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草莓小说网 www.xcmxsw.Com】,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同喜。https://www.25shu.com”林肃笑了一下。

    林炜愣了一下“肃弟修为突破乃是大喜,    却不知为兄这喜从何来?”

    林肃抬眸看了他一眼道“我是辟谷期,你也是辟谷期,自然是同喜。”

    林炜在四十多岁的年龄突破到辟谷后期的确是资质难得,    而想要突破到金丹期也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    修士虽多,    但能够像清霄真人这般顶尖的这么多年来也只有一个。

    但是这话对别人来说是恭喜,    对林炜来说却是羞辱,就像是告诉所有人林肃一个废柴几年间已然达到了辟谷期,而他这个所谓的天才却还在辟谷期停留一样的羞辱。

    林炜神色滞了一下“肃弟说笑了,    你如今的修为都快追上为兄了,为兄还要更加勤奋才是。”

    辟谷期自然也是有区别的,    辟谷初期和辟谷后期的界限又岂是能够轻易突破的。

    “师父尝尝这梨花白,这乃是万宝仙城内一绝。”林肃转身去给沈清溏斟了一杯酒水道。

    还未开席,此间便已经酒香四溢,    便是这梨花白的威力。

    林炜被晾在了一旁,看着坐在一旁的清霄真人眸色有些复杂,从前他也敬仰这位正道第一的修士,便是能得两句指点都心中喜悦,却从不敢幻想自己能够做他的徒弟,    可谁想一朝竟是让林肃这个废物后来者居上,    而这正道第一人也是个眼瞎的,    什么徒弟不好收,    偏偏收了这一个。

    “肃弟,    清霄真人乃是剑修,    从不饮酒,    梨花白虽好,    还是自己喝便好。”林炜插话道。

    林肃不欲跟他多说,    借着倒酒的机会岔开话题,却没有想到这人倒是不退反进,他看向沈清溏道“师父从不饮酒?”

    “并无此事。”沈清溏从前的确不饮酒,不过并非是剑修的缘故,而是天生不喜酒水的味道,他直接端起酒杯饮下,神情不动,“多谢……这位关心。”

    他明显连林炜是谁都不知道,若说林炜之前只是尴尬的话,如今却是连脸面都好像被人放在地上踩了,偏偏被踩了还什么都不能说,一肚子的气一分一毫都不能够泄露出来“晚辈是肃弟是兄长,名唤林炜,从前只是听说清霄真人不喜酒意怕坏了剑意才有此一说,没想到传说竟是假的,倒是晚辈多此一举了,实在惭愧。”

    沈清溏走遍山南海北,什么也都见过,自然能够看出这人强忍的怒气,如此情境能够忍下说明他十分懂得权衡利弊,心思不浅。

    修真界中口舌之争是最不要紧的,沈清溏嗯了一声不再理会,也不知是记下还是没记下,林炜只能默默再行一礼后坐在了他自己的位置上。

    既是城主之子,座位自然不会太靠后,但又不能直接越过各大分支的族长和长老,因此也只是坐在中心偏上的位置。

    林肃的座位本应该比他再靠后一些,但奈何清霄真人乃是上宾,林肃作为他的徒弟与他坐在一处无人会说什么。

    “他对你有敌意。”沈清溏面色不动,对林肃传音道。

    那样明显的针对和敌意,明显就是对林肃的存在很不满,他还在这里,便已经敢当面刁难他的徒弟,私下还不知道会如何。

    林肃斟了一杯酒品了一下,手指把玩着那玉杯同他传音“将死之人,不必理会。”

    这么多年他自然是将原身的仇家调查的差不多了,原身的记忆,万事阁的消息再加上对这里的人的了解,谁在背后做的手脚简直一目了然。

    “是他?!”沈清溏着实有些惊讶,他虽看出那人对林肃有敌意,却不认为那人有能力害了他的徒弟。

    “不止他。”林肃之所以没有直接将人宰了,自然是因为幕后之人不仅仅是林炜一人,只凭他一人自然也弄不到连万宝仙城城主都发现不了的蚀骨之毒。

    沈清溏听他所言,便知他心中有数,目光微转,却发现自己面前的杯盏不见了,而林肃的那只明显摆在他的面前,那他手中捏着的杯子……沈清溏下意识道“你拿错了为师的杯子。”

    “哦,那还给师父。”林肃将手中的玉杯又放在了沈清溏面前道,“梨花白怎么样?”

    “不合为师的口味。”沈清溏仍是不喜酒水辛辣的口感。

    “那换其他的。”林肃从自己储物戒指中取出了一个酒壶,给他斟上时也是酒香四溢,“师父尝尝这个。”

    沈清溏垂眸看着那酒杯出神,酒水什么的不过是一仰头便下去了,可刚才这杯子林肃明显用过,他还记得他碰过的地方,如此众目睽睽之下简直就是间接……

    他二人言语并不大声,但周围人的目光从无断绝,沈清溏瞟了林肃一眼,见他唇角含笑便知他是故意的,只能端起酒杯蹭到了唇边,饮下时手心微汗。

    ……甜的?

    虽闻着是酒水的味道,却不含一丝酒水的辛辣感,反而带着丝丝清新的甘甜。

    林肃问了一句“这个师父觉得如何?”

    “嗯,尚可。”沈清溏应了一声,“此酒名为什么?”

    “桃花醉。”林肃又给他斟了一杯,“师父喜欢便多饮一些。”

    “好名字。”沈清溏这次不拒绝了,只是端起酒杯时又下意识滞了一下。

    他二人你来我往,明显关系亲近,偷看之人皆是心中暗暗称奇。

    说句不中听的,当初林肃拜清霄真人为师时大多数人都是不看好的,只想着他在九霄仙门待几日说不定便会被赶回来了,却没有想到他这一待就是几年,不仅人看着跟以前不一样了,修为也长进了,只是听刚才他对林炜说话的语调,明显脾性没怎么变。

    这样的性情,与清霄真人那般严于律己,甚至有些正直到过分的人也不知道是如何这般和谐相处的。

    各人心中自有计较,林父却是携若淼仙子一同入席,来往行礼后落座主座之上。

    此宴是为了迎接沈清溏的到来和林肃的回归,林父让诸位随意就坐后,目光落在了林肃二人的身上,他本就觉得儿子生的好,如今一见更觉得亮眼“肃儿今日真是气宇轩昂。”

    “多谢父亲夸赞。”林肃自是会给林父面子,执起了酒杯道,“孩儿敬父亲一杯,就祝父亲……福寿万年。”

    敬酒总要有些敬酒词,只是这话一出,在座之人皆是掩饰不住笑意了。

    虽说是好话,但是……一人笑道“肃少爷这是当祝寿呢?”

    “福寿万年可是好词,不拘泥于什么时候说的。”林肃并不在乎那人的打趣。

    林父也是笑吟吟的饮下酒水道“是好词,我儿的心意为父心领了。”

    “我儿的心意极好,你自然得领。”若淼仙子一身华服,自是端方华贵,艳压群芳,与在林肃面前那一言不合就掉眼泪的模样着实不一样,“说福寿万年总比长命百岁要好。”

    福寿万年是祝福,长年百岁对无灵根的凡人而言是祝福,对于修士而言却是诅咒了。

    能做万宝仙城城主的夫人,那脾气岂是好相与的,那玩笑之人讪笑了一下“夫人说的极对。”

    “敬沈兄。”林父在一旁并不敢插话,下意识朝沈清溏举杯,却是一时忘记了他并不饮酒之事,连忙找补道,“啊,我忘记了,沈兄素来不饮酒,以茶代酒就好。”

    “无妨,近日倒觉得酒水甘甜清冽。”沈清溏极给林鑫面子,直接端了酒杯饮下。

    林鑫很是惊讶“没想到沈兄也好上了此道,那正好,我那百年的梨花白正好派上用场,今日不醉不归。”

    “好,不醉不归。”沈清溏应声道。

    林鑫起了兴致“沈兄好气度。”

    若淼仙子也是端起酒杯“那我也敬沈兄一杯。”

    沈清溏依旧极给面子,你来我往的倒是喝了不少下去。

    宴席便是你来我往的闲聊,不拘泥于什么话题,若淼仙子饮了几杯道“今日我儿与沈兄穿的倒是极像……”

    沈清溏本来神情微松,闻言却是又紧绷了起来,一时之间不知该如何解释,撒谎不好,自然不能一而再再而三的说,他下意识瞟向了林肃,偏偏青年朝他笑了一下道“师父要什么?”

    “酒。”沈清溏朝他眼神示意,袖袍下的手指扯了扯林肃的衣摆。

    见他真是急了,林肃笑道“我二人乃是师徒,自然穿的一样,这也是清霄峰一脉的传承。”

    若淼仙子点头称许道“极好极好,只是你这衣服做工是从哪家做的?”

    女人会关注一件衣服,很可能只是关注其本身。

    林肃瞧着她道“宴会后告诉娘。”

    “好。”若淼仙子瞧着那衣服稀罕,只觉得飘渺如仙一般哪里都好看的紧,男子穿山河社稷,女子却可以改其他的样式,不过此事也不着急一时。

    “传言清霄真人此生只收一个徒弟,”有人笑道,“这清霄峰一脉倒是只有两人了。”

    “师父不能收徒,不还有本少爷……”林肃话出口的时候沈清溏的手掐上了他的腰,直接传音,“你要收谁为徒?”

    自从沈清溏打开了吃醋的大门,再吃醋好像也不像第一次那样顾忌了。

    林肃衣袖下直接握住了他的手,在沈清溏下意识想要收回时却是握的极紧,传音道“我这是替谁说话呢?”

    沈清溏反应过来,顿时底气不足,传音道“是为师之错,放手。”

    林肃不理他,反而拉了他的手在袖袍下把玩,面上却是看向刚才说话那人。

    “也是,肃少爷若想收徒,自是会桃李满天下。”那人说道。

    林肃的固有印象摆在那里,又是多年未见,他们一时半会改变不了以往的印象也是正常,倒是林父有些后悔如此大张旗鼓了,此等庆祝之事本该是让真心祝福之人来的,如今却是个个都对他儿子口出不逊,他正要说话,却听沈清溏道“清霄峰一脉岂是随意什么人能入的,想做林肃的徒弟,至少也要有本座这样的资质。”

    他素来说话冰冷,但少有攻伐他人,如此言辞犀利让林父觉得他可能真的在九霄仙门受的刺激大了,不过这话他也爱听就是了“沈兄说的是,岂是什么阿猫阿狗都能够做我儿子的徒弟的,族长实在是说笑了。”

    两人皆是开口维护林肃,一时之间那分族族长有些讷讷,讪笑了两声不说话了。

    万宝仙城的人心并不齐林父是知道的,只是以往至少表面上是风平浪静的,他没有想到儿子回来的第一次宴会,就足以将那些暗流争端托出水面。

    儿子跨越了筑基期到达了辟谷,林父只是高兴,但恐怕在这些人看来他今夜的举动就是为了让他的亲子入主万宝仙城的第一步,所以才会一个个矛头所指,针锋相对。

    林鑫本无此意,不管儿子是不是万宝仙城的未来的少城主都不要紧,有他们在的一天自然会护他周全,况且他已经答应过林炜此事,不会随意再做更改,平白引起争端。

    他这样想,可旁人却并不这样想,好好的宴会倒是让高涨的情绪跌落了几分,着实是扫兴。

    “夫君,此物乃是庚兽的精肉,我特意寻来的,尝尝。”若淼仙子在一旁晃了晃他的手臂说道。

    他们做夫妻多年,从无对彼此真正红过脸,自然是彼此心里有什么一眼便知,林鑫低头看她,情绪稍有缓解“多谢夫人。”

    情绪缓和,便也放开了心神,今日是庆祝儿子回来,没必要为那些不相干的人乱了心神,精肉自己品尝一二,觉得通体舒畅,本想让沈清溏也品尝一二,却发现看过去的时候林肃正好将那肉夹了过去。

    “师父尝尝这个,可强健修士体魄。”林肃将肉片放在了沈清溏面前的小碟之中,可谓是殷勤备至。

    沈清溏是想尝来着,但是他被牵住的是右手,偏偏想拉都拉不出来,看起来倒像是对那精肉一点儿兴趣也没有的样子。

    “哦,徒儿忘记了,师父前段时间手受了伤,不能拿筷子,那让徒儿帮忙可好?”林肃轻声问道。

    沈清溏听他所言,转过去的视线中带着震惊,直接冷声拒绝道“为师不喜肉食。”

    “沈兄的手受伤了?”林鑫问道,“可严重?”

    剑修持剑,手指怎能轻易受伤,若是连筷子都不能拿,绝对是大事一桩。

    “修养数日便好,林兄不必担心。”沈清溏面对林鑫只能被迫接受自己受伤的事情。

    “那便好,既是不方便取用,就让肃儿侍奉的,他是你徒弟,孝顺师父也是应该的。”林父笑道。

    林肃立马从单腿支坐变成了乖巧的跪坐,十分名正言顺的将那肉片夹成小卷递到了沈清溏的唇边,看起来真是一位特别孝顺的徒弟。

    沈清溏右手被他握着,手心微汗,却只能忍着那微妙至极的感受张口咬下“足以。”

    “这肉极干,还是配上酒水最好。”林肃又殷勤的倒了一杯酒水端起递到了他的唇边笑道,“师父请饮。”

    有旁人的目光看了过来,虽有人纳罕清霄真人之前明明还可执杯现在却突然受伤的事,但他自己也承认,旁人也不好再多说什么。

    旁人的目光沈清溏自是不在意,林氏夫妻的目光却让他有些如坐针毡,恨不得直接找个地缝钻进去才好,可事实上他不过是深吸了一口气饮下了那杯酒水“多谢,你自用便是。”

    “师父有何事需要帮忙告知徒儿便是。”林肃放下了酒杯安分的坐在了一旁。

    见他不再戏弄,沈清溏微微松了一口气,却没有留意到若淼仙子看着他们若有所思的眼神。

    “夫人。”林父唤了一声,“我敬你。”

    若淼仙子与他碰杯,放下杯盏后开口道“夫君,我也想吃庚兽精肉。”

    林父顿时心神领会的夹过了一片放在了她的面前“夫人请用。”

    自己的夫人当然要自己宠着。

    “我不是这个意思。”若淼仙子笑道,“我要你喂我。”

    “当真?!”林父有些惊讶。

    他二人虽是恩爱,但从不曾在大庭广众之下如此行亲昵之事。

    若淼仙子点头,林父夹起那肉片递到了她的嘴边“来,张口!”

    “这样吃你不觉得会沾到我的嘴上么?”若淼仙子往后仰了一下头问道。

    林父“???”

    “像儿子那样卷成小卷多体贴。”若淼仙子提醒道。

    林父有所领悟,连忙照做“为夫倒是没想到在体贴一道上儿子倒是超过了我这个父亲,夫人勿怪。”

    “无事。”若淼仙子自然也不会因为这种小事跟他生气。

    林鑫说的无心,沈清溏却是听者有意,如果若淼仙子刚开始的举动他还有些不解的话,现在却是有些明白了。女人的感觉往往比男人更加敏锐,或许她已经瞧出来了。

    “爹娘谬赞,这事还是孩儿跟一位父母久病的孝子学的,日后若是爹娘老了,自然也用得上。”林肃笑道。

    “我儿孝顺。”林父的心情明显也是极好。

    虽是多了些不相干的人,但这接风宴也算得上是宾主尽欢了。

    宴会结束,沈清溏起身,林肃顺势放开了他的手,拱手告退后却发现人已经转身走了,看似淡定,实则清霄真人少有步履如此急促之时,看起来倒像是落荒而逃。

&n

章节目录

抢了男配就跑真刺激[快穿]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恩星小说只为原作者狐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狐阳并收藏抢了男配就跑真刺激[快穿]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