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草莓小说网 www.xcmxsw.Com】,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好。https://www.kingho.net”黎沅轻声说了一句, “只是那些贵女如今只怕陛下不方便拒绝。”

    接触朝政之事,便知天下尚未平定安稳之时,一国皇帝无子嗣也不打算有子嗣会对江山造成多么大动荡。

    正是因为如此, 黎沅才觉得反驳困难至极, 但是让他亲手将林肃推出去也是不可能,此一生只要一人, 陛下许他了一人, 若是为了什么天下安定将人推出去, 此生只怕悔青了肠子都要不回来。

    “说要拒绝也好拒绝。”林肃揉了揉他脑袋道, “只要一一看过, 再一一弃选便是, 若生还没有朕皇后美, 凭什么进入这宫闱之中成为妃子?”

    “若生有我美呢?”黎沅被他如此说,没忍住笑着问道。

    “在朕心中,自是皇后最美, 无人能出其右,不过若是见她们……”林肃拉后了一些打量着黎沅道, “你素来好着素衣,白衣, 虽仍是好看,但不比红衣张扬, 让妄图比对者有无地自容之感, 我让丝织局给你做几套新衣出来如何?”

    黎沅心中刚刚升起穿着华丽些艳压群芳想法出来, 便被这人一语勘破了“陛下决定就好。”

    相爱人是知心人, 世间再无任何事胜过此事美好了。

    林肃御笔朱批允了贵女入宫选拔, 期盼着帝王开枝散叶文臣们松了一口气, 各家夫人在自己女儿中挑选时候, 黎国皇室中人被送进了齐国国都,与曾经梁帝,南帝等比邻而居。

    即便是帝王,闲来无事除了吟吟诗,作作画伤春悲秋一番以外,也会关注其他人八卦,尤其是曾经身为对手黎帝八卦。

    毕竟其他帝王还算是衣衫干净进来,便是曾经宫廷妇人进来时也算是衣衫整洁,可黎帝连带他最宠爱德妃和儿子进来时,却让梁帝差点儿误以为这是去花街柳巷争风吃醋过客人进入此处了。

    林肃下令不必苛待,士兵自然也就对他们没有那么严苛,想要打听一些什么事,也算是知无不言。

    “你说他们啊,那个皇帝睡在美人安乐窝里被抓,那个什么妃子是跟男宠厮混时候被抓,之前有权有势,现在什么都没了,绿帽子这种事有打了。”士兵嘿嘿笑道。

    梁帝恍然大悟,他也算是知道些黎国曾经污糟事,看着对手比自己下场还惨,当真是老怀安慰“那你们皇后不管他们么?”

    “皇后下令,他们与你们不同,衣食一类都要自己做工换取,否则饿死也是不管。”士兵说道。

    看来黎帝当真是把他那个儿子得罪狠了,宠妾灭妻,又让嫡幼子远嫁他国,任凭哪个昏庸皇帝都干不出这种缺德事来。

    他们是囚犯,地位低,但是还有比他们更低人时候,就让人心情很是愉悦了。

    黎国皇室入内,从前有人伺候,如今却是水要自己打,火要自己烧,饭要自己做,都是一群养尊处优人,哪里做过这些事情,偏偏从前尊位之人现在都沦落成为了一样身份,更是三天一小吵,五天一大吵,当真是如同市井骂街一般,让其他皇室旧人看了好一番热闹,

    黎国皇室入京,黎沅自然是知道,曾经黎皇后,如今黎太后自然也是收到了消息,闻他们遭遇时喟叹一声“当真是冤孽。”

    毕竟年少情深,如今听闻,也难免感慨一声时移世易,人已不同。

    黎沅并未第一时间去看他父亲,而是先来看了太后“母后可是觉得父皇可怜?”

    黎太后知道如今她境遇皆是拜自己儿子所赐,若齐帝并未纳黎沅为皇后,如今恐怕她也是那囚牢中一人“母后知道那是自作孽,只是感慨一朝从云端坠落,只怕落差极大。”

    “母后看看这个。”黎沅将之前递进京中文书给了一旁宫人,由他捧了过去。

    文书上自是写了当时黎帝和他德妃被抓时遭遇,黎太后本是疑惑,不过翻看了两眼,本是略有些愁绪面孔逐渐变得冰冷了起来“如今一看,倒觉得大快人心了。”

    宠爱嫔妃与他人私通,连他们儿子都不知道是不是亲生,当真是可悲,可恨又可笑至极。

    曾经年少情深变得如此不堪,黎太后哪里还会有一丝一毫怜悯“沅儿,若要行事别杀了他们,否则于陛下大业不利。”

    “儿臣省。”黎沅笑了一下起身告辞。

    他今日便是来断绝母后最后念想,礼仪孝道自然是要父慈才能子孝,母后当时失踪不见,为父者却还能在美人堆里寻欢作乐,当真是该死!

    离开寿辰宫,黎沅唤人套了马车出了宫,皇后出宫,林肃这里必得消息。

    小皇后要去教训坏人了,宿主不去看看么?06问道。

    那可是相当经典打脸场景,一想想就觉得酷炫狂霸拽。

    他没叫我去。林肃继续翻看初定法典,没有动身意图。

    但凡爱人,都希望在爱人面前展露自己最为美好一面,而若是打脸仇人,必然是面色冰冷,手段毫不留情,对于一个在他面前软跟小猫儿一样小皇后来讲,展现像毒蛇一样一面实在是有些困难。

    他只需知道他小皇后不是谁都能够拿捏欺负就好,何苦面面俱到。

    宿主何时这般听话了?06很是不解。

    而且外面很热。林肃侧撑着头说道。

    旧梁国国都四季分明,也就意味着冬天很冷,夏天很热,能够顶着大太阳出门给那些人一个教训,那是小皇后心中一口气撑着,这种大热天让他去看戏,当真是吃力又不讨好。

    06哦了一声,感觉发现了事实真相。

    宿主偶尔也会有躲懒时候,毕竟做皇帝好像真很忙。

    黎沅艳阳高照时候去那个别院,去时一身皇后朝服,发冠华丽却不显女气,虽然重了些,但明眼人都能够看出来他如今身份地位。

    一声“皇后驾到!”

    本在院中打不可开交父子三人皆是停下了手中动作看向了门外地方。

    那一身华服少年宛如众星拱月一般清丽无双,可眉眼间冷冽却宛如能够驱散这一院酷热寒冰,没有丝毫温度。

    “沅儿……”黎帝多年再见儿子,却仿佛再见到曾经皇后一样。

    只是那一身华服与他如今衣衫褴褛,满脸血痕相比,当真是格格不入“沅儿,沅儿,父皇知道错了,是这个贱妇蒙蔽了朕!让朕曾经待你不好……”

    与黎帝追忆往昔比起来,德妃母子明显是害怕居多“黎沅……你不能对我们怎么样,我们可是皇室旧人。”

    他们瑟缩而卑微,哪里还有当日嚣张跋扈。

    黎沅本以为自己是来复仇,可是如今却像是看见落水恶犬一样,连痛打一顿都提不起什么兴致来。

    难怪陛下对来这里提都不提,想来也是觉得对这样人动手无趣至极。

    “本宫自非那等落井下石之人。”黎沅说出这话时,觉得自己可能也是近墨者黑了,“反而要来帮你们一个忙。”

    “帮什么忙?”黎帝目露期待看着他道。

    “之前听闻你们怀疑黎沧血统,为使你们父子齐心,自然要证明血统,以免误了子孙后嗣。”黎沅招手道,“劳烦莫太医为他们验亲了。”

    莫太医自是上道“微臣领命。”

    太医上前,数名宫人将三人按住,黎帝不明所以,黎沧却是挣扎叫嚣道“黎沅你想干什么,你想谋害父兄么?给我放开!”

    此处院落如此热闹,其他皇室中人往日可能会来凑热闹,如今却是纷纷房门紧闭,不敢出来探问,便是他们想,守在那里士兵也不是吃素。

    “放开我!!!你想谋杀!!!”

    “吵死了,把他嘴堵住。”黎沅说道。

    宫人直接撕下来一块破布塞住了他们嘴,任凭他们支吾着,滴血验亲还是完成了。

    杯盏被捧到黎沅面前,其中血液相融,明显是亲生。

    杯盏又被捧到了黎帝面前,他看着杯中相融血液瞪大了眼睛,却又似乎有些放心。

    “没想到竟然真是亲生。”黎沅垂眸,在三人紧张情绪下说道,“既然如此便好办多了,黎沧,你想活么?”

    黎沧口中布被取了下来,他知刚才只是验亲,明显有些松了口气“自是想活。”

    人为刀俎,我为鱼肉,他双拳难敌四脚,根本无法对抗眼前这个人。

    “此时正值酷暑,院中有大树,本宫要你亲自将你父亲母亲捆上去,只要吊足两个时辰,你就能活。”黎沅说道。

    那人说过,有些事情不必亲自动手,看他们狗咬狗,一嘴毛,便会觉得有些人不过如此。

    德妃与黎帝皆是震惊看向黎沅,随即转向了从地上爬起,接过宫人递过来绳索黎沧道“沧儿,朕是你父皇啊,你不能这样对朕!”

    “沧儿,我是母妃,我是母妃啊,从小到大都是母妃护着你……”

    “只是两个时辰,母妃,只要两个时辰儿子就能活,只要两个时辰,拜托了!”

    疯狂和哀求声音在这个院落响起,他们这般痛苦画面在黎沅看来其实并没有多么舒心,反而觉得讽刺至极。

    陛下当日所说,报复便好,却是不必将仇恨放在心上,想来便是为今日所准备。

    “走吧。”黎沅转身道。

    一旁宫人连忙道“皇后起驾。”

    “殿下,您不看到最后么?”有亲近宫人问道。

    “不必,让人盯着进行,务必让他们活着,活下来以后还照之前看着便是。”黎沅觉得这里肮脏污秽很,甚至有些后悔,觉得今日或许就不该来。

    “是。”宫人不解他情绪,却是遵令行事。

    黎沅走时比来时更快了几分,各国皇室虽不能出自己院子,可却也能从门缝中瞧一二,有人好奇是如今皇后到底有什么魅力,能够吸引那一统天下齐帝倾心至此,有人则好奇如今皇后与黎帝之间龃龉。

    即便只是从门缝中瞧人,那一身华服少年在阳光下匆匆而过,整个人都好像晶莹剔透一般,让人见之忘俗。

    “能有此色,难怪齐帝放在心上。”梁帝叹了一声。

    “之前南国不是说娶了这位皇后才能够天下太平么?如今倒真是应验了。”

    “坊间传闻,得黎沅者得天下啊。”

    其他皇室尚可,曾经元和帝却是着实被惊呆了,即便他如今不能人道,可赏美能力还是有,那样倾世之姿,跟当初那个沉闷无趣,一身暮气太后哪里像是从一个人。

    “那不是太后,那不是……必然是被掉包了。”南帝指着道。

    曾经他话一言九鼎,但是如今说话只会被当做疯话罢了,无人会去在意。

    黎沅离了那处院落才觉得神经松了下来“回宫。”

    他离宫之时不带急切,回宫时却是恨不得马车快一点儿,再快一点儿,心心念念只想看到那此时必在宫中等他人。

    进了宫门,又下了马车,黎沅步履匆匆,待见到殿中那一身帝王便服,便只是坐着也俊美冷峻之人时候,这才轻轻松了一口气。

    “回来了?”林肃抬头看他面上带汗,微微吐气样子笑道,“可是热着了?怎么跑这样急?”

    “急着回来见你。”黎沅跨过了门槛朝他走了过来。

    林肃若有所思,却是起身,将飞奔而来小皇后抱住道“没想到只是分别数个时辰,皇后就这般想念朕了。”

    “一日不见,如隔三秋,便是数个时辰,也是觉得好几个月没见了一般。”黎沅不知自己为何心情如此迫切,只知道见到这个人,那种厌恶又冰冷情绪皆是散了,只剩下满心安逸与甜蜜。

    “皇后是在邀请朕么?”林肃托住了他挂上来身体道。

    黎沅手搭在他肩上,只觉得这人眉眼当真是天下第一好看,不论何处都长十分符合他心意“陛下接受邀请么?”

    他对他不仅仅是喜欢,是爱,爱到满心都觉得放不下了。

    林肃笑了,倾身吻住了他“接受。”

    这样漂亮大美人如此邀请,自然是不能做那等柳下惠。

    宫人皆是面带笑意退下,帝后恩爱乃是天下和睦好事,若是宠妃如此,还有个宠妾灭妻罪名,可对皇后如此,却是名正言顺。

    屋外艳阳高照,屋内却是情浓。

    在那之后,黎沅再不过问黎国旧皇室之事,除了做好每日功课,便是与林肃同在一处,即便是批阅奏折也不觉得无聊,之前偶尔男人问问他意见,后来却是直接将一些小事交给他直接处理了。

    贵女挑选了三月,金桂盛开时候同批进了宫。

    女子娇俏,又喜着淡色轻纱,看起来极为纤瘦曼妙,即便满脸稚嫩之色,也是各有千秋,若是填充后宫,也必会是处处亮色。

    贵女们说笑谈话,若是旧朝宫人,自是小心谨慎伺候,毕竟不知哪位主子哪一天就爬上高枝成为主子了,可是在此处等候宫人却皆是尽到本分,并无半分讨好之意。

    宫外自是不知,可他们却是有渠道知道陛下对皇后爱重之意,虽说这些花朵极盛,可是哪里比得上被陛下宠爱皇后殿下。

    “听说陛下极是英俊,便是一见,不得中选也是值得。”

    “姐姐这是对陛下早有思慕啊。”

    “能够入宫,自是对陛下有意。”一个穿着极艳女子道,“难不成你入宫还对其他男人抱着非分之想?”

    那女子话语出口,许多女子皆是避其锋芒,一女子小声问道“那是何人?”

    “郭丞相女儿,郭蔷,郭丞相受陛下器重,女儿自也是不能随意招惹。”有女子道。

    “她也是生漂亮,显然对陛下势在必得。”有娇俏女子叹气道,“不过听说皇后殿下也是生极好,陛下带人去抢回来。”

    “陛下果然厉害,若是抢是我,我必然心甘情愿跟着他走。”有女子捂着脸小声道。

    “羞羞脸……”

    女子梦中总有英雄入梦,英雄若对自己情深到用抢,自是如同小鹿乱撞。

    她们窃窃私语,直到一声“陛下驾到,皇后驾到”声起,这才纷纷站定,皆有了大家闺秀仪态。

    此处为殿内,帝王过处仪仗紧随,待帝王踏入殿内,殿中之人纷纷跪下“陛下万安,皇后殿下万安。”

    帝后携手,从中间经过,旁边人行叩拜大礼,便是抬头也只能看到那绣着龙纹与凤凰袍服边角。

    帝王是黑色金龙,而皇后却是正红金凤,与女子们淡色轻纱截然不同。

    “平身。”一声低沉声音响起。

    女子们纷纷起身,视线不自觉投诸,却是个

章节目录

抢了男配就跑真刺激[快穿]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恩星小说只为原作者狐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狐阳并收藏抢了男配就跑真刺激[快穿]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