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草莓小说网 www.xcmxsw.Com】,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五爷爷, 贺则那个时候年纪小,现在他自己也工作了,会慢慢理解您的。https://www.25shu.com”贺隽也不知道怎么说, 只能尽量宽慰, 贺则的脾气也不知道像谁了, 平时看着也没啥,其实骨子里最犟了, 一点软都不服。

    贺南兵哭笑着摆摆手,“算了,从小就是我把他带大的,他什么狗脾气我能不知道, 其实虽然我还是不懂他玩的是什么,但我愿意去了解, 可惜他现在也不跟我说了。”说完之后他低下头叹了一口气。

    贺隽站在贺南兵旁边, 能感知到他浓浓的失落感,贺则算是他们几个里面最叛逆的, 别看贺小气一天到晚叭叭的不停,其实他最心疼四爷爷,也不舍得他为难,不然也不会说去上班就去上班。

    贺南兵看着这个院子, 擦了一下自己的眼睛, “我昨天回来之前梦见我奶奶了,当年我指着书上的一个专业名词跟奶奶说,我要学这个, 她估计也没懂,不过还是笑着跟我说,她支持我, 如果她看见现在这个情况,肯定要说我,跟孩子的关系都处理不好。”

    贺隽有些心疼五爷爷,他这一辈子把自己所有的热情都献给了航天,亲人之间一些矛盾总是要解决的,不然隔阂的久了就真的成为陌生人了。

    贺隽是会做饭的,跟贺南兵一起去了胡同旁边的菜市场,两个人简单的买了一些菜,回来做了一顿简单的饭菜。

    贺隽还检查了一下老宅的一些东西,本来就有人定期补充的,缺倒是不缺。

    “那五爷爷,我先回去了,您有事就赶紧打电话。”

    贺南兵站在门口,挥挥手,“你赶紧回去吧,今天接我已经耽误了你很长时间了,你们年轻人都有自己的事情要忙,快走吧。”

    贺隽开着车就走了。

    贺南兵把人送走之后,自己也回去了,大门也不用关,街坊邻居就都是人,自己也搬了一个躺椅放到院子里,戴上眼镜,随后拿起一本书开始看了起来。

    贺隽到家之后,去简单的洗漱了一番,出来拿起手机,就看到推送的消息,贺则带领的队伍拿到了世界冠军,这人肯定没睡,打开微信群,里面也是都在恭喜贺则。

    贺隽发了恭喜,也没再发微信,直接给他打了一个电话。

    贺则看到电话的时候,正在庆功宴上,接了电话就向外面安静的地方走去。

    “怎么了,四哥?”

    贺隽听到贺则的声音,笑了出来,贺则十几岁的时候是真的张狂,后来跟家里闹开之后,一直到现在工作起来,也慢慢的沉稳下来了,他之前驻外的时候在国外跟贺则聚过。

    “今天五爷爷从他的母校回来,我去接机的。”

    贺则在这边揉揉自己眉头,想抽烟,但是摸摸自己身上没找到,也就放弃了。

    “嗯。”

    贺隽听到他就嗯了一声,也一时又不知道说什么,爷孙俩有自己的心结,都需要对方来解开,他也就没再一直提刚刚的话题了。

    “比赛完了,什么时候回来啊?”

    贺则看看手机上的日期,“明天下午的航班,等你过来接我。”

    贺隽轻笑一声,“行,一会把航班信息发我。”

    挂了电话,贺隽叹了一声气,他闲着也没事,又到书架上把贺南立写的那本书拿了下来,接着上次的内容继续看下去。

    一九七九年六月份,贺南兵去县里参加高考,贺枝给了他五块钱,这两年家是乡下的都是在招待所订两天房子,不过贺枝每年都定,跟人也熟悉,就先留了一间。

    六月七号,八号两天时间高考结束。

    贺南兵考完试在学校填好志愿才回家的,他填的是哈尔滨工业大学,其他是一点都没考虑,交上之后就直接回家了。

    贺枝在家里正在收拾东西,罗玲过来串门,顺便手里拿走一些贺家的初中资料什么的。

    “放心吧,家里的东西我会给你看好的。”罗玲吃了一个贺枝刚刚摘的番茄。

    贺枝把家里的东西都收到杂货间里,不能放在外面的东西都拿进去了,“那还真是拜托你了,这还是那把钥匙,你拿着,多替我操心一下家里的鸡鸭。”

    罗玲叹了一口气又把钥匙拿到自己的手里,“贺婶子,你这下次顶多再回来一次,我就得少见你一回了。”

    贺枝也是看看这院子,笑着打趣,“那可不一定,以后我还是要回来的,人都讲究一个落叶归根,谁还能不落叶归根。”

    罗玲也在旁边点点头,扭头看看门外面,因为大门也没关,就看见了贺南兵跑着回来了,“瞧瞧,这考完试的回来了。”

    贺枝手下的动作没停,这也就是去省里住几天,这一个多月为了照顾着贺南兵,都没去省城里,这到暑假了,贺归来估计到时候就剩下练舞了,也暂时不上课了。

    贺南兵进到家里就看到罗玲,笑着问好,“罗婶婶,你来了。”说完自己就随意的坐在外面的椅子上,拿起桌子上刚刚摘下来的黄瓜就吃了起来。

    罗玲满眼欣慰的看着贺南兵,这大小伙子,“孩子不在谁身边,谁就觉的长的可快了。”

    贺枝猛点头,其实现在想想她刚刚过来的时候,一个个的都可怜巴巴的站在自己的面前,还有一个哭的不停的小丫头。

    “怎么样,南兵考的咋样?”罗玲开始问他。

    贺南兵吃着黄瓜,满脸的开心,“挺简单的,就不知道能考多少分了,对了,我刚刚回来之前去了一趟学校,志愿也填好了。”

    贺枝点点头,“那行,明天咱们去省城待着去,好久没去看你妹妹了。”

    罗玲冲着贺南兵竖起大拇指,这是贺家让她羡慕的一点,这脑子都不知道怎么长的,转头就看着贺枝,“你家孩子这个脑子哦,真好,你都不知道,咱们村里有多少人提起来你家,都酸的不行,可是酸也没办法,谁也没你家这么好的运道。”

    几个人说会话,罗玲就要回家给她儿子做饭了,拿着钥匙又摘了一筐番茄就走了。

    贺枝看着院子里的黄瓜,准备凉调一个黄瓜,再切点酸豆角,煮个粥,夏天吃的就应该稍微清淡一些,现在天黑的也晚。

    贺南兵过去烧火煮粥,贺枝去再多摘一些黄瓜。

    胡巧巧过来的时候,贺家刚刚把饭端到桌子上。

    贺南兵过去开门的时候,还一脸的疑惑,他没见过。

    “这就是南兵兄弟吧,我听说你刚刚考试完,考的还好吧。”胡巧巧当然知道贺南兵不知道自己谁,但是自己打听清楚了,这贺家就剩下这一个男孩在家里考试,可不就是他吗?

    贺南兵看着她这么热情,以为是哪家自己不认识的邻居,保持着礼貌冲着她笑笑,“你找谁啊?”

    胡巧巧看看里面,上次她知道没求成,好好的打听了一下两家的关系,确实很糟糕,可是再糟糕那不也是他们一家人吗?以后还能不帮一点,就目前的情况来看,以后贺家手指头缝里漏出来一点点,都够他们家吃的了,再说了她看了不嫁给赵秋树,她也找不到比他更有靠山的了,只要抱住贺家的大腿,啥事都能成,所以她才能舍下脸子又来了。

    “我来找贺奶奶。”

    贺南兵没怀疑过啥,就把人请进来了。

    胡巧巧看到饭桌上摆着的饭菜,脸上笑着,心里想着这贺家真舍得,这说是粥就真是粥,舍得下米了。

    贺枝抬头看向她,有些好气又有些好笑,“你怎么又来了?”

    胡巧巧听到贺枝这么说,也不觉的尴尬,反正她已经做好准备了,这缠着人就得要脸皮足够厚,还是咧着嘴笑,“奶奶,您肯定不知道,明个我跟秋树就要办酒席结婚了,我这不是过来想请您过来吃饭的吗?以后我们就是一家人了。”

    贺枝就边吃饭边听着她说话。

    倒是贺南兵听完就明白了,瞪着眼睛抬头看看贺枝,又看向胡巧巧,“你别乱说话,谁跟谁是一家人啊。”

    胡巧巧说话已经习惯了拐弯抹角,很少被人这么直白的怼过来,脸上的笑都快维持不住了。

    贺枝抬头好整以暇的看着她,“胡巧巧,你知道这个世界上自作聪明的人到最后都不会如意的,你心里打的什么如意算盘,我们都心知肚明,说一些场面话也没意思,而且你还老是装作没懂,那我们就打开天窗说亮话。”说着话把自己的最后一口米粥喝完,然后自己的碗和筷子都放下。

    “你就是想靠着贺远方兄弟俩跟贺秀娟的关系赖上我们家,你这可打错算盘了,你以为你想赖上就能赖上吗?我贺枝从小一个人带着这贺家的几个兄弟长大,什么人没见过,你算什么呢?我奉劝你一句,你是个聪明人,选择嫁给赵秋树不就是因为贺远方他们兄弟吗?可是我们家不会帮他们,贺远方他们兄弟也不会跟赵家有任何牵扯,如果不信,你可以试试,但我也劝过你,这嫁人是一件大事,不要自作聪明,也不要把自己的下半辈子压在别人的身上。”

    胡巧巧被贺枝说的脸上的表情都僵硬了,她整个人站在那里,自己心里的那点小心思就被暴露了出来。

    胡巧巧都不知道自己怎么出去的。

    贺枝也没管她怎么想的,反正自己话是已经说完了。

    贺南兵看看贺枝想问一些什么又没开口。

    第二天一早,贺枝起来做了早饭,昨天晚上下了一夜的雨,早上还有些小雨淅淅沥沥的,这从村里到公社去坐车还需要走一段路,坑坑洼洼的不好走,所以估计还是要再等等。

    两个人刚刚吃过饭,周华就过来了,他回来就休息几天,然后还回到省里去工作,最近找了一个活干,能多挣点钱。

    “昨天晚上不是下雨了吗?我想之前的那条小河里,肯定还有一些鱼,咱们去看看。”周华手里还拿着网子。

    贺南兵到杂货间就开始找他

章节目录

在六零年代带着淘宝养孩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恩星小说只为原作者屋顶上的小笼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屋顶上的小笼包并收藏在六零年代带着淘宝养孩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