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草莓小说网 www.xcmxsw.Com】,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躺在床上的男人没有给出回应, 只有绵长的呼吸声在这个安静的室内响着,侧躺的碎发散落在枕头上,平时看起来温柔却又不好接近的眉眼此时柔和到了一种完全无害的状态。https://www.kingho.net

    这样的毫无防备, 还真是不怕他动什么手脚。

    塞尔特撩起了他一侧的头发,将唇靠近了血液流淌的脖颈,尖牙在上面轻轻划过, 只要刺破这里,就可以再次尝到那相当可口的血液,他轻轻一笑,咬下的时候却没有刺破皮肤。

    起身的时候林肃喉结的旁边多了一个红色的痕迹,在这个夜晚显得暧昧至极。

    塞尔特起身从窗户处离开, 不过片刻,躺在床上本应该睡的很沉的人往被子里缩了一下,手触碰了一下那有些发麻的地方, 轻笑了一声却是再度陷入了睡眠之中。

    林肃的日常是在早晨生物钟到的时候起床穿衣, 将一切都收拾干净后开始吃早餐, 吃过以后再根据阿诺他们递上来的关于吸血鬼的消息决定要不要出去。

    这样的工作态度无疑是让人信服的, 然而今天当他下楼的时候,所有人的目光都盯上了他脖子上那个明晃晃的红色痕迹。

    伊恩送上了早餐,目光不住的往那里瞟, 友善提醒道“林先生, 您今天出门照镜子了没有?”

    林肃停下手中的动作看他问道“我有哪里不对么?”

    “没有没有。”伊恩连忙摆手,“没有哪里不对。”

    林肃应了一声继续吃自己的早餐,从工作室出来的阿诺将今天的工作放在了林肃的桌边,目光瞟向了那红痕道“林先生, 您今天出来前照镜子了没有?”

    伊恩尴尬的抓了抓头发, 林肃回答道“没有照镜子, 看来真的有哪里不对了。”

    阿诺看着那红痕咬了一下下唇道“您脖子上有痕迹,如果外出的话可能不太好。”

    那样的痕迹他身为人类时可能不知道,但是经历过那种事情,有些事情想不明白也都明白了。

    林肃摸了一下脖颈处,低头取过一旁的消息汇报看了一下“今天夜里外出,应该没事。”

    “您……”阿诺夜晚并没有入睡,但是也没有听到什么动静。

    这样亲密处的痕迹必然不是陌生的人留下的,而是极为亲近的,被允许靠近他的人留下的。

    是他说的血液只属于的那个人来了么?

    “成了?”易哲莱从楼上下来的时候瞟了一眼林肃的脖颈处道。

    林肃笑了一声道“半成。”

    “半成还出来炫耀。”易哲莱轻轻翻了个白眼。

    “毕竟是他想偷偷留下的,遮掩起来不就证明我在装睡么。”林肃轻笑道。

    塞尔特的到来必然瞒不过易哲莱,这位血族始祖绝对属于鬼精的那种。

    林肃跟别人谈话时必须说的很明白,跟他谈话时不用说的通透就彼此都能够明白什么意思了。

    易哲莱语调微扬的嗯了一声,路过伊恩旁边时拉过了他的手腕,将人拉到身边时低头。

    伊恩下意识问道“你饿了么?”

    易哲莱在他脖颈处轻咬了一口,伊恩下意识抖了一下,可是没有感觉到吸血的过程易哲莱就已经离开了。

    而在那白皙的颈子上一枚鲜艳至极的吻痕留在了那里。

    易哲莱扯了一下一边的唇角道“那我就客随主便了。”

    不等众人反应,他转身开了地下室的门说道“我去睡觉了。”

    只留下伊恩捂着脖子脸颊已经红了个通透“这个……我……”

    “挺好看的。”林肃吃过早餐打量了一下那个痕迹,微微低头靠近有些不明所以的伊恩笑道,“但是太轻易得到的东西,很少有人会珍惜的。”

    易哲莱看似习惯了伊恩的存在,但是他们之间不是爱情,就像那位始祖之前所说的,血族对食物不会产生爱情一样。

    伊恩疑惑“什么轻易得到?”

    “……不明白也很好。”林肃站直了身体离开了。

    难得糊涂,不用事事都想的那么剔透,有时候也是一种难得的幸福。

    林肃离开的时候没有带走那份消息报告,阿诺拿了起来追了上去“林先生,有东西落下了。”

    吻痕这种东西对于男人来说不是妨碍,有家室的顶多是家里的那位占有欲重了些,没有家室的也就是情人火辣了些,但在工作场合带着这样的痕迹无疑是不严谨的,不用女士们的化妆品,一件高领的衣服就足以将那样的痕迹遮掩起来。

    夜晚出任务,白天就需要赶路,吸血鬼的行动极快,消息到达的时候如果不及时行动,很有可能在赶到的时候已经造成难以挽回的伤亡。

    这次的吸血鬼善于躲藏,林肃解决起来的时候费了些功夫,等到一切结束,接受完那些村民感谢的时候,月亮已经高高的挂在了头顶上。

    夜晚赶路不难,但是这会儿回去只怕都要天亮了,而那刚刚跟他确立了关系的小血族只怕也要回去休息了。

    可就在林肃打算原地休息的时候,一阵轻微的风声响起,树上掉下了几片叶子,这在夜晚沉睡的丛林中属于正常现象,毕竟也会有夜晚出来觅食的生物。

    林肃自顾自的搭建着帐篷,头顶又是落下了一片树叶,直接落在了他的头发上,命中率百分百。

    林肃轻叹了一口气道“别闹了,出来吧。”

    没有回应传来。

    他的手很巧,搭建帐篷也快的很,在搭建好后钻进去打算拉上拉链的时候探头道“再不出来就只能自己在外面过夜了。”

    一阵轻微的风声,塞尔特已经半蹲在了林肃的面前道“你怎么发现我的?”

    “直觉。”林肃坐在帐篷里笑道,“你一出现我就知道是你。”

    “嗯?心灵默契。”塞尔特觉得这个男人很会说情话,但这样知情识趣的话语比那些木头一样的话听起来确实是要舒服很多的。

    “你怎么来了?”林肃问道。

    塞尔特手指中夹着一张纸条道“知道我会去找你还要出来,还想只留下一张纸条就打发我?想都别想。”

    “这次确实事情紧急。”林肃让开了位置道,“进来说。”

    他没有问他要不要进来,而是直接发出了邀请,塞尔特一挑眉头“这么狭小的帐篷?”

    “看起来难道不像个棺材么?”林肃笑道。

    塞尔特倒没有想过这个,此时听他的话却是来了些兴趣,脱去了鞋子踩了进去,本就不够宽敞的帐篷里躺下两个男人,确实狭小的像是他平时睡的地方。

    夜晚没有灯,但他们两个的视力都极好,不用手臂交缠,呼吸都仿佛相拥在了一起。

    塞尔特伸手拉开了林肃的衣领处,看着那个已经变浅的痕迹道“为什么要遮起来,怕被人看到?”

    “不怕,只是秀恩爱太多容易遭天打雷劈。”林肃轻声说道。

    “这说法倒是稀奇的很。”塞尔特手指摩挲了一下那里笑道,“既然不怕,那就让印记更深一些好了。”

    他凑了上去,唇落在那里像是雪花触碰一样,一片的冰凉触感中,林肃很自然的扣住了他的腰身道“想留下印记的话就亲的重一些。”

    “重一些?”塞尔特的尖牙在上面擦过,笑道,“要是咬破了……”

    “你咬破的当然得让自己负起责任。”林肃另外一只手按上了他的发顶,就像是第一次见面时那样的默许。

    “好,我负责。”塞尔特得到了默许,尖牙刺入接触到那醇厚的血液时几乎发出舒适的喟叹声。

    微微麻痹的感觉从脖颈处传来,林肃摸着他的发,像是哄着一只猫儿一样道“慢点儿,又不会被别人抢走。”

    塞尔特舔了舔嘴唇,觉得那长时间的干涸被满足时松开了那里,唾液让那里的伤口愈合,他半趴在林肃的身上撑起道“你想当我的饲主?”

    林肃摸着他的脸颊笑道“从男人的占有欲角度来讲,我确实不太想让其他人类的血液在你的身体里流淌。”

    塞尔特擦了一下唇角道“可只靠你一个人的血液,只怕不等喂饱我你直接就先死了,人类可是相当脆弱的生物。”

    连生命都不对等,又怎么产生爱情?

    “你想试试我能不能喂饱你么?”林肃动了一下眉头道。

    普通人是不行,但是以他目前的造血体质而言,饲养十个八个都不是问题,更何况这一个了。

    “嗯?”塞尔特手臂交叠在他的胸膛上,“你不怕死么?”

    “我怕死,死了可就再也见不到你了,所以不会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林肃反问道,“你敢试么?”

    塞尔特的手指紧了一下,人类的生命真是短暂的让血族喟叹,他只是布置抓捕易哲莱的血色缚网就用了百余年的时间,而这个人剩下的寿命只怕连那个的一半都没有。

    如果毫无节制的吸取他的血液,他最多只能活几个月。

    或许他可以试一把,如果到最后他骗他的话,正好可以将他变成吸血鬼,这样他就永远处于他的血统压制下了。

    “你们人类不都讲究长久,毫无节制的话就像是杀了下蛋的鸡,抽干了池塘的水捕鱼一样,你觉得我傻么?”塞尔特扯了一下唇角问道。

    “可不就是傻么。”林肃摩挲着他的眼睛,刚才其中闪过的情绪他可是看的一清二楚。

    他用的是陈述语气,若换成旁人敢说他傻,塞尔特必然是要让他知道谁才是个大傻子,但这个人……

    “哪里傻了,你倒是说说看。”塞尔特语调微扬道,今天他要是不说出个道理来,必然要让他知道知道他的厉害。

    “哪里都傻乎乎的,还要具体陈述?”林肃挑眉。

    塞尔特直接捏紧了拳头,却被林肃一手握住,扭转的瞬间身体已经翻转被压在了下面。

    “你!”

    “嘘,该我收取报酬了。”林肃低头吻住了他的唇道。

    帐篷里漆黑一片,四方笼罩的空间让塞尔特觉得有些舒适,而这个男人的温度……

    一吻分开,塞尔特抱着他的臂膀微微喘息着平复情绪“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

    “我就喜欢像你这样傻的。”林肃侧躺在了一旁,将人抱紧笑道。

    血族的诱惑能力虽然是天生的,他们能够懂得人类深情时是什么模样,却不见得会懂得自己,而眼前这个傻傻的小血族明显对于这里还没有开窍。

    塞尔特莫名觉得自己想打他,可是又不像刚开始那样想要抓伤他,只是心中有些恼怒的情绪,火烧火燎的又无处着力“可我觉得我不傻,你举不出我傻的例子,我却可以举出我聪明的例子。”

    林肃要举出他傻的例子再简单不过了,像是当初被他反将一军的戏弄,像是喜欢而不自知,但是这种例子敢举出来的都是猛人,不是分手就是挨削了。

    林肃还不想体会一下医院的饭有多么的好吃。

    “重点错误,”林肃笑道,“我说的喜欢的重点是你,所以不管你是聪明还是傻的都喜欢,还说自己不傻。”

    塞尔特那一瞬间突然觉得自己好像有些傻的冒泡,讲情话最忌讳的就是另外一方领会不到,而之前那样近似于宠溺的话,他却给出了最木头的那一类人的反应,让他有些想要倒带重来。

    一个人类不身经百战不可能这么会,塞尔特勾住了林肃的脖子拉近道“你以前是不是还有过其他的情人?认真回答我。”

    四目相对,一些谎言是能够从瞳孔中看出来的,血族更是在这一方面有天赋。

    林肃看着他的眼睛道“以此生为界,我只有你一个。”

    他的瞳孔不见任何的闪动,也没有任何的飘移,显然这句话没有任何的作伪。

    但是怎么可能?天赋异禀?塞尔特迟疑的看着他“你……”

    “情商高。”林肃笑道,“跟人类打交道可是一件比谈恋爱费力多的事情。”

    人情世故才是最难学会的,懂得人情实体的人一定懂得爱情,只是分爱不爱和想不想去做罢了。

    “我发现你倒是自恋的很。”塞尔特戳了一下他的脸,“脸皮很厚。”

    “脸皮不够厚怎么追得到你。”林肃往下挪了挪,抱住了他的腰身将头埋在了那里道,“没有枕头,借我抱一下。”

    他抱着塞尔特的模样像抱个大抱枕一样,让塞尔特有一种这个男人似乎在撒娇的感觉,总觉得……有点可爱。

    “你不问我么?”塞尔特低头问道。

    林肃埋在他的胸口瓮声瓮气道“问什么?”

    “问我的过往。”塞尔特伸手抱着他的脑袋道。

    手中的发丝很柔顺,摸起来像是最上乘的布料的触感,只是带着硬度,就像是这个男人一样。

    外表看着温和,其实最是不好惹的那种。

    “谁都有过去,不管过去发生了什么,我只在意眼前看到的这个。”林肃放缓了呼吸道。

    他这样的态度看着大度,但是总觉得好像不是那么的在意。

    人类要是喜欢那个人,就算是嘴上不说什么,对于曾经过往中的那个人也会不那么的满意,甚至……拈酸吃醋。

    “我有过别的情人你也不在意?”塞尔特问道。

    林肃低笑了一声道“就算别人有意向,谁又能入得了你的眼?”

    “未必没有比你更好的。”塞尔特莫名觉得他这话说的心里熨帖。

    “既然有比我更好的,你又怎么会看上我这个次一等的?”林肃再问。

    小血族从里到外都骄傲的很,而且嘴特别的硬,即使过往有过喜欢的人也未必会让人看出来并承认,若是被拆穿,说不定还会恼羞成怒。

    这样的脾气和性格,又有力量加成,如果不是这副格外惹眼的样貌,基本上是注孤生的命运。

    听到这样的回答,塞尔特觉得自己好像被这个人了解的相当透彻,他懂得他的骄傲,也知道他不会随便的喜欢上一个人。

    “你倒是聪明的很。”塞尔特轻轻嗤笑了一声道,“谁说我看上你了?”

    “那你的心里是真的还住着从前的人么?”林肃抬头问道,“有没有?”

    他好像并不是全然不在意的,只是隐藏的很深,塞尔特唇角上扬了些“要是有呢?”

    林肃脸上不带笑意,此时格外的认真道“我不跟心里有别人的在一起,即使我很喜欢你。”

    心里有别人还跟人谈恋爱属于渣的范畴,06分析道,亲王真的有么?

    宿主路过无数世界,还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可怜了,说不定以后都不想谈恋爱了。

    当然没有。林肃知道系统的思路又拐去了哪里,但很可惜没拐对。

    06又不明白人类了那您?

    适当的吃醋会让恋人觉得你很在意他。林肃传授道。

    完全不吃醋代表完全不在意,但是太过于拈酸吃醋又会引起争吵,甚至让对方觉得过度在意,或是厌烦,或是觉得好拿捏,已经离不开自己了。

    醋为五味之一,自然也是生活中不可缺少的一味。

    哦。06觉得最傻的怕不是自己这个系统。

    塞尔

章节目录

抢了男配就跑真刺激[快穿]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恩星小说只为原作者狐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狐阳并收藏抢了男配就跑真刺激[快穿]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