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草莓小说网 www.xcmxsw.Com】,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林肃的思维放在了06后面的话上, 长的一模一样?双胞胎么?

    世界的记忆还没有来得及整理,林肃试图开口“别, 别哭……”

    这个稚嫩的跟小鸟一样的声音真是时时刻刻挑战攻族的底线。https://www.kingho.net

    不说这话还好, 一说这话旁边的小豆丁直接扑在了林肃身上哭的气都要喘不上来了“呜……呜, 哥哥,哥哥, 妈妈, 爸……”

    “醒了。”

    正在林肃手足无措的时候,一道冰冷的声线从门口传了过来, 有医生随着开门的声音过来给林肃检查,一片白色中那个将小豆丁揪着后领拎起来放在板凳上的男人就像是立在鸡群中的白鹤一样。

    无他, 生的太好看了些,他的眉眼生的极其潋滟妖孽的模样,明明该是一举一动吸引无数人的样子, 却因为那周身的冰冷禁欲硬生生让整个屋子的温度都不那么高。

    医生们除了问询病情没有多余的话, 而那被拎起来坐在一旁的小豆丁仿佛也被吓到了,努力的吸着鼻子控制着眼泪, 看起来好不可怜。

    林肃被检查着, 虽然回答着医生的问题,眼睛却直勾勾的投在那个男人的身上,一双眼睛中满是打量和好奇, 倒让那本来静静站着的男人开口道“不疼么?看我做什么?”

    “你是谁?你长的真好看。”林肃操着那口稚嫩的声音称赞道。

    06明白, 这一刻宿主看上了人家。

    一旁的小豆丁惊讶的看向了林肃, 都顾不上哭了。

    而面对这么萌的宿主, 男人身上的冰冷却没有一丝一毫的消融,反而好像又覆盖了一层“什么时候能出院?”

    “醒来以后就没有大事了,再观察半个月就可以出院了。”医生站直了身体恭敬回答道。

    “让人看顾好他们,我先走了。”男人转身离开,甚至连道别都没有一句。

    06系统发布任务,任务一,作为原主活下去,任务二,改变男配魏源原本的命运。

    医生在商量着什么,林肃却在接收着这个世界的记忆。

    主角受林然在五岁时父母双亡,然后被男配魏源收养,林然平安长大,认识了自己的主角攻梁衡,相爱相恋,若是如此,真是大团圆的结局,但很不巧的是收养他的叔叔魏源在他十八岁成年的时候告了白。

    一个是喜欢的人,一个是有恩养大自己的人,林然谁也不愿意伤害,但魏源势强且专横,直接将梁衡送到了国外读书,让两人分离,让林然误会,也在后期梁衡创业成功归来解开误会后彻底伤了跟林然的情分,最后因为早年仇家寻仇到林然身上,为了保护林然而死。

    而刚才那个男人,就是今年堪堪二十三岁,因为林然的父亲早些年对他有救命之恩,所以在其和妻子死后选择收养他的孩子的魏源。

    林然的父母会遭遇死亡不是因为其他,而是因为林肃现在的身体因为高烧需要赶往医院,结果在路上遭遇了酒驾的司机。如果不是系统,林肃的这个身体也是要随着父母一并离去的,只留下林然这个小不点面对着那个大冰山。

    虽然以林肃的眼光看来魏源的确是个极为优质的钻石级金龟婿,但是爱情这种东西是不讲道理的,看小豆丁被那冷气吓得都不敢哭的模样,估计着长大以后感受到的绝对不是爱情,而是来自于类似于长辈的威严,绝对的心理阴影,能追到人才见了鬼。

    毕竟不是谁都能够透过冰山看到包裹在其中的火焰的。

    这次的名字里倒是没有同音字啊。林肃莫名感慨了一句。

    06默默装死,假装掉线。

    医生检查完夸奖了两句林肃的乖巧,又摸了摸他的头以后离开了。

    林肃抬手拍了拍自己的头发,那里还留存着暖意,车祸发生的时候原身是被母亲抱在怀里的,身上没有什么伤,但致命伤在脑袋上,即便抢救也是药石无医。

    因为是半夜,车祸是在小林然熟睡中发生的,悄无声息的就失去了几乎所有的亲人,只剩下林肃还躺在病床上。

    人都走了,护工守在门外,凳子上坐的小豆丁终于抬起了头,小心翼翼从上面爬下来走到了林肃的面前握住了他的手“哥哥……”

    不管他以后怎么样,他现在只是一个五岁的孩子,他唯一的亲人就是目前躺在床上的林肃,即使这个身体里已经换了个主人。

    林肃知道自己的身体状况,他往病床里面挪了挪,拍了拍自己的床边道“一起睡。”

    他带过孩子,知道再野的孩子在如此幼小的年龄都会对人有依赖,正是渴望安全感的时候。

    小豆丁含着泪包包的眼睛眨了眨,用手背抹了抹,手脚并用的钻进了林肃的被窝,手臂紧紧的抱住了林肃的身体,低低叫了一声“哥哥。”

    “嗯。”林肃跟他搭着话。

    小豆丁睫毛还有些湿漉漉的“哥哥好厉害。”

    “哪儿厉害?”林肃轻轻问道。

    “不怕疼,”小豆丁眼睛里面有着崇拜,“那么凶的叔叔都敢说话。”

    小孩儿的崇拜就是如此的简单,林肃侧了侧脑袋道“因为哥哥要保护小然,所以什么都不怕。”

    “哥哥……最棒了……”小豆丁嘟囔了两声,却是呼吸变得平稳了起来。

    他还太小,骤然失去亲人,又经历各种变故和紧张,在亲人面前防备心一旦降下去,睡着也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情。

    林肃轻轻拍了拍身旁软软的身体,那呼吸中似乎还带着奶香味,静静的让林肃可以思考一下以后怎么生存的问题。

    小孩儿的生活又太多的不可定性,不像成人那么方便,按照这个世界的科技水准,他不到十六岁之前可能都没有办法拥有自己独立的账户,想赚钱也得歇歇。

    唯一的办法就是抱紧现在的金大腿,魏源年轻多金,又洁身自好,以他的本领搞好关系应该不难。

    只不过魏源后来喜欢的是林然这种类型的,也就是说喜欢单纯可爱的么?

    林肃在医院的几天都有人照看着,护工倒是尽职尽责,但那个男人却是一直没有出现过,仿佛用实力诠释他不喜欢小孩儿。

    直到林肃出院的那天,男人再度出现,林肃自己还没有察觉,身旁正看着画册的小豆丁已经呲溜一下躲在了林肃的背后,小声的咬耳朵“哥哥,他又来了。”

    小豆丁现在的年龄大概还不能明白父母死亡的意义,因此对于魏源的戒备心很强。

    兄弟二人的举动被魏源看在眼里,他审视了那几乎一模一样的兄弟二人,人家说双胞胎长的像,很难区分两人谁是谁,他却是一眼看出来了。

    那个一见他就害怕的是弟弟,而那个看见他不仅不害怕,还满脸好奇的是哥哥。

    明明一卵双生,性情却如此不同。

    “走吧。”魏源对身后的助理说道,明显没有打算伸手去抱两个孩子。

    助理上前去抱,林然更是害怕,抱着林肃紧紧不撒手“哥哥,有坏人!他们是坏人!找警察叔叔。”

    “别碰我弟弟!”林肃拍了一下助理的手,想着五岁孩子该有的神情满脸凶狠道。

    虽然这份凶狠放在那包子脸上就跟那表情包一样的软萌。

    06机械手贱没忍住就在那里咔哒咔哒一通拍。

    一个哭,一个护,助理们硬生生觉得自己好像拿上了反派剧本,在这里欺负两个刚刚没有了父母的孩子一样,就很手足无措。

    魏源微微蹙眉,看了一下表走上前去道“今天要出院去参加你们父母的葬礼,从今天开始你们就是我的养子了,不准哭,听话点儿。”

    这话语有够冰冷僵硬,林然吓得浑身颤抖,林肃眼眶里也开始酝酿眼泪。

    终于两小只抱在一起抽抽搭搭的哭了起来。

    “我要妈妈……”这是林然。

    “妈妈…妈妈……”这是林肃。

    06感慨,宿主终于扔掉了他的脸皮。

    想当年宿主不谈恋爱的时候那可是全世界最乖最省事的崽,哭?不存在的。

    那活生生就是别人家的孩子。

    现在成了自己家的孩子了。

    一对小兄弟长的软萌可爱,哭起来当真是惹人疼的那种,在萌的光环下,助理们看向自家老板的眼神都有那么些怨念。

    大魔王这对小孩儿也太凶狠了,以后收养了真的能照顾好么?

    就很担心。

    魏源本以为另外一只是不怕的,结果没想到只是一句话就能让那只也哭起来。

    “魏总,现在怎么办?”助理求助的问道。

    魏源冰冷昳丽的面上看不出什么情绪,半晌后他转身道“我先出去,让护工带着人出来。”

    竟是直接走了。

    宿主不求抱抱么?06询问道。

    今天不合适。林肃答他。

    今天是林然父母的葬礼,特意推迟到了林肃出院的时候才举行,对于这对用生命护持孩子的父母,林肃觉得应该给予尊重,其他的事情押后再提。

    林家没有什么亲戚了,但是来的朋友很多,夫妻二人用的是火葬,葬在了公墓里面,规规整整的一块地方就躺下了夫妻两个人。

    林然刚开始还以为去见爸爸妈妈,结果跟林肃拉着小手找了一圈,所有人都告诉他别难过,爸爸妈妈不在了的时候整个人哭的颤抖了起来。

    “也是可怜……”

    “还好老林当年做了好事,这两个孩子让魏总收养,总比送进孤儿院要好。”

    “豪门那种地方谁知道呢,一旦魏总娶妻,也是地位尴尬。”

    “也是……”

    “然然不哭了,哥哥在呢。”林肃抱着他哄着,自己却也是眼泪流的停不下来。

    他并不觉得难过,因为林氏夫妻对他来说只是陌生人,他之所以会流泪,是因为这副身体在流泪,那些残存的记忆,那样生死的关头,亲眼看着父母倒在血泊中的记忆让他泪流不止。

    仅此一次,是该哭一哭的。

    魏源站在离人群稍远的地方,或者也可以说那些人并不敢过分靠近他,他看着两个对比成年人格外幼小脆弱的孩子,自然也将那些人的话听进了耳朵里。

    即使娶妻,以他的能力也足以养好这两个孩子,不会说短缺什么,也不会虐待他们,有什么可担心的?

    孩子的身体经不起长时间的疲惫,哭累的时候两小只竟是抱在一起睡着了,就像是两只蜷缩在一起取暖的小兽一样,可怜的很。

    这一次助理再将人抱起来就很方便了,只是一人抱着一个,看见魏总板着一张冰山脸拒人于千里之外的走着,一个助理鬼使神差道“魏总要不要抱一下?”

    另一个助理猛的扭头,用一种你疯了的神情看着他。

    魏源看着两个软乎乎搭在助理肩膀上睡着的小脸,手指动了动,但到底开口拒绝道“不用了。”

    要是弄醒了又该哭了。

    都说女人是水做的,为什么小孩子看起来也像是水做的一样。

    车子一直到开进魏家别墅的时候两个孩子才迷迷瞪瞪的醒来,被放在沙发上排成一排的时候还很是茫然,之所以醒来倒不是对环境敏感,而是因为……饿了。

    林肃的肚子里叽里咕噜的叫,他很少体会饿的滋味,被饿醒的滋味着实不好受。

    “哥哥,我饿了……”小林然对环境陌生的很,清醒了以后就开始抱住林肃的胳膊不撒手。

    一个人肚子叫尚且不明显,两个人一起叫就相当有动静了。

    魏源脱下外套搭在了臂间,一个围着围裙的中年妇女从厨房迎了出来,看见林肃二人时顿时慈爱的笑了出来“这就是先生朋友的那两个孩子,这模样生的真是俊,饿了是不是,饭菜马上就好了,还想吃什么,姜姨给你们做,啊。”

    她神态慈祥,比魏源那个随时散发着冷气的大冰山要亲近太多了,林然胆怯看向了林肃,林肃犹豫了一下道“我们不挑食。”

    他声音里还带着些许哭腔,软软糯糯,十分疼人。

    “这两个孩子可太亲人了,马上,哎。”姜姨明显亲的不行,转身就进了厨房。

    这房子宽敞,上下两层的复式,房间也不少,但是明显是魏源一个人独住,家里的保姆也就姜姨一个,姜姨进了厨房,助理也走了,客厅之中就剩两小只和一个大冰山,气氛一时就跟结了冰一样。

    再怎么样不能让孩子先开口说话,魏源试探开口“你们……”

    冷气飘了过来,两个依偎在一起的孩子下意识颤抖,跟两只受了惊的小白兔一样。

    魏源试图让自己的语气温柔一点儿,然而看反应都知道自己失败的彻底。

    林肃虽然要扮可爱,装清纯,但是没打算让男人彻底的挫败,试探的开口,语气中带着软软的湿气“叔,叔叔,您想说什么?”

    魏源的话好说了,非常赞赏的看了林肃一眼“你们想住楼上还是楼下?要分开住还是住一起?”

    姜姨那边在端着饭菜,小林然因为饭菜的香气终于放下了些警惕,试探道“我…我想跟哥哥一起住。”

    林肃虽然对魏源的外貌很满意,但是还没有打算在这个年龄做什么出人意料的举动,毕竟他还太小,能对他这个年龄产生什么兴趣的人怕不是个变态。

    魏源明显不是,毕竟原世界线中他喜欢上林然都是在其十六岁以后的事情了。

    “我跟弟弟一起。”林肃仰着包子脸说道。

    五岁的记忆并不会绵延很久,等到林然将父母的事情忘的差不多的时候再分开也不迟。

    饭菜上桌,林肃牵着还有些胆怯的林然上了桌,自己握着筷子道“谢谢姜姨。”

    “谢谢……”小林然有样学样,“姜姨。”

    两张一模一样的小脸一起有模有样的道谢实在可爱,姜姨没止住脸上的笑,待坐定以后又是给两人用公筷夹着菜,又是端出了两杯热乎乎的牛奶,等两个小人儿安静吃饭以后才问道“先生,这两个孩子打算睡哪儿?”

    魏源看着那两杯牛奶,终是端起了自己的咖啡“楼下安排一间房间给他们住。”

    “不住楼上么?”姜姨对魏源的冷脸好像相当免疫。

    “太小了。”魏源言简意赅。

    长的这么小,腿这么短,万一从台阶上摔下来……还是住楼下好。

    “还是先生考虑的周到。”姜姨坐下的迟,吃的却快,三人吃到一半的时候就起身去收拾房间了。

    姜姨一走,小林然就开始紧张,魏源看在眼里,一口喝干了咖啡起身,却听另外一边稚嫩的声音传来“叔叔,我够不到那个。”

    桌子不算太大,但是对于林肃目前的小胳膊小腿来说想要够到另外一边的菜无异于天方夜谭,所以只能求助于在场唯一的大人。

    虽然林肃没有打算做什么出人意料的举动,但是培养良好的感情还是有必要的,至于培养了良好的亲情,等长大以后还喜不喜欢这个人,想不想跟他在一起那要等以后再说,谁知道那个时候他是什么样的心态呢。

    魏源看了过去,林肃指的是一盘豆芽炒肉,里面混着肉丝和红色的辣椒,看起来倒是让人有食欲。

    长的跟兔子一样,却是个肉食动物。

    魏源拿起公筷给他夹着菜,夹了一筷子又一筷子,恨不得给他一盘倒进去,颇有生怕孩子吃不饱的老祖母架势,直到林肃用小手护住了自己的碗阻止道“够了够了。”

    

章节目录

抢了男配就跑真刺激[快穿]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恩星小说只为原作者狐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狐阳并收藏抢了男配就跑真刺激[快穿]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