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草莓小说网 www.xcmxsw.Com】,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只有没用的男人才会一遇到事情就谈分手。https://www.kan121.com”塞尔特微撑着脸颊笑道。

    “小事不论, 这种不可调和的大事只会让两个人都痛苦。”林肃笑道,“当断则断,不断则乱。”

    他像是来时一样施施然的起身, 轻拍了一下塞尔特的脸颊道“再见了,我的爱人。”

    他转身走的毫不犹豫,可就在离开的那一刻, 塞尔特抓住了他的手,语气微扬道“做你的情侣有什么好处?”

    林肃背对着他笑了一下道“我的一切都是属于你的。”

    不用问,一切的里面包括血液。

    这真是一个让血族心动至极的提议,让自己惦记许久的,最美好的食物心甘情愿的奉上他的血液。

    但很可惜还有一个双方都无法妥协的前提。

    塞尔特看向了他, 林肃毫不犹豫的抽出了自己的手道“回见。”

    他走的轻松,塞尔特本是面带微笑,此时却觉得气了个半饱。

    那个人虽然会为他惊艳, 却也能干脆果断的抽身而去, 最终被套在里面的只有他一个人而已。

    他没有逼他妥协, 只是在让他做出选择。

    “主人……”管家好容易从宴会中抽身出来的时候就看到了那坐在花厅里的主人垂眸深思的一幕。

    在那样的深思中甚至还带着些许的落寞。

    “什么事?”塞尔特看过去的时候唇角已经挂上了笑容。

    被人类所牵制绝对不是一件愉快的事情, 他必须得想办法牵制回去。

    管家恭敬说道“宴会已经结束了,客人们正在离开,您的食物也已经准备好了。”

    “还没有发现新的特级的血液么?”塞尔特有些意兴阑珊的问道。

    管家恭敬道“发现了, 他是始祖身边的一个人类, 名字叫伊恩。”

    “伊恩……”塞尔特念了一下这个名字笑了出来,“想办法弄到他的血液。”

    一旦尝试到别的特级血液,那个男人的血液对他的牵制也就没有那样大了。

    “但那可能会得罪始祖。”管家说道。

    “你觉得我会怕他?”塞尔特扯了一下唇角道。

    始祖暂且押后,他现在最为要紧的是让那个男人为敢于玩弄他的感情付出代价。

    竟然冒名顶替, 可见他也不是全然不在意他的。

    林肃离开的的确轻松, 感情上的事情本来就是当断则断, 不断则乱的,及时的斩断以免后续不可调和矛盾的发生,对人对己都好。

    人类的感情是有记忆周期的,一个月为期,那些荷尔蒙多巴胺分泌的激素都会缓慢的消退,无法遗忘一个过去的人,不过是因为没有遇到更好的罢了。

    “失败了?”易哲莱坐上马车,看到林肃身影的时候脚步顿了一下。

    他还以为这个人今晚就能够拿下呢。

    “嗯,失败了。”林肃倒不介意承认自己的失败。

    他也不是做任何事都能够百分百成功的,承认自己的失败并不耻辱。

    易哲莱坐了上来道“原因呢?”

    “他不像伊恩那样身娇体弱易推倒。”林肃看向了正在上车的伊恩道,“我不想勉强他。”

    易哲莱看了伊恩一眼,若有所思道“的确是那样。”

    塞尔特那样骄傲的血族能跟人类上床都很难了,再想要他屈居人下,那还真是难到在挑战极限了。

    而林肃这样看似温和,实则骨子里也是骄傲的男人,不屑于做力量强迫的那种事情,这种处事的方式符合血族的格调,也是易哲莱欣赏他的原因之一。

    伊恩有些莫名,坐上车交握着手指道“我没有易推倒,我的身体很强壮。”

    他倒是勤劳,虽然看着纤细像是养尊处优的小少爷,但是并不是手无缚鸡之力那种,只可惜跟血族比起来那真是差了十万八千里。

    易哲莱伸手,拎着伊恩的衣服轻描淡写的将人拎离了座位,就像是拎着一只小奶猫一样轻松,用实际行动告诉着满脸茫然的伊恩他有多么的身娇体软易推倒。

    伊恩被放回座位的时候仰着头眨了眨眼睛“你不是人类,不是这么比的。”

    然后林肃伸手过去,一只手就足以将他从那边的座位轻松的拎到这边的座位上。

    伊恩“???!”

    他满脸迷茫,手指交握,显然在怀疑人生的边缘反复横跳。

    “这几天看好他。”林肃瞟了一眼旁边坐着的人道,“宴会上的血族一定注意到了他,塞尔特如果想摆脱我的影响,一定会对他出手。”

    “你对他没有放弃?”易哲莱有些不明白林肃这个人对于赛尔特的关注。

    他不介意他给他教训,却不允许他的死亡,明明已经打算放弃,却仍然关注的很。

    “一些特殊的原因我必须让他好好活着。”林肃笑道,“跟放不放弃无关。”

    就算不能跟那漂亮的小家伙在一起,那也是他的任务对象。

    “明白了。”易哲莱动了一下眉头,“他得不到伊恩,就很难摆脱你的影响,就越会想摆脱,说不定会亲自登门找你点儿麻烦,你还真是个混蛋。”

    经历很多事情还活到现在,易哲莱自然不是个傻的。

    这个男人也不是轻易放弃的性子,既然看上了,当然要千方百计弄到手里的。

    “多谢夸奖。”林肃笑道。

    缘分是要人自己创造的,他不勉强别人,但不代表不能让别人心甘情愿。

    有易哲莱的护持,想要偷袭伊恩的血族没有一个得手的,甚至还直接折损了一个在他的手上。

    ……

    “主人,”管家半跪在塞尔特的面前认错道,“很抱歉,事情办砸了,只怕已经引起了那边的注意,很难再得手了。”

    一位始祖,一个连始祖都能够对付的人类,从他们手中抢东西,无异于虎口夺食。

    塞尔特摩挲着手指道“看来得我亲自去了。”

    管家低头道“主人,那样太危险了。”

    “也是,那就让别的血族先去好了。”塞尔特拿起了桌上的信函道,“正好西瑞尔那家伙想要跟我合作,让我看看他合作的诚意也好。”

    “您不是讨厌他?”管家抬头问道,他看着塞尔特脸上微有些嘲讽的笑容明白了,“是,我一定会按照您的意思传达的。”

    血族分支繁多,而西瑞尔正是另外一支族群的主人,只是跟塞尔特的势力划分范围不同。

    至于主人讨厌他的原因,是因为那家伙好色成性,一直觊觎着主人的一切,只是实力在伯仲之间,一直难以真正分出胜负罢了。

    ……

    遍布着石楠花味道的室内,一个精赤着上身的男人从床上坐了起来,丢下了正在转化为吸血鬼的少年,拿过了侍从递过来的信函。

    他的样貌俊美,微卷的金发长长的散落在臂膀上,泛红的瞳孔中是刚刚满足过的慵懒和倦怠,却难掩那一丝暴虐“塞尔特终于打算低下他高贵的头颅了么?”

    “艾伦说这是他合作的条件。”侍从低头说道。

    西瑞尔打开了信函,在看到其中的内容时笑了两声“抢夺一个人类,始祖手里的东西是那么好抢的么?这是拿我西瑞尔当枪使了。”

    “艾伦还说如果您能够帮忙办到,他的主人将会答应您任意一件事情。”侍从补充道。

    “任意一件事情?”西瑞尔没忍住舔了舔嘴唇,他扶住了嘴巴道,“塞尔特的确是比那些人类要有魅力的多。”

    只是同为亲王,塞尔特自身的力量却是胜出他一筹,一朵漂亮至极的蔷薇花,偏偏被无数的钢刺保护着,让人只能叹为观止,不能近前,越是不能靠近,就越是容易惦记。

    任意一件事情,自然也包括那种事情,西瑞尔脸上的笑容几近垂涎“一个人类换一个亲王的情人,真是不错。”

    如果蔷薇花愿意自己走出钢刺,那样的花朵在近前蹂躏一定非常的甜美多汁。

    “去告诉他,这次的约定我同意了。”西瑞尔随手捡起了丢在地上的衣服穿上,瞟了一眼床上躺着的狼狈又可怜的少年道,“将他丢到林子里去吧。”

    这些已经尝过味道的已经不再具备第一次的价值和美味了。

    “是。”侍从谨慎应道。

    巴伦城邦在深夜陷入一片的安静中,这里是第二大教廷的所在地,即使没有中央教廷那样的安全,也足以让人们关上门窗睡一个好觉了。

    对于抓捕的事情伊恩目前一无所觉,他并不经常出门,待在别墅里的时候有林肃护持,外围到处都有的秘银符咒就足以劝退一大波血族了,而出门的时候有易哲莱暗中跟随的,想从血族始祖手中抢人,无异于白日做梦。

    深夜是血族最为活跃的时候,易哲莱摆弄着林肃新开的工厂里做出的玩具,血族寿命漫长,很多的时间都是相当无聊的,能找点儿趣事都是难得。

    而伊恩在他的旁边躺着,被易哲莱刚刚吸食过血液,睡的很沉,一个不经意的翻身,纤细的手臂搭在了他的腿上,嘴里嘟囔了几句“易……”

    人类真的很脆弱,一个大一些的伤口或者是病魔就足以夺去他们的生命,眼前的少年更是连心灵都是脆弱的,害怕被他一个血族丢下,还真是孤独到了一种可怕的地步。

    “易……”伊恩抱的更紧了些。

    易哲莱拂开了他的刘海,摸了摸那细腻的脸颊道“我在这里。”

    人类的寿命短暂,看在他这么乖的份上,陪到他的生命终结也不是什么困难的事情,反正不过是一瞬间的事情。

    敲门的声音突然响起,很微弱,外面的人明显很注意的说道“始祖大人,发现了新的被制造出来的吸血鬼。”

    外面是阿诺的声音。

    这件事情由易哲莱负责,当然一切的情况都要汇报到他这里。

    易哲莱起身开门,外面站着的少年挺拔而昂扬,跟初来这里的状态相比几乎是一种脱胎换骨的状态。

    有充足的血液,不断适应的力量,他明显已经习惯了从人类到吸血鬼的身份转变,只是对于自己明显还有一种血统上的畏惧。

    “在哪里?”易哲莱低头问道。

    “已经带回来了,在休息室。”阿诺让出了通道说道。

    易哲莱点头,关上了房门的时候跟他一起离开。

    休息室内地毯上环抱着自己坐着的少年正在瑟瑟发抖“我不是怪物,我不是……我没有将心灵出卖给……恶魔。”

    这是很多人类变成吸血鬼的第一反应,阿诺看了那少年一眼,就好像看到了自己当初的模样“始祖大人,他叫凯西,是在罗兰城邦那边发现的,发现的时候刚刚进行完……初拥。”

    也就是刚刚转化成为了吸血鬼。

    “罗兰城邦的地盘也是属于西瑞尔的。”易哲莱说道。

    “是的,最近发现的大多都在同一个区域内。”阿诺询问道,“始祖大人,您确定……”

    他的话没有问完,易哲莱突然鼻头动了一下,转身朝着楼梯处疾行了过去“不好。”

    是血族的味道。

    很浓郁,力量至少在亲王级别。

    塞尔特?不是那个!

    巴伦的城邦中塞尔特站在了高高的屋顶上,眺望着城中的一处笑道“西瑞尔应该已经开始行动了。”

    “他一个未必会成功。”管家恭敬的站在他的身后道。

    “所以让他先冲,我们在后。”塞尔特笑着整理了一下衣摆道,“跟我先去看看戏吧。”

    一想到那个敢觊觎他的血族被打成狗都不如的模样,还真是畅快的很。

    他几个起落,便已经距离林肃的别墅不太远了,管家安静跟上,虽然慢了些,却没有落后一步。

    “还真是相当上乘的血液。”西瑞尔站在床边看着睡的正熟的伊恩舔了一下嘴唇。

    样貌也生的不错,送给塞尔特之前可以先尝尝味道。

    不过现在不是时候,始祖虽然暂时离开,但是血族的五感向来相当的敏锐。

    西瑞尔正要将人拎起来,却感觉到了耳边的风声,一个下意识躲过再看向墙壁的时候,发现了上面扎的很稳的飞镖。

    他正欲再看,又几道飞镖丢了过来,轨迹却是将他逼离了床榻处。

    西瑞尔被那飞镖弄的恼火,尤其是在接过一支却被上面的秘银灼伤了手指时怒火被点燃了“什么人,出来!”

    “这里。”一人轻笑了一声,声音却是从另外一扇窗户处响起的。

    西瑞尔看了过去,在看到来人的金发蓝眼时眼睛亮了起来“还真是一位漂亮的美人。”

    这样的颜色放在血族中都是不输的,而这个血气醇厚的男人是人类。

    柔弱到几乎可怜的人类。

    林肃的瞳孔收缩了一下,笑道“不知道阁下深夜造访所为何事?”

    宿主,他好像在调戏你。06分析数据道。

    林肃笑了一声,就差摸摸它的头了那还不简单,弄死就行了。

    06寻找了一下数据,发现宿主上次的答案跟这次是不太一样的。

    人类真是善变的生物。

    “我来取走一个人类,你是什么人?”西瑞尔动着鼻尖,跟塞尔特的约定不会作废,那朵蔷薇花他要,面前的这个也不能放过。

    他说的很像是在取一样东西,林肃从窗户上跳了下来,不疾不徐的走到了伊恩的床边坐下道“我?我是一个猎人,名字叫……艾凡。”

    “那个吸血鬼猎人?!”西瑞尔的眼睛眯了起来。

    他听过这个名字,斩杀了数百吸血鬼的猎人,但当初他并未将人放在眼里,因为只要有人类在,他想要创造出新的吸血鬼是再简单不过的事情了。

    那个人斩杀多少,他就创造双倍出来,不信他真的杀的光。

    曾经他也想过人类中那种力量强大的人会生的什么样子,孔武有力,说不定还会满身的伤疤,更说不定像那个骑士长一样,整个村庄都被吸血鬼屠了个干净。

    但真正见到的时候,会发现这个人类更接近于血族。

    门被从外面踹开,直接破碎飞了出去,易哲莱站在那里看着屋内的景象,本来绷紧的神经因为在看到林肃时松懈了下来“西瑞尔。”

    “嗨,始祖大人。”西瑞尔打了个招呼。

    他虽然忌惮始祖,但是真被轻易的杀掉还是不太可能的。

    为了一个人类杀一个亲王,这样的话传出去,易哲莱将被整个血族耻笑。

    “你来干什么?”易哲莱问道。

    虽然彼此都是心知肚明,但是西瑞尔笑了一声道“本来是来取一样东西的,没想到这样东西是属于始祖大人的,真是冒犯了,不过您怎么会跟吸血鬼猎人混在一起,他们可是血族的敌人?”

    他的矛头指向了林肃,易哲莱眯眼看他“他是吸血鬼的敌人,倒是你制造出那样的种族居心何在?”

    “我不过是不想看着那些美丽的人类凋零而已,所以赋予了他们永

章节目录

抢了男配就跑真刺激[快穿]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恩星小说只为原作者狐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狐阳并收藏抢了男配就跑真刺激[快穿]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