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草莓小说网 www.xcmxsw.Com】,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赵秋叶被贺远方这个眼神看的害怕。https://www.kingho.net

    到底还是差着年纪, 她觉的自己心里想的那些都被曝光了,拉着赵秋树, “哥,我,我们走吧。”

    赵秋树在家里是很横的,但是现在被人打成这样,到底也横不下去了,只勉强惦着脚慢慢的走了。

    等到他们兄妹两个走远,贺远方又恨铁不成钢的看向贺归来, “你下次动动脑子,我们要是还没出来,你就去我们班级门口等着,就知道傻站着被人欺负。”

    贺归来握紧贺南方的手, 被训的时候一点都不敢说话,等到贺远方走远一点,又开始嘟囔,“我哪知道他们会敢过来抢我的东西。”

    贺南方一直伸手牵着她,又捋顺她脑袋上有些乱的头发,“好了, 大哥其实最疼你了,他就看着说话厉害。”

    贺归来对贺南方是绝对的信任,但是她觉的贺南方还没她厉害,仰着头突然很认真的说道,“南方姐, 如果以后有人欺负你,你可以找我的,我帮你揍他们。”

    贺南方听见之后温柔的笑着点头。

    前面正走着的贺南立突然停住回头,“就你?还是先保护好自己吧,我姐才不会跟人打架。”

    贺归来今天是被人都怼习惯了,只气呼呼的哼了一声,就没再说话了。

    贺枝下午在他们都去上学之后,就去了一趟王向上家里,罗玲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然后恰巧王向上回家了。

    他们问过才知道,不知道赵大成怎么认识的公社里的干部,人家直接开的公社的印章过来上学的。

    王向上也没有办法。

    罗玲那么温和的人,都气的不行,害了自己的人还能在自己面前蹦跶,你还对她没办法,这肯定要气死的。

    贺枝在那安慰了一会罗玲,就回来了,她依着那两个孩子的性格,就是不知道贺归来会不会受委屈。

    下午她和周青青去捡柴火,又弄了一些没人要的野酸梅,是因为这个梅子太酸了,村里的人有家缺醋的,或者腌东西,需要酸味的,都来摘掉,她准备回去腌酸豆角,家里的豆角每年到了这个季节都吃不完,平时都是把豆角蒸熟,然后过凉水,再拌蒜调一下,但是家里都吃的

    差不多够了,去年腌酸豆角她第一次用这个酸梅子腌,果然比用醋腌的好吃多了。

    贺枝在家门口和周青青把东西都分好,两个人才分开,她把柴火放回厨屋里,再拿出来一把野菜摘好,不要的菜叶子喂鸡鸭,晚上她准备做个凉皮,就是不知道能不能行,拿出来一个平底盘,然后先把面粉倒出来,再慢慢的添水,先是不成型的絮状的面团,然后再完全加水变成和好的面团,放到一边,盖上布醒着,再加水,下面就是洗面筋的步骤,一直重复洗那块面团,然后就一直到洗不出来,生的一部分面变成筋状的,剩下的面水就放在一旁,等着里面的淀粉慢慢的沉淀下来,她这会正好去院子里扫扫地,又有乡亲上门过来拿感冒药,她把药给她包好人送出去。

    贺远方他们回来的时候,贺枝正在院子里坐着砸酸梅,把酸梅砸出汁,才能用它来腌酸豆角。

    “回来了,今天稍晚会吃饭,我今天给你们做个新鲜的东西。”贺枝坐着头都没抬,自然也错过赵远方他们七个人脸上的纠结。

    贺远方想的明白,甭管对错,他们毕竟在外面打架了,肯定回家是要跟贺枝说的。

    贺远方给贺远行使了一个眼色。

    贺远行就带着几个弟弟妹妹到堂屋里去放书包。

    贺远方走到贺枝的面前,“奶奶,我们今天打架了。”说话的声音闷闷的。

    贺枝手上动作都没停,她早就预感到了,只是这也早了太多了吧,这才第一天下午就打了起来,“怎么样,没受伤吧。”

    贺远方听到贺枝还问自己受伤没有,心情就好了一半,这就代表着奶奶不会生气了,赶紧摇摇头,“没有受伤,我们七个人呢。”说完又疑惑,“奶奶,你都不问是跟谁打起来了吗?”

    贺枝无奈的叹了一口气,抬起头,把东西递给贺远方,“你来锤。”

    贺远方接过手里的木锤子,就开始干了起来。

    贺枝从板凳上站了起来,用手捶捶自己的腰,“赵家兄妹呗,你奶奶又不笨。”说着话锋一转,坐下来挑豆角,“我好奇原因,你给我说说。”

    贺远行他们一个个的都站在堂屋的门口,贺归期和贺南兵在装作一本正经的写作业,其实

    耳朵就竖着在听外面的动静。

    贺远行和贺南立在旁边真正的两耳不闻窗外事的写作业。

    “你别担心了,大哥不会说是你动手的。”贺南兵跟贺归期对这脑袋在一起窃窃私语。

    贺归期瞪了他一眼,“你怎么知道,你又不是他。”

    贺南兵咦了一声,“大哥多好啊,从来都不告状,平时也都是帮我们的。”

    贺远行听着他们念叨,一人在头上给他们一巴掌,挑眉连带着语调上扬的说道,“闭嘴,行吗?”

    贺归期刚刚还想反驳来着,这会正好做个鹌鹑,脑袋趴的紧紧的,半点都不敢再叭叭了。

    贺枝边挑豆角边听贺远方讲原因,“真是归期上去打的人啊?”

    贺远方用力的点点头,“对,其实归期挺护短的,别看平时对归来一副不想理的样子,心里很疼她。”

    这是贺枝没想到的,平时看起来除了吃也没有什么在乎的事情,“行,我知道了。”说完看看贺远方锤好的酸梅汁,“好了,你赶紧进屋去吧,一个个的都担心着挨骂,我之前就说过的,只要你们没错,谁来找我都不怕,让他们不用害怕,我们不欺负别人,但也不可能让别人欺负你们。”

    贺远方刚刚进堂屋,贺南兵就立刻围到了他身边,“大哥,奶奶没生气吧。”

    “没有,奶奶说只要我们没错,她就不会计较的。”贺远方说着就掏出来自己的书,找到一个板凳就开始看起来了。

    贺南兵朝着贺归期挤挤眼睛。

    赵秋树兄妹两个到家的时候比较晚一点,他们距离的有点远,毕竟算是另外一个村子。

    赵秋树走路又慢了很多,赵秋叶在后面拿着他们两个的书包,思考着回家怎么才能躲过一劫,或者晚上还能吃上饭。

    赵秋树走的时候突然又被地上的树杈绊了一脚,嘴上骂骂咧咧的,在他们村里的时候他就没吃过这么大的亏。

    赵大成在村里算是那种别人不敢惹的一种人了,他七拐八绕的一个亲戚在县里政府上班,再加上他这个人平时就混不吝的爱动手,乡亲们大多数都不敢惹他,名声不好,即使当初他愿意出很多彩礼也没有人愿意把自家的闺女嫁过来,但是陈家不一样,陈家看上了赵大成愿

    意给高的彩礼钱就主动找中间人问的。

    赵大成娶陈秀娟一是看上了她的好名声,二是因为她能生儿子,在贺家生了两个儿子,他当然也就愿意了,自己的年纪也不小了。

    “你去看看,人怎么还没回来呢,这要是平时的点早就到家了。”赵大成坐在堂屋的板凳上,饭桌上已经摆上饭了,一盆稀米汤,还有不容易的炒了一份鸡蛋,其他的就是腌好的咸菜了,还有几个玉米面和好面的杂粮馒头,还有一些纯是玉米面的窝窝头。

    陈秀娟听到赵大成的话赶紧从板凳上站了起来,刚刚走到门口,就看到了鼻青脸肿的赵秋树,赶紧过去就扶他,“秋树啊,这是怎么了,跟谁打架了?疼不疼啊。”

    赵大成也听到了陈秀娟的话,赶紧从堂屋里就出来了,看到自己的宝贝儿子被人打成了这样,手握的紧紧的。

    两个人一脸关切的把人带回家里,后面的赵秋叶,谁也没有注意。

    到了堂屋里,陈秀娟赶紧去拿湿毛巾给他过来擦脸上的土,还有腿上还被贺远方踢了一脚。

    “哎呦,这是谁打的啊?”陈秀娟边看着就边哭了起来。

    赵大成也是生气,但是赵秋树就是憋着不愿意说是谁。

    “你说,你哥是谁打的?”

    赵秋叶还站在堂屋的门框旁边,手里拿着两个书包,听到被点名,下意识的抖了一下,根本就不敢有半分隐瞒,结结巴巴的就说了出来,“是贺,贺远方他们打的。”

    赵大成用手狠狠的拍了一下桌子,“他们贺家也太欺负人了。”

    陈秀娟一听到是贺远方这个名字,就尽力减轻自己的存在感了,她怕自己被牵累,不过尽管是这样,她也没躲过去。

    “你瞅瞅,你那个儿子干出来的好事,一个没爹没娘的兔崽子还敢欺负我赵大成的儿子。”赵大成嘴里又开始骂人。

    陈秀娟哭着不敢顶撞,给赵秋树擦完伤口,又涂上药就赶紧从堂屋里出去了。

    赵秋树咧开嘴角,疼了一下,“我是准备抢贺归来的糖,被他们看到了,所以我们才打起来了。”

    赵大成听到自己儿子这么说,想着这次不会过去找事了,毕竟不占理,转头又叫陈秀娟,“过来盛饭,赶紧吃饭。”

    陈秀娟在外面把湿毛巾洗好晒了起来,然后就赶紧又进来了,一个个的开始盛饭。

    赵秋叶看着桌子上有自己的碗,赶紧就把书包放下,开始坐下准备吃饭。

章节目录

在六零年代带着淘宝养孩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恩星小说只为原作者屋顶上的小笼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屋顶上的小笼包并收藏在六零年代带着淘宝养孩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