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草莓小说网 www.xcmxsw.Com】,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吕泱在三天后重新回到了林肃这里交代调查后续道“少主, 是平时洗刷碗碟杯盏小厮临时被人顶替了, 我去时候人已经跑了,很抱歉,少主,没有抓到凶手。https://www.kingho.net

    “后续呢?”林肃放下了笔, 将书桌上纸张整理好问道。

    吕泱抱拳道“我已经派人去追查行踪了, 如果碰到他, 绝对格杀勿论。”

    林肃看着他, 看吕泱都觉得自己哪里不对时候道“吕师父,院内人士可有逐一盘查过, 我希望能够对每个人来历和家境登记造册, 而不是一个不慎就能够混进来一个人取我命, 您觉得呢?”

    他语气倒是温和,也平铺直叙, 吕泱却是知道了他要后续压根不是什么关于凶手后续,而是日后安全。

    这是他失职疏漏之处, 少主并无指责, 而是平静点醒,反而让他有几分羞愧难当。

    “我……属下定将此事办好。”吕泱说道,“少主……”

    林肃起身道“多谢吕师父, 我近日要外出,还请吕师父能够给我派两个保护好手。”

    “少主出行可是要做什么?”吕泱问道。

    若换以前, 他怕他出入烟花之地, 不务正业, 如今却是莫名谨慎了起来。

    下属本不该随意过问主人行踪,但此人又是原身师父,作为长辈倒也有资格。

    “买些铺子,开门做生意。”林肃说道。

    想要征集军队,怎么都是需要银钱,没有富可敌国,如何乱世称雄?

    吕泱伸臂阻拦了林肃去路道“少主,如今您身上扛着光复齐朝大业,怎能随意去经什么商,若是入了此道,一生庸庸碌碌,大业难成啊,请少主收回此念。”

    商为末流似乎是这种时代共有念头,没有经过各种各样时代,思维被时代所固化也是常有事情,便是经历过先进教育,思维拧在一块难以转开也大有人在。

    这不是什么坏事,至少受过忠君爱国教育他们实在是忠心耿耿,当真是以家族几代在侍奉曾经旧主。

    林肃停下步伐在一旁坐下道“吕师父既谈到光复齐朝,必是胸有成竹,敢问您想如何行事光复齐朝?”

    “自然是少主习得文韬武略,带领我等推翻那些个乱臣贼子。”吕泱见他不像以往一谈到大事便满脸不耐,抱拳回道。

    “那我又如何推翻那些乱臣贼子呢?身先士卒,将那些乱臣贼子杀个干净?”林肃喟叹道,“吕师父习武一生,尚且不能够在皇宫之内如逛后花园,五国皇族何其多,杀尽最后一人,只怕此生都做不到。”

    吕泱满脸坚毅道“少主做不到,自有子孙后嗣承继大业,子子孙孙,无穷尽也。”

    林肃“……”

    06感受到了宿主无语此人可能愚公搬山读多了。

    愚公虽有志,可子孙后代未必就有此志,一生框架于此,毕生都是荒废,后有结局天神搬山更有嘲讽之意。

    看似持之以恒,实则仍然做着不切实际梦,妄想一步登天,省去其中无数过程。

    此人思维局限,却也可用,只是要让这人听他。

    “若我能在此代达成呢?”林肃唇角挂上了笑意,并未因为吕泱反驳而气恼。

    “少主预备如何达成?经商么?”吕泱问道。

    林肃打量他半晌开口道“想要匡复大业,军队,财富,声望一样不可缺,无钱财给予,军队凭何效力?无声望支撑,如何占住大义?无军队攻伐,连一城之地都不能有,谈何天下?士有道,文人造反,三年不成,便是手中无兵将之故,历来朝代更迭皆是军队攻伐,吕师父可曾见过因刺客杀了皇帝改朝换代?”

    他一席话不疾不徐,却问吕泱哑口无言。

    他心有大志,可若想要拥有财富军队,非数代不可成。

    “少主所言极是。”吕泱说道。

    “如今没有旧朝,但是我为主,你为仆,我所言之事你可以问询,可以谏言,却不能随意干涉阻止,否则吕师父自可自立为主,又何必喊我为少主。”林肃微微抬起头看着他道。

    吕泱连忙抱拳道“属下绝无此等谋逆之心,只是少主近日言论似与往日不同……”

    “往日畏师父如虎,自然是压抑了自我,如今若不上进只怕连命都保不住,自然只能与师父说明心中想法。”林肃起身道,“师父若赞成,以后还可共谋大事,师父若不赞成,前朝所留钱财划分两半,一半留给师父养老便是。”

    他如此果决,就是要让吕泱做出一个决定,吕宁在门外听气都要停滞了,这都三日了,他这兄弟受刺激还没有缓过去?

    “老夫自然是听少主命令行事,请少主吩咐。”吕泱抱拳低下了头。

    主就是主,仆就是仆,若是离开了主子,还图什么大业,连大义都是不占。

    “派两个身手好听话给我。”林肃理了一下衣袖站了起来,配上了桌上架剑往外走,“一盏茶后出发。”

    他行事如今颇有些雷厉风行,吕泱说了声是,连忙去安排了。

    吕泱离开,吕宁探首进来道“我能不能陪你去,我身手还是不错。”

    “你若去了,我此行便真成胡闹了,不想被师父骂就乖乖待着,别乱跑。”林肃笑道。

    吕泱准备了银钱和人,看着林肃上车时仍有几分不放心,话到了嘴边却是想起了林肃之前所说话,将自己话咽了下去。

    经商对于林肃而言轻车熟路,人想要什么就给什么只会被人牵着鼻子走,我卖什么,他们抢什么才能够掌握市场。

    他开铺子最初无人问津,可不过三日却是门庭若市,往来之客如云一般,让吕家父子着实吃惊。

    “没想到少主还有如今揽金手段,倒是老夫狭隘了。”吕泱能够看到资产增加,自是心中微微松了一口气。

    “这是撞运气吧。”吕宁还是有些不可置信,以前只想着吃喝玩乐兄弟竟然能够赚钱了,只是他从前与林肃无话不说,如今心中却有些莫名敬畏感,让他不如从前一般自在。

    “不可背后嚼少主舌根,他是主,我们是仆,命令下达,听命就是,如此尊卑不分,到时候若是闯了祸,看我怎么收拾你。”吕泱训斥道。

    吕宁低下头应了一声是,却是悄悄翻了个白眼。

    照他看来那什么齐朝早亡了,还什么主仆尊卑,就他爹爱做梦,实在是无趣至极。

    林肃盘下铺子赚钱,手中有了利益收入,自是再周转盘了出去,不过三月,铺子已经在陈国境内火了起来,传言连宫中公主都用到他铺子中东西,更是让铺子火爆。

    手中有商铺,自然是要招募仆从,那些仆从自是林肃一手□□,个个动作皆是利索。

    “焦攸县那里接济时不必大张旗鼓,多建些遮风挡雨瓦舍,此事上不必担心耗费。”林肃对身旁新招募护卫说道。

    “是,多谢少主。”那护卫满是喜意离开了,手上还拿着林肃手令,过去时甚至没有看站在门口吕宁一眼。

    吕宁试图搭话,又有人匆匆敲门恭敬而入“少主,洛北城情况,请您过目。”

    林肃接过放在了桌案边道“我稍后会看,你且退下吧。”

    那人恭敬行礼,匆匆而去,离开之时又是没有看吕宁一眼,让他着实郁闷了一下,眼神瞄到林肃忙碌动作,卸了口气已然没有了跨进去打扰勇气。

    他觉得自己好像被好兄弟舍弃了。

    好像有点可怜。06观那状态说道,

    他兄弟已经不在了。林肃如此回答。

    他能来,就是因为原身死在了不知谁阴谋里。

    人都要往前看,当一个人已经先行,另外一个人却还想死死停留原地时,被落下也不能怪旁人。

    林肃不是不需要朋友,但是朋友在于知心而不在于多,况且有06这个伙伴在,该舍还是要舍。

    林肃经商轻车熟路,刚开始吕泱还知道他收入多少,到了后来却是已经无权过问了,因为少主身边多了很多仆从,他们更有能力,更听话,行动力极强。跟他家那个跳脱不怎么听话小子比起来,实在是云泥之别。

    但少主身边虽有新人,却也未曾忘记他这个师父,一应侍卫调教管理还是由他经手,只是管理办法却是要按少主章程来。

    一切好像突然进入了正轨,以前不知道从何处着手,只觉得两眼茫然匡复大业似乎突然就有了盼头一样。

    林肃商业再扩展版图,直接蔓延到了其他国家,虽然跨入其中要交极重税,但是他到底在梁国和黎国站稳了脚跟。

    如今出行虽谈不上宝马香车,却再不如以往一般寒酸了,五国规矩各有不同,对于商人穿着也无具体明细规定,有绫罗绸缎可穿,林肃自不会去着不那么舒服麻衣。

    月白色长袍,腰间又配低调奢华玉佩,行走时穗子轻轻摆动,不过半年有余,吕宁看他总觉得物似人非,见他下车,直接抬起手臂搀扶道“少主,此行已经打点好了。”

    一直踌躇于过去,好像与他渐行渐远,看他生意做大,看他门客往来如云,吕宁一开始还会想他不地道,但是当有人羡慕他与林肃极近身份时他才恍然大悟。

    林肃与从前不同,他想要跟上他步伐,自然不能在原地踏步,连父亲都说不能以以往眼光去看少主,少主会爱惜旧臣,可也只用能人志士,若他一直沉湎于过去,便只能被舍弃。

    “做不错,这是黎国最后一城之地,明日我们便要赶往南国,今日好好休息。”林肃拍了一下他肩膀笑道。

    吕宁被吕泱一手调教,虽是受了不少责罚与打骂,但是功夫底子极为扎实,他能够扭转思维,林肃自然也愿意用他。

    林肃进客栈时自有小二热切迎接“客官一路辛苦,热水饭菜都已经备下了,有什么需要您都随时吩咐。”

    能在客栈做小二之人皆是眼尖会说,自然瞧出了林肃一行非富即贵,更是热切非常。

    林肃确一路舟车劳顿,这个世界衣食住行皆有人伺候,就是交通慢了些,马车即使用了避震措施,也仍然迟缓,不及科技时代效率。

    只是科技时代有科技时代快好处,这个时代有这个时代慢好处。

    在这里事事都不能太急,反而让人能够平心静气,不必时时急于求成,空添急躁。

    南国新帝登基是在半年前,帝王即便登基也仍然在孝期,不可随意听歌赏舞,更不能大肆举行宴会。

    按照时间线计算,在一月以后中秋宴会上那皇帝会看上主角受康柏玉,然后将其迎入宫中,要想做成第二个任务,怎么也得去南国探探情况,也见见他要改变命运那个人。

    休整一夜,翌日出发,林肃一行浩浩荡荡。

    乱世之中灾民最多,强盗排第二,林肃一行一看就很富有,还押着货物,自然是成为了众矢之。

    几波小匪吕宁解决很是顺手,可是刚刚过了黎国边境,他们便被数百人直接包围。

    包围之人个个持刀,身上皆有凶悍血腥之气,显然是杀过不少人。

    “少主,我们好像遇到了岭山郡山匪,听说这股山匪最为凶悍,一旦劫持到了商户,不管男人女人,听说好像拉回去就没了踪影了。”吕宁凑到车窗边说道。

    对上这些一看就血煞之气极重人,只怕今日无法善了。

    “岭山郡山匪,匪首似乎叫鬼见愁。”林肃若有所思道。

    吕宁连连点头“正是叫鬼见愁,听说南国派了很多高手过去,都被他给直接剁了,他还生吃人肉。”

    “没事少听点儿传言,多看看情报。”林肃失笑,从车窗处打量着那几乎精赤着上半身男人,他身上伤疤极多,有几处更是在要害,看起来颇为骇人。

    “你们自己下车交货还是老子砍了你们再说?”那鬼见愁生粗犷,却没有一上来就喊打喊杀。

    林肃得到情报中也只是此人悍勇无比,爱好大口吃肉,大口喝酒,吃人之事只是他杀人手法大开大合,看起来血腥了些,故而有此传言。

    吕宁知道自己失误,讪笑了一下道“最近正在看,还未看到此处,只是如今怎么办,我们恐怕打不过他。”

    那男人一看就是横练硬功,他身手虽不弱,可赢几率极为小。

    林肃不会与他在这种造谣上做什么计较,而是打开了车门起身扬言道“久闻鬼见愁大名,如今一见果然名不虚传。”

    吕宁“……”

    这怎么还下去了?!

    山匪皆是棉衣,布衣,虽有铠甲,看起来也像是东拼西凑,看起来破烂不堪,可林肃却是一身绫罗绸缎,光腰间玉佩就不知道价值几何,两厢对峙,倒是两个极端。

    “阁下是何人?”鬼见愁眯眼道。

    “在下林肃。”林肃笑道。

    “那个商人?这看着倒像个世族公子。”有山匪窃窃私语道。

    “可不是,这要是带回去,那群老娘们可不得乐疯了。”

    鬼见愁道“你就是林肃,看你这一身绫罗绸缎,想来是搜刮了不少民脂民膏,长这么俊,倒是可惜了,你想怎么死?”

    “林某人不想死,反而想带着你一起活。”林肃笑道,“阁下未曾一上来就喊打喊杀,也是爱惜自己手下之故,林某人敬壮士高义,惜壮士之才,可否借一步说话。”

    “你想招揽我?”鬼见愁直接说道。

    林肃拱手道“在下正有此意,只看您能不能给我这个机会。”

    一将功成万骨枯,若能有武艺高强又爱惜兵士将军,绝对会成为他一大助力。

    二人直视,林肃未退分毫,倒是鬼见愁摸着腰间刀道“那你跟我来。”

    林肃下车,毫不犹豫跨上马背,却有数位侍卫道“少主。”

    “少主不可!”

    “如此孤身直入,只怕会有危险。”

    “敢不敢来?”鬼见愁掉转了马头回首道。

    林肃一夹马腹道“有何不敢?”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连只身犯险勇气都没有,又谈何大业。

    他二人略过人群疾驰一去,一前一后,林肃马却是不差分毫。

    “好骑术!”有山匪称赞道。

    只不过两边头目皆是离去,倒让剩下人两两对峙十分尴尬。

    对于林肃而言,想要说服一个人并不难,只要抓紧他心中最薄弱地方,就能够达成所愿。

    鬼见愁快马疾驰,一路加速,可林肃跟随其后却是不落分毫,直到一处急流

章节目录

抢了男配就跑真刺激[快穿]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恩星小说只为原作者狐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狐阳并收藏抢了男配就跑真刺激[快穿]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