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微微带着苏莺在哪儿吃午饭。

    不怪单羲衍自以为这顿饭有谢景臣在,实在是谢景臣这人太黏微微,休息日基本都要跟在微微身边的。

    虽然他并不会承认,但他心里确实是有些介意苏莺拒绝推掉和他一起吃饭而选择了跟微微他们吃。

    然而单羲衍却没想到,谢景臣这次还真没有和微微一道去跟苏莺吃饭。

    谢景臣我没和她们一起,不然我帮你问问?

    sxy算了,不用。

    他从家里离开,在等电梯的时候拿出手机来,看着没有被苏莺回复的微信消息,正犹豫着要不要再给她发一条,下一秒聊天框内忽然就跳出来一条新消息。

    单羲衍垂眼看到“挖苦讽刺”这四个字后,神情微僵,眼底划过某种情绪。

    他盯着苏莺这条明显生气怼过来的微信看了半晌,直到电梯到了一楼他捏着手机从楼里出来坐到车里,才堪堪回过神来。

    这样的苏莺让他陌生,却也不知为何,被她这样说他也没觉得自己同她生气。

    反而还有一丝莫名的愉悦萦绕在心头。

    他曾经感觉到的横亘在她面前的那条线,好像不再是束缚她的阻碍了。

    至少这次她已经迈过了那条在她心里似乎是一条严格准则的直线,踏入了她原来不怎么会踏进的空间。

    母亲今天语重心长说的那些话又响在耳畔周围。

    单羲衍无奈地低叹了声,在发动车子之前回了苏莺。

    苏莺在怼过去后就放下了手机,直到吃饭结束都没有再看一眼。

    从日料店出来时苏莺才在手机屏幕收到感应够亮起来的那一刹那看到单羲衍十几分钟之前发过来的微信。

    衍你要实在想去,我就陪你去一趟。

    苏莺回他说不用了,不勉强。

    这场关于旅行安排的聊天就这样无疾而终。

    接下来单羲衍没有再回苏莺,苏莺也没期望他会回自己。

    其实苏莺知道,虽然今早他先示了好,她也顺坡回应了他,可说到底,昨晚才吵过架,再加上核心矛盾从未真正地解决过,所以怎么可能这么快就不计所有前嫌和好。

    这会儿心里依旧别扭的他俩你一言我一语的,不再重新吵起来已经不错了。

    下午苏莺和单曦微一起逛了街,买了点女孩子喜欢的彩妆和衣服。

    和好朋友在一起的舒适时光总是短暂而快乐,苏莺总觉得时间还早,其实天都要黑了。

    穆棉提前给她打电话来,专门提醒她不要忘了今晚的学生会部长们的聚餐,苏莺这才恍然意识到已经要晚上了。

    无奈之下,苏莺只能恋恋不舍地和单曦微分开。

    单曦微回家,她去学校。

    “莺莺你有空过来我这边玩呀,周六日我都有时间的。”单曦微浅笑着约她,“你过来我们一起下厨做好吃的。”

    苏莺开心地比了个“ok”的手势,爽快答应“好!”

    等她转身做到出租车的后座上,脑海中又不由自主地闪过单羲衍在她吃饭的时候发给她的那句话。

    苏莺垂下眼,轻咬了下嘴唇,而后拿起手机来,打开微信给单羲衍发了一条微信过去。

    与此同时,他也给他发了一条微信过来。

    两个人的微信同时送达了对方那里。

    衍晚上有事,不回去吃。

    yg今晚学生会聚餐,就不回家吃了。

    虽然自己确实是真的有聚餐,但苏莺看着这两条微信,却感觉像是两个人都在找借口不回家面对彼此一样。

    苏莺没有再回复他什么,收起手机后就安静地坐在后座,扭头望着车窗外一闪掠过的夜景。

    出租车里放着去年一档大火的选秀综艺里一位选手的原创歌曲。

    简单的吉他弹唱合着淡淡忧伤的曲调,却能直击人的内心。

    “在你眼中我是谁,你想我代替谁……”[1]

    “爱的多的人总先掉眼泪……”[1]

    苏莺听着这首歌,不知不觉就已泪流满面。

    原来,“初听不知曲中意,再听已是曲中人”[2],是这样的感觉。

    犹如肝肠寸断,字字诛心。

    她也总想问单羲衍,在他的眼中,她到底是谁。

    她曾经甚至一度怀疑,自己是不是就是为了当宿樱的代替品而存在的。

    后来清醒过来,才发觉那会儿那样想的自己真的傻。

    爱他爱到失去自我,走火入魔,都忘记了自己原本的样子。

    苏莺甚至责怪自己为什么会有那种想法,父亲辛辛苦苦把她养大,那么宠爱她保护她,根本不是让她这样委屈自己去迎合别人的,更不是让她觉得自己活着的目的,就只是当另一个人的替身。

    如果父亲知道了她的事,肯定会特别痛心特别难过。

    他绝不会容忍自己的女儿会遭受这样的不公平待遇。

    从出租车上下来的时候,苏莺的眼睛有点红。

    因为其他人都差不多到了,苏莺就没有先回宿舍把买的东西放下,而是直接去了学生会各部门正副部长聚会的饭店。

    她到的时候,穆棉和其他部门的正副部长自己学生会的正副主席都已经围在一起谈天说地了。

    苏莺推开包厢的门,脸上挂着笑意,对大家不好意思道“抱歉抱歉,路上有点堵车,我没来晚吧?”

    穆棉立刻就笑语盈盈地冲她招手,“莺莺,这儿!”

    穆棉给苏莺留的空位,另一侧坐着的人,正是那个惜字如金的生活部副部长卫常。

    外联部的男部长率先起哄忽悠苏莺“晚了!我们刚说等你来了要自罚三杯!苏莺快接招。”

    男部长把酒推过来“都给你准备好了!”

    苏莺放下东西,在卫常看向她时冲对方浅然一笑算是打了招呼,而后就站在桌前看向让她喝酒的男生,试图蒙混过关“杨程,三杯就太为难我了,一杯好吧?省的我三杯直接醉倒,后面还怎么跟你们玩啊?”

    杨程还未说话,副主席就开玩笑道“那不然苏莺你找个男部长替你把那两杯喝了,我们就放过你。”

    这个话一出,包厢里的其他人几乎都在起哄,只有穆棉为苏莺说话,扬声问“必须男生吗?女生不行?我帮莺莺喝!”

    “穆部长,知道你和苏副部长是舍友关系好,但是不行哦,只能选异性,这样才刺激。”副主席铁了心了要苏莺在现场选一位男生帮她喝酒。

    但其实这种事很尴尬的。

    苏莺虽然性格活泼外向,但很有分寸,而且这几年她其实是单羲衍身边的人,所以对和男生的相处上比较谨慎。

    她和这群学生会的各部门正副部长,关系并不是很熟。

    现在让她亲自选,问人家愿不愿意帮忙喝酒,让苏莺觉得有些无措。

    其实绝大多数男生处于礼貌和绅士风度,都不会拒绝,可这种话要怎么问出来,感觉像是在变相地问“你愿不愿做我男朋友”似的,暧昧不清,让人心中不适。

    关键,万一人家就是不帮忙,拒绝了她,她也很难堪。

    怎么做都不会让她心里舒服。

    就在这时,卫常突然站了起来,端起放在苏莺面前的三杯白酒来,在一众人错愕震惊的目光中接连一饮而尽。

    不仅是苏莺,所有人都愣住了。

    谁都没有想过,最终卫常会站起来。

    他那么孤僻那么闷的一个人,都不屑开尊口和别人聊天的一个人,仿佛无欲无求的一个人。

    居然……为了帮苏莺解围,站了起来。

    “可以了吗?”卫常喝完三杯后,目光和往常一样淡漠地瞅着一开始让苏莺喝酒的杨程以及后来发声的副主席。

    安静如鸡的包厢内忽然响起他寡然的询问,这才打破了一时的沉默。

    还都没回过神来的他们讷讷地点头,“……可以。”

    卫常就直接坐了回去。

    苏莺也愣愣地坐在座位上。

    包厢里的气氛很快就再次活络起来,大家说的说,笑的笑。

    穆棉凑近苏莺,跟她很小声的咬耳朵“喜欢你实锤了吧?”

    苏莺蓦地被拉回神,她偷偷地用手肘撞了穆棉一下,目光嗔怪地瞪了瞪好友,低声警告“别瞎说。”

    随即苏莺就扭过头,对安静沉默坐在位置上的卫常诚恳道谢“卫部长,刚才谢谢你。”

    卫常偏头,眼眸轻垂,和苏莺的眼睛对视上,男生的眸色深而黑,里面一片平静,仿佛掀不起什么波澜。

    “不谢。”他吐字,话也说的没什么感情。

    苏莺习惯了他这样,没在意,到过谢后就又转脸和穆棉说笑去了。

    却没察觉,整场聚餐,卫常的目光都不受控制地频频落到她那张明媚的笑脸上。

    卫常自己也毫不知觉。

    后来大家吃的差不多,苏莺坐在座位上玩手机,看到池洛发过来了微信。

    池洛学姐,我也要加入学生会的宣传部。

    苏莺回他一句面试加油呀!

    池洛问学姐会面试我们吗?

    苏莺回他说我今晚在参加学生会换届的聚餐,以后就不是宣传部的人了,面试你们的是新任部长,应该是大三的学长学姐。

    池洛登时有点遗憾,发了个猫咪撅嘴的表情包过来。

    不过他的不开心和不快乐仿佛都只需要一瞬间就能烟消云散,下一秒池洛又元气满满的问她学姐,现在就是农历八月诶!你哪天生日啊?我想组织直播间的粉丝们给你过个生日!

    苏莺随手回了他一条谢谢,不过不用啦,太麻烦大家了。

    池洛所以是哪天?

    苏莺无奈,便回昨天,已经过了。

    池洛没有再发过来什么,苏莺也就没再和他聊下去。

    晚上快十一点,这场聚餐终于结束。

    一群人醉醺醺的从饭店走出来,苏莺因为有心事,在和穆棉聊天时都在把酒当水喝,导致现在走路都有点不稳,在下台阶的时候还差点踩空摔倒。

    幸好卫常及时拉住了她纤细的手臂。

    苏莺被卫常一拉,半边身体都撞进了他的怀里,还不小心踩了他一脚。

    她扬起脸来,不好意思地对卫常说“对不起啊……谢谢……”

    卫常看到她脸颊泛红目光清亮的娇俏神态,加上她刚……撞进了他的怀里。

    这是他们第一次这样近距离的接触。

    也是他第一次和她有肢体接触。

    男生的耳尖霎时染红,心里只剩下一个疑问她的肌肤怎么这么软。

    旁边一群人陆陆续续地走着,说话声很乱很嘈杂,但苏莺还是听到了一声很清朗的男声。

    就在她站的旁边响起。

    一直在饭店门口蹲着等她出来的池洛看到苏莺后就站了起来,语调活泼上扬地喊她“学姐!”

    苏莺扭脸,和站在她身边的卫常一起看向了一身黑色卫衣和休闲裤装扮的池洛。

    她都还没和池洛礼貌地打个招呼,手机忽然就响起了来电铃声。

    苏莺没注意看来电显示,直接接通“喂”了声。

    旋即拧紧眉心,不可置信道“单羲衍喝酒打架?进了警察局?”

    “怎么可能!”

    苏莺问“对方是谁。”

    “秦城。”

    苏莺“……”,,网址  ,

    手机用户请浏览 http://m.xcmxsw.Com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

章节目录

金屋藏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恩星小说只为原作者艾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艾鱼并收藏金屋藏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