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草莓小说网 www.xcmxsw.Com】,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不行!”林父下意识说道。https://www.25shu.com

    林肃耸了一下肩膀道“那我们之间就没有什么好谈了。”

    他直接转身离开, 林父在他背后喊道“我是你爸,除了这个条件其他条件我都能答应。”

    林肃站定“连小孩子都知道做错了事情要道歉,做父亲比人高一等么?其他条件我不需要, 谢谢林家家主好意。”

    他走毫不犹豫,一旁司机都有些干着急“家主。”

    家主之位从来说一不二,大概从来没有被人这么忤逆过, 以往只有他将别人从林家驱逐出去,从来没有人说是需要他求着回去,这种落差, 对于这样人其实很难接受。

    林父深吸了一口气道“站住,我……接受你条件。”

    牺牲他一个人面子, 换来家族振兴, 值了。

    这话喊了出来, 林肃转过身来笑道“早这样不就好了,既然答应了,跪祠堂事您自己监督实施, 我就不负责监督了, 道歉事现在就可以。”

    他语气中带着些许漫不经心, 明显对于回不回林家好像都不太在意。

    林父深吸了一口气道“对不起,爸之前误会了你。”

    他手捏很紧,林肃看着他道“事实上我不在意你误会了我, 而是你查都没有查证,便将罪名扣在了你儿子头上,你错在了这里, 我希望没有下一次。”

    林肃知道他为什么道歉, 迫于祖宗决定, 迫于家族无奈, 迫于这样天赋,唯独没有真心认识到他自己错误,所以才会死撑着尊严和面子这样被迫道歉。

    林父看着他目光有些复杂,林肃转身道“回见。”

    只留下林父站在原地,心里各种情绪交汇在一起,生气,没脸以及……愧疚。

    就像他儿子说那样,他从听到那个消息最开始就没有给他一丝一毫作为父亲信任。

    “回去吧。”林父坐上了车,面上有些颓唐。。

    林肃被劝了回去,但是叶家这次澄清还是让林家相当没脸,而林家家主自请跪祠堂事情更是让整件事情闹沸沸扬扬。

    作为叶开玄暂时同伴以及血液者徐浅自然是知道了这件事情后续,并对事情当事人林肃予以了高度赞扬“这种处理结果真是大快人心。”

    “你觉得这样好?”叶开玄问道。

    徐浅托着下巴反问道“不好么?都是人,长辈做错了事情更应该以身作则,赔礼道歉,有什么不对么?”

    “没什么。”叶开玄说道,“手伸过来我帮你检查一下那条链子。”

    “哦。”徐浅伸过了手去,叶开玄检查着上面痕迹皱了皱眉道,“还是要尽快找回你那枚玉佩。”

    “情况很糟糕?”徐浅看不出那珠串手链跟之前有什么区别。

    “你今天碰到小鬼次数有六次,上面印记得重新加持。”叶开玄也想不通他为什么会撞这么多次邪,即使是徐家先祖血脉,也不会有这么大吸引力才对。

    “六次……”徐浅舔了舔嘴唇有些紧张,事实上他一次都没有感觉到。

    上一次背后灵就让他差点儿晕死过去,要是天天来,谁也遭不住“你说我们家那个玉佩到底是什么东西?”

    让他二十年都不被那些邪祟近身。

    “据说玉佩里面封印了一只大妖,但是具体是不是我也不清楚,你可以从你们家典籍里翻翻看能不能找得到。”叶开玄给他手链重新施加着道印道。

    “哦,如果真封印大妖,那应该是很厉害那种吧。”徐浅托着腮说道,“但是一般封印都是用来破解,那么厉害大妖万一跑出来会有什么样后果?”

    “很麻烦。”叶开玄手上顿了一下,“大妖封印时间越长,怨气越深,其实风水界是不赞成封印活物来驱逐各方邪祟,一旦封印破封,后果不堪设想。”

    徐浅神态本来还算轻松,听了他话却是心里咯噔了一下“会有什么后果?”

    “徐家先人封印大妖,它如果出来第一个就会找徐家血脉报仇,如果怨气仍未解,会杀无辜人,直到所有怨气全部发泄出去才会罢手。”叶开玄加持完道印松开了他手道,“所以一定要找回来。”

    涉及到家人性命,徐浅笑不出来了“既然会有这样后果,当年他们为什么要将大妖封印起来?”

    “你可以自己去查一下。”叶开玄垂眸道。

    徐家血脉太特殊,不是每个人都能够保证自己吸引来了邪祟一定能够消灭,也就导致有一些族人惨死,为了避免族人总是遭遇这样命运,叶家典籍中记载徐家当年封印过不少妖物,只是很多封印之物因为抵挡了太多邪祟已经消散了,有则是破开了封印,反噬主人,为祸一方,最后被风水师以邪祟之名而灭除掉。

    不知道从哪一代开始徐家天师血脉不再人人流传,慢慢似乎也没落了下去,当年徐家封印东西并没有听说还有留存,能够留存至今,其中大妖一定相当厉害。

    徐浅点了点头,知道一些过往,即使那些事情并不是他做,但将活物封印起来这样招术怎么看都有些残忍,或许那些妖物作恶多端,但那样封印利用,其实有违人道,作为一个正常人生活了二十年,接触都是小猫小狗那样宠物,他没办法想象一个活生生生物被关数百年到底是一种怎么样生活。

    大学课程有时候会在晚上,下了课徐浅独自一人回家,习惯性顺着之前玉佩丢失道路再去找了一圈,只是白天都不好找到,夜里更是没什么希望。

    城里大大小小珠宝店他也跑过,并没有人见过他玉佩,如果说之前徐浅对于找回玉佩还有些迫切话,现在心中却有些莫名觉得不那么想找回来了。

    他知道放任大妖封印在外不对,心里也有恐慌害怕,可心里却也因为那么漫长封印而觉得先祖做不那么地道,人类被关在一个有网络地方一个月都有可能会受不了,更何况几十年,几百年……

    路灯光影流转,因为周围漆黑环境和路过车灯晃动,徐浅并没有留意到那路灯下些微黑影闪过,走路时候看到等候在车站牌下人影时也只以为是人,直到凑近过去,那个所谓人转过了脑袋时候,徐浅觉得自己心神好像被一下子揪了起来。

    因为那个“人”没有脸。

    浑身五黑,整个头都是漆黑一片,好像隐隐还能够闻到烧焦味道,那个头一百八十度回转,发现了徐浅时本来漆黑一片地方露出了一张称之为嘴东西“找到了……”

    嘶哑声音响起。

    徐浅呼吸屏住,他之前遇到小鬼都没有看到过,即使他不懂风水,也知道这种能够被人看到东西绝对不是以前那些小鬼能够比。

    “叶…”徐浅尝试出声,却发现自己喉咙好像被什么东西堵住了一样,空张着口却没有办法发出声音,他想要后退,也发现自己身体好像被什么东西固定了一样,根本无法后退半步。

    那个转向身影缓缓走了过来,手腕上珠串发出了刺眼光芒一瞬,徐浅忽然发现自己能动了,他转身就跑,想要到马路上拦下一辆车,却发现刚才还车流不断马路空无一辆车,空无一个人,只有他一个人呼吸声和脚步声。

    人遇到危险时只能不断往前跑,往前跑,不知道跑了多久,终于在看到一个人时候徐浅松了一下神经,可是抬头看去时候却发现那转过来人影跟之前在车站看到一模一样。

    手上珠子在黑夜中发出柔和光芒,可是在那个黑影靠近时,那珠串却是不堪重负一样直接断掉,珠子滴滴答答滚落了一地,就像是徐浅心一样直接扯断凉透。

    怎么办?怎么办?谁来救救他,谁来救救他?!叶开玄!!!

    那张开嘴里传来一阵令人作呕血腥味,徐浅眼泪不受控制掉落了下来,死亡近在咫尺,心脏收缩好像要停掉一样。

    然而就在下一刻,一只手从那漆黑人影脖子后面绕了过来,徐浅不知道该怎么去形容那只手,修长,有力,他甚至注意到那只手上指甲挫干净圆润,而所有一切都抵不过那只手干脆利落扭断那黑影脖子来感动。

    车鸣声音传来,其中掺杂着嘈杂人声,还带着阵阵汽车尾气味道,徐浅跌坐在了地上,从前他偶尔会觉得这座城市空气质量太差,车声太嘈杂,人挤人让这座城市负荷太大,但是这个时候他觉得能够听到这种声音心中都带着感激,他甚至有些享受这样声音。

    徐浅抬头,看向了那站在他对面青年,他生很高,身形很修长,比例也很好,面容更是俊美,车灯一道道闪过时候徐浅认出了人“是你?!”

    那天捡到狗人。

    “你是……那天怀疑我捡错狗人?”林肃垂目看着他说道。

    他倒是想把玉佩给主角受,但是这种事情必须要找到一个合适契机,否则调换事情很难瞒住,本来还在想着借由这次机会去向叶开玄道一次谢,却没有想到会在放学路上发现这里怨气异动,有鬼祟东西要害人,林肃看到了,自然不能够坐视不理。

    徐浅从地上爬了起来,脸上带着些惊魂未定,但是这个刚刚救了他人在身边,却有一种前所未有安全感“对不起,上次实在是误会,你家小狗还好么?”

    “挺好。”林肃说道。

    “你也懂得风水术法?”徐浅想问当然不是一只狗,那是别人家宠物,即使再喜欢也不能总是惦记着。

    “嗯,懂一些。”林肃退让了一步,让行人道上路过人过去。

    这人看着冷淡,其实是个热心肠,这里明显不是说话地方,徐浅心神微定,看着他道“要不要去旁边喝一杯饮料,我请你。”

    他明显有事想问,林肃看了一下时间,给家里狐狸挂电话,那边接通时候明显有些手忙脚乱“啊,我罐头!!!”

    “喂。”林肃说道。

    “人类,你什么时候回来,狐狸饿了……”小狐狸那边哐当作响,不知道什么东西又掉在了地上。

    “今天会回去晚一点儿,回去给你带蛋糕吃。”林肃说道。

    “蛋糕?!那是什么肉,好吃么?”小狐狸明显有些意动。

    “好吃。”林肃笑道,“先挂了。”

    “唔,唔,好。”小狐狸注意力又不知道被什么东西吸引了,林肃挂断了电话,对一旁徐浅说道“可以,你应该有些事情想问。”

    徐浅点了点头,想着他刚才打电话时温柔模样,应该是家里有一位很宠爱人,才会晚归都怕她担心,要报备一下。

    车站牌旁边就有购物地方,徐浅找了一家店两人坐定,温馨环境和舒缓音乐,以及来往人群都给他带来了些精神放松,两人要了饮料,林肃挑了拼装多口味蛋糕让这里现做,等到饮料上来,两人对坐,徐浅开口道“之前那个你知道是什么东西么?”

    “地魃,恶鬼一种,自杀人死后灵魂是不能离开原地,除非有地府来接收。”林肃扶着杯子冷静说道,“但是自杀太多,没有按照生死簿上来,地府并不一定管控过来,待在人间久了,一直被孤零零困在那里,有鬼就会怨气丛生,吸收人类身上负面能量,有了实质力量以后就会害人,借由特殊人身体,可以让鬼魂离开原来地方。”

    这种事情听起来相当惊悚,即使坐在这温暖咖啡厅,徐浅仍然不自觉摸了摸胳膊上汗毛,他正想再问什么,手机铃声突然响起,他跟林肃说了声稍等,接听道“喂,叶开玄,什么事?”

    “你没事?”叶开玄语气中明显带着些许慌张,“我给你手链断了,你是不是遇上什么事了?”

    “嗯,遇上不干净东西了,有一个人救了我,我没事。”徐浅听到他担心语气心里觉得有些窝心,当时他真很害怕,第一个想起也是叶开玄,如果不是那条手脚争取了时间,他只怕是等不到对面这个人来帮忙。

    叶开玄本来急切语气微微松了一下“没事就好,你现在在哪里?”

    “在康定街购物中心一楼咖啡厅,你要过来找我么?”徐浅问道。

    “知道了。”叶开玄那边说了一声直接挂断了。

    徐浅看了一下手机,张了张口没说什么,再次看向林肃时道“抱歉,接了个电话,刚才您说他能借特殊身体离开是什么意思?”

    “你血有吸引鬼祟力量。”林肃看着他道,“阴气极重,日后这样困扰是少不了,还需要你自己注意。”

    他这是好心提醒,徐浅却仍然觉得心口沉重,蓦然想起了什么道“对了,上次碰见您时候,您有没有看见一枚玉佩?”

    “玉佩,什么样子玉佩?”林肃问道。

    徐浅描述道“是一枚狐狸形状玉佩,白玉,您有没有见过?”

    “见过。”林肃从单肩包里掏了掏,将之前雕琢做旧玉佩取了出来推到了徐浅面前,“当时看见了就捡起来了,是你么?”

    徐浅拿过那枚玉佩细细打量,其上狐尾活灵活现,跟他之前戴没有什么区别,玉佩重新找回,徐浅心神微微松了一下“谢谢你,我还以为找不回来呢。”

    “没什么。”林肃端起杯子抿了一口道,“你找这个是为了驱逐那些邪祟么?”

    “你怎么知道?”徐浅下意识开口,却是意识到他其实是懂这个,那种心虚感瞬间涌了上来,“这是我从小佩戴东西,我跟你们不一样,之前并没有接触过风水上东西,之所以会接触了解,也是因为玉佩丢失了。”

    “如果里面东西出来,你首当其冲。”林肃抬眸看着他道。

    “你知道里面封印着什么?”徐浅问道。

    林肃放下了杯子,摩挲着边缘道“知道一些,徐家封印术在典籍之中是有记载,他们会将妖物封印在器物里面,借由他们力量来驱逐邪祟,一旦力量耗尽,这件器物也会毁灭,里面妖物会是什么下场你应该也知道。”

    “妖物都是作孽多端么?”徐浅收紧了手指问道。

    “不一定,山海经中有记载,九尾狐好食人,于人类而言他是有害,可人类不过是他食物而已,定义判断都是由人来定。”林肃看着他道,“你觉得他是好是坏?”

    “无法界定,我并不赞成祖辈做法,可我也依赖了这玉佩二十年,如果没有这个,我会死,你有破局办法么?”徐浅看着他道。

    他只是一个怕死又胆小人,不忍心那玉佩中生命一直被禁锢,也不想自己因为什么血脉去送死,他才二十岁,人生还不到普通人三分之一,还有很多理想想去实现,可前后路好像都被堵死了。

    “没有。”林肃看着他道,“你如今二十岁寿命是用他二十年失去自由换来,他破除封印那一天如果想要取你性命我也阻止不了,唯一能够仰仗就是他会宽宏大量不计较。”

章节目录

抢了男配就跑真刺激[快穿]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恩星小说只为原作者狐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狐阳并收藏抢了男配就跑真刺激[快穿]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