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草莓小说网 www.xcmxsw.Com】,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人都走了, 还不说实话?”林肃也不靠近逼迫他,只是随意拉弓,弓弦声呼啸, 箭箭命中靶心。https://www.25shu.com

    黎沅看着他挺拔身影,以及拉弓射箭那一瞬间微眯眸中冷冽,还是将内心疑问问出了口“陛下当年救下康将军,是因为什么?”

    这种好像在妒忌感觉,一点儿都不符合皇后大度。

    林肃闻言, 本要再射一箭,却是将箭从弦上松了下来“那我问你, 当初在宫宴之上你为何帮他?”

    “我惜他之才。”黎沅脱口而出。

    林肃笑道“我也惜他之才,不过这只是原因之一,第二个原因是, 他是你和元和帝之间矛盾, 我那时准备不足, 不能贸然行动将你从南国皇宫接出来,所以便先将他带走。”

    黎沅手指紧了一下,干涩道“……是因为我?”

    “对,因为你。”林肃将箭羽投诸进了箭筒之中,弓也放了下来道, “况且他喜欢女子。”

    黎沅本不该再问, 可他内心总是焦灼不定“那若是康将军喜欢男子呢?”

    “你想问什么?”林肃看向了他道。

    他眼神中看不出什么情绪,也让黎沅提起了心弦“其实我……”

    林肃靠近, 黎沅本是看着他视线,此时却是低了下去, 他知道是自己逾越了, 却听男人在头顶说道“你这只是假设, 我既然有了你,又怎么会再去招惹其他人。”

    黎沅唇角微弯,又听他道“想问什么就问,你若不问,我未必能够时时猜出你心中在想什么,若做不好,会生嫌隙。”

    他通情达理,越发让黎沅觉得自己贪心,可他真想贪心“你说不会去招惹旁人,莫非能让后宫虚设?”

    林肃未答,黎沅没忍住仰头去看,却听他道“你想让我后宫虚设么?”

    黎沅对上他视线,却无法勘破其中情绪“我知你要绵延后嗣,要让江山千秋万代,可我不想你碰别人,即便是为了绵延后嗣。”

    嫉妒也罢,失德也罢,权势也罢,即便这个人给他可以离开他权力,他也不想离开,将他让给其他人。

    “皇后既担得起这嫉妒名声,朕自然也担得起这不能开枝散叶名声。”林肃拍了一下他脸颊笑道。

    他如今是以帝王身份在说话,君无戏言,说到自然就要做到。

    黎沅心中酸涩,却又是甜不知该如何自处,他上前抱住了林肃腰身道“君子一诺千金,话出口便不可随意更改了。”

    林肃揽住他道“话语可以随意更改否认,要不要我下一道旨意给你,若日后违背,你可以拿来对峙。”

    “陛下所言,怎么会有违背那一日?”黎沅抱着他笑道,“我自是信你。”

    自古少有帝王能够说出虚设后宫话来,因为一个人哪里比得上佳丽三千肆意快活,可他既然应了,黎沅便信他。

    “我们尚未成婚,太后如此举动,算不算上非礼?”林肃低头说道。

    黎沅想要松开他,可手臂却被他紧紧禁锢,根本挣脱不开,倒像是真依依不舍模样,松不开又说不过,黎沅索性自暴自弃道“对,哀家就是非礼你了,你又能如何?”

    林肃摩挲着他唇道“来而不往非礼也,既然太后如此主动,朕也不好当个柳下惠不是?”

    黎沅对上他视线,又是没脾气,又是心脏跳动厉害,这人分明好欺负人,可他却难以抑制喜欢他。

    什么克制在他面前,似乎都是不管用。

    齐帝迎娶新后,自是仪式排场都是不缺,正红色在宫中到处都是,即便所有人都知道南国太后是二嫁之身,可陛下爱重,无人敢怠慢分毫。

    一身凤凰袍服,却非女子款式,由黎沅穿来威严皆备,他本就是皇族出身,又是当过太后人,虽在林肃面前每每受挫,可在群臣面前却是凤仪万千,撑得住这火红凤袍。

    同上高位,行礼叩拜,对视之时黎沅微微柔了眉眼。

    帝位之高,似乎隔着山水千万重,站在高位之上连最远处朝臣面孔都是看不清,可这就是天下之主位置。

    帝位孤高,但愿长伴君侧。

    “朕大婚乃是大喜,特许大赦天下,与万民同喜。”林肃穿着帝王袍服,帝服更是华丽而厚重,可那流冕和帝服只能增加他威仪,却无压制半分,让黎沅忍不住目不转睛盯着他瞧。

    高堂之上,曾经黎皇后,如今太后看着一双璧人,终是轻轻叹了口气。

    尘埃落定,这样时局也应该交给年轻人自己去判断了。

    “萧国旧人觐见!!!”

    一声传呼,萧国皇室浩浩荡荡进入,曾经皇帝如今一身普通朝服,待到了台阶下纷纷跪下“萧氏感念陛下一统天下之心,顺应天命,奉上国书,移交大权,自愿为陛下之臣民。”

    有宫人将那国书捧了上来,林肃唇角微笑,不怒而自威“准。”

    一声准,萧国旧人行三叩九拜大礼“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皇后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

    山呼万岁与千岁。

    袍服之下林肃扣住了黎沅手,看他明显怔了一下,转过来眸中却全是笑意。

    “皇帝万岁,皇后千岁,岂不是要让陛下孤独九千岁后终老了?”大典结束,黎沅与林肃并行之时轻声说道。

    男后与女后又有不同,女子不能见外男,可男子自小到大都是在外面跑遍了,洞房合卺之礼更是不需要什么早生贵子祝福,又有林肃特许,不需要黎沅在婚房之中等待,而是两人携手并行。

    林肃轻笑道“皇后又岂知那九千岁不是在遇到你之前已然度过了呢?”

    黎沅心头一动,转眸看向了他。

    “孤独九千岁,只为了余生都遇见皇后一人,白首偕老。”林肃轻声说道。

    黎沅呼吸有些凝滞,竟是不自觉停下了步伐,手心攥紧。

    他穿着大红色凤袍,与林肃想象中张扬明媚一样,果然是适合这种极为艳丽服饰,此时双目含情,这样忘了走路一般痴情,倒还真是活生生勾引。

    林肃是有意而为之,可有人却是无意便足以乱芳华。

    “皇后可是走累了?”林肃松开了他手,在黎沅还未曾反驳时将人抱了起来,连带着那厚重袍服拥在怀里,也不见有丝毫费力,“朕抱你走。”

    那一瞬间目光让黎沅觉得有些危险。

    林肃行走并不受袍服限制,虽不见如何急促,可后面宫人却是有几分跟不上。

    到了寝殿门口,不需宫人开门,他直接一脚破门,进入其中时不等宫人跟上,房门已然在他背后关上,硬生生将一堆宫人给关在了殿外,不知该如何自处。

    “这怎么办?”一个宫女问道。

    历来皇帝招寝时都是有宫人守着,以备什么不时之需。

    现在他们这群伺候却是被陛下拒绝了。

    “皇后凤仪万千,陛下自是急切了些。”

    “这是新朝,虽有什么旧朝惯例,可齐国便是陛下说什么就是什么,既是被关,便等着吧。”

    殿外之人声音极小不可入,可当着那么多人面被抱起来进了这洞房,当黎沅被放在龙床上时候面颊已经要赶上这衣服红了。

    “陛下……”

    林肃随手解下了他凤冠,将人压在了床上,摩挲着那双直直看着他眼睛道“日后别在外面这样盯着朕。”

    黎沅眨了眨眼睛,一片红晕中脑子有些晕,哪里还顾得上考虑那些看到宫人“为何?”

    “这是邀请,邀请我弄坏你。”林肃倾身吻住了他唇道。

    “…唔……”

    黎沅想要反驳,可惜这人连反驳机会都没有留给他。

    未曾成婚前还能阻止他,可成婚以后,那些让他羞涩,不知所措龙阳图谱上内容当真是一一应验了个遍。

    旧梁国国都恢宏大气,气候也非是一年四季如春,本就是天气转冷时刻,若有瑞雪,自是来年收成极好,在帝王大婚之日,那雪粒洋洋洒洒从空中飘落,本只是染湿地面,后来却是转为了鹅毛大雪。

    “下雪了!!!”

    “陛下果然是顺应天命之人!”

    “瑞雪之兆,乃是上天认可啊。”

    “皇后娘娘也是得天承厚之人,当年嫁给南帝,不就是因为娶了皇后娘娘能得天下太平么?”

    “莫非得皇后者得天下。”

    屋外严寒,屋内却是燃起了火炉,一片暖意洋洋。

    黎沅醒来时下意识蹭了一下那温暖触感,在感受到非是被褥触感时听到了头顶声音“醒了?”

    黎沅睁眼,看了看自己手搭地方,瞬间想要缩回自己手,却被林肃一手按住道“皇后便宜都占了,莫非是想翻脸不认人?”

    昨夜情深,黎沅从未想过人与人还能那般亲密,思维未醒转时觉得羞涩,可等清晰时候却是直接将手臂环过了林肃腰,将脑袋贴了上去“自然不会,我会负责。”

    他如今是名正言顺皇后,与自己夫君亲密再是正常不过。

    林肃低笑了两声“皇后如此磨人,若真有一日苦短日高起,从此君王不早朝,必是皇后之过。”

    黎沅继续抱紧“反正要担善妒名声,多一条惑君也是无妨。”

    “看来朕在皇后这里,注定要做昏君了。”林肃笑道。

    小皇后明显比婚前粘人,他这会儿若是提什么礼仪规矩,可就是不识趣了。

    皇帝大婚,休朝三日,林肃与他笑闹半晌,却还是有折子要批。

    新朝初立,林肃并未对原来各国官员赶尽杀绝,有跟随他者为臣,自然也有那些各国为民请命之人为臣。

    这些人都是当世大儒,若是随意杀了,或是当归乡野实在可惜。

    此举一出,着实震惊四野,却也引得各方交口称赞,历来帝王都说什么开明大度,可是能够这样兼容并蓄者却是头一例。

    能入朝堂登高位者,办事能力自是有,只是朝堂能臣们看着原本斗你死我活人站在身旁,当真是心情复杂,一个个奏折跟比着谁更有文学一样。

    本来三言两语便能够说清事情,一个个能够写一本书出来。

    虽是不必上朝,可国家大事每日都是不断,折子自然是要看。

    同在殿中,林肃未着衣冠,而是穿着亵衣,披着外袍坐在桌前批阅那些折子,之乎者也对他来说倒是不难,只是看多了颇费心神。

    黎沅昨夜被他闹有些晚,虽是晨起玩笑了一番,外面大雪纷飞,却是窝在床榻之上又睡着了。

    雪停时候整个殿内亮堂很,黎沅翻了个身再睡不着,转眸却是看见了正在桌案旁认真批阅男人,地毯铺极暖,他直接披上外衣下了地,落地无声,本打算静悄悄凑过去。

    可刚刚到了近前,那似乎一无所觉男人却是放下了笔,一个伸手就将他抱放在了腿上。

    林肃拇指上有些墨汁,直接擦到了他鼻尖上道“刚才想做什么?”

    那手上墨汁真是相当显眼,黎沅握住了他手不让靠近自己脸“没什么,想看看陛下在忙什么?”

    “各地风土不同,定立法度需要兼容并蓄,总会出一些问题,帮我看看。”林肃调整他位置,将他纳入怀中,展开了桌上折子道。

    殿内即便生了火炉,可离了床榻,下地时候还是有些冷,如今被他抱在怀里,只觉得整个人都温暖了起来。

    “当真让我看?”黎沅问道。

    “当真。”林肃笑道。

    黎沅拿起了奏疏,看着上面内容,初时还能定神,待看过几个以后揉了揉眼睛。

    林肃问道“怎么了?”

    黎沅道“陛下大臣们皆是文采卓然。”

    一个个篇幅极长,看起来颇为费力,通篇文采倒是极为好,可是却需要在里面找重点。

    “朝臣也是各方汇聚,习惯了争个高下,连皇后也觉得费力,日后每人奏疏便限制百字以内好了。”林肃说道。

    黎沅拿着一个奏折笑道“这一本便有成百上千字,若是锐减,只怕要让大臣们头疼万分了。”

    “他们若不头疼,头疼就是我了,文章不在于长,不在于精,只要解决事情便好。”林肃抱着他道。

    黎沅觉得他说极对“陛下若是想简洁,不妨对于民间教育也以简约为主,少些形式上东西,反而于国有益。”

    “若是拿下黎国,确实要开恩科取些治国之人,皇后此法不错。”林肃说道。

    封建制度不是那么好更改,想要教化人心,从这种传统教育中挣脱出来,需要潜移默化改变,数十年而行。

    而想要改动士农工商阶级地位,从上而下,从下而上都要进行。

    从上者,可直接削弱士族权力,新朝刚立,士族根基并不稳固,此时削弱最是得宜;从下者,便是要改变生产关系,他从商人变成一统天下皇帝,任谁也不敢嘲讽一句,手工作坊若得以大力发展,开外海,促进商业发展,待商人阶级于社会力量越来越大,地位自然也就提起来了。

    林肃初时定下计划幅度并不大,可他与黎沅诉说,黎沅却发觉了其中一丝不对劲“若如此行事,商人与工人地位提升,极有可能损伤到士族利益,他们对陛下臣服之心也会衰减。”

    君权神授,便是要让百姓产生对于君王敬畏之情,不敢贸然生出什么叛逆之心,若是极大放权,绝对会威胁到帝位。

    而长此以往,无异于自掘坟墓。

    林肃笑道“若是真成了,这天下非一人一家之姓,也不必考虑什么江山千秋万代了,若是人人皆是一人一妻,家宅内斗会减少,家和万事兴,无强权压迫,如你以往之事便会减少发生。”

    黎沅呆在了原地,久久不能回神,他想要维护这人利益,可这人却是在考虑他感受“陛下……”

    “若有一日再不能做皇后,你可愿意?”林肃在他耳边轻声问道。

    伴随着窗外初雪,黎沅笑了“自是愿意。”

    惟愿这天下少一些如母后,如他一般一生只能够关在内宅中人。

    这个男人想要达成愿景,他必会陪他一一实现。

    黎国暂未收服,对于新朝法度争吵却是甚嚣尘上,以往皆有刑不上大夫制度,如今新帝却是讲究天子犯法与庶民同罪,如此一来,士族地位将被大大削弱。

    “若是家族处罚奴仆,不能随意处决,会助长他们气焰。”

    “那官府岂不是形同虚设?”林肃说道。

  &n

章节目录

抢了男配就跑真刺激[快穿]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恩星小说只为原作者狐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狐阳并收藏抢了男配就跑真刺激[快穿]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