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草莓小说网 www.xcmxsw.Com】,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金榜张贴, 当真是春风得意马蹄疾, 林肃一身火红的状元袍, 与榜眼还需要有人扶着才能上马不同, 他只是摸了摸马的脖颈, 轻而易举便坐上了马背,英姿飒爽, 令人不自觉的投注过视线去。https://www.kan121.com

    齐清逸也在看着那人, 这人会试压了他一筹,此次殿试又压了他一筹,虽是探花郎的风采有时候会压过状元郎,可那人的风姿笑容,又哪里像是一个从边城府地出来的人。

    文采卓然, 俊美无双,引得诸人皆是感慨。

    长街洒下鲜花无数, 热闹异常, 男女老少皆是要来观看一番,以沾沾状元郎的喜气。

    “今年的状元郎好生的年轻。”

    “也不知婚配与否,又不知要与哪家结亲呢。”

    “往年都是探花郎最盛,今年我们状元郎当真是独占鳌头了。”

    “齐家公子也是不输的。”

    鲜花落下无数, 掉落在三人身上, 林肃并不拂去, 只随其掉落, 碾碎红香于马蹄之下, 花香怡人。

    观礼之人还有此次的进士, 观他人游街,有心生羡慕者,自然也有愤懑不平者,只是如今恩典已定,便是再愤懑也不能太过于表现出来了。

    “以往没想到林兄还有如此的才学,他也是够谦逊了,不显山不露水的便夺了状元之位。”

    “是啊,不像某人往日张扬的很,仿佛自己要一甲进士出身了,也就得了个三甲。”

    议论声不绝于耳,杨丞却是脸色黑了一下,长街之上齐清逸打马经过,面带浅笑引无数文人和女子追捧,而林肃还在其更前的地方,行走间还能与那人谈笑风生。

    若是他在那个位置,文珏是不是也会对他高看一眼?

    卿唐同那个书童待在茶楼上面,手中提着花篮,当看到林肃时直接撒花落下“少爷,少爷!!!”

    他的声音清悦,带着全然的喜意,在一众人中格外的突出,可他周围无人拥挤却不是因为他的声音,而是因为他的样貌同那探花郎太过于相似了些,两厢对比,就像是双生兄弟一样。

    若非大家都知道吏部尚书只有齐清逸一个独子,都要怀疑这个孩子是齐大人在外另养的孩子了。

    这样的情景引得诸人纷纷去看,林肃也是抬头,看着卿唐的兴高采烈笑了一下,接过了他抛下来的一朵花笑了一下。

    卿唐自是高兴,此举也让周围人更加沸腾了起来,齐清逸本是将视线分了一丝在林肃的身上,此时见他举动,顺着其视线看了过去,在看到楼上的少年时瞳孔蓦然放大了很多。

    “少爷,那人生的跟你真像。”旁边牵扯的小厮惊讶道,“似乎是林状元家的奴仆。”

    “不过是样貌相似罢了。”齐清逸的目光转到了林肃的身上,选个同他一样的奴仆,这个人怎么想的,“游街之后去查查那个奴仆的来历。”

    “是。”小厮应道。

    游街结束,又到了琼林宴,琼林宴上林肃曾经所做策论被展于众人品评,引交口称赞,又有狂草一副,其泼墨写意之情像是翱翔于天地之间,昭阳帝爱不释手,又是赐官邸一座。

    琼林宴结束,林肃入翰林院成为一名从六品的修撰,榜眼探花皆入其内,只是官阶低了一品。

    搬到新的宅邸,院子很大,林肃的东西不多,就是书籍多了些,卿唐里里外外的忙碌,就没有闲下来的时候。

    林肃见他辛苦,想要买几个奴仆,卿唐得知却是道“少爷只有一人,我跟西康就能打理好的,可以给少爷省银子。”

    “可若买几个奴仆,你们可就是管事的了。”林肃笑道,“若你在除草劈柴,我口渴了,叫你你可能应?”

    旁边的西康已经拉了他几下,卿唐讷讷道“少爷说的在理。”

    如今这院子更大了,花草树木皆有,的确不是曾经的小院里他里里外外都忙的过来的。

    林肃定了买奴仆的事情便离开了,西康晃了晃脑袋道“我说你呀,少爷如今都已经是大人了,说什么便是什么,哪有你我二人反对的道理。”

    “是这个理,是我僭越了。”卿唐垂了垂眼睫。

    少爷待他们一向好,即便是文人所学也愿意倾囊相授,倒让他凭空生出许多妄想来。

    状元郎打马游街之事仿佛还在眼前,那些高门小姐们眼睛发亮的情形他也看到了,少爷若能与之结亲,日后飞黄腾达不在话下,哪里是普通人能够肖想的呢?

    院落进了新的奴仆,卿唐成了管事,他为人虽然和善绵软了些,可有林肃授了这院子的打理权,连奴仆的卖身契都放在卿唐那里,那些奴仆自是不敢故意不做事,否则说发卖也就发卖了。

    此事让西康知道后很是羡慕了一番“我觉得你不像是少爷的书童,倒像是当家主母一般。”

    卿唐脸颊红了,磕巴了一下道“此话不能乱说,如今少爷在朝为官,不能出了坏名声,少爷他不过是看我性子软,怕压不住那些奴仆才将卖身契放在我这里的,我若要处置也是要问过少爷的,哪里能够随意发卖的。”

    西康仍是觉得少爷对他与卿唐有些不同“算了,谁让你生的好,少爷自然偏心你一些。”

    卿唐扯了一下嘴角没有说话。

    少爷看着偏心于他,可事事皆是公事公办的,因为他愿意学,少爷才愿意教,因为他好整理,尽心尽力,少爷才将院子的管事交给他的。

    看似偏心,其实少爷对他与对其他人并无半分区别的。

    林肃入了翰林院做修撰,修复国史,记录帝王言行,草拟一些文稿,实则是最清闲的职位了。

    齐清逸也入了翰林,抬头不见低头见的,本是打个招呼客套几句便过去了,可林肃却觉得这人似乎对他有几分不满。

    “文珏兄。”林肃笑意满满。

    齐清逸却是轻轻甩袖离开,还附带冷哼了一声。

    连招呼都不愿意打,更是排斥到如此地步,林肃只能猜测他约莫是看到了卿唐,对他误会了什么。

    旁人要冷脸,林肃自然也不会用自己的热脸去贴,索性人前热情,人后双方保持距离。

    翰林院这种地方什么不多,就是书多,想要打发时间没有比这里更好的去处了。

    林肃没想着这样清闲的日子能够过多久,因为打从帝位上那个披着狐狸皮的帝王没有卖吏部尚书面子而是选了他这个几乎相当于白身的人做状元便知道自己没有多少清闲日子可过的。

    “你同我来一下。”齐清逸走到林肃的桌前冷声道。

    其他人皆是眼观鼻,鼻观心,即便是平时与林肃交好的人也没有多说一句。

    朝堂这种地方讲究的不是人情,而是权力,齐清逸的官位虽比不上林肃,可他的父亲却不是一般人能够开罪的起的。

    林肃起身跟随其出去,待到无人僻静处问道“不知文珏兄有何指教?”

    “那个叫清溪的小倌是你赎的?”齐清逸面上在强压着怒火,可心里又有一种隐晦又微妙的感觉。

    这人说是仰慕他的才学,可他一身才气哪里是需要仰慕他人的存在,那样的文章诗赋,工笔墨画,即便是他也是自愧不如的。

    若不是仰慕才气,便是其他了。

    “是,不过他如今叫林卿唐。”林肃听他这话就知道他已经知道清河府发生的事情了,只是他这态度倒不像是全然来发难的。

    齐清逸有些踌躇“我不管他叫什么,你赎他是为何?”

    “在下怜他身世,又是缺一位识字的书童,索性便赎下了,况且他与文珏兄生的相似,若是放在那种地方任人折辱,岂非污了文珏兄的名声。”林肃笑道,“林某仰慕文珏兄才华,故而会如此行事。”

    这些都不过是说辞,目前来说最好的说辞,至于林肃真正的目的不过是完成任务罢了。

    “……是为了我?”齐清逸抿了抿唇,“那你可有对他行不轨之事?”

    “文珏兄冤枉在下了。”林肃蹙了蹙眉,觉得他态度不对,“在下只是缺书童,并不曾对男子有那等心思。”

    “那你为何至今未娶?”齐清逸问道,颇有些咄咄逼人的意思。

    06也觉得不对宿主,他好像看上您了。

    06都能够察觉的,林肃自然也能够察觉,他既无意,也不想招惹眼前这个人,便不想给人留下遐想,索性开口道“林某羞愧,不是不想娶,而是因为身有隐疾不便言说,还请文珏兄能够保密。”

    这话一出,一能让齐清逸收回他的那份多想,二能让那些高门显贵不再上门说亲,可谓是一举两得。

    06宿主您为了省事,这是要走上自黑的道路么?

    林肃笑道结局不过一生不娶,不是什么严重的后果。

    齐清逸明显惊呆了,竟是指着林肃,脸色乍青乍白“你,你是因为身有隐疾?!你怎得如此轻易就说出来了?若是我说出去了,那些嫁女之人都要退去了。”

    “其实此事也不该隐瞒,只是实在不好解释,若是文珏兄说了,也能省林某很多麻烦了。”林肃客客气气的说道,然后转身离去。

    身有隐疾便是不能行房有子嗣,即便并无残缺,也同宫廷内侍无太大的区别了,齐清逸本是听到卿唐的事情恼怒,如今却是真正的心情复杂了。

    齐清逸为人虽傲慢,但到底有君子风范,至少林肃同翰林院内的同僚交往没有从他们的言谈举止中看出什么透露秘密的端倪出来。

    只可惜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因为他这状元郎的文采,昭阳帝起了兴致,想给他赐婚。

    “英王乃是朕的亲皇叔,他家的小女儿今年正是婚龄,恰巧那日进宫见太后的时候远远看见了你,也是羡慕你的才华,才让朕来说说这门亲事。”昭阳帝兴致很高。

    英王乃是亲王,又是扶持昭阳帝上位的股肱之臣,其小女又是嫡女,封静灵郡主,传言生的美若天仙,在京城名门贵女颇有才气,又得太后喜欢。

    这样的女子嫁哪里都是低嫁,但一旦娶了,于日后的前程那都是大大的助益。

    在这个女子联姻为家族争荣宠未来的年代,能够让郡主嫁给自己喜欢的人,可见宠爱。

    林肃若是对女子有兴趣,娶过来也不会负了她这一生,可他着实没有什么兴致,当真是只能对男人提起兴趣,就不能如此行事了。

    他撩起衣摆跪下道“臣有罪,臣辜负陛下心意了。”

    昭阳帝蹙眉“你有喜欢的女子了?”

    “非是如此,而是臣身有隐疾。”林肃回答的痛心疾首,“万不能耽误郡主的终身幸福。”

    昭阳帝愣了一下“当真?你可要如实回答,否则日后揭露,可就算是欺君了。”

    “臣不敢妄言,确实身有隐疾。”林肃信誓旦旦道。

    他说是身有隐疾,又没有说是什么隐疾,肺痨,痢疾可都算是难以根治的隐疾。

    昭阳帝叹气“怎会如此?”

    “臣也不知。”林肃撒谎的时候面不改色。

    昭阳帝本想将妹妹嫁过去,顺便拉拢,一是妹妹得嫁良人,二是他有良臣,三则是林肃也有娇妻在怀,一举三得的美事怎么能让林肃一个隐疾给劝退了。

    “既是隐疾,也有可能清河府的大夫不行,朕让太医院给你看看,或许能够治得好。”昭阳帝召来了内侍立马就让人家去传太医,连给林肃拒绝的机会都没有。

    啥隐疾也没有的林肃“……”

    皇帝自己婚姻美满,闲的没事也会喜欢媒婆干的事么?

    能当上皇帝的都是人精,这套说辞能够骗过齐清逸,却未必骗得过这个日日与大臣斗智斗勇的年轻帝王。

    林肃俯身行礼道“臣有罪,臣欺君罔上。”

    既然帝王想要捏得住他,那他索性递上一个把柄也无妨。

    昭阳帝哦了一声道“爱卿何事骗朕?”

    林肃深吸了一口气坦言道“臣性好龙阳,只喜男子,实在不想耽误清白女子一生,故而编出这个理由婉拒于人,臣虽好男子,却洁身自好,从无与男子有所苟合,还请陛下明察。”

    “你家中那个书童与齐翰林生的极像,你可是倾慕那齐文珏?”昭阳帝语气中倒不见生气,但他所说之话明显是将林肃查了个彻底。

    皇帝万人之上,齐清逸能够查到的东西他自然也有自己的渠道门路。

    林肃直言道“臣曾以祖宗和满门发誓,对齐大人无半分旖旎。”

    “那你便是真的喜欢那个书童了?”昭阳帝问道。

    “他年龄尚小,臣只愿他日后成家立业,并无其他想法。”林肃坦言道。

    昭阳帝啧了一声“既然如此,不如朕赐你一个男子,你……日后若是尝了滋味,也来同朕说说这男子与女子有何区别。”

    林肃“……”

    陛下,好奇心害死猫啊。

    不过若是帝王也有此好,天下有龙阳之好的人压力也就轻多了,至于帝王的万世名声?

    史书都是胜利者书写的,昭阳帝手上有钱有军队,岂能容只是卖弄笔杆子的人随意操纵?

    林肃咳了一声道“男子自与女子不同,女子柔弱为主,男子却是强硬为主,喜好为天生,有人天生喜欢女子,也有人天生喜欢男子,更有人两者皆可,尝试一番便知。”

    “那朕拿爱卿尝试如何?”昭阳帝问道。

    林肃不见恐慌,恭敬道“启奏陛下,便是两个男子也有如男女一般的上下之分,臣是上面那个。”

    “你年纪轻轻,想法但是胆大。”昭阳帝看着他道,“堂堂文人清流,竟也会研究那些污秽的东西?”

    林肃自然不能说是陛下您让说的,而是转口道“陛下所言臣以为不然,传承子嗣,开枝散叶,若无这些,无人传承子嗣,又怎么保陛下千秋万代,此乃神圣之事,不能言之污秽。”

    “你倒是巧言善辩。”昭阳帝笑了,“朕也是从母后腹中所生,就算你说的有理,可男子和男子又无子嗣可以生出,岂非与神圣之事背道而驰?”

    “非也,若正妻为女子,妾室为男子,男子一无所出,便不会有所依傍,不会发生宠妾灭妻之事,且男子不会沉迷于后宅内斗,更是豁达一些,也不会让内闱混乱,自然也有男子的好处。”林肃说道。

    自然也有坏处,好时能够互相扶持,若是不好,男子弄权可比女子来的更加名正言顺。

    “这倒是怎么说都是你有理了。”昭阳帝从帝位上走了下来,在林肃面前站定道,“若朕一定要你为下呢?”

    06哦豁。

    “那臣只能宁死不从,撞柱身亡了。”林肃俯身行礼道。

    他不惧跪拜,因为心中若立得住,何惧身体跪拜,这种时代唯一不好的地方便是那高高在上的帝王若真想任性一回,没人拦得住。

    “朕同你说笑的。”昭阳帝虽然好奇男子,却还没有打算对大臣下手,尤其对文臣下手更是引人诟病。

    这样文采出众之人也不该沦落到内庭之中去服侍他人,勾心斗角。

    “你既然喜欢男子,朕也知道了,你与郡主的婚事朕也替你推拒。”昭阳帝道,“只是……”

    “陛下大恩

章节目录

抢了男配就跑真刺激[快穿]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恩星小说只为原作者狐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狐阳并收藏抢了男配就跑真刺激[快穿]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