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你怎么来了?”

    程季恒“我来照顾奶奶呀。”

    他只说“照顾奶奶”,却没说谁的奶奶,听起来就好像是在照顾自己的奶奶一样,而且说这话的时候,他的语气还特别的理所应当,就好像他和桃子才是一家人。

    最后,他还笑呵呵地对着周寒梅说了句“是吧奶奶?”

    周寒梅点头,对着苏晏解释道“是,他确实是来照顾我的,不是外人。”

    程季恒看着苏晏,满面天真无邪,眼神中却尽显张狂与桀骜,再次重申“我不是外人。”

    但你是外人——苏晏从他的眼神中读出了这句言外之意,双拳不由自主地紧握,极力克制再给他一拳的冲动。

    程季恒完全不给他反击的机会“马上就要查房了吧?您先去忙吧,这里交给我就行。”

    他这话说的,可谓是相当体贴。

    经程季恒提醒,周寒梅也想到了早上查房的事,赶忙催促道“无病呀,你赶紧去忙吧,别管我了。”

    苏晏眉头紧蹙,忽然生出了一股深深地无力感。

    他真的成了外人。

    程季恒这个人,诡计多端,又善于伪装,很容易就能取得他人的信任,三言两句,就能把他驱赶出局。

    他很想戳破他的伪装,却又对他束手无策。

    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苏晏无奈地对周寒梅说道“查完房我再来看您。”说完,他转身就走。

    其实距离查房还有一段时间,但他实在不想再多看程季恒一眼,眼不见,心不烦。

    苏晏的离去就像是一道风,吹走了病房内的喧嚣。

    那位护工阿姨终于舍得起床了。她虽然起的晚,但绝对是一名称职的护工,起床后第一件事就是去给那位瘫痪在床的老大爷换尿袋,然后手脚麻利地给他翻身、擦身体。

    做完这一系列工作后,她才去洗漱,然后拎起了放在墙边的暖水壶,去水房打水。

    墙角处还剩下一个水壶,不锈钢材质,瓶盖上贴着一张粉色的卡通桃子的贴画,瓶身上用黑色油漆笔写着“0736周寒梅”这几个字,字体整齐娟秀,一看就知道是谁写的。

    陶桃奶奶已经吃完了早饭,程季恒本想去给她倒杯水,然而拎起水壶后才发现里面是空的,于是对老太太说了句“我去接点水。”然后就拎着水壶离开了病房。

    0736病房在这层楼的东侧,水房却在西侧。

    程季恒拎着水壶横跨了整层楼,才找到水房在哪。

    水房不大,里面就只有一台饮水机。

    此时来接热水的人不多,排在程季恒前面的只有那位护工阿姨。

    他走进水房的时候,护工阿姨刚接完水,正准备回去,临走前她好心地提醒了程季恒一句“现在里面没热水了,你等那个指示灯变绿了再接。”

    现在指示灯还是红的。程季恒只好等着,然而还没等到绿灯亮呢,到先等来了苏晏。

    苏晏的手里,拿着一个深蓝色的水杯。

    看到程季恒后,他的脸色瞬间阴沉了下来,本想直接转身离开,结果差点和一位正在往水房里冲的姑娘撞了个满怀。

    姑娘二十出头的模样,红唇黑发,身材高挑,穿着白衬衫和深灰色西服短裤,看起来十分性感撩人。

    见到苏晏之后,她的眼睛瞬间就亮了,惊喜不已地说道“你怎么在这儿?我找你大半天了。”

    苏晏微微蹙起了眉头“有事?”

    “当然有,没事找你干嘛。”姑娘打开了背包,从里面拿出来了两张电影票,不由分说地塞到了苏晏身上穿着的白大褂的左兜里,“请你看电影,新上映的《终极源头》,这周日下午四点的场,万达影院,不见不散。”

    她的语气坚决,根本不给苏晏拒绝的机会,说完之后,转身就走。

    苏晏心累又无奈,从兜里拿出来了那两张电影票,长叹了口气。

    指示灯由红变绿,程季恒将水壶放到了水龙头下面,同时哂笑着开口“长公主?”

    苏晏转身,面色铁青地盯着他。

    程季恒冷笑,看向他的目光中尽显不屑“你想去东辅医学院,但是桃子帮不了你,归根结底,你还是嫌弃她的家境不好。”

    苏晏直视程季恒的目光,一字一顿道“我从来没有嫌弃过她。”

    程季恒“但是你妈嫌弃她,而你也拒绝不了长公主抛来的橄榄枝。”

    他的话字字如刀,直戳苏晏内心。

    苏晏坚定不移的神色中再次出现了裂痕。

    程季恒就像是一个能够窥透人心的魔鬼,每次都能毫不留情地窥透他的心底。

    他再一次的感受到了程季恒的可怕之处。

    苏晏的冷静与自持彻底被击溃了,薄唇紧抿,面色苍白不已。程季恒很欣赏他现在的表现,因为他最喜欢欣赏对手情绪崩溃的瞬间。

    他还喜欢折磨对手,所以他很少会将敌人一刀毙命,而是将手中的刀一寸寸地推入敌人心脏。

    所以,他并没有就这么放过苏晏,再次启唇,漫不经心地说道“你想借着院长的权利去东辅医学院,又想持续享受着桃子对你的爱慕和仰望,天下哪有这么好的事儿啊?苏晏,你可真卑鄙。”

    苏晏的呼吸开始急促,医生良好的心理素质与克制力在顷刻间崩塌殆尽,他怒视着程季恒,咬牙切齿地质问“你有什么资格说我卑鄙?”

    程季恒不以为然“我确实不是什么好人,但我承认我不是好人,你呢?你敢承认么?”

    苏晏不知该如何回答,眉头紧紧地锁着。

    程季恒替他回答“你不敢。所以,我是明着坏,你是暗着阴,这么一比,我比你坦荡多了。”还有后半句话,他没说完——

    那颗傻桃子,就是眼瞎了,才会看上你。

    但我一定会帮她治好这个毛病。

    水接好了,他不慌不忙地关上了水龙头,盖上了壶盖,指尖轻轻触摸着贴在上面的卡通桃子。

    最后,他朝着苏晏微一颔首,谦和一笑“我先走了。”

    水房窗户透亮,他站在阳光中,身形挺拔修长,五官清俊疏朗,肤色冷白,白色的t恤一尘不染,看起来干净到了极点,恍若天神降临。

    上一秒他还是个残酷阴冷的魔鬼,下一秒又变成了平易近人的天神。

    苏晏彻底被他打败了,看向的目光中已经冒出了哀求“你放过她行么?”

    程季恒这个人,强大又可怕,桃子根本不是他的对手。

    他会在不知不觉中将桃子吞噬,而桃子根本察觉不到。

    苏晏现在别无所求,只想让他放过桃子。

    程季恒眸光冷淡,不为所动“你觉得自己有资格对我说这句话么?”

    这颗桃子,是他的人,他们俩之间的事情,用不着别人指手画脚。

    最后,他语气冰冷地警告苏晏“以后离她远点。”

    几分钟后,他回到了病房,陶桃的奶奶已经再次睡着了。

    护工在给老大爷按摩。

    他给老太太到了一杯热水,放在床头柜上晾着。随后,拿出手机,订了两张周日下午两点的电影票。

    到了晚上七点多,他离开了医院,去接傻桃子下班。

    作者有话要说  这个狗男人要开始横刀夺爱了狗头jg

    下章入v,v章肥更,让大家一次看个够。(看程狗如何横刀夺爱)

    今晚凌晨就更新v章了,到时候有红包相送,希望大家能够继续支持,么么哒!!

    最后放个预收文案,感兴趣的就去专栏收藏吧,不感兴趣的话……可以努力劝自己感兴趣,然后再去收藏,万分感谢!

    下本开《栽进你掌心》,季公子的故事。

    文案

    酒吧老板娘陈知予身材火辣风情万种,会说会玩会撩汉,一颦一笑间皆是人间绝色。

    某天,一位贵妇找到了陈知予,出价三百万让她去欺骗一位少年的感情。

    照片上的少年眉宇极为俊朗,干净的出尘离世,是位谪仙般的人物。

    看在钱的份上,陈知予接了这个任务,使出浑身解数去接近这位名为季疏白的俊美少年。

    季疏白虽然清贫,却此志不渝,陈知予费了好大的功夫才将他拿下。

    某晚,她完成了任务。

    清早起床,陈知予身上只穿了一件他的白衬衫,轻启朱唇,语气冷漠无情“以后别联系了,我根本不爱你。”

    她本以为季疏白一定会苦苦挽留她或者大发雷霆。

    哪知季疏白只是微微抬了下眼眸,背靠床头,神色慵懒“真不爱我?”

    陈知予咬了咬牙,狠了狠心“从来没爱过。”

    季疏白叹了口气,遗憾道“看来三百万不太够,我明天再找个托,出六百万,好让你继续来欺骗我的感情。”

    陈知予“……”我艹?

    我辛辛苦苦当骗子,结果你他妈比我还丧心病狂?

    姐姐防范意识淡薄,弟弟教你什么是社会险恶

    风情万种酒吧老板娘x扮猪吃老虎腹黑小奶狼,,网址  ,

    手机用户请浏览 http://m.xcmxsw.Com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

章节目录

蜜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恩星小说只为原作者张不一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张不一并收藏蜜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