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草莓小说网 www.xcmxsw.Com】,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林肃并没有走的太远就被追上了, 魏源跑的很急, 停下来的时候气喘吁吁, 可拦住了人却什么都说不出口。https://www.0dksw.com

    不是他不想说, 而是林肃看着他的目光太过于平静了,平静到他内心忐忑,甚至不敢去问那个吻是什么意思。

    他生平第一次爱一个人,却好像将一切都搞砸了。

    “叔叔, 留下女士一个人不是绅士的行为。”林肃看着他道。

    “你刚才是什么意思?”魏源终于问出了口,心脏也悬在了嗓子眼上, 仿佛随时能够蹦出来。

    “告别吻。”林肃皮笑肉不笑道,“很抱歉打扰了您的相亲。”

    他转身要走,魏源伸手拦住他道“我不喜欢她。”

    “那你喜欢我么?”林肃平视着他的目光问道。

    “喜欢……”魏源将自己的心意说出来的时候只有满心满眼的热切, “但是我们……”

    “喜欢我然后去跟别人相亲, 叔叔……魏源,你是个骗子,我不会再相信你了。”林肃压下了他的手臂道,“别再追过来了,别让我讨厌你。”

    魏源试图阻拦的手顿住, 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林肃的背影消失, 茫然的站在原地一时之间竟不知道该怎么去弥补。

    王欣蕊已经走了,翟露从餐厅出来看着魏源的背影眼睛中全是愁绪。

    女人最是敏感,如果刚才的情况她还什么都看不出来的话, 真是白活这么多年了。

    她的儿子魏源喜欢上了一个男人, 性别是无关紧要的, 可他喜欢的那个孩子分明是他收养的孩子里面的一个,从小养大不说,年龄的差距也摆在那里,整整一倍的年龄差距,这样的人在一起,怎么陪伴终老?

    难怪他情伤,这种时候是应该回头是岸的。

    魏源回到家的时候并没有看到林肃,他不意外这样的结果,却觉得整个人疲惫不堪。

    他得到了心爱的少年的一个吻,还没有来得及品味,就把他给弄丢了。

    林肃他也是喜欢他的吧,或者说他已经说了很多次了,他小心翼翼的亲近,诉说着他的爱意,可都被他忽略掉了。

    “先生,小肃少爷今晚不回来了么?”姜姨问道,“要不要打个电话问问什么事?”

    “你打吧。”魏源语气中难掩颓唐,他打的话少年未必会接,可他实在担心。

    姜姨察觉他状态不对,拿起坐机拨通了林肃的电话,声音没响两下就被接通了,因为姜姨开的免提,里面传来了熟悉的声音“喂。”

    魏源下意识坐直了身体。

    姜姨问道“小肃少爷今晚不回来了么?去哪儿玩了?”

    “嗯,这几天跟朋友出去旅游,估计都不回去了,您帮我转告叔叔一声。”林肃的声音听不出什么端倪。

    姜姨啊了一声“你这出去都没有提前告诉先生啊?”

    “我都快成年了,不会出什么事的,您放心。”林肃说道。

    “好吧。”姜姨笑道,“先生就在旁边,你要说点儿什么么?”

    “小肃……”魏源叫了一声,“过几天回来?”

    林肃没有说话,空气安静的让人几乎以为他挂断了电话,就在魏源收紧了心脏的时候只听他说道“等叔叔想明白自己到底想要什么的时候我就回来了,要不然也没有见面的必要不是么?”

    电话挂断,魏源垂下了头,突然觉得自己还不如一个孩子。

    姜姨也意识到了两个人之间可能出了些问题,小心问道“先生这是跟小肃闹矛盾了?”

    “是我做错了事情。”魏源开口道。

    他满心的后悔,后悔自己违背承诺,他知道自己想要什么,又不能要,不敢要,偏偏在后悔之余还能回味那一吻的柔软和甜蜜。

    他真是糟糕的一个人。

    “父子没有隔夜的仇,您平时跟小肃少爷关系那么好,好好做下来聊一聊,什么心结都解开了。”姜姨劝道,她是过来人,实在不愿意看到他们闹矛盾。

    “我知道,这事我要好好想想,您好好休息。”魏源转身上楼,腰背挺得笔直僵硬。

    他不想害了他,可也无法接受一辈子都不再见他。

    他的少年看起来那么柔软,心硬起来的时候也会让人撞的头破血流,浑身冰冷。

    就在魏源考虑自己想要的东西的时候,林肃收到了来自翟露的邀约。

    挺拔出众的少年出现在咖啡厅时吸引了无数打量的视线,而当他问好以后在自己面前落座时,连翟露这个见过俊男美女无数的人都不得不感叹一下少年的好样貌和气质。

    青涩和沉稳的交织,笑容得体的让人想要亲近,翟露看过他的资料,那样优异的成绩不是普通人能够得到的,假以时日,他想要功成名就并不是什么困难的事情。

    如果只说这些,翟露会很喜欢林肃这样的孩子,魏源将他们教育的很好,但是涉及到跟魏源的未来,她不得不认真考量他们的未来。

    “阿姨好,您今天的这条项链跟衣服很搭。”林肃笑着说道。

    这样赞美的话翟露听过很多次,却没有哪个能够像这位少年说的这么真诚,让人心里熨帖的很。

    “嘴真甜,不过按照年龄,你叫我一声奶奶也绰绰有余了。”翟露微笑道。

    “您看着真年轻,在路上叫您一声姐姐都有人信的,叫奶奶叫不出口。”林肃笑道。

    翟露不再纠结这个问题,问道“想喝点儿什么,我请客。”

    “焦糖拿铁。”林肃点了自己的单。

    服务员转身去忙了,两人静坐,林肃笑着并不着急,只这份超于这个年龄的沉稳就要翟露有些感叹,她开口道“你想去国外读书么?”

    林肃一愣,蓦然笑了出来“阿姨和魏源还真是亲母子。”

    “你知道?”翟露有些惊讶,他邀请林肃的时候并没有说明自己的身份。

    “能看出来,眉眼处有些相似。”林肃笑道。

    “那你刚才那句话?”翟露有些好奇。

    林肃笑着解释道“叔叔当时想拆开林然和他的恋人时就是想将人送到国外,可不是亲母子么?”

    “你叫他叔叔,叫我阿姨,不觉得辈分乱了么?”翟露语气中带了几分严肃认真。

    她以往如此的时候,秀场内最有能力的员工都会变得谨慎小心,可对面的少年却无半分忌惮的感觉。

    是察觉不到?不会,这孩子聪明的很,他只是不怕而已。

    林肃笑道“叫叔叔只是一种亲昵的称呼,以后还有可能叫他叔叔,叫您一声母亲呢。”

    “年轻人,不要觉得我儿子喜欢你,你就一定能够进魏家的大门。”翟露脸上的笑容彻底消失,“你该知道,你们的身份,年龄,性别都不符合,你虽然聪明,但我想将你送出去还是很简单的。”

    林肃没有说话,只是平视着翟露,似乎在打量着什么,这样的眼神好像能够看透人心一样,让翟露有一瞬间几乎不敢跟他对视。

    “先生,您的拿铁。”服务员端上了咖啡。

    “谢谢。”林肃别开了视线,拿起勺子搅了搅自己的咖啡,漫不经心道,“如果叔叔知道你这么干涉他的生活,好不容易缓和的关系只怕又会出现裂痕吧。”

    “你知道了什么?”翟露还在为刚才的眼神心惊,现在更是不安,“魏源告诉你的?”

    “他什么也没有说,但我可以自己查。”林肃端起了被子,单腿交叠,呈现出一种极为闲适的状态出来。

    他不是装出来的不怕,而是真的不怕。

    翟露问道“你都知道了什么?”

    “所有。”林肃看着他,嘴角还是笑的,眼神中却是全然的淡漠,“您要我一一说出来么?”

    “你这装腔作势倒是做的不错。”翟露看着他道。

    魏家的事情怎么可能那么容易查出来?尤其是以一个未成年人的能力。

    “好吧,既然您不信,我只能证明给您看了,当年翟家跟魏家联姻,您跟叔叔的父亲一开始也是有感情的,两人都是工作出众,家庭和睦,堪称商业联姻的典范,”林肃淡淡说道,“直到魏源出生的第二年,您的婚姻出现了危机,我猜想是因为您不想一生都被困在家里当一个家庭主妇,魏源出生的第三年您受够了没有工作的自己,选择了离婚和事业,放弃了刚满三岁的魏源。”

    “魏源的父亲很忙,魏源从小只有保姆照看,以导致他五岁被人绑架,经历了一番磨难才被解救出来,从此性格大变……还想让我继续说么?”林肃问道。

    “不用了。”翟露咽了口口水道,“你怎么知道的?”

    “这是个信息化的时代,很多东西调查恢复起来并不难。”林肃仍然礼貌客气,“鉴于当时的事情,您选择了事业放弃了他,您当初的选择我无从置喙,因为每个人都有选择为自己而活的权利,但是当您放弃他的时候,我认为您已经失去了干涉他人生的权力,即使没有当初的事情,他也是一个成年人了,他有权选择自己想要的东西,而不是您打着为他好的旗号干涉他的决定,您说对么?翟阿姨。”

    他这话说的温柔,却诛心的很,翟露扶着杯子的手有些泛白“以前是我自私,但我……父母之爱子,必为之计深远,林肃,你有没有考虑过你们的年龄差距,现在可能看不出来,但是十年后,二十年后呢,你还是壮年,他却已经老了,他这人看着冷淡,其实重情的很,你到时候再离开他,我怕他受不了。”

    06想说您不用担心,按照年龄计算,宿主他才是老怪物。

    “阿姨,人与人的关系需要维护,不是说我此时答应了一生就会真的一生不离不弃,”林肃笑道,“不是我,您能保证另外一个人能够永远陪着他么?新人在婚礼上的话多好听,又有几个人真正兑现了承诺呢?”

    翟露觉得他在说自己杞人忧天,可是又无从辩驳,誓言说的再动听,该断的时候根本就想不起来曾经说过的话“你铁了心要跟他在一起么?”

    “可以这么说。”林肃笑道,“您阻止不了的。”

    “虽然你这孩子很聪明,也有手段,但是真正对上魏家,你没有胜算。”翟露神情复杂,“我这里可以不干预,但是他父亲那一关并不好过。”

    林肃笑道“这个您不用担心,如果没有什么事的话,我先告辞了。”

    翟露这才发现他的咖啡已经喝完了,全程被牵着鼻子走,她叹了一口气道“你既然志在必得,就别让他难过,糖……魏源他喜欢你,真的会一门心思对你好的,他之前相亲也是跟我之前有相同的考量,不想耽误你。”

    林肃没听她别的话,因为她说的那些他都知道的一清二楚,他的注意力全部都停留在了翟露说的一个字眼上“翟阿姨,魏源是不是有别的名字?”

    翟露刚刚顺口了,现在却是有些不知所措,儿子的乳名向来不想让人知道的,但是是他喜欢的人,应该没问题吧“他小时候爱吃糖,还有一个小名,叫糖糖,你别说是我说出来的。”

    “好。”林肃笑了出来,今天的会面当真是觉得满意至极。

    糖糖,真是贴切的名字。

    魏源的电话是在上次电话的第三天打过来的,他的声音沙哑却坚定的很“林肃,我想要你,我爱你,你愿意跟我在一起么?”

    魏源的内心经历了三天的煎熬,每一刻都在想着他的少年,想着他小时候可爱的模样,想着他笑着时候的模样,想着他撒娇磨人时候的模样,每一种都让他觉得甜蜜又焦虑。

    如果余生没有他的陪伴,好像一切都失去了意义。

    他在询问,却不忐忑,因为他已经做好了长期追逐的准备,如果到最后都不行,他会将他的少年锁在身边,即使折断他的羽翼。

    “叔叔,这种告白的话要当着面说的。”林肃笑道,“我在兴济区秋山路十号,等你。”

    魏源收了手机提起外套就走,步履匆匆,差点儿撞上了刚刚从外面回来的林然。

    林然一阵紧张“叔叔慢点,差点儿撞坏我蛋糕。”

    “抱歉。”魏源绕过他,没太留意他的话。

    林然问道“叔叔要出门办事啊?今天我生日,能回来一起吃蛋糕么?”

    “你生日?”魏源停下了脚步。

    林然点头“嗯,生日,叔叔你不会忘记了吧,十八岁成年生日啊。”

    虽然叔叔在之前已经送他跟哥哥一人一辆超跑了,但是没有记得具体的日子就很难过。

    “嗯,让梁衡陪你过吧,今天回不来。”魏源知道林肃和林然的生日是同一天,他竟然给忘记了,幸好为时不晚。

    大门关上,林然跟旁边在他叔叔眼里毫无存在感的梁衡嘀咕“我哥也不回来,叔叔也不回来,我这成年怎么就这么心酸?”

    “那我们做点儿不心酸的。”梁衡哄着他,心里却有了一个很莫名的猜测,关于大舅哥和叔叔双双不归的事情。

    “什么?”林然有些感兴趣。

    梁衡跟他咬耳朵云云了一番,愣是给林然给云了个浑身通红“我还没有做好准备,而且家里有人呢。”

    魏源没有自己开车,但司机似乎看出了他的迫切,速度开的不慢,当他下车走到那栋别墅的门前时,那门刚好从里面打开了。

    两人对视,魏源几乎贪婪的打量着他,只有真正见面了,他才知道自己有多想念他“小肃,我爱你,跟我在一起好么?我会对你很好很好。”

    “叔叔跟我在一起不会后悔么?”林肃认真问道。

    “不会。”魏源认真回答他。

    “如果后悔了呢?”林肃问道。

    “你想怎么办就怎么办。”魏源用目光描绘着他的轮廓道。

    “好,如果叔叔后悔了,就罚被我压一辈子。”林肃笑的满脸甜意。

    魏源一愣,他是真没有想到他家小少年还有如此志向“好,我答应你。”

    他答应的时候是真的觉得自己不会后悔,以至于余生经常后悔自己此刻被爱情和美色冲昏头脑,没有仔细思量自家少年这句话里面的陷阱。

    “叔叔你真好。”林肃展颜一笑,伸手接过了他手里提着的东西道,“蛋糕?叔叔还记得我的生日?”

    “嗯,记得。”魏源还不至于此时蠢的说自己之前忘记了。

    “进来吧。”林肃让开了门让他进来,背身关门时将蛋糕放在了玄关柜台上,“生日只有蛋糕么?”

    “你想要什么我都买给你,我来得急,怕买的东西不和你的心意。”魏源与他挤在这狭窄的玄关却不想出去。

    他还记得那日吻的触感,他不知道别的恋人会怎么样,但他很想跟他的少年亲近。

    “买的东西我都不缺。”林肃似乎领会到了他的意思,直接拉过了他的领带拉到了近前,两人的距离很近,呼吸可闻,这样的距离让魏源心脏狂跳,很想吻他。

    “那你想要什么?”魏源凝视着他的眼睛道。

    “不如叔叔做我的成人礼物怎么样?”林肃贴近了他的唇,若即若离的时候解下了他的领带。

    “好。”这样的距离让魏源心痒的厉害,他倾身去追逐,碰到的时候只觉得灵魂都在震荡一样,目眩神迷,从未有过的满足。

    以至于他忽略了林肃话语里的意思,在

章节目录

抢了男配就跑真刺激[快穿]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恩星小说只为原作者狐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狐阳并收藏抢了男配就跑真刺激[快穿]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