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草莓小说网 www.xcmxsw.Com】,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林肃与江珩谈话持续了很久, 一直到快要睡觉时间才被叫了停, 分开之时江珩明显有些依依不舍,可想到自己目前处境又是叹气“如果有机会话, 希望能够再见到您。https://www.0dksw.com

    “会有机会。”林肃上前与他轻轻拥抱了一下后分开, “今天真很高兴见到你。”

    明明只是简单一个礼仪性拥抱,江珩却是蓦然深吸了一口气红了眼眶“再会,我朋友。”

    在这个乱世, 能够真正理解他想法不多, 能够引为知己者更是少之又少,原本助手, 同伴都在逃亡中被人杀死了,待在这里虽然暂时安全, 但是一旦这里主人对他失去耐心,或者得到了想要东西,他命运可想而知。

    难得遇到一位友人, 却也只是短暂相聚就要分别。

    “他是老板看上人。”唐落在林肃背后说道。

    “这还是你第一次主动提醒我, 嗯, 有点开心。”林肃莞尔一笑,越过他身侧朝自己居所走去。

    唐视线被那笑意所吸引,转过身去却只看到他背影“我只是为你生命着想, 别惹麻烦。”

    林肃背对着他挥了挥手道“放心吧, 我不会对他做什么。”

    他如此保证着, 可唐回想之前他们相拥后江珩看着他几乎落泪眼睛, 仍然觉得心里有些不舒服。

    这个人曾经是个骗子, 虽然不能以以前事情来论断他如今,但这个人确实能让其他人轻易对他放下心防。

    在老板面前待了一个多月,对未来事情极度抗拒告知人江珩,在他面前却是几乎落下眼泪,连心中所想都能够一一倾诉。

    那份掌握人心能力,只怕连他都算计了进去。

    让人一步步落入他陷阱,像是温水煮青蛙一样,即使明白自己遭遇和处境,也不能逃……不想逃。

    卡尔……林肃……

    这会是一场真心爱恋,还是蓄谋已久报复?

    心里告诉自己会是后者,却期待是前者。

    江珩被护送回去以后状态明显不太对,陆琰虽然听了下属转述对话,可是看到他眼眶时候却是微动了一下眉头道“你哭过?谁惹你哭了?林肃?”

    江珩看了他一眼,却是直接别过了头去道“不是他,与你无关。”

    这态度有够冷淡,即使下属转述话只是平铺直叙,却也比跟他说话好上太多了。

    “江珩,我让你见了你想见人,现在只是关心你,你这样态度算不算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陆琰脸上不见怒色,但是这样仿佛施恩一样话语还是让江珩没有忍住自己脾气。

    “好人?你是什么好人?派人将我抓过来,关在这里,限制我人身自由,想要拿走我研究成果,你说在保护我,可你跟外面那些想要抢夺未来人有什么不一样?!”江珩梗着脖子道。

    这样怒气不是今天才有,他失去伙伴,惊恐焦虑,还要被不断逼迫,限制自由,甚至跟这个男人发生过那样意想不到事情,即使只是意外,却也足够让人意外了。

    他跟那些人没有什么不同,江珩一忍再忍,一受再受,明明可以继续忍受下去,可是偏偏在接触到那一丝自由,在分享自己心情,在不得不与刚刚结识友人分别后爆发了。

    “那你知道这一个多月以来窥探毁灭总部人有多少么?我们又拦截下了多少炮弹么?”陆琰唇边笑容消失,他一步步走到了江珩面前,看着他步步后退,却仍然将人逼到了角落道,“我跟他们不同,我让你在这里生活,虽然想要问出未来消息,却从来没有对你严刑逼供过,可你要是落到了那些人手里,你知道他们会怎么对你么?”

    江珩怒气过后,再面对他时心里畏惧又浮了上来,但却不想低头“你觉得我会怕?”

    “不怕?阿权,将毁灭逼问敌人视频给他看看。”陆琰从他面前离开,却是直接拉着他手腕将人拖进了放映室。

    室内有些漆黑,一声轻轻机器开启声音响起,画面在屏幕上展露出来,只是第一幕就让江珩瞳孔收缩,呼吸急促了起来。

    “我……”江珩试图转过视线,却被陆琰掰正了脑袋被迫看着其上进行画面,残酷,血腥,让人几欲作呕,“放开我,我不想看!我不想看!!!”

    他没办法挪开视线,即使闭上眼睛也能够听到其中声音,让他浑身颤抖声音。

    “这只是毁灭对待敌人手段,你是客人,你可知道其他组织是怎么对待你这样客人?他们会让你生不如死,比这里还要惨烈百倍,死不了,也活不舒坦。”陆琰在他耳边说道。

    那样声音再配着这样话语,江珩吓得浑身颤抖,眼眶中淌出眼泪来。

    他可以接受轻易赴死,带着未来秘密,将其永远埋在地下,但没有到绝境时候,他仍然想活着,可那样活着实在太过于可怕。

    “好了好了,我说了你是客人。”陆琰将人抱在怀里轻轻安慰着,“我不会对你做那种事情,但是如果你哪一天不想做客人了,而想做毁灭敌人话,我也能够达成你愿望。”

    “抱歉,我…抱歉……”江珩明显吓坏了,话语都带了些结巴。

    他是一个科学家,待是窗明几净,一片雪白实验室,不像他们,自小生活于黑暗中,在这里长大,在这里生活,永远都沉湎于其中。

    他会害怕是再正常不过事情了。

    相信经过这么一遭,这家伙以后再也不敢对他冷言冷语了。

    陆琰抱着这样念头,结果发现江珩是不对他冷言冷语了,可是那种畏惧和忐忑却是怎么都无法遮掩住。

    即使会按照他所说话做,却也感觉整个人都战战兢兢。

    虽然一时害怕有点儿可爱,但是一直害怕,见到他就发抖,即使是陆琰也会觉得心里有点儿不得劲。

    有问题,找下属。

    最懂这种事情除了实验室那个女人,也就只有纵了。

    而在听了老板举措以后,纵嘴上吧嗒烟直接掉在了腿上,害他直接跳了起来,看着自己被烫穿了黑裤子,一言难尽看着他们英明睿智老板,真想说一句你们缘分已尽。

    这他算不是恋人,那只是个炮友也不带这么吓唬人。

    可老板找他过来明显是来解决问题,身为下属,应该身先士卒“老板,我一个单身狗,要不,您另请高明?”

    陆琰拿起了烟灰缸,纵一个跳起躲到了沙发后面道“这种事您问我没用啊,那不有个连唐都能够撩动现成么,此时不问更待何时啊,人走了可就来不及了。”

    陆琰放下了烟灰缸,让人将林肃请了过来。

    他自然不会一上来就问这种暴露自己短处问题,而是笑道“林先生在毁灭住还习惯么?”

    林肃落座,虽然陆琰不说,但他估摸着这人是有事要问,他笑道“还习惯,毁灭人都很热情。”

    热情到天天给唐制造危机感。

    “那就好,跟唐相处还顺利么?”陆琰继续问道。

    林肃笑道“我觉得还颇为顺利,但他最近好像有点儿躲着我,我也不知道为什么。”

    原因林肃自然是知道,鉴于原身骗天骗地经历,唐必然得怀疑一波他真心,这种时候就应该将人带到自己地盘,让他全面了解自己这个人了。

    毕竟过去不可抹去,只能给他看看这个崭新自己让他相信了。

    难兄难弟……陆琰脑海中浮现了这四个字,他看向林肃道“那你打算怎么让他不躲着你?”

    唐曲腿坐在屋檐上听着下面对话,当听到这一句时耳朵轻轻动了动,就听林肃说道“这种时候只能哄着,我总不能来硬。”

    刚来过硬把人吓得不轻陆琰“……”

    你不早说。

    “如果已经来过硬,把人吓得躲起来了,林先生又会怎么解决?”陆琰问道。

    林肃心中了然了,这位陆先生遇到感情难题了。

    陆琰看似温厚,实则性格强势,毕竟要控制整个毁灭运转,优柔寡断性格绝对是行不通,但这种强势在对上江珩时几乎是遭遇了滑铁卢式挫败。

    原世界线中两人也不是一帆风顺,江珩外柔内刚,但除了不能妥协原则外,本性又像兔子一样柔顺,遇上陆琰这样动不动就呲牙,可不就是撅了蹄子就想跑么。

    一只能够跑过雪崩兔子,你跑不过它,还不能炖了它,自然只能哄着顺毛捋。

    林肃笑道“陆先生这是遇上感情问题了,是江先生么?”

    陆琰脸色微微沉了下来,毁灭杀手不能对任务对象拥有感情,毁灭首领也不能被人知道自己弱点所在“林先生说笑了,他只是猎物而已,怎么可能产生什么感情问题。”

    一声哐当声音响起,陆琰看过去时候刚好看到了江珩有些僵硬面孔,他下意识想要站起来,却是强行让自己坐稳道“江先生怎么会在这里?不敲门就进来可不是做客人本分。”

    江珩知道自己身份,却从未有一天像现在这样清晰认知到自己身份。

    猎物,客人……

    本来就是这样,其实心里知道,只是没想到会被这个人直白说出来而已。

    “抱歉。”江珩转身离开,轻轻带上了门。

    陆琰想要起身去追,却是捏紧了拳头,硬生生按捺了下来,看着林肃笑道“让林先生见笑了。”

    “其实陆先生要是想找我咨询感情问题话,我建议您现在去追。”林肃交握住双手说道,“人感情有时候很坚韧,有时候又很脆弱,以陆先生能力,爱上一个人应该有护住他能力才对,您在忌惮我什么?”

    陆琰神情本有些危险,此时却时有些怔松“他不像唐,他不具备自保能力。”

    却是承认了对那个人感情。

    “如果陆先生不想让他陷入危险之中,那就从现在开始不要招惹他好了,公事公办,江先生是一个很聪明又识时务人,一定不会再对您抱有某种想法,或许从明天开始,那丝被他忽略旖念就会彻底从心中消失。”林肃笑道,“这样对你们都好,但他不会因为不是你爱人而安全,这个世界仍然到处都是想要得到他人,一旦抓到他,他们将肆无忌惮,而不会因为他是您爱人而有所忌惮。”

    陆琰拳头捏了起来,他蓦然笑道“林先生真是一个聪明人。”

    处处命中他弱点。

    如果江珩只是一个普通人,那么相恋会给那人带来危险,可他本来就会被很多人觊觎话,成为他人反而是对他保护。

    即使有一些憎恨毁灭穷凶极恶之徒会肆无忌惮,但是更多人无法遭受毁灭铺天盖地报复。

    “只是旁观者清罢了。”林肃笑道,“作为交换,我想问您一个问题,唐为什么会忠于毁灭?”

    唐在屋顶上垂下了眸,为什么会忠于毁灭?因为这里是他家。

    “这是他过往,你为什么不去问他自己?”陆琰看着林肃道。

    林肃摩挲着手指道“看来毁灭是一个尊重人权地方,如果我有一天想要让唐离开毁灭,应该怎么做?”

    没有人能够接受自己爱人是忠于别人手下,陆琰可以理解这一点,但就特么感觉这小子虎视眈眈想挖他苗圃里花“如果他自己愿意离开,没有人能够拦得住他。”

    也就是说花要是长腿愿意自己跑,他也不会拦着。

    有这个自信,如果不是强权压迫,那就是感情牵绊了。

    “明白了。”林肃笑着起身,“明日我们可能就会离开,我这边若有了新式武器,也会第一时间跟您联系。”

    林肃缓步离开,明明将自己弱点完全展露在了陆琰面前,可陆琰并没有拿捏住他感觉,反而觉得他第一杀手很有可能会被拐走。

    唐不需要保护,但他是毁灭人,听他号令行事,这样人本该是林肃弱点,因为一旦他反悔,唐是最容易下手那一个。

    可是现在他却不确定唐能不能对这个人下手了。

    算了,如果他们一直是合作对象,确没有下手必要。

    林肃离开毁灭时江珩来送行了,他精神看起来不太好,对陆琰仍然有几分爱搭不理感觉,但是当林肃在他颈侧深处看到一枚吻痕时了然了。

    命运红线看来是牵上了。

    江珩对林肃态度与对陆琰不同,眸中全是依依不舍“没想到第二次见面又是分别。”

    “离别是为了更好重逢,我以后会常写信给你,交流一下最新经验,”林肃笑着同他握手道,“不必难过,我朋友,即使身处在不同地域,我们友谊也是长存。”

    江珩笑着点头,激动连连“朋友,友谊长存。”

    陆琰“……”

    现在已经不是唐能不能下手问题了,而是如果他下手宰了江珩朋友,他真可能会就此决裂。

    可直到现在,他都无法确认林肃对唐真心到底有几分。

    “这一回合,老板输了啊。”纵叼着一根牙签说道。

    飞行器远去,陆琰瞟了纵一眼,纵默默低头,伏低做小。

    这事不能怪他,就林肃那人精保证一准看透了老板端倪,要不然也不能让这江先生这么死心塌地跟他做朋友。

    飞行器上空间不小,但是一眼看去一目了然,唐没有地方可躲藏身形,只能坐在林肃旁边半眯着眼睛保持着戒备。

    直到鼻端一股甘甜味道传来,他睁开眼睛,看着林肃在他唇边端着晃悠碗道“干什么?”

    “杨枝甘露,吃点儿甜食补充体力。”林肃见他睁眼,直接将那小碗放在了他手里道,“这样才能更好保护我。”

    唐垂眸看着那小碗,拿起勺子本打算一饮而尽,却听身旁说道“人参果。”

    唐手顿了一下,拿起勺子默默低头吃。

    沁甜冰凉滋味在口腔中蔓延,如果一口吞下去,好像真有点儿可惜。

    他俩对话旁边人自然听见了,就是满脸茫然。

    阿布低声问道“老大这是在说什么呢?”

    查威坐在特意加宽座椅上闭目养神“不知道。”

    “你就不想知道么?去问问。”阿布撺掇着。

    查威动都没动“不想。”

    阿布“……”

    妈,他俩就不是一路人。

    正常人该有好奇心这小子全没有。

    唐默默吃完这个继续警惕,虽然飞行器上全是林肃人,但是谁知道他人里有没有叛徒,所以该警惕时绝对不能够松懈,避免犯那一次错误,欠别人债好还,欠林肃债想还之时难于上青天。

    唐一直保持着戒备状态,连阿布走过去都心惊胆战,总感觉这小子看谁都有杀气,也就他们老大是真勇士。

    “就这样坐着不无聊么?”林肃也是难得见一直保持一个姿势许久不动,什么都不做好像都没事人了。

    唐答道“不无聊。”

    他看似端坐,其实也在打量这飞行器内一举一动,尤其是林肃本人。

    男人也是安静坐着,但跟他悠闲比起来,他似乎总是很忙碌,不是在处理事务,就是在看书,那么厚线装书,他也能沉下心来一页一页看,有时候还会写出注释。

    若论定力,真不输给自己。

    “我无聊了。”林肃半撑着头道。

    “嘿嘿,老大,无聊搓麻将啊。”阿布也无聊快要发慌了,又没有美女可以看,又没有娱乐项目,让他看书还不如杀了他呢,“要不要来几盘?消磨消磨时间也好。”

    唐只在赌博场合见过

章节目录

抢了男配就跑真刺激[快穿]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恩星小说只为原作者狐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狐阳并收藏抢了男配就跑真刺激[快穿]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