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草莓小说网 www.xcmxsw.Com】,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她胡乱抹着, 却也知道哪里痛,药膏无色, 抹上去时上面的青痕便已经看不出丝毫端倪了。https://www.kingho.net

    一旁的林父也是被吓到了,他像是第一次认识自己的大儿子似的怔松, 就林肃刚才的举动, 他真的怀疑如果继室不答应,他都能将人掐死后伪装成暴毙。

    而对他这个父亲, 他的孝顺也不过是伪装出来的罢了。

    “你怎得学的如此冷酷?”林父痛心疾首。

    林肃笑着看他“自然是因为父亲教子无方了。”

    林父气了个仰倒,却拿他无法, 若真去参上一本, 他敢保证这人当真敢对是亲弟弟下手“罢了,我只当从未生过你这个儿子。”

    “父亲善解人意,那真是再好不过了。”林肃笑道,“内院之中只做陌生人, 若是在外,还请父顾念二弟,也顾念颜面, 若是这里住的不习惯,我也可以为您二人另置宅子,若是京中住的不习惯,一两个小过失,也能让父亲您再回去清河府, 慢走不送。”

    他有这个官位, 自然也有这个本事, 最后一声当真是如同恩赦一般,那抹着药的继室连忙站了起来,扶了林老爷便离开了。

    那健步如飞的状态,让旁人看了都能以为他们身后有恶狼在追一般。

    他二人出了林肃的院子,正逢卿唐抱着字画从外面归来,两厢相见,卿唐躬身行礼“老爷,夫人。”

    他未算过门,只能如此称呼。

    继室见他恭敬,比起院里那个当真是无害至极,带着笑容道“卿唐从外面回来了,看这一脑门的汗,怎么也不叫个下人帮忙抱着,快回去歇着,别累到了。”

    卿唐从未感受过她如此态度,颇有些受宠若惊“不妨事,您跟老爷也要好好休息。”

    看这二人神情惊慌的从他们院里出来,少爷到底是对二人做什么了?

    带着些疑问,卿唐客气与两位告别,进了院中却是一切如常,林肃在桌案边看着什么。

    卿唐将字画放在了桌上道“少爷,你要的画我帮您取来了。”

    “看这个点,回来的时候碰上父亲母亲了?”林肃抬头问道。

    卿唐本来要问出口的话就这么卡壳了一下“您同他们说什么了?夫人她态度转变的好生突然。”

    “说了些让她头脑清醒的话,不用担心。”林肃伸手抱着人坐在了怀里,“倒是你回来先关心他们,怎么也不关心一下少爷我?”

    卿唐猝不及防,将手搭在了他的肩上道“因为我印象中只有少爷欺负别人的份,只能替别人担心了。”

    06认可道小卿唐真是透过现象看本质。

    “乖。”林肃拍了拍他的头笑道。

    林肃的教学任务完成的相当不错,昭阳帝明显能够感觉自己比之前省心了不少“爱卿真乃是朕的股肱之臣,当真是会为朕分忧,只是此次倒是省心了,日后若是再有新晋官员上来,爱卿可要继续尽心竭力才是。”

    “陛下,臣当真不能结党营私。”林肃恭敬道,“陛下请给臣一条生路。”

    他又开始推拒,昭阳帝悠悠道“做事要从一而终,否则便是你替你家的那位脱籍的诚意不够了。”

    “君子一诺千金,陛下是君,更是君子,断无君有戏言之举。”林肃直接斩断昭阳帝想玩赖的后路。

    昭阳帝眯眼看他“若朕真是不认账呢。”

    林肃淡然笑道“臣也不能以撞柱威胁陛下,只能认命。”

    他说着认命,态度却不像是要认命,诺言已经给出,若在他人达成所愿后不能兑现,将会失去这个人的信任,他也会失去这个肱骨之臣。

    自古以来,皆是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可处在臣位上能给昭阳帝这样大威慑力的人,林肃也是古往今来第一人了。

    “罢了,朕许出的承诺自然是算数的,免得你觉得朕经常失信于人。”昭阳帝没好气的瞥了他一眼道。

    圣旨下达,卿唐跪拜听旨,接过圣旨时整个人像是泥塑一般跪在原地久久不能回神。

    “卿唐,谢恩。”林肃提醒道。

    卿唐回神跪拜道“谢陛下隆恩。”

    圣旨便如同皇帝亲临,林家所有人皆是要跪拜的,卿唐抱着那圣旨兀自欣喜着,一旁的林父和继室却是心情复杂。

    非大赦时期,却是陛下亲下恩旨让卿唐脱去其身上的贱籍,让其日后都同良民一般能够科考。贱籍难脱,能让陛下如此,林肃不知道在其中下了多少的功夫。

    陛下的恩旨下,以后他人皆是不能再拿卿唐曾经的贱籍说事,否则便是抗旨不尊,于上不敬。

    “致远对卿唐还真是真心实意的,连这样的恩旨都能求来,可见陛下宠爱。”继室笑道,“日后可是要更加勤勉,时时效忠才是。”

    不管她背后如何想,面上功夫都得做到位,毕竟林肃当初的威胁当真是足够的刻骨铭心。

    继室说了这么一嘴,卿唐反应过来了,他自是没有这么大的功劳能够让陛下特许恩赦的,能脱去从前,只能是少爷做了什么。

    “多谢少爷。”卿唐眼睛亮晶晶的盯着他瞅,林肃动身离开正厅,他便亦步亦趋的跟上。

    林肃不动声色,能感觉到那目光跟随,待下了台阶时一个侧身,搂住了不低头看路差点儿把自己摔倒的卿唐笑道“你便是真的仰慕你家少爷,也得分一丝心神给路面不是。”

    卿唐扶着他的手臂站稳,耳侧已经红了“我只是觉得少爷好生厉害,陛下可有为难你?少爷这般辛劳都是为了我,我不知该如何报答才好。”

    林肃携了他往自己的院子走,待进了房门门窗关闭,林肃将圣旨放在了桌上,在卿唐满脸迷茫中道“你不是不知如何报答么?不知从前在倌馆所学可还记得?”

    卿唐如今身上的风尘气息皆去,可从前那段经历的鞭打与教导当真是深入骨髓的,即使深夜梦中有时候也无法忘怀“少爷的意思是?”

    “将你从前学的那些本事皆是在我身上用过,从明日起便算是告别过去了。”林肃说的冠冕堂皇。

    其实就是想看见乖巧的小孩儿最放肆不乖巧的一面。

    “啊?”卿唐张大了嘴巴,整个人红的冒烟,像个煮熟的虾子一般,恨不得将自己整个人都缩起来,“少,少爷……”

    林肃施施然坐在了椅子上,摊开了手笑道“让少爷看看你报恩的诚意。”

    过去的记忆不可磨灭,即使痛苦,也是组成卿唐这个人的一部分,越是想要忘却,越是难以忘却,只能徒生痛苦,还不如选择接受,接受不那么完美的自己。

    卿唐咽了口口水,想着少爷的辛苦,可惜脑海里只有这段日子的梅开几度,被翻红浪,着实是让人羞耻。

    君子有所不为,白日宣淫说出去绝对会引人诟病,可少爷说他不是君子,他自己也算不上什么君子的。

    白皙的手指按在了林肃的喉结之上,不经意的擦过,带来一些难以扼制的痒意,在林肃鼓励的视线下,卿唐还在继续。

    室内昏暗,遮掩去了阳光和一切嘈杂的声音,浓香弥漫,直到第二日日头高升。

    圣旨本不是能够隐瞒的东西,皇帝特下恩旨脱去一人的贱籍,明显有偏宠的意思,就这件事情老臣们在朝堂上仿佛就能够吵上一个时辰。

    新晋臣子们眼观鼻,鼻观心,跟着林肃低头站立,默默做一名吃瓜群众。

    等到吵架终结,昭阳帝伸了一下懒腰,打了个很明显的哈欠道“诸位爱卿说完了?”

    老臣们本是争的脸红脖子粗,此时见皇帝举动,一个个气的仿佛都要仰倒过去,他们的争论谁不听都能够参上一本,可陛下不听,他们却无法直接申饬,只能老泪纵横的喊道“陛下!”

    “朕耳朵不聋,听得到。”昭阳帝朗声道,“诸位都是朕的股肱之臣,但此事乃是爱卿用他的政绩同朕换的,否则他此时应当坐在户部尚书的位置上,诸位不必多言了。”

    老臣们个个愣了,林肃行礼谢恩“臣之一切皆是陛下给的,还是多谢陛下隆恩。”

    此事拍案定板,便是传遍朝野也无人能说出林肃一个不对来,林大人上任以来所做之事皆是利国利民,如今用政绩换一个贱籍脱籍,此等小事耗费如此心力,不说良籍,只那青楼楚馆之中无人不羡慕卿唐的。

    “能为我们这样的人做到这种地步的,古往今来也只有林大人一人了吧。”

    “虽有龙阳之好,却是个一心人呢。”

    “当真是引人羡慕。”

    清河府杨家宅院之中,杨丞踏入那处院落,看着在窗边焚香作画的人道“林肃为卿唐脱籍了。”

    清溪离开倌馆恢复原名,却是跟着林肃姓氏,名叫林卿唐之事齐清逸早就知道了。

    齐清逸画笔不停,开口道“主家自能让奴仆放归良籍,可那又如何?”

    即便是良籍,也不能参与科考,官府照样记得那人的过往,记得他曾经身份低贱,就像他一样,永远无法摆脱罪奴之身。

    杨丞深吸了一口气,开口时带了一份莫名的畅快感“不是,是林肃请了陛下的旨意,让林卿唐脱去贱籍,从今往后与其他良民等同,可入科举取士。”

    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告诉齐清逸这样的事情,从前舍不得他难过,如今看见他难过却是有一丝难以名状的畅快。

    齐清逸喜欢林肃,可那人何曾将他放在眼里?他不甘又如何,羡慕又如何,此一生不都得待在他杨家宅院中,乖乖做他的金丝雀?

    墨汁滴落在画卷上,成了模糊肮脏的一团,齐清逸转过头来道“那你是来看我笑话的么?”

    为什么那个人能够对一个小倌做到那种地步呢?

    那个卑贱的人一步步脱离泥泞,重新做人,而他这却是跌落尘埃,一辈子都只能在泥浆之中打滚。

    杨丞心中畅快,却又有锥心之痛“你为何就不能看看我?”

    “你说爱我,可你这两年来可曾想过替我翻案?你说爱我,却将我关在这里任由外面的人唾骂侮辱。”齐清逸眼中更是冷漠,“杨丞,不要再自我感动了,你爱的不是我,你只爱你自己。”

    “没错!”杨丞扫落了桌上的杯盏,稀里哗啦的落了一地的碎片,他冲上去握住齐清逸的肩膀,双目赤红道,“我是只爱我自己,所以不该对你一忍再忍,放着你替他守身如玉,你是在替他守身吧?一个天阉!他能让你舒服么?能让你爽么?”

    他状态不对,齐清逸试图甩开他的手却是以失败告终,只能挣扎着逃离那让他恶心至极的怀抱“放开!!”

    粘腻的呼吸,热气扑腾在颈侧都让他生理性的反胃“滚!!!”

    房门不知何时关上,外面站着的侍从皆是低着头,任由里面挣扎打骂,布帛撕裂都没有闯进去。

    杨丞是这杨家的主人,按照他们看来那齐清逸没有比他们高贵多少,以色侍人的东西吃住皆是靠少爷,却一点儿贡献没有,反而事事摆着主子的谱。

    房门关了一天一夜,杨丞出来的时候带着满身满脸的抓痕,明明得偿所愿,行动举止却是颓唐“请大夫来,照顾好他。”

    “是。”侍从们应声道。

    他们知道只要主子还没有厌弃那人一天,他们就得当主子照顾好人。

    齐清逸发了高烧,浑身狼狈,几度用人参吊命,最后从阎王那里将命捡了回来,他还是从前的穿着,从前的步态,可是侍从们总觉得他似乎跟从前不太一样了,那种微妙的难以言说的改变悄然发生。

    京中林家却是一片的祥和,继室记得林肃的威胁,卿唐又得陛下旨意脱了贱籍,她不再跟卿唐较劲了,只一心往贵妇圈子里钻着,却是发现了其中的好处。

    比如那些个夫人哪个不羡慕她有一个好儿子,得陛下爱重,从前她在清河府时总是求人,如今到了这京城,却反倒是那些人求着她了,其中舒爽不可同日而语。

    她不与卿唐为难,卿唐在这院中也是生活的更加舒适了些。

    自然便是她想打扰,卿唐最近也是不得空的,难得恢复了科考的资格,便是如今年岁不小,却也要考上一考的,童生试,乡试,会试,再到殿试,只这后面的排序便让卿唐想彻夜苦读了,只可以彻夜也只能想想的事情。

    其他书生学子便是有夫人,也是以举案齐眉为主,夫人自不会打扰夫君用功,反而会鼓励。

    可到了他这里,少爷每到快睡觉时并不会抽走他的书本,而是或是抬手轻捻他的耳垂,或是吸引他的视线再眨眨眼睛,暗示意味十分明显。

    若是卿唐能经得住诱惑倒也无妨,可他食髓知味,一经诱惑便心旌神摇,哪里还能再专心下来,想发难都找不到理由。

    童生试近,他也越发担心“少爷,若我考不过怎么办?”

    连童生都考不过,岂不是给少爷丢脸。

    林肃抚着他的背道“别担心,少爷给你考前押题,必让你成为头名。”

    卿唐疑惑“押题?还能如此么?”

    “多年考题,总有规矩可循,不必担心。”林肃笑道,“若是连童生试都让你过不了,我这先生也要辞职卸任了。”

    “我自是相信少爷的。”卿唐放心了。

    待入了考场,他本是心神紧绷,却在看到题目时眼睛亮了一下,提笔书写,不见滞涩之处,待成绩出来时,果然是头名的秀才。

    “少爷,少爷我是秀才了!”卿唐本来接到消息在外院时尚且可以强装镇定,可见到了林肃那一刻,却是直接一个飞奔,跳到了林肃的怀里,搂着他的脖颈当真是十足的兴奋。

    林肃将人抱稳笑道“恭喜林秀才,可想要什么奖励?”

    卿唐欣喜道“我想喝琼花馆的梅花酿。”

    “好,让你喝。”林肃笑道。

    梅花酿味甜,先头的酒意不大,是以卿唐尝过一次便喜欢上了。

    那是琼花馆的招牌,林肃虽能偷师,却没有打算毁了人家做生意的门路,也只是每每在卿唐嘴馋时买上一些,倒让他时时惦记了。

    “我要喝到尽兴。”卿唐显然心情极好。

    林肃笑道“中了秀才喝到尽兴,若中了举人要怎么办?”

    “中了举人自有举人的庆祝法子。”卿唐暗暗喜着,明显已经打算好了,

    林肃也不追问,只让人去买了六壶梅花酿回来,又左以甘甜的糕点陪卿唐饮酒。

    林肃好饮秋月白,并不动卿唐的梅花酿。

    只是一开始卿唐还以杯盏喝酒,后来却是直接拿着酒壶往嘴里灌,嘴里絮絮叨叨的说着什么诗句,眼睛湿润,就是失去了平时的乖巧“少爷,我可有……文士风采?”

    文士风采没有,醉鬼风采倒是一绝,不过他面嫩可爱,倒与其他醉鬼有很大的不同。

    六壶梅花引去了四壶,卿唐的眼睛便已经一片迷茫了,梅花酿酒香味甜,后劲却足,林肃只需要一闻便知,卿唐酒量不大,四壶下去当真是将理智都给丢了个干净。

    林肃拿着酒杯小酌,他睁着水汪汪的

章节目录

抢了男配就跑真刺激[快穿]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恩星小说只为原作者狐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狐阳并收藏抢了男配就跑真刺激[快穿]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