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六百零一十二章二太守传

    不知不觉就给王彦弼上了一堂书法课,等到临完一贴,王晦方才醒悟过来,连忙道歉:“老夫做了数十年的冬烘先生,这好为人师的毛病便改不了了……”

    王彦弼取过笔来,按照王晦指点的方法写了几个字,觉得早上起来一直滞住的感觉消失了,不由大喜,施礼道:“本来是请先生过来饮酒赏梅的,蒙先生指点一席话,又得进益,却是彦弼占了便宜了。走走走快请入座……”

    王晦对这个年轻人非常欣赏,之前不知道身份的时候就打过收学生的主意,现在揭破身份,见他不以富贵骄人,不由得好感更增。

    酒菜上来,都是王晦在大名府没有见识过的菜品,待到王晦喝到半醉,才想起一事儿来:“诶,怎么没见着吴教头……”

    “程教头!”王彦弼又给王晦添上一杯永春陈露:“程教头豪侠出生,不喜欢吟风颂月,他呀,去送自己的朋友去了……来来来,彦弼再敬先生一杯。”

    ……

    等到王晦醒过酒来,却已是次日,自己几时被王彦弼送回来的都想不起来。

    不过永春陈露的确是好酒,昨天醉得人事不知,今日竟然也不上头。

    走出内室王晦吓了一大跳,家中陈设尽数被调换过了,要不是归氏正在整理礼物,王晦都不敢相信这还是自己家。

    赶紧问道:“这怎么回事儿?”

    归氏见他起来就没好气:“昨日去徐公子家赴宴喝得烂醉如泥!公子送你回来的时候还满嘴胡沁!”

    “啊?”王晦都吓坏了:“我胡沁什么了?”

    归氏给了他一个白眼:“你嚷嚷着说要送人家徐公子一注进士科名,这不,徐公子昨晚就送来各式陈设礼物,说是师礼。书房里还有一堆呢,快看看去吧。”

    走进自己的小书房,王晦立即就发现了好多的宝贝:“这是诸葛笔……这是……这是公子父亲制作的宝墨,这是米颠的法书……”

    几乎只要是昨天王晦在王彦弼书房里摸过的,谈论过的东西,今日全都出现在了王晦的书房里。

    归氏看着状若癫狂的王晦,担心地问道:“夫君,徐公子他……”

    王晦缓缓地坐到椅子上:“什么徐公子,那是徐国大长公主家独苗,四路节度使幕府掌书记,王辅之王公子!”

    “啊?”归氏大惊:“那王公子身份尊贵,乃当今官家的表兄,却为何要笼络你一个绝仕之人?”

    王晦伸手摸着桌上的诸葛紫毫笔:“或者昨天的酒话,就是正事儿……”

    “进士?”归氏说道:“这也不能啊,十几年前,夫君就断言理学迟早会成为显学,还说迟早会被朝堂纳入科举。”

    “如今看这样子,竟然都被夫君言中了,想王公子师从苏门,自幼得司徒苏县君教导,理学一门,还能难得住他?”

    “等到理学列入科举,一个进士功名还不是手到擒来,哪里需要夫君你的助力?”

    “所以说,公子心气儿高啊……”王晦叹息道:“这是要故意弃长执短,还一样要脱颖而出,将一个进士功名,拿得实实在在毫无瑕疵啊。”

    “这却又是何必?”

    “不是何必,这是自信。昨日与公子交谈,文章义理,时务经纶,却是尽皆不凡。说起来稍加琢磨练习,取个进士,真是不难。”

    “想不到老夫一封信,竟然牵扯出这样的缘法……”

    归氏喜道:“之前不知道身份,你都有收徒之念,这可不正好?”

    “贤妻此念不妥。”王晦说道:“公子何等身份,岂可认我这等名节有亏之人为师?”

    见自家夫人眼中露出替自己不甘的眼光,王晦将老妻的手牵过来:“蒙你多年不弃,这辈子却不能给你个诰命,为夫心中,一直感觉愧对于先师,也愧对师妹你。”

    归氏嗔道:“都几十年的老夫老妻了,却说这些作甚?”

    王晦说道:“王公子的心

章节目录

苏厨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恩星小说只为原作者二子从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二子从周并收藏苏厨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