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比于冰美式那样的提神利器,他最喜欢的饮料从来都是回甘无穷的茶,奈何生活中的闲暇被工作和江女士的压力挤压得连透气的间隙都快没了,直到摊上陈盼的麻烦,反而有空喘息了。

    陈盼忍不住又问:“所以我出去偷听的时候你就在这里悠哉游哉的泡茶?咱俩现在可是一根绳上的蚂蚱,你能不能着急一点?!”

    “我还思索了一下接下来该怎么办。”江帜舟感觉要是他再慢悠悠下去,面前的茶具很可能不保,故而审时度势道,“不让你哥跟于小姐结婚的办法不是没有,但还是得需要你的配合。”

    陈盼已经不把他当外人了,当着他的面翻了个白眼,催促道:“那你就快说,卖关子是会遭报应的。”

    不知不觉间,她已经完全信任江帜舟了,压根不觉得他会害自己。

    江帜舟一边品茶一边慢条斯理道:“我想于小姐选择你,一方面是觉得你哥够笨,好掌控,另一方面也是看上了他手中的股份,如果他没有日盛集团总裁的身份,一定是不配成为她孩子的父亲的。”

    他跟于小姐接触不多,但胜在人生经验够丰富,一眼就看出这是个想一出是一出,把面子看得特别重的娇娇小姐,对付这样的小姑娘,他自有办法。

    陈盼这次是一点就透,打了个响指道:“你是不是还想说这个事是一举两得啊?到时候他没了总裁的身份,你刚好可以顶上?我就算是病急乱投医,也不能是个傻子啊,你还是死心吧。”

    她说着,眼睛俨然要瞪成铜铃,看得江帜舟不由的想起了冬天在路边见过的橘猫,也是这样眼睛大大的,脖子周围带一圈微微发卷的毛,他这样想着,不由自主的笑出了声。

    陈盼只当他是被自己戳穿,所以故意在笑,抱臂道:“你笑吧,我倒要看你能笑出个什么名堂来,等到于小姐把事情闹大了,我看你估计就笑不出来了,到时候你可别怪我不念旧情,拖你下水。”

    这话说得略有点别扭,她话音未落就已经后悔了,然而再改口只会显得欲盖弥彰,还是只能硬着头皮往下问:“你想明白了没有?”

    江帜舟见陈盼误解自己,无可奈何道:“我留给你的印象就那么糟糕么?不让你哥当总裁,不代表就是我来当,不是还有你么?我指的是真正的你。”

章节目录

封少追妻路太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恩星小说只为原作者时繁星封云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繁星封云霆并收藏封少追妻路太难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