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草莓小说网 www.xcmxsw.Com】,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士农工商, 商为末籍,不能参与科举取士,来钱倒是快, 只是一旦林肃碰了那个, 即使得了会元也会被降罪的。https://www.25shu.com

    没有皇权争斗, 官大一级当真压死人, 林肃想要在这个世界活的好, 不是人人都能过来踩一脚,目前还是科举取士最为便捷。

    他对自己有信心, 即便会试不中会元, 入了殿试也能得中头名,即使杨丞的父亲比他的父亲高上一级, 一切尘埃落定以后自然没有什么畏惧。

    奈何放榜是在一月之后,而杨丞在原世界线中赎出清溪的时间恰好是在这一个月内, 跟杨丞明目张胆的抢人都是轻的,他要是赎个男人回去, 他那个宛如后爹的爹恐怕要将清溪先发卖了。

    即便杨丞不赎, 清溪的挂牌时间也不会改变,如果让别人先赎了去, 命运未必比在杨丞那里好上多少。

    倒是有些难办了。林肃进了租住的小院, 躺在了床上道, 一分钱难倒英雄汉。

    宿主, 系统商店可以兑换银钱的。06说道。

    那是最后的措施, 贫困当想办法解决。林肃坐起了身体笑道, 我需要一笔横财。

    06疑惑极了。

    林肃留了一个书童在此处等候放榜,直接让车夫驱车回家,回家的路上不走官道,偏挑着小道走,而当听到那句熟悉的话时林肃脸上的笑意加深了很多。

    “停下,打劫!”

    来钱最快的就是黑吃黑,在这个太平盛世,吃得饱饭的情况下还落草为寇的,很少是因为心中的正义。

    林肃没从马车上下去,而是点燃了一些药草粉末扔了出去,静静等待了一盏茶的时间再下去的时候路面上躺了一地的“好汉”,人倒是还清醒着,就是因为清醒,所以那脸一个个才憋的通红。

    “卑…鄙…”那为首的匪领气的浑身颤抖,“还是…是……”读书人呢。

    “在下手无缚鸡之力,冒犯了,诸位别见怪。”林肃行了一个礼后取出了一个草药包给车夫闻了闻笑道“麻烦您帮忙捆一下,这送官奖赏的银钱就归您了。”

    车夫本来还害怕的脸色苍白,此时一听却是难掩兴奋之色,从车厢中取出林肃提前准备的绳索,顶着那些“好汉”们愤怒的目光走了过去,车夫力气大,刚开始还有些害怕,结果发现他们真的不能动弹的时候那一个个跟捆马似的捆的干净利落。

    手无缚鸡之力的林书生礼貌的蹲身在匪首面前,也给他闻了闻草药包道“你们的地方在哪里?”

    “我呸,你这次算侥幸,要是遇上我们大当家的,毛都给你扒光了!”那人气势汹汹道,抢劫这么多年来明显没有遭受过这种待遇。

    “阁下举止当真是有辱斯文。”林肃叹了一口气,拾起了旁边掉落的一把刀架上了他的脖子笑道,“现在能说了么?”

    那头领低头瞄了一眼刀,咽了一口唾沫道“在这座山东头,我告诉你你也找不到。”

    “谢了。”林肃起身,丢下刀的时候甩了甩手,他倒不是故作如此让人生气,而是这副身体当真是手无缚鸡之力,拿多了重物就累。

    车夫将那一个个人搬上了马车,看着林肃形单影只的站着,尴尬的摸了摸头道“老爷这要跟我再去一趟官府么?”

    林肃如今虽未得进士,却也是举人身份,见官不下跪,叫一身老爷并不为过。

    林肃摆手道“不必,你自去吧,拿了钱别再返回这里了,否则容易招惹灾祸。”

    “是是是。”那车夫扬起马鞭驱车而去,林肃看了看山东头,从小道上一路步行了上去。

    山势陡峭,不比人工开凿,但山匪聚集于此,下山总有门路,就像一位伟人所说,这世间本是无路的,走的人多了也就成了路。

    一路扒拉着草丛,寻觅着踪迹,林肃在看到简陋的建筑时藏身了起来。

    他这副身体视力倒不差,草丛遮掩山寨,看着有人巡逻,只是体格大小参差不齐,山寨中似乎还有女人,只是与那些糙汉子极为粗糙的皮肤不同,那些女人虽然穿着粗布的衣服,却是难掩姿色。

    如果不是心甘情愿嫁的,那就是抢来的压寨夫人了。

    林肃拾了一些杂草,点燃了以后又以树叶覆盖,再将调配好的草药包丢了里面,拿着树叶扇风。

    浓烟顺着风向一路往山寨里面飘,刚刚还说说笑笑的人本是察觉有异,奈何还未来得及去查看,就纷纷倒了下去。

    等到浓烟散尽,林肃戴上面巾走了过去,看着倒了一地至少上百人,有些后悔没有将车夫留下。

    一捆上百人绝对是个体力活,以他的体格上山一趟去了半条命,再捆百余人又去了半条命。

    在一众人结结巴巴,骂骂咧咧的声中林肃躺在了人家的虎皮褥子上睡了一觉,在晨起的时候又生了火蒸了几个红薯,甜香的滋味让整个山寨中肚子咕噜声此起彼伏。

    草药的药效早解了,但是林肃绑人的方法跟别人不同,这些山匪即使互相帮忙解绳子也是越解越紧,手脚都被绑着,想要去寻利器也只能在地上像毛毛虫一样的挪动。

    林肃啃着红薯看着这一地的“好汉”跟泥猴一样笑道“各位这干嘛呢?”

    “快把爷爷放开,否则杀了你全家信不信!”

    “妈的,也不打听爷爷的来路,等老子脱困了,非得弄死你不可。”

    林肃解决了早饭,又从山匪窝里找出了碎银六百多两,牵了一匹马看着那些骂骂咧咧的山匪问道“那你们知道我是谁呢?”

    “你是谁?”

    “谁知道你是哪个!”

    “有种报上名来!”

    “不知道就对了。”林肃骑上了马,一夹马腹扬长而去,留下一地脏兮兮的好汉面面相觑,在反应过来之后气的几乎要冒烟。

    太过分了,太过分了!这还读书人呢。

    这不知道人名,也不知道样貌,山高水远的他们得去哪里□□?

    前往清河府要路过青州地界,一封书信被人送进官衙之中,知州拿到书信的时候本是漫不经心的,可是在看到其中的内容时直接站了起来问道“送信的人呢?”

    “大人,送信的人说是一个年轻公子让送来的,他也不知道事情的原委。”禀报的人道。

    信中写的不是其他,而是青州山匪被放倒的事情,山匪为祸,又善于隐藏,每每派兵过去都会折损一二,抓不到人不说,自己还头疼。

    若是能够端掉一窝,这对于仕途可是极为有利的,信中也言明信则去,不信则不动,虽然有可能是敌人的阴谋,但是这个吊在脑袋前面的肉包子实在诱人的很。

    “把这封信送去徐将军那里,点上三百人去看看。”知州老爷一咬牙决定道,富贵险中求,他还就不信了。

    三百将士摸索着上了青州山,个个提心吊胆,就怕脚下有陷阱,头上有罗网。直到他们摸到了山寨,看着绑了一地的土粽子,皆是面面相觑。

    这要是设陷阱代价也太大了,这群人真豁的出去啊。

    此情此景,知州哪里不知道信里说的是真的,一声令下,直接将人全部带走,男子关入狱中,至于女子却是要一一盘问送回家中的,即便失了名节,也总比在那山匪窝里人人可欺辱强的多了。

    得了大功,知州满脸兴奋,红光满面“这写信之人当真不知道是谁?”

    “那送信之人当真不知,这纸张明显是山匪寨中的,字迹也不知是谁的,那人既给了大人,就是大人的功绩啊。”师爷说道。

    “也是此理,只是不知道他怎会如此厉害?”知州感叹了一声。

    “大人这不就简单了,问那些山匪便是了。”师爷出主意道。

    “好主意。”知州一击掌匆匆便去了。

    能问出法子是必然的,但是想调配出林肃那么好的药效几乎不可能,否则将军对阵哪里还需要比人数多少,浓烟一放就是一城兵士了。

    林肃骑着马一路疾行,一直到了清河府的地界,此一府之地多为水乡,到了此处便觉得水汽盈人,只是离京城远了些,烟樟林子和蛇虫鼠蚁也多了些,往此处流放用来修筑堤坝之人着实不少。

    入了城中,林肃并未回家,而是一路朝着翠浓馆而去,花街柳巷往往都在一处,酒水粘腻,红香满袖。

    此朝以狎玩男子为耻,只有商家富户或是游手好闲的公子哥们偶尔好此道,两厢对比,翠浓馆前算是门可罗雀了。

    林肃骑马到此直接停住,下马的时候看了那馆内一眼,门口本来都有些打瞌睡的小厮顿时眼睛亮了“这位爷,可要里面坐坐,我们这里的头牌可都是一等一的好,比之那红烟坊的头牌也是不输的。”

    红烟坊是这清河府一等一的青楼,其中的姑娘据说也是个个琴棋书画样样精通,来往如云,一目了然。

    林肃被他牵过马笑道“能不能比也不是你用嘴说的。”

    那小厮赔笑,眸中划过一抹微不可查的不屑道“哎,自然,客官您看一下就什么都知道了。”

    林肃进入馆中,其中之人当真是热情,花红柳绿,此处却只是只有柳绿,不见花红。

    林肃的脚步迟疑了一下,那涂的满脸□□的鸨爹已经迎了上来“客官生的好生俊俏,这是第一次来我们翠浓馆吧,快进来,看上哪个跟鸨爹我说,必然是要让您满意的。”

    随着说话,他脸上的□□扑簌簌的掉,林肃遮了一下鼻子,颇有些高傲的嫌弃意味“都有哪些头牌啊?我倒是想看看这不输红烟坊是从何而来。”

    “您楼上雅间请。”鸨爹脸色不见半分变化,这一上来就问头牌的可是有钱的主,难得来一个,他们可开罪不起。

    林肃入了雅间,桌上陆陆续续上了些酒水茶品,房间内焚着香料,样样都有微量助兴的东西,真是生怕客人没兴趣甩袖就走了。

    青楼楚馆大多如此,林肃从袖口取出个小瓶放在鼻端嗅闻,待躁动之意解了,门也被敲响,那鸨爹满脸笑容的带着四个男子走了进来。

    四个男子生的倒都不错,只是个个涂脂抹粉,穿的色彩纷呈,硬生生将属于男子的那份英气给压了下去。

    “奴家春华。”

    “奴家夏叶……”

    他们一一自我介绍,谨小慎微,眉目流转到林肃身上,也是带着温柔小意,意图勾人。

    如此行为举止,看来这翠浓馆的生意的确不太好做,都是混口饭吃的人,也没有谁比谁高上一等,身为男子却做这门营生,也都是幼时遭难才会被卖进这种地方。

    林肃无意为难他们,但这里生意难做,鸨爹更会死要钱,如果一上来就说明目的所在,只怕会被敲竹杠,身上的银钱都未必够用。

    “就这样。”林肃打量了四人一番,“看四位的模样还是清倌么?我有些许洁癖,鸨爹别在意。”

    “这自然是清倌。”鸨爹僵硬笑着,“我们四位头牌都是卖艺不卖身的。”

    “我虽第一次进翠浓馆,可红烟坊却是去过不少的,说是清倌的,鸨爹也是明白一二的,你要这么糊弄我,你这翠浓馆也就开到头了。”林肃悠悠说道。

    鸨爹心里一惊,知道这是碰上懂行的人了,若是普通人也就算了,若是遇上做官的,难免给他们难受“官爷您说笑了,我们哪里敢骗您呢,您要是不喜欢这几个,我再给您再挑喜欢的就是。”

    “鸨爹是上道的人,可别再让我失望。”林肃将一锭十两的银子抛到了他的怀里。

    鸨爹连忙接过,笑吟吟的走了“哎,您放心。”

    有钱又有官位,若是再不上道可就是给自己找难受了,再一次带进来的男子有三个,皆是一身素衣,第一眼看过去皆是干干净净的。

    三人排序进来,站在了林肃的面前,头都是低着,带着些许胆怯。

    林肃在末尾看到了清溪的模样,一身淡青色的衣衫,脸上的妆粉画的并不浓,眼神偷瞧一下的时候清澈见底,明显还未曾被此处染指。

    男子并不适合承欢,便是倾心相爱谨慎再谨慎都会伤及,更何况在此处少有那般怜香惜玉之人,他们害怕也是正常的。

    若说样貌,清溪倒的确与齐清逸有着七八分的相似,只是气质截然不同,齐清逸行走时下颌微抬,颇有些高傲,又有家世显贵,一般人不敢冒犯攀折。

    可清溪的眉眼别有一番精致,低着头的模样倒真是恨不得将自己整个人缩成一小点点不让人看见,睫毛微垂,那抬眼的一瞬倒像是林间跃过的一只小鹿一样纯良。

    明明是不同的人,与齐清逸站在一处也能轻易区分开来,却偏偏要被培养的一样,还真是可惜。

    “这次倒是不错,都叫什么?”林肃目光只是从清溪身上一瞥便挪开了来。

    他们听到这话,皆是下意识看了鸨爹一眼道“奴家清水。”

    “奴家清柳。”

    “奴家清溪。”

    鸨爹含笑道“这三个都是清字辈的,还未挂牌迎客呢,虽是青涩了些,但是绝对符合官爷您的要求。”

    “清柳……”林肃起身,抬起那清柳的下巴打量了一下。

    小倌皆是年少时体格柔软,这孩子的年龄最多也就是十五,清溪也是在十五的时候被杨丞赎走的。

    一个个自称奴家,其实还都是孩子,被林肃这么捏起下巴的时候清柳一个颤栗,颤声回答道“是,奴…奴家……”

    林肃将他的下巴放下,走到了清溪的面前道“抬起头来。”

    清溪手指紧了一下,他本是约定这月月圆时挂牌的,却是突然被鸨爹叫来陪客,说是一位重要的客人,不能冒犯。

    翠浓馆生意不好,若是冒犯了贵人,只怕是要被打的,这人虽是语气高高在上了些,却无羞辱之词,清溪第一眼并未看清,此时轻轻抬眸,却是对上了一双极为深邃的瞳孔。

    其中虽有打量,却无鄙夷,且面容俊雅,身上自带的气韵与以往他们偷看的客人皆是不同,难怪鸨爹说是贵人,这样的人也会喜欢狎玩男子么?

    林肃撞进了那潭清水之中,笑了一下“还真是胆大,就你了。”

    真正的十五岁的年龄,没有受过沾染,这样直勾勾的盯着人人看,还真的是个孩子。

    鸨爹也是紧着心神,见他选中,大大的松了口气笑道“官爷您真是好眼光,这是清字辈里面模样最标致的一个了。”

    “也就凑合吧。”林肃回身在座位上坐下,鸨爹识相的推着其他两个人走,顺便给了清溪一个眼神示意,识时务的带上了门。

    房中就剩两个人,一时有些安静,林肃敲了敲杯盏,一声轻响“过来斟酒。”

    清溪轻轻挪动脚步,执起了酒壶给他倒酒,动作倒是熟练,酒液将满,一滴未洒,只是开口时声音带着颤抖“客官请用。”

    林肃只是轻轻沾杯,抬头问道“你都会什么?”

    他虽比清溪的位置低,抬头看人的时候却像是俯视人一般。

    清溪对上他的眼睛,连忙低头道“奴家会抚琴。”

    “素手抚琴,红袖添香,都会抚什么曲子?”林肃再问。

章节目录

抢了男配就跑真刺激[快穿]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恩星小说只为原作者狐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狐阳并收藏抢了男配就跑真刺激[快穿]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