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刺客之所以能知晓您的行踪,定然您身边有知晓您行踪的人,对不对?”毛骧耐着性子开口。

    “是!”朱尚烈道,“可若不是膳食监,那就只能是孤身边的人了?孤今日是临时出宫,出宫前吩咐了王为人和膳食监那边的人说不要准备孤的膳食,然后才带着心腹侍卫出行”说着,忽然瞪大眼睛,“你是怀疑孤当时的身边人?可是他们都死了呀?”

    “若臣是贼人,刺杀王爷您的时候,就连内应一块杀了。因为若所有人都死了,内应不死就是疑点!”毛骧继续说道,“您说是不是?”

    “竖子敢尔!”一直满脸呆滞的高志唰的抽刀,面容狰狞,“我儿子就在死在王爷身边!”嘶吼着,双眼通红,怒吼道,“你怀疑我儿子吗?”

    “事情没查明,人人都有嫌疑!”毛骧冷声道。

    “我宰了你!”

    “别别别!”林宗德赶紧抱住高志,又对毛骧道,“你说这些我们是一点没听懂,不过既然王爷信你。那就按你说的办,去找那个左撇子的凶手是不是?”

    毛骧点头,“是!”

    王为人想想,“可是宫里这么些人?”

    “宫里人虽多,可不是谁都能有机会接触铁器!”毛骧微微叹气。

    是的,秦王宫中奴仆太监虽多,但真不是谁都能接触到铁器,尤其是斧子这样的东西。

    “也不是谁都能随意出宫去西门外!”毛骧又道,“想想,能随意出宫,身上还带着铁器的人,目标是不是就缩小了?”

    单得净点头道,“言之有理,杂家这就去查!”

    ~~~

    既然议定了下一步,就马上要有所动作。

    毛骧从秦王寝宫退出来之后,赶紧找了一个僻静的地方,吹着风平息着心中的燥火。

    “幸好把他们忽悠迷糊了!老子把自己都忽悠迷糊了!”

    心中想着,他信手摘下几片枝叶,狠狠的在手心揉搓起来。

    然后再次陷入沉思,“欲盖弥彰,画蛇添足这案子还真是毫无头绪啊!”

    其实方才在里面,他完全是胡说八道。

    他是青眼,只信奉一个原则。在真相查明之前,人人都有嫌疑。所以不管对谁,他都不会说真话。当然有两个人例外,一是太上皇,二是皇上。

    这时,王为人从后面走过来,“王爷让杂家听您的吩咐,您接下来是?”

    “带我去刘宝儿的房间看看!”毛骧开口道。

    “您不是说刘宝儿不是内应吗?”王为人迷糊道。

    “我什么尸首说他不是了,我是说他或许是,或许也不是!”毛骧说道。

    “那你放的是什么罗圈拐弯屁?”王为人心中大骂,但脸上还是笑着,“这边请!”

    王为人在前引路,毛骧在后,他一边走一边留心着秦王府的景象。

    渐渐的他的脸色变得难看起来。

    “秦王宫修得比紫禁城还漂亮啊!”毛骧目光所至,王府之中竟然见不到半点斑驳,哪怕是太监仆人所居住的院落,都是光鲜亮丽。

    许多柱子上的朱漆,一看就是新刷的。

    紫禁城中,许多院落都许久不曾修葺。每次有官员说要刷漆换瓦,老皇爷总是说新三年旧三年,缝缝补补又三年。今上登基之后,也没有大修土木,就是把乐志斋还有皇后的居所,翻新了一下而已。

    “到了!”不知走了多久,王为人在一处低矮的小房前停步,“左边第二间!”

    “有劳!”毛骧淡淡的说了一声,大步上前,然后直接推门

章节目录

洪武皇帝嫡孙最新章节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恩星小说只为原作者张浩朱允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张浩朱允熥并收藏洪武皇帝嫡孙最新章节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