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草莓小说网 www.xcmxsw.Com】,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唐瞳孔蓦然放大, 一种极为久远酸涩涌上了眼眶,像是最柔软地方被人从历史轨道中扯了出来, 狠狠捏了一把酸涩。https://www.kingho.net

    这些东西他确买起, 甚至可以买更多, 他一度以为在年幼时奢望而无法企及东西,在长大成人以后不会再想要拥有那些, 可是当这个人全然将这些东西摆在他面前时候, 他才发现原来那些愿望从来没有消失。

    只是因为求而不得, 所以被深深压制, 久而久之, 就会觉得自己其实并不想要那些东西了。

    “这是送给你礼物,我缺失了你生活很多年,少送了你很多礼物,现在全部给你补上。”林肃笑着问道, “喜欢么?”

    唐点了一下头, 他无法否认。

    或许他不是想要这些礼物本身, 而是想要那份被欠缺了温柔。

    而这个人从这连他自己都忽略了缺口侵蚀了进去, 布了一张名为温柔大网, 将他结结实实捆在了里面,不论如何挣扎都无法从其中逃脱了。

    “你这个人真是老谋深算。”唐垂目说道。

    “只是一个房间而已, 怎么就扯到老谋深算上了。”林肃笑道, “你要是不喜欢这里, 还可以住在隔壁。”

    “隔壁不是你房间么?”唐转眸问道。

    林肃毫不要脸承认了“是我房间, 怎么了?”

    唐虽然喜欢这些礼物, 但他到底不是一个真正小孩子,两个人睡在一起会做什么事情真是用脚趾想都能够想出来。

    可喜欢一个人,跟他在一起好像也没有什么不对。

    “我记得我们才见了第二面你就想睡我。”唐扣住了他搂在腰间手,声音冷淡道。

    “哪里是第二面,分明是第一面,当时在伯特首都星港我还见到了你,那时初见,我就想睡你了。”林肃贴在他耳边笑道。

    唐不自在动了动耳朵“想睡我,所以你引爆了汽车?”

    林肃勾起了唇角“你在那之前可是往我胸口毫不留情刺了一刀,我回你一辆爆破汽车,礼尚往来,一笔勾销怎么样?”

    之前那些事情其实是发生在任务内,工具要杀人,自然也要面对被折断风险,但第一面就想睡他?

    “你只喜欢我脸?”唐身体绷紧了,如果这个人敢说是话,他不介意跟他打一架。

    林肃戳了一下他腰,感觉怀里轻轻一颤后笑道“一见钟情当然是见色起意,后续了解才能够日久天长,当然,想要相伴一生多巴胺分泌更多一些,还需要肾上腺素和荷尔蒙配合。”

    其他什么素唐可能听不懂,但是这个还是多少懂一些。

    简单来说,还是想睡他。

    他本该觉得他肤浅,急色,可被喜欢人急色对待,他又觉得心里高兴很。

    “当然,睡在同一个房间也不一定会发生什么事情,我们也可以盖着棉被纯聊天,这些故事书虽然还算新颖,但是未必有我讲好。”林肃笑道。

    唐知道自己心理防线在一步步溃败,但是他无法抵挡“比如说呢。”

    “比如说花园里小玫瑰花开特别好看,但是为了保护自己长满了刺,别人都怕他刺所以不敢碰他摘他,只有长特别好看伯爵一笑就把小玫瑰花刺给笑软了,轻而易举就给摘回了家。”林肃在他耳边讲着,“小玫瑰花觉得伯爵是个混蛋,就知道趁人之危,可是小尖刺只能伤到别人,却怎么都伤不到伯爵,你知道为什么么?”

    唐沉吟片刻道“因为……你皮厚?”

    06英雄所见略同正解正解。

    林肃撩人在失败边缘徘徊,遇上一个脑回路有时候跟正常人不太一样,就需要强势挽回“我要是真皮厚,早就将你连花带茎吃干弄净了。”

    唐心里慌很,又沉很,他拼命压制那种让他觉得甜蜜幸福感觉,却只觉得手心发热发痒,怎么都无法压制下去。

    “这个故事讲怎么样?”林肃松开了他,给了唐些微喘息机会。

    唐无意识捏着那个猪公仔尾巴道“不怎么样。”

    其实这个故事很棒,即使是即兴讲出来,他也觉得这个比喻棒极了。

    “看来还需要再学习学习,等我深造成功后再给你讲好了。”林肃拍了一下他脸颊笑道,“之前事情只是开玩笑,别想那么多,你不愿意事情我一丝一毫都不会勉强你。”

    林肃说完在他鼻尖亲了一下转身离开,就好像之前那样热情邀请真只是一个逗人玩笑。

    可他越不让唐多想,唐就想越多。

    夜里躺在床上,猪公仔被抱在怀里,想着那人每一次亲吻,想着他们过往。

    一遍遍回想,一遍遍觉得心悸厉害,会觉得如果那个时候那样做,那样说会不会更好。

    如果夸他故事讲很好,他们会不会相拥而眠。

    那人怀抱那么热,如果抱在一起,一定比这个猪要来舒服。

    况且睡觉这种事情也未必就是他在下。

    唐从床上坐了起来,曲腿正欲下床,看着垂在胸前发丝,却是想起了之前被渔线缠住喉咙那一刻。

    那人功夫比他好,如果那人邀请他前往,还能拒绝,要是他自己送上门去……

    唐缩回了下床腿,又躺了回去,躺了一会儿觉得怀里空荡荡,又将猪扯了过去。

    算了,猪抱着也挺好。

    蒂芙尼领地内刺杀跟林肃说一样,只多不少。

    这个世道缺乏了太多强有力管束,来要林肃性命人除了那追求第一名望杀手,还有各种被他挡了路商人。

    林肃经营产业走在时代前沿,人都会择优而选,但是有了创新,就注定一些落后会被淘汰。

    被挡了道破产人比比皆是,他们不会去考虑自己有多么糟糕,却会怨恨那个挡了他们道人。

    一个月只唐一人拦截杀手就有十几个,其中还不包括那些被阿布和查威手下拦截住人。

    “现在毁灭都在给卡尔打工了么?”那被黑袍整个包裹人操着嘶哑声音道,他浑身瘦厉害,那样黑袍缠在身上,看起来就像是黑夜里死神,分外可怖,“唐,你也堕落了。”

    “暮诡,我事情不用你来置喙。”唐看着那人说道。

    “暮诡是那个排名第五杀手,你说这个杀手排名到底是怎么来?”阿布着实好奇很,但那副姿态也是明显没有将这个排名第五杀手放在眼里。

    但不能怪他不将人放在眼里,主要这第一杀手现在都快变成老大老婆了,虽然现在关系略有些诡异,但是那天接吻他可是在现场看到了第一眼,做不了假。

    有第一摆在这里,这第三第五感觉好像都没有那么炫酷了。

    “想知道,到了阴曹地府我告诉你。”那如同骷髅一样黑影一飘,在阿布一个眨眼时间已经到了他近前,眼看着从那黑袍里探出尖锐武器就要要了他命,下一刻唐手中匕首已经抵在了暮诡脖子上。

    “我还在这里,你当我是死么?”唐声音很冷。

    他并没有保护林肃手下义务,但是他不想那个男人失去什么。

    暮诡嘿嘿一笑,颇有几分诡异意味“我还以为爱情让你骨头和心都软了呢,怎么,你爱人没有满足你,让你还能这么轻松行动。”

    这话已经有羞辱意味了,林肃说这种话没什么,但这个人明显在嘲讽。

    “看来你是真想死。”唐直接动了指尖,锋刃划过,那黑袍却是蓦然掉了一地,人已经消失不见了。

    阿布眼睛直接瞪圆了,他虽然身手不错,但是跟这种专业还是不能够比“这活见鬼了!”

    唐却是连惊讶神情都没有,锋刃一闪不知道收到哪里去了,却是直接拉紧了手上不知道什么时候牵扯上细线,荧光一闪,一声惨叫从一棵树后响起,却是瞬间没了生息。

    阿布带人去看,却发现之前消失暮诡已经被割断了喉管,这一次是真正去了地府。

    唐收着手上丝线,这东西明明处决了一个人,上面却仍然滴血不沾。

    阿布看着那歪倒没有生息人,再看看那平静丝毫没有情绪波动杀手,第一次觉得后背发凉。

    之前因为老大轻描淡写,他只觉得第一杀手也没有什么了不起,却不知那是对上老大,如果对上别人,即使是暮诡这样随便就能够要了他命人,也是干脆利落到充斥着美感手法。

    他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将丝线缠上去,但是知道了他名副其实。

    “这线好像不是渔线。”阿布谨慎问道。

    “他送。”唐收好丝线后转身离开。

    渔线虽然结实不易断,且足够纤细不易察觉,但是还是会有断裂风险,从上次在林肃这里断掉以后,唐就在找可以替代东西。

    却没有想到林肃直接送了他一卷。

    传说中刀无法斩断,火无法烧断天蚕丝,确是比渔线更好用,而且不会沾染丝毫血腥味。

    后续有阿布人去处理,唐回到城堡中时候林肃正好从书房走了出来,笑道“辛苦了。”

    “应该。”唐避开了他怀抱道,“我去洗澡,有血腥味。”

    尤其是那个老头身上血腥味,特别难闻,跟林肃身上偶尔带着咖啡味十分不符合。

    但杀手并不能拥有属于自己味道,这会加剧任务失败率,并有可能留下罪证。

    林肃挑眉“也就是说洗过澡以后给抱?”

    唐没有接话,只是视线瞟到了一边没有对上林肃视线。

    “要不要我帮你搓背?”林肃又问。

    唐刚才行动都没有加快心跳现在却是莫名迅速了起来,他从林肃身边越过,急匆匆道“不用,够得到。”

    他有些落荒而逃,06语重心长道宿主,您不能表现太急色,否则猎物容易跑。

    呦,学会了?林肃啧了一声,脱单有望。

    06……

    不是林肃急色,那种事情只能算是相爱时添头,他只是觉得唐那样人被逗恨不得跑路模样十分有趣罢了。

    唐性情冷僻,一个可以独自一人待着什么都不做人已经习惯了孤独,如果没有人主动去打破这种状态,他就可以一直维持这样状态。

    能做杀手人,都是需要以极强理智来控制情感,如果林肃退后一步,那么唐现在迈出步伐也有可能收回去。

    越是情根深种,越是会在斩断情根时候干净利落,对自己毫不留情。

    林肃清楚他性格,所以不能给他留有这样后路,毕竟唐不是毫无回应,而每个人对于爱表达都是不同。

    唐从浴室出来时候长发还是湿漉漉,他爱惜自己长发,基本上不会用吹干器让它损伤分毫。

    林肃交叠双腿坐在沙发上,感觉有人靠近,抬头笑道“要不要我帮忙擦头发?”

    唐坐了下来,将披在肩头毛巾递给了他“麻烦了。”

    “不麻烦。”林肃放下了手中书,接过毛巾给他耐心擦着长发。

    手中黑发很顺,明明已经长很长,却连个分叉都没有,可见主人爱护很。

    林肃擦耐心,直到微干时候停了下来“等自然干,再擦话就要损伤了。”

    “嗯。”唐接过了毛巾就要起身,却被林肃一把拉住了手腕道,“用完就丢,这可不地道。”

    他手腕使力,唐错愕之间将手搭在了他肩膀上,本要借力起来,却被林肃扣住了腰部,两人离极近,发间微微水汽都能够嗅闻到。

    相触极近惊艳不止是林肃才有,唐不知道自己到底怎么了,他见过形形色色人,第一眼见到卡尔时也没有为其惊艳,可是现在,他觉得口干不已。

    他眉眼那么温柔,瞳孔那么深邃,唇微微上翘,红像是花圃中玫瑰花瓣。

    如果是洗澡,他完全可以待在房间里面,或是待在这座城堡某个角落,让夜风吹干长发,可他却下来了。

    这样心思他以前是没有,为什么会有?或许就是为了这一刻亲近。

    唐缓缓靠近,屏住了呼吸,直接吻上了林肃唇。

    男人之间接吻跟女人不太一样,尤其是两个同样性情强势男人,接吻就是争抢,是掠夺,是征服,直到一方征服另外一方。

    或许是这样感觉太过于美好,这样掠夺直接转战到了其他地方,直到天光乍亮。

    唐生物钟很自然醒来时候能够感觉到环在腰间大手,还有喷洒在脖颈处平缓温暖呼吸。

    他下意识僵硬,手摸到了枕下,但在意识回笼,想起抱着他人是谁时放松了一些。

    生物钟到时就该起床,作为一名杀手,他应该严苛要求自己作息习惯,不能眷恋床榻温暖,可是刚刚起身他就察觉……头发被压住了。

    唐“……”

    想要悄无声息揪出来是不可能,唯一办法就是将身边人叫醒。

    但一夜情热,他能够躺在这里很舒服,他知道是因为一切结束以后这个人为他打理好。

    起身动作停了下来,唐难得这样无所事事躺在柔软床上。

    这个人怀抱跟想象中一样温暖,身上也带着他本人独有温柔味道。

    因为杀手不能够使用带有味道东西,林肃那里也换了各种无味用品,连床榻之上也只有阳光味道,却比什么芳香都要好闻。

    唐侧了侧视线,看着林肃睡颜,他躺并不周正,一向打理很好金发如今也是有些凌乱散落在白净枕头上,闭着眼睛没带笑容模样不像平时一样温柔,但是五官有着别样精致。

    好像哪里都是按照他审美长一样。

    “好看么?”林肃睁开了眼睛问道。

    他呼吸频率没有变化,也就导致躺在第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下意识道“嗯。”

    “小色鬼。”林肃与他蹭了蹭脸颊笑道。

    这样亲昵对于唐而言前所未有,让他有种别样焦虑“你现在是我爱人。”

    或许是因为前所未有亲密,或许是因为睡在一起太过于舒服,唐觉得他实在不想将这个人让给任何人。

    想要完全得到一样东西,就要贴上标签,从此别人不能随意触碰。

    “这是宣告所有权么?”林肃笑道。

    他笑温柔,但似乎对每个人都有过这样笑容,即使只是出于客套。

    “我们是恋人。”唐申明道。

    “对,是恋人。”林肃认可了。

    唐侧了一下身体,与林肃对视道“是恋人就要忠诚,如果哪一天我发现你有了别人话,我会先杀了他,再杀了你。”

    他不像这个人,他不会说甜言蜜语,只有看上某一样东西后再不允许别人触碰。

    这是这个人招惹他代价,既然招惹了他,此一生都不能再喜欢别人,否则……拼上他性命,他也会夺取这个人命。

    从前迟疑被这一刻决心抹去,他知道自己爱上了这个男人,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满心满眼都是他了。

    “好强占有欲。”林肃并没有丝毫惧怕神情,反而笑道,“早该如此了,不过你还缺了一句。”

    唐观他态度坦然,冰冷神情已经松懈了下来“什么?”

    “说你爱我。”林肃笑道。

 &nb

章节目录

抢了男配就跑真刺激[快穿]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恩星小说只为原作者狐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狐阳并收藏抢了男配就跑真刺激[快穿]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