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草莓小说网 www.xcmxsw.Com】,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林肃挑眉没有再问, 沈塘坐在马车上却是有几分躁动不安“你就不好奇我送的是什么么?”

    “我问过了, 你没告诉我。https://www.0dksw.com”林肃牵过他一只手在指间把玩着。

    花孔雀的手生的极好,这是林肃第一眼就确认的, 手指细长, 骨节分明, 不像女子一般柔软无骨,反而柔韧如玉, 却又比那些玉器摆件胜过数倍。

    沈塘被他摸的有些发痒,但更多的是舒服, 他没忍住凑了过去道“你就不能多问几遍?”

    他送了什么东西别人不想告诉, 却是想告诉林肃的。

    林肃捏了捏他的指尖,跟捏猫儿的肉垫似的笑道“嗯, 你到底送了他什么?”

    沈塘没忍住动了动手指, 贴在他耳边道“夫人求我, 我就告诉你。”

    “嗯,求你。”林肃素来拉的下脸面。

    沈塘没再卖关子,凑在他耳边嘀嘀咕咕, 离开后一脸得意“你说这样他会不会大开眼界?”

    “我只知他过些年回来可能会来找你的麻烦。”林肃一早猜到这个答案,但对于花孔雀如此挑衅作死的行为还是有些始料未及的。

    沈塘愣了一下“你不是说他喜欢那些么?”

    林肃疑问“我何时说过?”

    沈塘与他对视,愣了。

    林肃却是思索道“我记得那物赠送有调戏之意,乃是闺房中人才会相送,夫君莫非……”

    “没有, 没有, 我绝无此意。”沈塘顿时跟被揪着尾巴一样受制于人, “夫人别生气。”

    他无意识伏低做小的模样也可爱的很,让人直恨不得整个都揉捏一番。

    “嗯,不生气。”林肃淡淡道。

    ……

    云洄从车窗处看着京城远去,心中竟只有畅快之意,他看着一旁沈塘送的匣子,琢磨着他那种彼此心照不宣的眼神,还真有些好奇他送了些什么。

    打开匣子,是几本书放在其中,云洄随意翻开一本想看看其中内容,却在看到其中的图册时下意识将书丢了出去“此物,此物实在!!!沈景琛!!!”

    他面上发烫,心乱如麻,万万没想到沈塘会送他此物。

    那人虽然胡闹,却也不会如此做派才对。

    “大人,您怎么了?”外头小厮听见动静询问道。

    “无事,只是不小心碰到了东西。”云洄强行解释道。

    想着那书不能让人随意看见,只能又去捡回来放回匣中盖上盖子,眼不见心不烦。

    可他总想着景琛送他此物的原因,莫非?不会,他已有夫人,且恩爱和弦,断不会如此行事,那是对三人的折辱。

    除了此种猜测,莫非是他之前观察二人时被发现了?

    非礼勿视乃君子行事作风,景琛莫非是在警告他?可为何要送龙阳图谱?莫非其中还有什么深意?

    云洄看着那匣子,手指探出,又跟火烧了一样收了回去,反复几次,在他终于下定决心打开的时候却感觉到了马车的停下。

    “出了何事?”云洄问道。

    马车之外传来一人的声音“子玉,你离开京城可是为了躲我?”

    是萧煌的声音。

    从前云洄与他交谈,只觉得有说不完的话,引为知己之后有时也会隐隐期盼与其见面,如今想来竟是差点儿跨过了那条界限,情窦暗生。

    但是现在内心中只余冷漠,原来厌一人时,当真是连听见他说话都觉得多余。

    “云某此次乃是为了公差,水患频发,此事不宜耽误,宸王殿下不应因私忘公。”云洄开口道,“您请回吧。”

    “子玉,你连见我一面都不愿么?”萧煌问道,“我独自一人前来,只为见你一面,你也知京中诡谲异常,稍有不慎就有可能失败横死,如今一别,也不知能否有再见之日,子玉。”

    云洄实在不愿再见他,正想着如何拒绝,却挺破空声起,几声惊呼一声金戈交鸣,再有人迅速围了上来。

    “保护宸王殿下!”

    “宸王殿下您可有事?”

    “何处来的箭,去探查一番!”

    呼呼喝喝,竟是数十人不止。

    云洄也知他出行必会有人护着,只是此时却觉得有几分讽刺“云某赴任在即,还请宸王殿下放行。”

    “殿下,是否要查探……”有侍卫问道。

    但到底被喝止了,萧煌心知今日之事再度被人破坏,想要再见已是不肯定,若是再查,只怕要被厌恶到底“子玉,我等你回来,放行。”

    马车离开,萧煌面色沉到了极致“今日出行到底是谁透露了消息,去查!”

    沈府内线一夜之间全部斩断,那不是沈塘的手笔,而是林肃的,他可以肯定。

    在赏花宴之后他也不是没有想过斩草除根,但林肃此人身边的高手却是远远超过他的想象,将整个沈府都看的跟铁桶一般,而朝堂之上想要掣肘,却还有个萧韶处处碍眼。

    林肃扶持的是谁一目了然,那人当真是来克他的么?

    ……

    沈家近在咫尺,待马车停下,沈塘率先跳下了马车企图向夫人献殷勤“夫人小心,我抱你下来。”

    林肃扶着车门,深感自己当时不该图一时之快嫁进来,就该多费些心思将人娶进门,但事已至此,脸面不要也罢。

    林肃扶着沈塘的手当真被他抱了下来,只不过刚刚搂住沈塘的脖子便觉得身体一沉,沈塘走了几步鼻尖都有了汗水“夫人你怎么这么重?”

    他可是习武之人,用上内力连门口的石狮子都能单手抬起,可是抱夫人这样一个男人却是举步维艰,没道理啊。

    林肃抱着他的脖颈笑道“嗯,最近吃胖了些,辛苦夫君了。”

    为了杜绝以后被抱来抱去,林肃自然只能配合他用点儿内力了。

    沈塘有苦难言,却是实在重的厉害,刚一进了家门就开始商量“夫人,不如我扶着你走吧。”

    夫人这不是吃胖了,这是吃了座山。

    “好啊,辛苦夫君了。”林肃跳了下来,看着沈塘狂甩手臂的模样一把将人揽住,很是轻松的打横抱了起来道,“礼尚往来。”

    沈塘也试图吃座山进去,奈何他吃奶的力气都使出来了,林肃仍然不疾不徐,没有一点儿费劲的感觉。

    “夫人好生厉害。”沈塘不知内心是个何滋味。

    林肃谦虚道“不如夫君远矣。”

    沈塘“……”

    你个大骗子不要说话!

    午后正热的时候,沈塘坐在离冰最近的地方吃着刨冰,算着今年酷暑只卖冰就得了多少银钱,正是美的不自觉开屏的时候,门外闯入一人,身上还背着弓箭,一进来便喊着“热死了热死了,这种天气就不应该出去干活。”

    沈塘思路打断了一下,林肃在琴弦上调音的手停了下来道“陆兄,下次进门可否敲门?”

    “都是男人……”陆过眼光瞥到只穿了亵衣侧坐在塌上的沈塘,只觉得眼光被那艳色刺痛,连忙收回了视线。

    他这刚开始见沈家少爷的时候只觉得是长的好看,可是也并非现在这样好像生了一身媚骨似的光彩照人。

    还是林兄会调教人,难怪舍不得被人看见,这要是他夫人……他没有夫人。

    “咳,得罪得罪,今日奔袭了几十里地实在累的慌,没有下次没有下次。”陆过道歉道。

    他一身白衣上沾了不少土,汗水更是成滴落下,可见的确辛苦,林肃只是提醒,却无怪罪之意,沈府能够像现在这样密不透风,其中少不了陆过的功劳。

    “陆兄注意就是。”林肃起身然后小厮送来了水让他擦洗一番。

    陆过虽有时粗枝大叶,却也能看到那小厮一路送水都是低着头的,连半分余光也没有往不该看的地方看。

    陆过去了隔间简单擦洗过后来汇报今天的事情“就像你所说的那样,我只放了一箭就离开了。”

    正说着话,沈塘已经从里间出来了,不像刚才只着亵衣,而是穿了外衣,长发也只是随意束在一侧,并无半点装饰,偏偏他这样也有一股风流之态,让陆过只能低着头看着自己脚尖,心中默念朋友妻不可欺,他不好龙阳,喜欢姑娘。

    可姑娘里面也没有像沈家少爷生的这么标致的人物,林兄拔高了他的眼光,却没有给他分配个夫人。

    “你今日去何处了?”沈塘在一旁落座。

    “我让他去追了云洄的马车。”林肃在此事上对他并无隐瞒。

    “嗯?这是为何?”沈塘疑惑。

    陆过此时正低着头不敢看他,声音也如蚊子哼“这个你要问你夫君。”

    沈塘拉长了语调“夫君?”

    林肃觉得陆过此生娶到老婆的概率也是无限接近于零了,哪儿有雷他往哪里踩。

    “他口误,是夫人。”林肃笑道,“今日让他去追云洄的马车就是防备着萧煌可能会去追,以防他们旧情复燃。”

    这个世界线以云洄为主线,更多的偏爱也在云洄的身上,而没有了云洄助力的萧煌,也就失去了这个世界一半的宠爱。

    沈塘被转移了注意力,撑着下颌说“按理来说不会,子玉并非心软之人。”

    再是心如磐石,也怕一次次的算计纠缠,林肃索性给他彻底破灭了。

    “那什么宸王心思深的很,说什么他是独自前去不畏危险的,结果还是骗那云公子的。”陆过这次没忍住,将其中细节一一到来,就是除了脑袋要钻到桌子底下以外,其他复述颇为流畅。

    沈塘本来不明缘由,听他说完直接拍案而起,磨牙道“为何不直接杀了他?”

    “杀了他,就只剩萧韶一人独自面对当今皇帝,他未必有那个胆量。”林肃说道。

    萧韶此人自保为上,虽有为民请命之心但是不会贸然去做于性命有碍之事,若是登上帝位,做一位守成之主绰绰有余,但让他去谋逆,他没有萧煌那样的魄力。

    “也是。”沈塘也是见过萧韶的,选这样一个人容易避祸,但也有一定的弊端。

    朝堂争斗萧煌针对沈家之举频频,然而云洄离开时叮嘱了老将军护持沈家一二,再加上沈家日前频频向皇帝献奇珍异宝,颇有回头之象,皇帝看不顺眼萧煌许久,更是对其进言忽略许多,再有萧韶相助,萧煌看似声势浩大,其实被孤立许多。

    长此以往,只怕手中权力都要被削弱至极,哪里还有争夺帝位的机会。

    “你这样逼迫他不怕他狗急跳墙么?”陆过身处江湖,知道把一个人往绝路上逼自己有时候未必能够有好果子吃。

    “那不是还给他留了路么。”林肃笑道,“况且我就是要让他狗急跳墙。”

    原世界线中萧煌有云洄为妻,老将军在军中声望很高,他最终是打着清君侧的旗号攻入皇城之中,让现在的皇帝被逼无奈让位于他,让位后不过三月暴毙身亡。

    是谁动的手一目了然,但当时萧煌帝位坐的极稳,没有人再会对废帝的去留置喙什么。

    但是现在没有云洄帮忙,萧煌朝中的势力又被林肃借着上次舞弊之事斩落了一些,剩下的只要透露给如今的皇帝,自然有人出手,他想要登上帝位,如今也只剩下一条路了。

    “哦……”陆过若有所思,可他想直白一些的问题还好,真让他运筹帷幄是不行的,只能一步步的按照林肃交代的去部署。

    林肃预料的事情并没有拖延很久,金秋九月时,宫城之内亮了一夜,火光漫天,让无数人家纷纷夜起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沈府却是一片宁静,沈塘正靠在林肃的怀里睡得沉沉,偶尔有梦呓之时也不过是更深的抱紧了人罢了。

    直到初晓时分,宫中钟声响遍整个京城,一切尘埃落定。

    敲门的声音响起,林肃睁开眼睛,将沈塘的手臂拉开,下床开门出去。

    侍从禀报道“主子,宫城之中局势已定,宸王萧煌毒杀皇帝,意图制造假圣旨登基,已被御林军层层包围拿下,所有参与谋反将士皆被擒,宁王萧韶得先帝口谕继位为帝。”

    宫中具体情况定然不止这简单话语口述,因为每一步发展都有可能造成结果的反转,但一切到底尘埃落定了。

    萧煌被关押进天牢,那个地方可不像有的电视剧中演的那样可以随意进出的,如果不出意外,他将在那里度过他的余生。

    是宿主的外挂赢了。06总结道。

    赢了就是赢了,不拘泥于什么手段。林肃笑道。

    “让折桂令的人都撤回来,其他三令继续留着。”林肃挥手道,“下去吧。”

    那侍卫再行礼,几个起落从林肃的面前消失。

    林肃刚要转身进门,却被从背后一把抱住,早上起来容易黏人的花孔雀还有几分迷迷瞪瞪“发生什么事了?”

    “萧煌入狱,新帝登基。”林肃说的更简短。

    但其中的意思却是明明白白的,沈塘顿时不困了,从他的背后探过来,声音惊讶到变调“什么时候的事情啊?!”

    “昨晚发生的事情。”林肃转身低头道,“又不穿鞋就往外跑。”

    “现在不是穿鞋的事情,而是换了个皇帝我们在睡觉!”沈塘被他抱起来的时候嘴上仍然没停,“我们现在怎么办啊?”

    “如果你想继续睡的话,可以睡个回笼觉。”林肃建议道。

    沈塘要真是孔雀,现在能用嘴叨他“说正事呢。”

    “宫廷政变,跟我们老百姓有什么关系。”林肃笑着抚了抚他的脖子笑道,“你要是平静不下来,我们可以做点儿别的。”

    沈塘是真的有点儿平静不下来,那可是换了个皇帝,又不是早餐餐桌上换了一道菜,就很不真实,跟还没有睡醒一样。

    他直接搂住了林肃的脖子往下压,答应的很是干脆“好啊。”

    他需要一些事情来平复一下情绪。

    皇帝驾崩,其中又夹杂了宫变,待过了先帝尾七,又有皇帝登基事宜,等一切尘埃落定的时候,大地已经被一片白茫茫所覆盖了。

    皇帝临朝,封后妃,管前朝,更是将沈家纳入唯一皇商之选,准许其子孙后嗣通过科考入朝为官。

    朝堂之上本有反对之声,直到沈家捐出白银三百万两用于江南水患,弥补国库由于这些年骄奢淫逸的空虚时反对之声弱了下来。

    贪官污吏被拔除,钱财到位,江南之处渐有复原之势,沈家名声传出,民声鼎沸,当万民书递交到皇帝案头的时候,沈家皇商之位尘埃落定。

    “我怎么就没有想到过这种办法呢。”沈塘披着火红的斗篷赏雪,手中抱着的手炉色彩纷呈,乃是京中独树一帜的珐琅色。

    沈少爷当然不是因为怕冷才抱着,而是因为好看,走到哪儿都有人夸好看,连娘都觉得纳罕想抢过去,直到林肃送过去一个不一样的才消停了。

    京中不日就要上架此物,沈塘自然要趁着此时多多捧出来给人看看,按照他夫人所说,这就是活的广告牌,

章节目录

抢了男配就跑真刺激[快穿]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恩星小说只为原作者狐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狐阳并收藏抢了男配就跑真刺激[快穿]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