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草莓小说网 www.xcmxsw.Com】,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黎沅听她话手中滞了一下, 笑道“你可知制作这钗人是谁?”

    以前事情追忆只会让自己痛苦,做人都要往前看,平白提起只会增加烦恼。https://www.kingho.net

    “太后可是想多做几支?”姑姑问道。

    黎沅摇了一下头道“这钗中机巧工艺极好, 用了一些巧妙机关,制作这钗主人想来是懂一些机关术, 若能请他做一些玩具, 也好打发这无聊时光。”

    姑姑连连点头“确实如此,奴婢安排人去问询。”

    “多谢姑姑了。”黎沅托着腮坐在那里,手指上捻着那钗。

    能做出这般精巧工艺,必然是一位老师傅,经验极其丰富, 手法极其巧妙,才能做出这样精致东西。

    “只是机巧玩具?”元和帝问道。

    宫中总管道“太后宫中姑姑说了, 太后年少,总是一个人待着怕闷坏了, 难得见陛下所赠钗精巧, 才生了些解闷念头。”

    宫中地位越高, 办事越快,听闻太后只是想做机巧玩具,元和帝自然是应允。

    如今太后对他有庇护之恩,虽是年少却识大体, 从不干涉前朝后宫决定, 不过是多养一个人,又能轻松做足孝子之态,元和帝自然乐满足这位名义上长辈一些生活上要求。

    “那就派人尽快去办吧。”元和帝说道, “若是太后高兴, 让那师傅来宫中解那些机巧逗太后高兴也是可行。”

    皇帝应允, 林老师傅肃自然也接到了这样一笔算是特殊订单“机关玩具?”

    下属点头道“那个宫人是这么说,说是太后见您发钗做精妙,故而想看看您能不能做出什么机巧玩具,若是能让太后解闷也是好。”

    太后黎沅,正是此次任务目标,十五岁时先帝驾崩成为太后,如今也就堪堪十六岁年龄。

    十六岁年龄被关在那样宫廷之中,确是闷了些。

    有生意上门就没有拒绝道理,林肃笑道“明日给他。”

    这个时代机巧玩具大概就是九连环一类,只要摸到了诀窍就能够解开,像是魔方这种需要用到算法东西基本上没有。

    他能答应,下属自然高兴“是,少主,我这就替您回了那宫人。”

    林肃速度极快,手下又有能工巧匠,想要做出复杂机关玩具不是什么难事。

    而在第二日黎沅就收到了宫外奉上来一个十分繁琐木制品,旁边还放着一张纸,上面还写了简单说明。

    黎沅也不着急去解,而是拿起那张纸“鲁班锁,不用一丁一卯,全然由木头拼凑而成。”

    字不多,可字迹风骨极佳,隐有锋芒,寥寥数笔,倒是让黎沅有些赞叹“这种书法可不是一朝一夕就能成,这位师傅显然是多年浸淫此道。”

    能将书法练这样好,必有数十年之功。

    那张纸被黎沅小心收好,他打量着眼前这个有脑袋那么大木球,寻找着其中机关结构。

    推拉解锁,一处不对,处处都是掣肘,可黎沅却是解认真,每抽出一块木头眼睛都能够亮上一分,一直到日暮时分姑姑来告知用膳,他才从那种状态中脱离出来,榻上放满了木头,一动身体,掉落在衣襟上木头更是往地面上掉。

    黎沅有些微微尴尬“一时入迷。”

    却是极为爱惜将那些木头捡了起来。

    “难得见太后心情这样好。”姑姑笑道,“您这解了不少,用过膳后再解也不迟。”

    这宫中最闲人应该就是黎沅了,他不必像嫔妃们那样挖空心思讨谁欢心,也不必与谁勾心斗角,只用在这里待着打发时间便好。

    “从前觉得时日漫长,如今一下午还真是不觉得时辰已经过去了。”黎沅将那些掉落木头放好,即便前去用膳,也有一步三回头依依不舍感觉。

    姑姑难得见他这般脱去暮气,有了几分在黎国时朝气蓬勃自是开心,只觉得这珍宝阁阁主着实是有办法“太后,看路,您这般痴迷于此物,今夜奴婢可得看好您。”

    “我……哀家只是闲来无事罢了。”黎沅以往用膳都是慢食,索性用完膳也无事可做,还不如慢慢吃,免得时光难捱,可是今日却是觉得姑姑布菜着实慢了些,不过些微吃了两口就放下了筷子,“哀家吃饱了。”

    他站起来就走,显然还惦记着他那没有拆完机巧玩具。

    一次晚膳不用其实无甚大碍,只是姑姑已经许久没有见他对什么事物这般热切了,看着满桌饭菜摇头叹了口气“罢了,太后开心最重要。”

    人在这宫里闷着,大多都是闷出来毛病,能得一次开心比一顿饭更重要。

    黎沅膳后继续研究,这一次一直到了三更天时候,姑姑掌着灯过来提醒他睡觉“太后,明日再玩,您该歇息了,万一明日陛下过来请安您起不来可不是糟糕。”

    “免了他请安便是。”黎沅未曾抬首,“姑姑也去睡吧,不必管哀家。”

    他是太后,即便作为最贴身亲近奴婢也只能劝导,不能直接命令。

    姑姑探了口气,给他又换了油灯道“您若是累了便唤奴婢,奴婢在外面给您守夜。”

    便是平日各宫中也是要有人守夜,以免主子半夜起来有什么需要。

    “嗯。”黎沅应了一声,他手下动作不停,一直到了破晓时分,才将最后锁解开,待解开后直接松了一口气,才觉得整个人累极了。

    他后仰平躺在榻上,只觉得好久未曾这般开心过,手中握着那最后一块木头在眼前端详,却是不知道什么时候迷迷糊糊睡着了。

    姑姑一直听着里面动静,偶尔瞌睡,一颠脑袋听见里面没有了动静,进去看是就见少年握着一块木头,正侧躺蜷缩着躺在榻上,呼吸平稳,明显已经睡着了。

    “真是……”姑姑年龄大了,自是见过不少风雨,对于从小看大孩子自是怜惜,只是往日太后皆是要求守礼自持,以免行差踏错,如今看起来才像个孩子,偶尔也会有如此任性时候。

    遣开宫人将少年小心搬到了床上,宽去外衣,少年似有迷糊醒来意思,抱着被子蹭了蹭,姑姑抬手拍着他背,直到他呼吸再度平复下来。

    宫中之事若不刻意隐瞒,不过一时半刻就足以传沸沸扬扬,比如太后宫中点灯一宿,就为了那个机关玩具。

    能让太后如此感兴趣之物,自然是引嫔妃们好奇不易,派人去打听问询时,宫中已经进了不少这样机巧玩具,连元和帝都听说了。

    “陛下,此物名为鲁班锁,乃是直接以木头拼装而成,便是那珍宝阁所出。”总管说道。

    “此物倒是精巧。”元和帝伸手去解,倒是颇费了一番功夫才取出其中一块,输出了一块,便觉得稍微有些成就感,待再取之时却觉已沉迷其中,元和帝取出三块时有些意犹未尽,“此物若是给嫔妃们解闷也是不错,但如此精工巧物,若用来建筑宫殿,必然也是极其稳固。”

    “陛下果然与常人不同。”总管连忙称赞,“奴婢等岂能想到这一层。”

    元和帝将那玩具丢开了手“此物精妙,只观其状难以学完全,派人去将那珍宝阁阁主给朕请进宫来,朕要见他。”

    “陛下……”总管有些迟疑,“商乃末籍,平白宣召一介商人,只怕引得朝臣非议。”

    “那你说该如何?”元和帝说道,

    那总管连忙跪下道“奴婢妄议朝政,还清陛下恕罪。”

    “可你说也是无错,若是平白宣召商人,确会让朝臣非议,起来吧,你有何主意但说无妨。”元和帝道。

    那总管连忙爬了起来,擦了擦额角汗道“陛下,过几日就是中秋了,宫中有宴,那些舞者戏班都是要入宫中,到时候陛下传召,自然不会有人说什么。”

    元和帝若有所思“确实如此,你倒是聪明。”

    “奴婢也就在这种小事上有些小聪明了,不及陛下大智。”总管笑道。

    “就按你说办,此事若成,朕有重赏。”元和帝说道。

    “谢陛下。”

    宫中有玩具,坊间也会有所流传,只是卖往坊间与宫中材料并不一样,如此区别对待,也算是各方都满意了。

    “入宫?”林肃见到那传达旨意宫人说道。

    那宫人本以为商人皆是粗鄙之人,一见林肃却是惊了一下“你倒是生好样貌。”

    “不过一副皮囊,父母给,不足挂齿。”林肃笑道,“只是林某并无才能,不知此次入宫是?”

    “太后喜欢你玩具,想在中秋宴上见见,谈谈你妙想,若能得太后恩赏,你这珍宝阁可要飞黄腾达了。”那宫人尖着嗓子说道。

    “多谢大人提醒,在下必当准备齐全,让太后开心。”林肃笑着送他出去。

    待到人离开,一旁吕宁道“什么东西,敢这么跟我们少主说话,少主,您真要去宫中么?现在进哪国宫殿都是危险重重。”

    林肃笑道“我本就是要进宫,否则也不必在此处浪费这些时间。”

    他用手中折扇敲了敲吕宁胸膛道“你行事倒是日渐沉稳,只是宫中不比外面,此次你不必去。”

    买珠钗,送机巧之物自然都是为了得召见,以他如今身份是不能随意入宫,自然只能走些旁门偏道,只要元和帝有心为民,自能注意到鲁班锁机巧,此物能玩乐解闷,自然也能够造福百姓。

    只是即便有身份之人在那宫中都要谨言慎行,不能随意行差踏错,他如今身份自然也是要小心再小心,否则极有可能惹来杀身之祸。

    吕宁也知道自己不够沉稳,有些讪讪道“是属下沉不住气,请少主责罚。”

    “我责罚你做什么,你如今年少气盛自有年少气盛好处,只需多见世面,便也能够日渐沉稳了。”林肃笑道。

    宿主为何一定要入宫呢?06问道。

    知己知彼,百战不殆。林肃笑道,世界线都发生在这里,怎么能不去看看。

    06数据分析转极快肯定不止这一个原因吧。

    林肃笑道自然也要看看任务对象样貌性情如何,才能考虑如何扭转他后半生。

    06迅速从其中抓住了关键词样貌。

    可以,这很宿主。

    金桂盛开,香满整个盛京城时候,中秋佳节已经到了,阖家团圆,街上也是摆满了花灯。

    林肃入宫并不算赴宴,坐不得席面,只能与杂耍艺人同在一处,远远看着那宴席上歌舞升平。

    如此委屈,便是跟随侍卫稳重有余,也难免替他觉得委屈“少主受委屈了。”

    “他们都能待在此处,我自然也能,没什么委屈。”林肃说是那些杂耍艺人们。

    他此次入宫不欲出风头,穿着简朴,但奈何那容貌气度摆在那里,即使坐在一个小板凳上也引人注目很,不像是市井之人,倒像是这宫中贵人。

    旁人虽坐在旁边,却也不好贸然搭讪,林肃也乐清净。

    南国显贵一一赴宴,关系亲密与否,只看他们神态举止便能够得知一二,元和帝尚未到场,宫人一声“康国公及亲眷到……”

    这声音尖细,却是传极远。

    国公乃是一等爵,位高权重,非宗室位重不能封。

    康国公明明已经年过五十,可是行走之时仍有武人之气,倒是英姿飒爽,与那殿中靡靡之音有极大不同。

    其后半步是其夫人,妆容端庄,并不如何繁琐,却让那些已然来夫人们纷纷起身迎接。

    以往宴会女子自有其席位,不得与男子同席,但是此次乃是中秋,本意团圆,倒无此讲究了。

    其后再半步,身着紧袖长袍青年微带着笑意跟随其后,眉眼之间有那夫人五分相似,虽有君子儒雅之气,却是挺拔玉立,面目精致皎洁似那圆月下玉人一般。

    主角受康柏玉。

    能让元和帝一见钟情人,果然生很是好看。

    06机械音已经快要提到月亮上了宿主,好看么?

    好看。林肃笑道,长真对胃口。

    06……那那那……

    康柏玉此时是有婚约在身,对方是女子。林肃说道。

    这个世界并不反对男妻,康国公府又是位高权重,武人不像文人那般讲究繁文缛节,若康柏玉喜欢男子,想来也不会阻止。

    可那人跟女子有婚约,自然是本来是喜欢女子。

    元和帝可以不顾人家心有所属,强行拆散,林肃却没有那个意思。

    天下美人何其多,何必在一棵树上吊死呢。林肃说道。

    06分析了一下,宿主言论基本上可以划分在渣男行列了,但是好像又有良心很。

    殿中权贵已然到差不多,一声通传之声响起“陛下驾到。”

    仪仗浩浩荡荡前来,簇拥着那一身帝王袍服男子极其威严,皇室妃嫔多美人,生出帝王自然也不会丑陋到那里去。

    元和帝生威武高大,剑眉飞扬,如此有权有势,又是样貌非凡,自是引得妃嫔们争相去看。

    皇帝到来,众人纷纷下跪行礼,直到皇帝落座说了声“平身。”

    众人才从地上站起落座。

    能在宴上妃嫔自都是身份在妃位往上,而能在帝王这么年轻时候坐在妃位上,不是家中位高权重,就是生貌美。

    只是一众争妍斗艳中,却是数左座处康柏玉那里最是吸引众人目光,无他,只是青年生太好了些。

    如此皎月温柔之人,自也是将元和帝目光吸引了过去。

    习惯了无数脂粉,见多了花红柳绿,那一抹清新之气冲击实在是大很。

    元和帝随意一瞥,却是目光再不能移开分毫,直到康柏玉似有所觉,抬眸对视,元和帝才问道“这位是?”

    康柏玉觉他目光奇怪,却没有多想,只是起身行礼回应道“陛下,臣乃康国公之子康柏玉,如今随父驻守边疆,任骠骑将军一职。”

    他年青挺拔,虽做武人装扮,却与那些皮肤粗糙嗓门大将军们截然不同。

    “难怪朕觉得面生,你从小跟外叔公在边疆长大,那里风沙苦寒,如今归京,也好看看这盛京城风景,说不定便再也不想回那里去了。”元和帝说道。

    康柏玉抱拳道“为陛下驻守边疆乃是臣之本分,不敢贪慕京中繁华。”

    这乃是忠臣所言,元和帝却是心中一堵,正待再开口时,又一声通传响起“太后驾到!”

    中秋宴会,即使是占着皇帝名义上长辈身份,也是必须到场。

    黎沅对于这种过场也算是轻车熟路,便是不想来凑热闹,也要走个过场。

    太后仪仗不输皇帝,走在前面少年生精致绝伦,若着红衣必是张扬肆意,可那灰暗沉重服制压在身上,在加上脸上得体笑意,倒是将那份属于少年活气给压一丝也无了。

    可这本就是太后应有样子,他做也毫无错漏。

 &nbs

章节目录

抢了男配就跑真刺激[快穿]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恩星小说只为原作者狐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狐阳并收藏抢了男配就跑真刺激[快穿]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