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  贺枝用手摸摸的他的小腿骨,估摸是脚腕脱臼了,她也顺利的给接上了,但平时还是得注意休息的。

    “你看看,都这么大的年纪了,下那么大的雪,还出去,这一下子幸好只是脚崴脱臼了,万一如果出点什么其他的事情怎么办,不得后悔莫及。”

    丁国峰知道自己理亏,也不敢说话,这会接上之后倒是不疼了。

    王向上瞅瞅这里的情况,在这里待多了影响也不大好,“咳咳,好了,贺婶子,咱们回去吧,你家里炉子上不是还炖着汤吗?”

    贺枝叹了一口气,把医药箱里丁国峰用的上的药都拿了出来放到桌子上,边拿出来边说怎么用,然后把医药箱整理好,“走吧。”

    王向上意味深长的看看这个屋子里的人,就背着手跟着贺枝向外面走。

    外面的雪没停,这会下的成鹅毛大雪了。

    “贺婶子,你和他们关系还挺好的。”王向上斟酌了一会犹豫着说了出来。

    贺枝也没隐瞒的意思,“对,他们也都不容易,那么大的年纪了背井离乡的来到咱们这。”

    王向上知道贺枝的意思,这也是这些年他没有召集过大家去□□他们的原因,而且整个村里的人都很淳朴善良。

    “贺婶子,我知道你心肠好,但是该注意的还是要注意的,还有沈成那小子,他这小子一天到晚的也不闲着,一趟趟的去城里,但是我也不好说什么,他还给咱村里也弄了很多好东西,对牛棚里的那几位也很好,虽说现在形势好点了,和之前不一样了,但是咱们也不知道未来是要向哪个方向发展不是。”

    贺枝知道王向上的意思

    ,他是一番好心,“行,婶子明白你的意思,放心吧,婶子也会好好劝劝沈成的。”好好劝着他别老去黑市混着。

    下的雪大,地上也积了不少,她和王向上分开之后,就要提着东西回家,但还是绕了一个弯,看看能不能碰见他们几个。

    贺枝也是凑巧,走过去的时候,正巧看见他们几个提着东西回来,一个个冻的鼻子都红了。

    “你们可算是到家了。”贺枝过去看着他们几个,很好,都挺好的。

    贺南方手里几乎没拿东西,就是后面背着 一个包,其他人拿的东西比较多,她看到贺枝手上还提着医药箱,就伸手过来帮贺枝提。

    “好了,你好好暖暖自己的手吧,都冻成啥了。”贺枝闪过没让她碰。

    贺南方柔柔的笑笑。

    几个人也没剩下多远的路了,一会就到家了。

    贺归来正在堂屋里看着炉子,听到外面有门的声音,她掀开门帘就要出来。

    “行了,贺归来,你在屋子里待着吧,你那点小力气也帮不了啥。”贺归期欠嘻嘻的话张嘴就出来。

    贺归来没出去,站在门口帮他们把门帘打开。

    贺远方他们进来之后,就被家里的一股暖气包围着。

    “把你们衣服上的雪都打打,还有帽子都摘下来,一会放到炉子旁边烤烤。”贺枝边说边把自己的外套脱下来,把雪弄干净了,才挂到门旁边。

    等到他们把自己都收拾好,人也慢慢暖和起来,她才把炉子上炖着的鸡汤盛了出来,一人喝一碗,整个身体都能暖回来。

    等到过年前夕,村里的已经完全大晴了,明年的小麦是个丰收年。

    一九七四年六月,贺远方,贺远行,贺南方参加了县里的初中升高中考试。

    考完试。他们就要去学校了,毕竟学校宿舍里的东西都要收拾走,住在这里已经有三年了,东西不少。

    贺南方在宿舍里收拾东西,贺南兵和贺南立站在宿舍楼不远处等着贺南方向下运东西,他们好帮她一起拿回家。

    杨红艳和秦芝娜也在。

    杨红艳没有参加高中考试,毕竟考试也要拿一块五,她家里不想出那么多钱,而且她娘已经给她找好厂子里的招收员工的名额了,不过她还是很羡慕贺南方和秦

    芝娜,“考高中的题难吗?”

    贺南方正在柜子那蹲着收拾,“还行吧,好好考还是没问题的。”

    秦芝娜本来不提这个还挺开心的,一提心情就不大好了,一屁股坐在床上,“一点都不好,我估摸着能考及格就不错了,我娘回家不得狠狠的说我。”

    杨红艳有些叹了一口气,她连见到题目的资格都没有。

    贺南方抱着收拾好的课本站了起来,看到杨红艳有些沮丧的样子,有心想要安慰两句,“你工作都找好了,以后就能自己挣钱了,还能住单身宿舍,不是挺好的吗?有得有失。”

    杨红艳一听也觉的是,算了,各自有各自的命。

    贺南方东西已经收拾的差不多了,王花花也过来帮忙了,她们两个都准备慢慢的向下运,然后大队长赶着牛车过来接她们,东西就能一下子都拉走了。

    方圆带着李芳上来的时候,贺南方就剩下一些盆子牙刷啥的没拿,她收拾了一下东西,就正准备从宿舍门出去,结果一抬头就看到了李芳。

    李芳也惊呆了,不过也瞬间明白了,方圆这个死妮子今天合着是故意的。

    贺南方也没说其它的,除了一开始的惊讶,到后来就变成了平淡。

    李芳也很久没见到过贺南方了,她算起来今年也十四了,个子长的不算低,脸蛋白白净净的,整个人的感觉就是乖巧听话。

    贺南方抬脚就准备走。

    方圆却跟故意一样堵在门口。

    秦芝娜和杨红艳不知道方圆又发什么神经。

    “怎么了?见了你娘一句话都不说啊。”方圆似笑非笑的看着贺南方。

    贺南方抿抿嘴唇,抬眼看着方圆,趁着她没注意,一只手猛的推她一把,然后再用肩膀一顶,就把她给弄到一边去了。

    李芳看着方圆就到摔倒,在后面扶了一把。

    贺南方冷冷的看着她们,“好狗不挡道,以后不要堵路,你不过,别人也要过的。”说完转身就走了。

    方圆站直了身体,扭头瞪了一眼李芳,“一点本事都没有,那不是你亲生的吗?怎么连个娘都不叫。”自己今天把李芳弄过来就是为了让贺南方难受的,结果她一点反应都没有,而且还是自己先败了,以后都没机会了,她要进厂子工

    作了,贺南方去上高中,虽然她很不想承认,但是也知道以贺南方的成绩一定会考上的。

    秦芝娜看着方圆那张恶毒的脸,就想上去给她一把掌。

    杨红艳赶紧拉住了她,现在都毕业了,还是别搞那么多事情了。

    贺南方下了楼,整理好自己的心情,才出去,现在只庆幸他们站的距离宿舍楼远。

    贺南兵在底下等着,“姐,你怎么去那么久。”说完顺其自然的接过贺南方手里的东西,“就这些了吧。”

    贺南方嘴角上扬点点头,“嗯,走吧,咦,花花呢?”

    一直不说话的贺南立突然抬起头,“王叔叔已经来了,她先送过去一点东西。”

    贺南方哦了一声,“那我们也快点吧。”

    三个人把剩下的东西一个人抱了一些,差不多就能弄完。

    贺南立特意走的慢了一点,跟贺南方并排走,“姐,你刚刚怎么了?”

    贺南方摇摇头,“没什么事情啊?”

    “你见到她了?”贺南立虽然是疑问句,但是语气中透漏着一股肯定。

    贺南方知道这个弟弟向来聪明,也瞒不住,索性也不瞒了,“嗯。”

    “那她没怎么样你吧,是说你了?”贺南立问的有些紧张,他不希望贺南方受到任何委屈,特别是那个女人给的,不值得。

    贺南方笑了一声,“怎么可能,她能对我怎么样,我好着呢,而且我现在可是能说会道的很,你放心吧。”

    贺南兵在前面喊了一声,“你们两个干啥呢?还不走快点。”

    贺南方赶紧跟上。

    一九七四年的九月,贺远方,贺远方,贺南方都进入了安平县第一高中,而且在升学考试中得到的成绩不错。

    贺归期,周华进入初三。

    贺南兵,贺南立两个人进入初二。

    贺家最后一个学生也参加了六月份的小升初的考试,进入到安平县一中。

    不过听说赵秋叶也考上了安平县一中,她回去之后的日子并不好过,赵大成是不敢打她,就变着法的不让她学习,天天在家里干活,洗衣服做饭什么都要干,她升学成绩过了分数线三分,不过也算是考上了。

    “你以为就考上那么那么简单了?我听说她不知道在哪里弄的拉肚子的药,因为让她天天

    做饭,她就把药撒进去了,自己倒是一口没吃,不过其他三个人都吃了,都快拉脱了,这小妮子,心真狠。”周青青边纳鞋底边跟贺枝说话。

    贺枝知道这确实是赵秋叶做出来的事情,不过这事不好辩驳。

    一九七五年春天贺远方在高中接到了郑前的信,大约在五六月份,会有一次征兵,他希望贺远方能够报名。

    作者有话要说抱歉了,蠢包子给你们九十度鞠躬道歉了,昨天刚刚放进存稿箱,还没点定时,就被催着要表格,所以一着急就给忘记了,太粗心大意了,以后都不会了,再犯这样的错误,我就,就,就,多写一百字吧,嗯,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感谢在20200721 16:15:38~20200722 15:43:35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西瓜啊西瓜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流萤 10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网址  ,

    手机用户请浏览 http://m.xcmxsw.Com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

章节目录

在六零年代带着淘宝养孩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恩星小说只为原作者屋顶上的小笼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屋顶上的小笼包并收藏在六零年代带着淘宝养孩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