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阮心中犹如掀起飓风滔浪,汹涌翻滚。

    原来,原来是这样。

    “他……”话未成音,就已经哽咽,“他怎么能这么傻……”

    难道他以为他死了,她一个人就会独活不成。

    皇权斗争残酷,他怎么能肯定,他输了,三皇子那些人就会肯放过她。

    傻子,傻子。

    苏阮泪流满面,泣不成声。

    她终于明白,那段时间里,谢云宴看着自己的眼神里,总是有那样的隐忍深邃,又沉痛。

    她那时以为,他是痛惜她怎么变成会谋害郡主那样恶毒的人。

    却原来一切正好相反。

    他是自责没法好好护她周全。

    苏阮再也忍不住霍然起身:“我要去找宴郎!”

    她急匆匆跑到谢云宴的屋子。

    他躺在床榻,仍在昏睡。

    身上的伤口都已经被处理过了,手臂和腰间缠着的细布,隐约浸透着微红的血迹。

    都是为她受的伤。

    苏阮捂住嘴,忍住哭腔。

    眼泪仍是不受控制往下掉。

    “怎么又哭上了?”温柔的声音在耳边叹息,随之一只大手抚在她脸颊。

    苏阮胡乱抹了一把眼泪,抬眼:“宴郎,你醒了。”

    一语毕,忽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

    定定看着他,千言万语蕴含在眼中。

    半响,轻轻地靠向他胸膛,抱住他。

    谢云宴大手往往下移动,抚摸着她背后的长发。

    “阮阮。”

    他忽然出声,嗓音很轻。

    “你在我身边,过得一点也不好。”

    他总以为他能护住她,可失去她踪迹的这两日,他突然意识到他是那么的无能无力。

    他甚至要被迫着和嘉安成亲,去追寻她的下落。

    成婚是假的又怎么样?

    他看见他心爱的姑娘,伤痕累累站在他面前,痛不欲生地质问他:“你骗我,你骗我!”

    苏阮在听到这些话后,又惊又痛,抵在谢云宴的胸膛仰起头,纤手伸去捂住他嘴唇:“宴郎,我不准你那么说。”

    “若那么说,我才是拖累你的那个人。”

    她这副模样,谢云宴明白应该是下属把真相告诉她了。

    他反握住她的手腕,“阮阮,

章节目录

苏阮谢云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恩星小说只为原作者君不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君不负并收藏苏阮谢云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