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是红旗大队的,姓胡,叫胡巧巧,我表弟去过他们队里下乡,不过之前真的一点都没听到他说过,之前劝他还不结婚,这会也不知道怎么着急了。”

    贺枝本来喝了一口茶听着她说话,就猝不及防差点呛到,胡巧巧,山不转水转。

    冯婉看着贺枝这样,“贺婶子,你不会认识吧?”

    贺枝擦擦嘴,把茶杯放到桌子上,“还真是这么巧,我认识她,不仅仅认识,她前几天刚刚退婚。”

    冯婉一副不可置信的样子,“啥,前几天刚刚退婚,这都是怎么回事啊。”

    贺枝把事情经过讲了一遍。

    冯婉就彻底坐不住了,赶紧站了起来,“我得去趟厂子里,去找一下我娘,这婚不能结。”

    贺枝站起来把她送出去,“你别太着急了,小心着自己肚子里的孩子。”

    冯婉点点头就赶紧走了。

    贺枝站在门口,看着自己手上的护膝,这虽说宁毁十座庙不毁一桩姻,但是她当时颠倒黑白,倒打一耙,先诬陷到自己身上的,把自己摘的干干净净,那既然这样了,还不如把罪名坐实,就彻彻底底的毁她一次,更别说她本来就不安好心。

    过了好几天,冯婉才又过来,这次过来可是春风满面,一坐下,就跟贺枝说起来当时的状况。

    “我就知道这个小丫头不简单,都把她的事情都都揪出来了,还想骗我那个傻表弟呢,最后去她们村里一打听,我表弟才愿意相信,还扯什么当时自己结婚是被逼的,最喜欢的是我表弟,我呸吧,之前就是不知道我表弟的家庭条件,后来知道了才愿意的。”

    贺枝听见她这么讲着,确实有些好笑,怎么就把结婚弄的这么复杂。

    西安。

    贺远方收到了寄放处的包裹,里面有不少的东西,先打开信看了起来。

    周湛在旁边已经吃起来了。

    贺远方看完信,就立刻提笔写了一封回信,然后放到信封里放到桌子上,最后把东西都收了起来,“要吃自己去买。”

    周湛无奈的指了指贺远方,“贺远方,不就吃你几块牛肉干吗?”

    贺远方不理他,捏着那封信就出去宿舍了。

    周湛看到信,想起来贺南方了,他都回到部队好几个月了,平时也就见到她给贺远方写信,丝毫都没提到自己,不过他可以自己写信给她,说着就打开自己的柜子,找出来一张纸,开始着手写信。

    贺远方推门进来的时候,他正好写到结尾,不过被贺远方吓到了,第一反应就是把信藏起来。

    贺远方满脸怀疑的走到他身边,“你在干什么?”

    周湛这是第一次给女孩子写信,关键还是给别人妹妹写信,不知道为什么瞬间就开始心虚了,“咳咳,没事,我这不是看见你写信了,这要准备给我家里也写一封。”说完就有些窘迫眼睛也开始乱看。

    贺远方潜意识里,根据自己对她的了解,总觉的不会这么简单,不过也没说什么,就自顾自的随便拿起来一本书看了起来。

    周湛把自己手里写好的信叠好放进信封里,就赶紧出去寄信了。

    一九七九年八月份,贺南兵的成绩出来,贺枝带着他回到家里。

    贺南兵拿到了安平县理科第一的名次,整个安城省第二名的名次,他被哈尔滨工业大学录取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了,就在家里准备好等到通知书到了,九月份开学就行了。

    没过几天,县长过来送县里的奖金,外加通知书,他们县里的教育事业发展的比同级别的真的好很多,这几次开会,他总是被夸,自己脸上是真的有光。

    王向上知道贺枝不习惯这样的场面,一直都是他在带着领导在村里转了几圈,最后把人送走。

    村里的人也都过来祝贺,在外人看来,贺家算是熬到头了,孩子一个个的都考上了大学,就剩下一个贺归来了,人家就更不用担心了,毕竟都能演电影了。

    贺枝因为上几次的经验,这次在家里早早的就准备好了糖,听着大家伙给自己恭喜,发发糖一起说说话,差不多等到四点多,人才全都散了。

    贺枝这会才有功夫好好看看贺南兵的通知书,这还是县长亲自送过来的。

    贺南兵也是满脸的高兴,这算是如愿了。

    贺枝把家里的这件喜事都告诉他们,也没嫌贵,直接发的是电报。

    不过高兴过了,贺枝就开始发愁了,现在看看给贺南兵准备的东西还是比较少的,这东西还是不够用。

    她赶紧到网上买一些鹅绒,准备给他把棉袄拆开和棉花一起用,这样也不用那么厚实,也不会被发现。

    贺枝看看网上的鹅绒,买了一斤多点,也特意给他做了一些护膝的,毕竟现在东北的保暖措施还没做的那么完善。

    贺枝这次看到自己的消息,不过不是贺小气发过来的,是那个他哥哥的人发过来的。

    “中秋节快乐。”

    贺枝看到这几个字,有些迷惑,这中秋节还没到吧,毕竟现在也不过八月份,中秋节起码要到九月底,不过想到或许淘宝那边的世界跟这边不是同步的呢?出于礼貌,她也回复了祝福。

    贺隽正在贺昱家厨房里做饭,旁边打下手的是贺则,看了一眼消息,也没管,毕竟中秋节已经过去好几天了,当时发的时候也不知道为什么就发了。

    贺则动作还挺利落的,洗菜切菜都很快,刀工也不错。

    贺隽想了一下还是决定问问,前几天他去机场接的人,结果这小子一上车就开始睡觉,后面也没有合适的机会去问,好不容易今天把大家都聚过来了,除了大哥没来,贺星也没到,说是临时有个病人,不过没啥问题,一会就能到。

    “你回老宅了吗?”

    贺则手下动作一顿,头也没抬,语气冷淡,“没有。”

    贺隽叹了一声气,“你今年都二十五了吧,怎么还这么倔呢。”

    贺则充耳不闻的还继续切菜,这件事情他心里有数,很多事情都不会一两句能说清楚的。

    贺隽看他这样明显就是不想提,也不说了。

    贺小气进到厨房里,“我说,你们两个的动作有些慢啊,这到什么时候能吃上饭啊。”

    贺隽瞪了他一眼,“来,要不你做。”

    贺小气赶紧摆摆手,“我不用了,都怪五哥,非要做饭,我去看看外卖。”说完自己一溜烟的就又跑回去了。

    贺隽手下的动作加快,这些兄弟姐妹们,也就他们两个会做饭,他是驻外工作,吃不惯外面的,就自己动手做,贺则是自己带队更容易动手做饭。

    做了一个辣子鸡,清炖鱼,还有一盘醋溜白菜。

    贺小气在手机上点了一套火锅,一会也就差不多齐了。

    贺星和贺昱都是工作狂,两个人各自抱着一台电脑,也不说话,就埋头工作。

    贺徐倒是很悠哉的随便找了一本书看了起来,贺图在最后的时刻赶到。

    “呦,这不错吗?你们两个做饭真行。”贺图洗好手就先尝了一下辣子鸡,很脆很香,她是饿坏了,每次都总有各种各样的事情要忙,吃饭永远都不会准点。

    贺隽吃火锅把自己的眼镜摘下来,“快点吃吧,咱们也好久没聚了。”又看了一眼贺小气,“可惜啊,大哥不在,要不我们才算是齐了。”

    贺小气正夹着的肉吧唧一下就掉在了桌子上,抬头看了一眼坐在自己对面的贺隽,“好好吃饭不行吗?你看这块肉多可惜。”

    贺图在一旁笑嘻嘻继续涮肉吃,“你这胆子什么时候能练练啊,你看看人家贺星是最小的,一点都不怕大哥。”

    贺图被点到之后,只冷冷的抬头看了他们一眼,就又继续吃饭了。

    贺徐看着他们几个,“好了,别开小妹的玩笑,吃饭。”

    贺小气也赶紧低头开始继续大口吃肉。

    “对了,你那边有什么进度啊?”贺小气突然想起那件事情。

    贺隽摇摇头,能有什么进展,简直是一筹莫展。

    贺昱已经吃的差不多了,在国外很少能吃到这么多正宗的,“什么事情,是上次那个链接?”

    贺隽点点头,忽然脑子有一个想法,“你说这个世界上有没有什么是科学解释不了的?”

    贺小气立刻把筷子放到桌子上,盯着他看,“你什么意思?”

    贺隽有些犹豫。

    一直不开口说话的贺则也吃的差不多了,整个人放松的靠在椅子上,“科学解释不了的?你这句话让老爷子知道了,非要骂认。”

    贺徐瞬间就理解了贺则的话,五爷爷一辈子致力于航天科学研究,这要是真的让他听到了,真得挨骂。

    贺昱双手抱胸,“可如果万一真的有呢?”

    作者有话要说  这几天在看以家人之名,已经不知道为它流了多少眼泪了,太好哭了,代入感太强,特别是看到贺子秋小时候背着筐子在路上碰见了李尖尖那块,直接没控制住,爆哭感谢在20200812 17:41:56~20200813 17:44:06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疯丫头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蓝妮妮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网址  ,

    手机用户请浏览 http://m.xcmxsw.Com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

章节目录

在六零年代带着淘宝养孩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恩星小说只为原作者屋顶上的小笼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屋顶上的小笼包并收藏在六零年代带着淘宝养孩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