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草莓小说网 www.xcmxsw.Com】,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黑色身影直接从顶楼滑下, 不等人肉眼看清, 他就已经落在了路面上,漆黑衣服不知道什么时候发生了改变, 让他即使混入人群之中也不突兀。https://www.kan121.com

    耳麦之中传来了一人低沉声音“唐, 完成了任务就回来, 有新任务要交给你。”

    “收到。”唐声音冰冷仿佛从冰中挖掘出来一样,甚至带了几分无机制感觉。

    手中戒指落地便成了一辆机车, 他跨上去戴上头盔, 直接驾驶着朝着另外一条道路前行。

    无人驾驶车有着自定循环系统, 而那个人知道有人要杀他,前往地方只能是星港所在地方,只有那里能够让他离开这颗行星。

    虽然不知道那人被刺中了心脏被泡在热水中怎么还能够活下来,但是这个世界上人对他而言只有两种, 一种是活着,一种是死了。

    林肃要前往自然是星港所在地方,敌在暗我在明, 当然是要尽快离开这个星辰才是最好。

    车子运行方向强行被06篡改, 前往星港时间将会大大缩短, 那个杀手如果发现他没有死要拦截他, 也一定会抄近路拦截。

    目地肯定是在星港。

    而在其中时间就足够他做一些事情了。

    悬浮机车行驶很快, 呼啸而过时候路过人甚至看不清驾驶它人模样,每每与那辆车子差了一步, 唐便只能调转方向走捷径更快一步到达目地。

    直到到了星港, 那辆车子按照既定时间, 既定轨迹到了跟前,唐摘下了头盔,握住了藏在腰间那把小巧银色□□,像是一个迎接熟悉人一样走了过去,打开车门那一刻直接将枪口对准了里面,却发现其中空无一人。

    他瞳孔微缩,飞速后退,那辆本来完好无损车却是瞬间爆炸,引开了惊呼声无数。

    “这是怎么了?”

    “发生了什么事!!!”

    “是敌袭,一定是敌袭来了,伯特首都也不安全了么?”

    火海被赶来救援警卫扑灭,一片混乱中唐收起了自己机车藏身到了角落,看着那里混乱,点了点耳麦道“报告,目标再次逃脱,可能会延迟回归。”

    “096任务暂时搁置,我需要你做一件更重要事情,马上回来。”那边命令说道。

    “收到。”唐沉了沉眸子,转身离开。

    而在他以为是死角角落,林肃卡在他刚好看不见地方看着那起事故发生,以及那个颜色靡丽,却冷像冰块一样杀手。

    长发,精致眉眼,以及下手时干脆利落。

    原世界线男配,代号唐。

    用最甜美名字干最狠事,有意思。林肃笑道。

    反杀目前是不可能,只不过之前敌在暗,我在明,当然要将敌人逼出来看一看究竟,一直处在被动中可不是林肃行事作风。

    原世界线主角攻受是发生在这乱世中一对恋人,更确切来说现在还不是恋人,只不过一件武器将他们拉到了一起。

    乱世争夺,凭借就是手中能人还有武器,主角攻陆琰是毁灭佣兵团团长,手上培养着最顶尖杀手团队,拥有着难以估量财富,是混乱中各国想要拉拢对象,也是他们极为忌惮存在。

    乱世需要武器,武器制作需要是工厂,可武器创造却需要更加专业人士,即使人类已经拥有了可以轻易摧毁一小颗卫星力量,可这在星际争夺中威慑力仍然是不够。

    而主角受江珩恰恰在此时传出了可以制作毁灭一颗中等行星力量,名字叫做“未来”。

    那是属于未来力量,也是足以打破目前各方僵持力量,自然各方纷纷出动,陆琰自然也对那武器十分感兴趣,在原世界线中直接派出了最得力手下,现任杀手位第一人唐去将江珩带回去。

    原世界线中唐是在完成一个任务回归后直接去接主角受,冰冷杀手爱上那个唯一将他当做正常人看人,似乎是一件很正常事情。

    但杀手这一行最忌讳动感情,因为一旦有了感情就会有了把柄,有了短板。

    结局也跟林肃想一样,未来被各方争夺,江珩从陆琰那里逃出来再次被抓,那个排名第一杀手放下了他武器,站立在原地不能动弹,被枪炮直接轰粉碎。

    我现在身份跟他应该是仇人才对,按照这个逻辑,不去管他我可能活时间更长。林肃从那个角落转身离开。

    06大惊失色宿主你这次不看脸了么?

    命重要。林肃语重心长道。

    06无言以对,因为如果命都保不住,那就意味着两个任务都得失败。

    那现在去做什么?06问道。

    赚钱。林肃笑道。

    他也喜欢享受生活,而那样生活都是需要钱,毁灭佣兵团还有一条规则,那就是如果被杀人愿意付出买凶人十倍价钱,就可以取消这项任务。

    任务自然是要做,但想要在乱世之中生存,钱和地位一样都不能缺,原身是伪造身份骗人,那他就将伪造身份落到实处,让它变成真。

    暂时威胁去除,林肃成功了离开这颗星辰,前往最为混乱星际中转站,那里汇聚着形形色色人,是最混乱暴戾地方,也是来钱最快地方。

    林肃前往那里用了三天,三天时间足够他将从前武艺学起,身体内也有了那么一丝气感。

    在这个混乱世界想要生存,必须要自己拥有实力,否则在危险来临时候都无法察觉,只能被人一枪爆头。

    前往那里飞行器挤挤攘攘,即使乘务员想要管理,面对那些彪形大汉和可怜兮兮妇孺也没有办法管理,而就在这样混乱环境中,优雅坐在窗边男人白色手套抵着唇,静静看着窗外风景神态是这舱内唯一一抹新鲜空气。

    几个纹着纹身彪形大汉是在打量这头看起来很肥羊,而那些抹浓艳女人则是在瞧着他样貌,交头接耳时候轻轻一笑,似乎觉得跟这样人睡上一晚也是不亏。

    “瞧那个小身板,遭得住你们这样老娘们嘛?”一个大汉不屑说道。

    “遭不遭得住老娘也愿意。”一个红裙女人抹好了口红,踩着高跟鞋走到了林肃面前,在舱内一众人注视下跟林肃打招呼,“嗨,小帅哥。”

    林肃自然听到了那些议论声音,这里会有,那个号称最乱中转站只会更多,如果事事在意,只会寸步难行,只是没想到还真有人过来发出这样邀请。

    林肃转眸看了过去,笑道“您好,女士,请问有什么事情么?”

    他说话语调也很温柔,那女人颇有些满意,可对上那双看似温柔眼睛时却总有一种浑身被看穿感觉,这种感觉太过于强烈,让她有些变了脸色。

    但在这种地方认输,错过了这样极品可就没有下家了。

    “走开,死老太婆!”那女人看了一眼坐在林肃邻座老人呵斥道。

    那老妇叹了一声,只能佝偻着背站了起来挪到了一边,那女人嫌弃用纸巾擦了擦那座椅,坐下了林肃旁边笑道“下去时候有没有兴趣一起吃个饭,你来这里人生地不熟,有个熟人也是好。”

    她涂红艳指甲在碰上林肃手臂那一刻被林肃挪开了,在女人发怒前林肃笑道“很抱歉女士,但我想您应该更想找到您刚刚戴在手上戒指。”

    那枚戒指上钻足足有一克拉,做工精巧,想来应该是值不少钱。

    女人看向了自己手,猛地站起来惊叫了一声“我戒指呢?谁偷了我戒指给我站出来!是不是你?”

    她抓住了刚才让座老妇,但一番搜查也没有搜出戒指,立马有几个人围住了林肃这里。

    一人磨肩擦掌道“小子,眼睛很尖嘛,是不是你干?”

    做好事不留名在这个地方也不适用,林肃开口笑道“不是。”

    “小子,敬酒不吃吃罚酒是吧!”那大汉早看林肃不顺眼,直接一拳头砸向了林肃鼻梁,在一片惊呼声中,那看起来极大拳头却被那戴着白手套手直接接住了。

    那大汉想要向前,却发现阻拦力气极大,他想要收回却发现那人抓极紧,而且越收越紧,让他痛几乎要觉得骨头裂开了。

    一开始他还能忍,可到后来脸色已经白了“你给老子松开!!!”

    林肃轻轻松手,那大汉捂着拳头后退,看着林肃轻描淡写明显有几分气不过,直接一招手道“给老子上,宰了他,妈!”

    一群人围了上去,可刚刚冲上去那个却被林肃一脚踹压倒了一片人群,另外挥拳上去不是被折断了手掌就是手臂脱臼,有甚至直接跪在地上起不来了。

    哀嚎声响了一舱,但旁观者除了惊讶并无人上去阻拦。

    飞往中转站飞船跟那里是一样,在那种地方要记得一件事情是不要随意招惹一个你摸不清底细人,即使是一个看起来很稚嫩孩童也不要轻易招惹,要不然很可能第二天就脑袋跟身体彻底分离了。

    毕竟在那种地方能够生活极好人,除了是真肥羊,很有可能就是你惹不起人。

    与那群人惨状不同,林肃仍然优雅坐在那个位置上笑道“为什么不问清楚了再动手呢?”

    “你这么好身手骗谁呢?”那大汉颇有些色厉内荏。

    女人却是眼睛发亮,阻止了那大汉道“你说你说一声,我直接送你都行,何必偷呢。”

    林肃眸色微沉,指了指那趴在地上有些瑟缩老妇道“你们有搜查过她鞋底么?”

    这一句话出,那本来瑟缩老妇顿时浑身一僵看向了林肃,然后颤抖着看向了那人围上去人道“我不是故意,饶命,饶命,我不是故意……”

    她瑟缩后退,却被那几个人压住了身体从鞋底夹层中搜出了那枚戒指。

    真相大白,几个人将她丢在地上拳打脚踢,任她瑟缩求饶也没有停下动作,直到她躺在地上明显已经进气少,出气多了。

    船舱内人没有去管,林肃自然没有理会,只有乘务员喊了一句“不要把血弄得到处都是,要不然处理起来多麻烦,以后人还坐不坐了。”

    如果放任不管,老妇今天必定会死在这里。

    06没有同理心,但它倒是知道宿主一向行事准则宿主,就这么放任不管么?

    她在偷窃时候应该没有考虑过我这个最近人会被怀疑吧。林肃确实没有打算去管。

    偷窃人不是他,如果是一个和平世界,被怀疑偷窃只用澄清就可以了,在这个世界却有杀身之祸。

    由己及人,林肃还没有那样善良和大度。

    飞行器停泊,林肃拎起自己箱子下去时候没有人敢再冒犯他了,因为实力摆在那里,之前看走了眼想把他当肥羊人现在已经悔不当初了。

    林肃下了飞船,这片鱼龙交杂地方有衣衫褴褛人,也有光鲜亮丽人,交错在一处,偶尔有人喊着自己钱包被偷了模样,或是偶尔过路碰撞时两人便直接动手模样,还真不愧这里混乱。

    混水摸鱼,水不混怎么摸得到大鱼呢。

    这里市场遍布,到处都是竞价哄闹所在,林肃路过让诸人打量,但有门道都能够看出来他是懂功夫。

    林肃一路行到自己目地,中间就遇上了三波人想要抢夺他皮箱,虽然都被他轻描淡写解决了,但是这种小事还要亲自动手,多了也会烦。

    在市场站定,林肃寻觅着自己需要地方走了过去。

    那一处堆积着无数石头,机械摩擦声音不断响起,小小石头承载着围观人希望。

    一刀贫,一刀富,一刀穿麻布。

    赌石这种东西绝对是积累财富最方便又不违背公序良俗途径了。

    这种地方自然有拦客存在,在林肃路过时候,便有人拦了上来“这位客人,不看看我们家石头么?今天已经出绿了,那可是水头极好玻璃种。”

    他眼睛里含着热切,分明是看冤大头模样,赌石这一行中,不懂门道人十赌十输。

    林肃停滞了脚步笑道“真么?”

    那人一看有门,将林肃迎了过去道“让让,让让,贵客来了。”

    其他围观人本有异议,在看到林肃装扮和面容时却是纷纷让开了道路,这样仪容举止可不是街边小民能够模仿,一看就非富即贵。

    “客人来看看,我们这里石头绝对是这里最好。”那切石师傅吆喝道,“您试一把。”

    “之前没有玩过这个,倒是可以玩一把。”林肃在那摊位前来回打量了两眼,捡起一块掌心大石头道,“就先这块吧。”

    旁观者哎了一声,皆是唱衰“就这么小能切出什么来。”

    “就算是满也不值什么钱吧。”又有人说道。

    “没意思,不看了,不看了。”

    虽有摆手要走,却仍然站在原地不动,必然是卖家托,林肃深解其中之道,而且他选中这块石头更深层原因是囊中羞涩。

    没钱寸步难行,只不过旁人看他外表看不出来罢了。

    “确定切这块是么?”那切石师傅将石头放在了秤上道,“这一块石头两万一,先付钱再切。”

    “可以。”林肃很干脆在机器上刷了钱,看着那人道,“磨皮切。”

    “这种也不能一刀斩呐。”那人看着林肃干脆利落态度有些满意,将那石头抛了两掂了掂,做好准备工作后开始磨石头,“咱可说好了,这么小石头出不了货可不是我们坑你。”

    “没问题,这行规矩我还是懂得。”林肃笑道。

    磨石费功夫,那师傅听他一句话也是安下了心在那里磨。

    一圈一圈皮被磨了下来,在围观人都要耐心尽失时候一人视线内亮了一下“绿了,见绿了!!”

    “卧槽,这都能见绿!”

    “不会是只有那么一小点吧。”

    旁边围观人都是凑了过来,可即便挤攘,林肃周围也空出了一圈。

    磨石师傅明显咽了咽口水更加认真了一些,随着手上动作,那一块绿色却是愈发显眼了起来,明显份量不小。

    等到石皮尽去,师傅将那上面泥浆洗去,虽然那石头脱去外壳后只有五公分左右方形大小,但那透亮绿色却是谁都能看出其中价值。

    “帝王绿,玻璃种!发了呀这是。”

    “无裂,这得翻多少倍啊?”

    “这运气真是没得说。”

    “先生,咱们没骗您吧。”之前招揽林肃过来那人脸都要笑僵了,他们敢赌石自然是懂一些,买到石头自然是一遍又一遍筛选过,谁知道竟然遗漏了个这么小,“您是打

章节目录

抢了男配就跑真刺激[快穿]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恩星小说只为原作者狐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狐阳并收藏抢了男配就跑真刺激[快穿]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