本来就傻。”顿了下语气,他又补充了句,“他看起来确实不怎么聪明。”

    陶桃“去你的,不许这么说我学生!”

    程季恒“他喊你桃子你也不生气?”

    陶桃一边收拾东西一边回“这有什么好生气的,喊我桃子的人多了去了。”

    “哦。”程季恒顿了下语气,忽然开口,“桃子。”

    陶桃没好气“谁让你喊了?”其实她并不是真的不允许他喊她桃子,就是在赌气,气他打自己学生。

    程季恒一点也不后悔打了那个臭小子,眉头一挑,神色中尽是得意“我就喜欢喊你桃子,桃子桃子桃子!”

    这是那个臭小子刚才说过的话,但是还没等那个臭小子说完,就被他“打断了”,现在他再说这句话的时候,没人打断他,所以他得得瑟瑟、顺顺利利地喊完了三声桃子。

    陶桃腮帮子都鼓起来了,一脸不服气。

    程季恒不乐意了“别人都能喊,就我不能喊?”

    陶桃“不能,就不让你喊!”

    程季恒满不在乎“我就喊,桃子桃子桃子!”

    陶桃“无赖!”

    程季恒“我好心好意来接你下班,你还说我无赖?有没有天理了?”

    陶桃收拾好了东西,背上了包,满不在乎“我也没让你让你来接我下班。”

    呵,我还治不了你这颗傻桃子了?

    程季恒轻叹口气“真没良心,亏了我还给你带了礼物。”说完,他转身就走。

    陶桃一愣,立即去追程季恒,一路小跑挡在了他面前,双眼闪亮亮地看着他“什么礼物?”

    怎么跟小孩似的?

    程季恒忍笑,板着脸回“我反悔了,不送了。”

    陶桃拧起了眉头“你怎么这么小心眼呀?”

    程季恒“我就是小心眼。”

    他越是这样,陶桃越好奇是什么礼物,都有点着急了“到底是什么礼物?”

    程季恒“以后让我喊你桃子么?”

    陶桃犹豫了一下下,最后决定看在礼物的份上,暂时不跟他赌气了。

    “好吧,我让你喊。”

    其实她的语气中还是有那么一点点的不情不愿,但程季恒也不跟她计较那么多了,从兜里拿出来了两张电影票。

    万达影院,《终极源头》,这周日下午两点到三点四十五的场次。

    陶桃看到电影票上的信息后,诧异又惊喜“竟然是《终极源头》?什么时候拍电影了?”

    程季恒完全没想到她竟然会是这种反应,也挺意外“这是小说改编的?”

    陶桃点头“嗯,我上高中的时候特别火的一本科幻悬疑小说。”犹豫了一下,她又补充了句,“这本书还是苏晏送给我的,在我过十六岁生日的时候。”

    她初中跳读了两年,十六岁已经读高三了。

    “他还在书的扉页上给我写了生日祝福。”

    她从来没有跟别人讲过有关自己和苏晏的故事,因为害羞,害羞到难以启齿,也害怕被人看出来她喜欢苏晏,害怕被人说她癞□□想吃天鹅肉,害怕被嘲笑痴心妄想,但是她却敢跟程季恒说,也只敢和程季恒说,因为她信任程季恒,知道他绝对不会嘲笑她。

    话匣子一打开,就有点关不上了,少女在心头藏了许多年的秘密感情,终于有了宣泄口。她的声音很轻,也很柔,像是一股娇羞的春风

    “他的字特别好看,我还用纸描写过呢,但我怎么学都学的不像。我到现在还留着那本书,就放在我的床头柜上,时不时还会看一遍。”

    程季恒能感觉出来,这本书对于陶桃有着重要的意义,也是她对苏晏的一种感情寄托,再想想今天苏晏收到长公主电影票时的反应,就知道他很可能早就把这事给忘了,或者说,他当初只是随便送了她一件东西,而这件随随便便的东西却被她当成了弥足珍贵的礼物。

    确实是一颗傻到不能再傻的桃子。

    无论是为人处世还是对待感情,她都傻出了天际。

    程季恒从小到大,最看不上的,就是这种无怨无悔的小傻子。

    不过没关系,他会帮她看透这个万恶的世界。

    她对这本书的重视程度也有助于他的计划,所以他不禁由衷而发“那可真是太好了。”

    陶桃“什么意思?”

    程季恒一脸真挚“既然你和苏医生都看过这本书,那么你们俩看电影的时候肯定特别有共同语言。”

    陶桃茫然不已“不是你要请我看电影么?”

    程季恒“是我要请你看,同时我也要请苏医生看,这两张票是我给你俩买的,你去请苏医生看电影吧。”说着,他把票递给了陶桃。

    陶桃没接,反而如触了电似的迅速把双手背到了身后,果断拒绝“我不要!”

    这反应完全在程季恒的预料之中,但他却表现出了一副困惑的表情“为什么不要?你不想和苏医生一起看电影么?”

    想,但是她没那个勇气去请他看电影。

    陶桃咬住了下唇,纠结了一会儿,终于承认“我不敢。”

    程季恒明知故问“不敢干什么?”

    陶桃“不敢去请他,万一他拒绝了我怎么办?”

    程季恒“拒绝就拒绝呗,不就是请他看场电影么?又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

    陶桃声音小小地说道“那我也不敢……好尴尬呀。”

    程季恒继续“好心”开导“有什么尴尬的,到时候你就说是为了感谢他平时帮你照顾奶奶。”

    “不行,我做不到。”陶桃实话实说,看向程季恒的眼神中已经流露出了哀求,“你别让我请他看电影了,我求你了!”

    她要是有那个勇气,早就去跟苏晏表白了。

    程季恒早就料到了她不敢,所以才会一直劝她,但是再一再二不再三,劝到一定程度就不能继续劝了,万一把她劝好了,真的去请苏晏看电影就糟糕了。

    “要不这样吧。”程季恒选择“退而求其次”,很贴心地帮她出主意,“我替你去请他,我就说这两张电影票是我抽奖抽到的,但我不喜欢看电影,所以想让他陪你看,这样就算是被他拒绝了你也不尴尬。”

    听起来似乎很完美。

    陶桃……有点动摇了。

    程季恒看出了她的犹豫和纠结,极其诚挚地提出建议“我觉得,你应该试着主动一次,毕竟已经喜欢了那么多年,为什么不给自己一个机会?”

    陶桃的脸颊红了,紧张又不解地看着程季恒“什么意思?”

    程季恒开始认真分析“苏医生现在也没有女朋友,如果他同意了和你一起看电影,就说明他对你也有点意思。”

    陶桃疑惑不解“为什么?”

    程季恒“因为他送过你这部电影的原著小说,还认真写过祝福,那么他看到这部电影的名字后肯定能想起来你们俩以前的事情,所以如果他愿意陪你看这部电影,就说明你有机会。”

    陶桃感觉程季恒分析的有道理,可是……

    “那如果,他拒绝了呢?”她忐忑不安地问。

    

章节目录

蜜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恩星小说只为原作者张不一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张不一并收藏蜜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