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草莓小说网 www.xcmxsw.Com】,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有人开头, 其他仙门皆是应声。https://www.kan121.com

    “既然林兄弟有请,我等也不好不给这个面子。”

    “我等未打招呼便来恭贺,倒是叨扰了。”

    “正是正是……”

    “爹。”林肃朝着远方强行维持城主威严以至于看起来像是一块木头人喊道。

    林父下意识应道“哎。”

    “爹不请诸位前辈入城么?”林肃笑着问道。

    林父反应过来, 伸手道“各位请。”

    各大仙门门主及长老行礼后纷纷入了城池之中, 既要恭贺, 自然是要送礼,先不管茶水如何,那送出礼物却是个顶个实在。

    若是一把仙器还只能说是运气,可两把接连出现,说明林肃是有炼制仙器本事, 若是能讨得了好, 得成一把做镇宗之宝,也不怕那等魔修总是来犯了。

    自是来宾,总要接待, 侍从一一奉上茶水后, 林肃请林父上座, 自己则与沈清溏坐在了右手侧位置,看着诸位长老掌门谈笑风生,恭贺不断,偶尔应上一两句, 这一次却无一人再说他失礼。

    “林小兄弟有如此成就,想来也是清霄真人教导有方啊。”明若谷谷主夸赞道。

    “是他自己之功, 沈某并未帮上大忙。”沈清溏开口道。

    “还是清霄真人当年有慧眼识珠啊。”一位长老真心感慨道。

    当年沈清溏收徒时无一人看好林肃, 顶多是觉得这位清霄真人也有眼光不好时候, 九霄仙门内多一个吃饭人罢了, 这等娇养出来纨绔, 谁知道会不会有一天惹出点儿烂摊子出来呢。

    可谁能想到事是惹出来了, 却是连他们都不敢招惹事。

    昔日废柴不管如何到达了此种地步,也不是他们轻易能够招惹了。

    而如果说此等修为只是让他们羡慕话,那把林肃赠予剑便是让他们心中生出嫉妒了。

    第一把仙器乃是火属,正适合林肃灵根使用,可之前那一把很明显是冰属,如果不是给沈清溏,他们能把名字倒过来写。

    “嗯。”沈清溏自是看出来他们眼中眸中有羡慕,可是是他就是他。

    “师父谦虚,若无师父,林肃也不会有今日成就。”林肃笑着拉过了沈清溏手道,“既然今日诸位都在此处了,晚辈也有一件事情想告诉大家,我与师父两情相悦,打算举行道侣大典,届时请各位务必前来。”

    诸人本在恭贺,看着他举动皆是惊了,有神色震惊想要引经据典者,也有想说此道悖逆者,但之前一幕才发生过,这新起之秀明显不是个心慈手软,魔尊昊天在他手下都过不了一招,他们又怎么抵挡得住?

    因为想说而不能说,一时之间众人脸色都有些微微扭曲,直到焚情谷长老道“林兄弟冒天下之大不讳也要与清霄真人长相厮守,可见真心一片,不管他人如何,我焚情谷自会前来恭贺,送上厚礼。”

    焚情谷皆是女子,据说只收为情所伤之人,誓要杀尽天下负心汉,以往也被其他宗主认为刻板执拗,可这话一出,长老们皆是心中嘀咕,谁日后再敢说这群女人执拗他们跟谁急,此等心思,明显乖觉很。

    有人转了口风直接应承道“林兄弟与清霄真人举行道侣大典,也是这修真界大事了,我等一定上来。”

    “若成此亲,九霄仙门与万宝仙城倒是更为亲近了。”明若谷谷主笑道。

    九霄仙门肃清门内,不管是名声和实力都跌了一个层次,早已无原来第一宗门气势,若是就此没落也不是不可能,偏偏此时竟是要与万宝仙城联姻,有万宝仙城护佑,又有这两个煞星在,谁也不敢轻易去打九霄仙门主意了。

    “此等真情之事,我九霄仙门自然鼎力支持,届时自然会来恭贺。”九霄仙门新任宗主开口道,“宗门之礼自然也不会少。”

    之前沈清溏说是再缓一年,但是一年之期未到,这位清霄真人就还是他们九霄仙门人,若是挽回得当,说不定这一年之期还可以无限延长。

    “多谢。”沈清溏道了一声谢。

    若是往常,反对之声只怕满座皆是,他们会如此畅快答应,必然是因为林肃原因。

    当一个人站在足够高地方,一些蛇虫鼠蚁便再也无法干扰到他,因为那些东西已经爬不上去了。

    他当日所说,他如今所做都是一致。

    各大宗门之人在吃完茶水后纷纷告辞离开,只剩三人时,林父本是带笑唇角绷很紧,他直直看着林肃道“你能与为父解释一下今日发生事情么?”

    为人父母,怎么可能不希望子□□秀到九州皆为之震撼,但是做父亲又怎么可能不了解自己儿子潜力有多大,之前元婴期尚可用双修来解释,如今化神和仙器,却是无论如何也没有办法合理解释了,除了一条,那个林父最不敢想一条。

    “其实孩儿并非此生之人。”林肃说道。

    师徒悖逆必会引人争议,闲来无事又无法登临更高修为人自然只能到处维护此界正义,有自然是好,有却会多管闲事。

    想要杜绝那些流言蜚语,只能拿出强势到碾压一切实力,才能让一些人闭上不该说话嘴,减少是非发生。

    但实力暴露也会有相应问题,一位修士想要数年间从最底层跨越到最顶层,夺舍会是最直观猜测。

    “此话何意?”林父看着他,手指握极紧。

    如果真不是他儿子,他与夫人要何去何从?夫人她……

    “孩儿是重生回来,就是出去历练那次……”林肃将说与沈清溏重生情节又说了一遍于林父听。

    他有原身记忆,桩桩件件细细诉说,林父本来严肃神色随着他话缓缓变成了怔松“是林炜害你……蚀骨之毒……肃儿,是爹对不住你。”

    林肃拜师离开万宝仙城,他愧疚自己护不住他,却也想着他儿子宁愿相信外人也不信任他这个爹,如今想来竟是因为他错,他没有护佑好儿子,才让他处处谨慎,只能靠自己。

    “此事爹绝不会轻饶那些人,只是此事别告诉你母亲。”林父面色有些衰败,护不好自己儿子是作为父亲最大失败。

    林肃并未告诉他在原本世界线中因为原身身死,若淼仙子心魔丛生香消玉殒事情。那种都是不会再发生事情,如果告诉他,他只怕会先生心魔。

    “我不会告诉娘,爹也别太难过,那都是过去事情了,我现在还好好站在您面前,不就是最大喜事么?”林肃说道。

    林父看着他叹了一口气道“你不怪我么?”

    “处在这样万千宠爱地位,本就容易成为他人眼中钉肉中刺,是有人心怀不轨,父亲即便想要护持,也不能时时刻刻跟随在身边,我不怪您。”林肃说道。

    原身憎恨也是那些害他人。

    林父叹了一口气,拍了拍林肃肩膀道“我儿到底是长大了。”

    只是在他看不见地方,不知道经历了多少磨难才换来这样成长,而他竟然怀疑他。

    “爹很抱歉,你娘那里爹会给她个解释,你不用担心。”林父说道。

    “谢谢爹。”林肃说道。

    此事在林父面前交了底,也不知道他如何跟若淼仙子解释,总之在那之后几日,若淼仙子总是用很心疼目光打量着林肃,并顺带给她夫君翻几个白眼。

    “这是何缘故?”沈清溏有些不解,既是未曾说明真相,按理来说不该如此。

    林肃凑到他耳边跟他咬耳朵“只怕我爹跟我娘说他用了搜魂。”

    搜魂可以搜出元神是否与身体为一人,只是身体所有记忆都会呈现在搜魂者面前,若淼仙子有此态度并不奇怪。

    他口中热气打在了耳垂上,沈清溏耳垂微微红了,侧过头道“原来如此。”

    林肃修为自然是引起了整个修真界热议,即便是天资最为出众清霄真人,也断无几年间从筑基到化神本事,此等修为除了当真天赋异禀外,便只有夺舍一道了。

    偏偏最应该担心儿子身体林鑫出入之时却没有丝毫焦虑感觉,让这种众说纷纭上又增添了一些疑影。

    “看万宝城主那般淡定,说不定真是他儿子也说不定。”

    “试问谁能够在数年间突破到化神期,除了夺舍不作他想吧。”

    “可就算是夺舍,试问这修真界中谁人能够夺舍之后炼出仙器来。”

    “即便真不是万宝城主儿子,那样实力怎么舍得往外推,舍一个儿子保一个大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便好。”

    “说也在理,那样高手谁会往外推……”

    楚汐拜入了湄苏仙门,自是也听到了这样事情,他震惊不是林肃敢于公开,而是他竟然是上次仙器持有者。

    “化神?怎么可能呢?”楚汐坐在石床上有些出神,手指无意识揪到了小兽皮毛,引得它直接窜了起来,“主人!!!”

    “抱歉。”楚汐回过神来缩回了手指,却仍然在出神。

    “主人在想什么呢?”小兽拨了拨脑门上毛,重新跳回了他膝盖上问道。

    “你说林肃会不会不是之前那一个?”楚汐揪着他耳朵道,“真正林肃或许已经在密林历练时候死了,这个是另外一个人?”

    曾经废柴一举逆袭为如今不可仰望之人,并非楚汐不信他,只是前世林肃早亡,这一次他不仅没有死,反而还救过他一命。

    “主人,那个人很可怕,不要轻易招惹。”小兽仰着头说道。

    “说也是。”楚汐挠了挠它脑袋上毛,想起之前自己伴生灵兽与林肃相处画面,那个时候它可能已经察觉了,明里暗里提醒过他很多次,只是那个时候它又岂会将一个人人皆云废柴人放在眼中。

    那人背负废柴之名却毫不理会周围言辞与眼光,直到如今一鸣惊人,再无人敢用废材一词来形容他。

    “他要与清霄真人举行道侣大典,我只去庆贺一下便好。”楚汐说道。

    从前觉得他二人只能隐瞒,如今这对师徒却是为天下之人所艳羡,只那一对仙器就足以让所有人垂涎欲滴,爱侣果然不能够只藏在阳光阴影里,而说来说去,这两个人竟都是他恩人。

    林肃二人道侣盟誓大典空前盛大,各大门派大能无一人落下,小门派也纷纷送来了贺礼。

    道侣盟誓不同于凡人嫁娶,并不需要着红装,可那一日万宝仙城却被红色所覆盖,鲜艳至极,满是喜意。

    盟誓二人面容皆是精心打理过,皆是一袭红衣,那曾经冷若冰霜清霄真人仿佛也失去了七分冷意,堕入了凡尘俗世之中,两人对视之间,竟让人想到只羡鸳鸯不羡仙。

    楚汐跟随自己师父前来,坐在席位上看着那二人,清霄真人自是不同以往,林肃此人却是让人觉得反差最大,一袭红衣只衬得他俊美如斯,家世地位名誉武器还有修为无一不缺,又深情至此,简直就是众位仙子心中梦中情郎。

    楚汐只是打量,便看到了不少年轻仙子们或是仰慕或是懊恼后悔眼神,但……也只有站在他身侧清霄真人才值得他时刻挂在心上。

    楚汐只是随师父前去见礼问候,未曾想有过多牵扯,也不曾提当日之事。

    林肃已是许久未见主角受了,今日再见,倒发现他气息比之之前沉稳圆融了不少“楚兄。”

    “祝二位万载好合。”楚汐敬酒笑道。

    “多谢。”沈清溏知他已放下一些执念,同样执杯说道。

    “不谢,是我多谢二位。”楚汐饮下酒水后跟随师父离开,并未再做停留。

    “他倒是记恩之人。”沈清溏说道。

    他以为楚汐谢是今生相护,可林肃却知道楚汐谢还有前生,他必然对自己身份有所疑虑,但明显没有打算开口去说什么。

    “嗯,记恩之人敬酒还没有喝呢。”林肃提醒道。

    沈清溏今日被人来往敬酒,虽是被林肃挡去了不少,但他自己也没少喝,上次毫无防备,这次多少知道自己量在哪里,这家伙打什么主意简直一目了然。

    “师父?”林肃唤了一声。

    沈清溏垂眸,将那杯酒水递到了唇边,既是道侣大典,又难得他高兴,随心便是,况且他在身边,怎么都不会出问题。

    沈清溏饮下一杯又一杯,但即便已经醉云里雾里,坐在那处旁人也无法从他面上看出他已经醉了。

    有人上来敬酒,林肃瞟了他一眼,伸手阻拦道“今日便到此处吧,诸位畅饮便是。”

    他直接起身,将坐在那处沈清溏扶起道“师父,回房了。”

    沈清溏随着他动作起身,倒是立极稳,若不是出门时差点儿被门槛磕绊了一下,还真是不像个醉鬼。

    到了无人地方,林肃将人打横抱起,沈清溏很自然将脑袋靠在他肩上,全无抗拒之意,只有呼吸间微微泛着酒香。

    “师父……”到了房中,林肃将人放下,看着他仍旧看起来冷静眸撩了一下他睫毛。

    沈清溏抬眸看他,唇角微动“你为何总是…唤我师父?”

    明明已经是道侣了……

    “清溏。”林肃单手托住了他脸颊轻唤道,“你着红衣很好看。”

    沈清溏瞳孔蓦然放大,唇角却是蔓出一抹惊艳至极笑意“你也是……”

    吻变得理所当然,情浓如火,仿佛也只有如此才能够倾泻一二。

    清霄真人与林家林肃道侣盟誓为修真界热议了很多年,不是没有人心中不屑,只是无人敢宣之于口,因为那二人当真是斩尽世间恶人。

    不论正道魔道,只要敢心生歹念,行害人之举,便有可能成为他们剑下亡魂,而最为让所有门派忌惮一役,是当年昊天魔尊旧部言明要为他报仇,林肃单枪匹马闯入其势力范围,将其中魔修屠了个七七八八。

    数百万魔修一朝丧尽,那是真正血流成河,也在那之后,林肃接过了清霄真人曾经杀神之名,当真是无人敢惹。

    而这样行为只是让诸门派忌惮却不至于讨伐原因在于,他杀了数百万人,却未曾动一个不该死之人。

    这一役,也保证了修真界数千年太平,正道中人人皆是修身自持,魔修也是尽量夹着尾巴做人,昊天势力全灭,帝殷魔尊却是直接接手其势力范围,勒令之下,魔修与正道倒真是有秋毫无犯之势。

    数千年光阴一转而逝,万宝仙城一如既往,只是城主之位从林鑫手中交到了林肃手中,如今又从林肃手中交到了新培养少城主手中。

    大限将至,冥冥之中自有所感,林肃与沈清溏结下道侣盟誓,自然是生死与同。

    卸下城主之位是第一步,将曾经收服小秘境变成自己秘境关卡是第二步,无数机关设下,无数珍宝被埋了进去。

章节目录

抢了男配就跑真刺激[快穿]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恩星小说只为原作者狐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狐阳并收藏抢了男配就跑真刺激[快穿]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