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凤台不用说,一抱着小囡囡就爱不释手。

    厉承勋也是意外的喜欢小侄女,因为双腿不太方便,生怕抱摔了,每次都是坐好了,洗干净双手,让保姆在一边站着,才小心翼翼地抱。

    认真地就像参加高考似的。

    每次看着他这么小心地抱囡囡,苏蜜和霍慎修都会忍不住交换个眼神,莫名想起苗优。

    苗优与他的那个孩子,若是没有打掉,也不知道他会不会这样喜欢?

    金凤台父子在潭城住下来几天,又询问了霍慎修的身体状况。

    霍慎修上次一过性失明的事,并没告诉父亲和弟弟。

    一来,免得让两人担心。

    二来,之后也确实再没发作过了,何必特意拎出来又让金凤台操心?

    得知霍慎修目前身体稳定,父子俩又大概聊了下囡囡的满月宴怎么办,才回m国。

    *

    日子照旧如平静的流水一般划过。

    苏蜜出了月子。

    再过几天,就是囡囡的满月宴。

    宴会会在潭城办,不准备大张旗鼓,只准备请自家人和朋友。

    就在华园里操办。

    虽然霍慎修近来身体很好,病情没有发作过,但苏蜜还是想尽量让他少操劳点。

    宴会前一天,何管家将明天要开始的安排给苏蜜过目。

    其中包括满月宴上每道菜、每个客人以及一些助兴节目。

    苏蜜正看着,头一抬,看见霍慎修午睡起来,从楼上下来了。

    顾医生说,他的病情,需要保持充足的休息。

    所以现在,她总是逼着他午饭后去小憩一会儿。

    这段日子下来,已经成了习惯。

    昔日的他,忙于事业,劳心劳力,别说午睡,就连晚上都总是熬夜,睡不着。

    经过一段时间的休息调养,他看着气色好多了。

    这会儿刚午睡起来,精神也比平时看着更矍铄。

    可能是最近又喜获爱女的缘故,双目灼灼有神,步履稳妥。

    体重也没有继续往下掉,虽然还是清瘦了点,却并不羸弱。

    英姿焕发的样子,哪像个病人?

    有时看着他,她甚至觉得,所谓的脑瘤,会不会是误诊?

    她始终坚信,奇迹一定会降临在他身上。

    老天爷绝对不会让他这么早就离开她。

    甚至她觉得,他比自己还会活得长。

    苏蜜笑靥浮现,小姑娘似的扑过去。

    何管家适时地退了下去,只留下夫妻两人相处。

    霍慎修将她手臂一拉握住,扯到怀里,嗓音是午睡后微微的沙哑与宠溺的交织:

    “刚出月子就在乱跑。”

    “不多睡会?明天就是囡囡的满月宴,肯定很忙,你应该多休息一下,养足精力。”

    “精力已经很充沛了,不信你试试。”男人敛眸笑,说话间便将她一把抱起来,离开地板,半举在空中。

    她低低惊呼了一下,搂紧他脖颈,无奈笑,很小力地轻捶了他肩膀一下:“放我下来,被人过来看见了。”

    “何管家没那么不识趣。”

    “……还有囡囡的保姆呢。囡囡午睡也差不多快醒了,阿姨会抱她下楼的。”

    生产后,金凤台和宗家请的保姆都暂时回去了,但还是留下了一个,专门照看囡囡。

    “这不是还没下来吗。”他没松手,依旧紧紧抱着她,难得孩子气地在她雪颈里蹭着。

    生下女儿后,她尚在月子里。

    为了她身体,他也不敢碰她。

   &

章节目录

苏蜜霍慎修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恩星小说只为原作者重生成前任叔叔的小娇软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重生成前任叔叔的小娇软并收藏苏蜜霍慎修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