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目聪明,他没有找社会上的闲散人员,而是雇来一些大爷大妈们充当食客。

    扫黑除恶的风口浪尖上,他不会去触碰。

    何况,大爷大妈们好找,每人一百,钱不在多,关键还能白吃白喝,混个好肚子,上哪找这好事去。

    大爷大妈本来喜欢占便宜,加之个个都有老年病,不是高血压就是心脏病的,若是对他们动粗,当场就能倒地口吐白沫。

    这也是邵瘸子无可奈何、无计可施的原因之一。

    这些老人家,从进来吃饭到现在,前后三个多小时,早就吃饱喝足,甚至看食物都恶心反胃。

    严目担心老人们一走,就失去和邵瘸子讨价还价的筹码,索性当场宣布,谁多坐一个小时,就多加五十块钱。

    好家伙,这要是坐到明天早上,还不弄个几百块钱。

    在金钱的驱使下,老人们气定神闲,有的上下眼皮直打架,哈欠连天,却仍旧在坚持,大有不把椅子坐坏誓不罢休的意味。

    厉元朗到了大厅的时候,比他刚来那会儿安静多了。

    只有极少部分喝醉的人,还在吆五喝六的大声喧哗。

    而这几个人,全都围在严目身边,是他手下得力干将。

    厉元朗一眼看出来,坐在里面那一桌正中间的严目,是这次事件的主使。

    果不其然,随后跟过来的邵瘸子,嘴角一歪歪,确定了他的猜测是准确的。

    擒贼先擒王,厉元朗大步流星走到严目这一桌跟前,眼神犀利的紧紧盯着他。

    严目没见过厉元朗,自然不认识。

    抱着胳膊,嘴角叼着牙签,似笑非笑的同样看向厉元朗。

    “你就是严目,严副部长的儿子?”厉元朗冷声问道。

    严目从厉元朗的语气中猜到,提起他老爸的官职,说明来人定然是混官场的。

    他没有直接回答,微微点了点头,反问:“你是谁?”

    邵瘸子拄着拐棍紧走两步,介绍说:“这位是厉元朗,戴鼎县的……”

    正要继续往下说,却被厉元朗抬手阻止。

    人多眼杂,还是不说为好。

    厉元朗?这个名字好熟悉,似乎在哪里听说过。

    严目眼珠转了半天,一时没想起来。

    “严目,你和邵哥的事情,我已经知道。我们最好换个清静点的地方,好好谈一谈。”

    不等严目回答,他手下一个光头,把手使劲往桌子上一拍,骂骂咧咧指着厉元朗的鼻子吼道:“你算老几,敢这么跟我大哥说话!”

    厉元朗眉头一皱,冷冷瞪了对方几眼,没跟他一般见识,而是转身往楼上走去,临了甩出一句话:“你要是不来的话,可不要后悔。”

    明知这是激将法,严目想了想,反正他占有优势,手下还有好几个帮手,还怕一个厉元朗不成!

    留下两个人在这里照应,严目带着其余几名手下,耀武扬威的跟在厉元朗身后,齐刷刷走上楼梯。

    厉元朗在路上就让邵瘸子把状元厅打开,他要在这里和严目谈话。

    也就几分钟的样子,厉元朗和严目以及邵瘸子等人,纷纷坐在圆桌两侧,摆好架势。

    严目坐定,身后站了好几个人,这边只有厉元朗和邵瘸子两人,并排而坐。

    厉元朗点燃一支烟,深深吸了一口,环视着包房一圈,淡然说道:“几个月以前,宫伟在这里闹事,被三姐的人收拾一顿,在家里躺了半个多月。你是宫伟的哥们,想必你应该知道。”

    严目岂有不知。

    最令他不解的是,堂堂的宫大少被人打了,他叔叔非但没帮他出气,反而派秘书吕浩亲自来给三姐赔礼道歉。

    这么窝火的事,现在都令宫伟恨得咬牙切齿,一直是块心病,难以消除。

    严目则冷淡的回应道:“这件事,好像

章节目录

正义的使命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恩星小说只为原作者旖旎小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旖旎小哥并收藏正义的使命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