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草莓小说网 www.xcmxsw.Com】,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贺枝对着冯婉笑了一下, “我也是攒了十几年,辛苦一点。https://www.kingho.net

    冯婉倒是没想那么多,她也不了解乡下一个医生有多少收入, 反正自己是攒不下来的。

    “行,婶子,你放心, 我去跟他们家聊聊, 能压价就帮你压价。”说完冲着贺枝挑挑眉。

    “先口头谢谢你了。”贺枝站起来提着自己的包, 反正现在买房子, 以后都是赚了。

    贺枝把房子的事情解决了,也就放心了,自己回了招待所, 把行李收收, 就去了火车站,买回家的票, 到家已经快到下午了, 她们家门口有一个老石头磨盘,都凑在一起聊天, 今天周青青也在, 她也就过去跟大家打了一声招呼。

    “贺婶子回来了, 听说你把归来送到省城去了。”一位看起来有些脸生的小媳妇上来就热情的跟贺枝说话。

    贺枝倒也没什么反应, 平时她很少出家门, 熟悉的人都很少,大多数人也都只打过一个照面,可能人家认识自己,自己都不认识人家,她也就点点头。

    那个小媳妇看着贺枝这副样子, 以为她是个老实的,说话的语气就变了,“贺婶子对你的孙女真好,这一下子就送到省城里去了,恐怕孙子都比不上。”说着还看看周围的人,“你们说是不是啊?”

    不过围在一起说话的大婶大娘们倒是没人接她的话,是个有脑子的人都能看出来,贺家现在已经翻身了,今日不同往日。

    周青青手里还在纳鞋底,见气氛有些冷,用肩膀撞撞她,“好了,你少说两句吧,贺婶子几个孩子都疼。”

    贺枝本来是想走的,但想到自己回家也暂时没事干,这会倒是稳稳的站在一边,看着那个说话不停的小媳妇。

    周青青跟贺枝是熟人,“婶子,这是尤娟,东头的,很少过来,估计你都不大熟。”

    贺枝没说话,上下打量了她一边,穿的倒是挺讲究的,这小薄袄还花了心思的。

    “贺婶子是大忙人,不认识我多正常啊,不过我虽然我辈分小,但还是想多嘴说一句,这以后老了,还得靠儿子来养老,那女娃都是嫁出去的,一年都回不了几趟娘家,所以啊,你看看我,一年也就逢年过节回去,这人老了

    就是得听人劝。”尤娟说完了之后,还一副为你好的样子。

    周青青听完之后就知道要出事,不过她也不打算去提醒了,反正这个人也不听劝。

    周围的人更是不去附和,谁不知道几年前吴家婶子抓了贺南方,被贺枝逼着下面子,到最后还倒贴了一篮子鸡蛋那个狠劲,一点都不带考虑邻里面子的。

    贺枝从旁边走到她面前,先是上下看了她一遍,突然抬起手给了她一巴掌,她贺枝上辈子活了二十多年,这辈子又活了十多年,如果现在还能被一个小媳妇说到脸上,那自己活的也挺失败的,有些人给脸她自己不要脸,那就扒拉下来算了。

    这站在一起说话的人被这一巴掌都惊呆了,谁也没想到一向好脾气的人会动手,再说了,这动手也太快了吧,一瞬间大家都没反应过来。

    周青青吓的把自己手里的东西放了下来,上前拉住了贺枝,“贺婶子,别生气,就当做她不会说话。”

    贺枝本来也没想再动手了,她不仅仅是要告诉这个人,也是告诉所有人,她贺枝有自己的底线,谁也不能触碰。

    尤娟捂着自己的脸,头发有些散乱,双眼瞪的很大,“你,你个死老婆子凭什么打我。”

    贺枝冷冷哼了一声,让周青青松开自己,“想知道吗?那我今天就好好教教你,第一,你自以为自己过的好,就跑到我面前来说三道四了,你算老几。第二,同为女人,真不知道你是怎么说出来这样的话,也对,一个一年回不了家几趟的女儿,也谈不上孝顺了,人品有待考证。第三,你脸太大,还伸到我面前了,不打白不打。”一口气说完最后还冲着尤娟笑笑。

    周青青站在后面听到第三的时候,低着头偷笑,但是肩膀一直在抖动。

    尤娟看看旁边的这些人,心里恨的不行,但是又没办法,只用手愤恨的指了指这些人,然后就跑远了。

    贺枝拿起自己的行李就准备回家了,这就是她不愿意出来跟别人唠嗑的原因,总有一些脑袋抽风的人在旁边总想教你做事,关键你难道都要一一的理论过去吗有这个时间她都可以在家里多做几身衣服,几双鞋,多种点菜了,再说了,谁背后还能没人说两句呢,说

    就说呗,你也管不住别人的嘴巴。

    周青青拿着自己纳的鞋底连忙跟上贺枝,路上还不断的冲着贺枝竖大拇指。

    “贺婶子,还是你厉害,那个小媳妇没点眼力见,还在哪说三说四的。”

    贺枝挑眉看了她一眼,“这样的人多了去了,而且她说的话,估计村里有很多人都这么想,无非是远方那么好的前程怎么就去了部队,怎么就把归来一个女孩子送到省城里去,说就说呗,他们怎么说的,跟我也没关系,我做的错没错也不需要他们来评判,这个世界上谁还没被议论过呢。”

    周青青是经常在村里唠嗑的,这些话她多少也听过,但没跟贺枝说过,也是怕她影响心情,不过现在听到她这么说,也放心了不少,这个村里要说她最佩服谁,贺婶子绝对排第一。

    两个人说着话就到了贺家。

    贺枝推开院子。

    周青青随便找个板凳坐下,自己干自己的活。

    贺枝开始把行李放到屋里,然后开始洗把脸,把鸡鸭喂了,再开始扫院子,最后搬个板凳坐在压井旁边开始洗衣服。

    “对了,婶子,家里有电了,你今天晚上就可以试试了,不过我跟你说啊,电费可贵了,我都不舍得多开一会。”周青青说完还不好意思的笑笑,接着才开始问道,“这省城长啥样啊,是不是遍地都是小汽车啊。”

    贺枝边洗衣服边跟周青青说省城里景象。

    到了天快黑了,周青青才走。

    贺枝的衣服也洗好了,她晚上也不打算吃饭了,照旧到网上准备买点布料,几个孩子的衣服又要做新的,还有贺归来,她也不是很清楚跳舞的话平时穿什么衣服,还是说衣服是学校发放的训练服。

    贺枝在网上逛了半天,挑了几种看起来比较简单普通但是很舒服的布料,价格也不是很便宜。

    贺小气这段时间没在国内,之前他一直在找人查贺枝的店,但是查来查去也没查出来,本来还想再找个办法问问的,但是就被老爷子发配到国外了,在国外待了有大半年了,完成了一项比较不错的项目,这才被准许回国待着,刚刚下飞机,就看到四哥贺隽在等着自己,贺隽高中毕业就出国留学了,后来回国读了研究生博士,然

    后凭借着自己的能力进了电视台,两年前被外调出国,人还是那样,穿着一条休闲的灰白色裤子,上衣短袖外加一个衬衣,戴着一副金丝眼镜,整个人如他的职业一样,严谨又迷人。

    “四哥,你怎么在国内,不是驻外了吗?”贺小气跟贺隽从小关系就比较近点,一把就扑了上去。

    贺隽被撞的眼镜有些不稳,推推自己的眼镜,然后顺利的接过他手里的行李箱。

    “我被调回来了。”

    贺小气笑嘻嘻的,“我还以为今天是二姐来接我呢,没想到是你,不对啊,你调回来了?是升职了?”

    贺隽把行李箱放到后备箱,温和的点点头,“算是吧,今天二姐临时安排了一台手术,所以我就来了。”

    贺小气自然的就上了车,自己系上安全带,“四哥,先去火锅店,我在国外快疯了,老爷子再不让我回来,我估计就是饿死在国外了。”

    贺隽今天是没事,调回国内之后,他现在暂时在休假状态,没太多的事情,倒也有时间,毕竟记者忙起来的时候简直忙的不行。

    “还去老地方。”

    贺小气打开自己的微信,高调的宣布自己又回来了,然后就受到了群里的一众彩虹屁。

    “贺哥,今天晚上聚不聚?”

    “来啊,包间,今天晚上不醉不归,而且不让你付钱。”

    “是啊,来吧,贺哥。”

    ……

    贺小气看着群里说的不用付钱,确实是心动了,可是他眼神偷偷瞄了一眼贺隽。

    “四哥,今天你请客,行吗?”

    贺隽轻笑一声,点点头。

    贺小气抿抿嘴,低下头开始回消息,“不了,今天跟我四哥一起吃饭,改天你们再请我吧。”

    两个人刚刚到达火锅店,就收到了贺星的电话,她手术已经结束了,终于可以休息了,让等着她一会就过来。

    两个人在包间里坐着等着她过来。

    贺小气点开淘宝看到自己的消息都已读,但没有回复,自己就又试探性的发了一条,“店家,最近做什么好吃的了吗?”发完之后就把手机放下了。

    “四哥,你有认识特别厉害的黑客吗?”他把椅子拉到贺隽身边,还压低了声音问。

    贺隽一脸警惕的看着他,“你想干嘛?不要

    做什么违法的事情,贺家家训,你不会还不会背吧。”

    贺小气无奈的躺倒在椅子上,看着上面好看的吊灯,合着自己在四哥心目中就这么个形象,“我早就会背了,还倒背如流,我就是想查一家淘宝店,我总觉的有些不对劲,可是我又想想,也没觉的哪里不对劲。”

    贺隽倒了一杯茶,放到贺小气的面前,“是你买了邮票的那个淘宝店铺?”

    贺小气突然坐直了身体,“你怎么知道的

章节目录

在六零年代带着淘宝养孩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恩星小说只为原作者屋顶上的小笼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屋顶上的小笼包并收藏在六零年代带着淘宝养孩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