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草莓小说网 www.xcmxsw.Com】,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话虽然粗浅, 可却是有道理的。https://www.kingho.net

    “哦?林兄弟当真是有为人臣子的本份, 此次有功, 你想要什么奖励?”萧煌确定自己的计划可以瞒过沈塘和云洄,却不确定能够瞒或眼前这个男人。

    他从未遇到这样的人, 只是对视一眼, 就好像见过自己的内心都剖白在了人前。

    不管此人能不能用,这样的人都不能留!

    “怎么回事?”

    “啊!!你干什么?!”

    “抓住他!”

    这边互相问好, 那被押送的刺客处却是发生了一些变故, 被押送之人纷纷倒地, 只有为首之人趁机挣脱, 竟是拔了侍卫的刀冲了过来。

    一切都在刹那之间,所有人都以为那刺客是奔着萧煌去的,侍卫前去相护, 可那刀却转而刺向了一旁的林肃。

    在所有人惊愕的目光下,萧煌的唇角勾了起来, 林肃瞥了他一眼,侧目看向了那近在咫尺的刀锋,刀虽快,内力也强, 但对于目前的他来讲不是什么大事。

    真正让林肃错愕的不是那刀锋, 而是那蓦然挡在他面前的身影。

    身体被扑的踉跄,沈塘抱着他的手臂蓦然收紧, 一股血腥的味道弥漫到了鼻端, 浓郁至极。

    这一向爱美怕疼的孔雀此时即便脸色煞白, 也努力抬头道“你干什么不躲?!”

    他忘了。

    林肃将他从身上扯开扶住,单手对上了那一砍没砍到人再度攻过来的刺客,侧身躲过刀刃,只需一招便足以将那刀缴械。

    那刀脱手而出,却被林肃直接甩向了另外一个看戏的地方。

    萧煌本是眼见着沈塘不要命的帮忙挡刀觉得懊恼,却是猝不及防见到了那刀尖直指自己的胸膛而来,若是当胸穿过,他有几条命也不够用的。

    他不能死!

    普通人在危机关头未必有避险的能力,萧煌却是有能力拉过旁边的人用来帮他挡这一刀,不管是谁,为了他死都是值得的。

    但是那人影挡在了他的面前,刀直接穿过那人肩胛时萧煌对上了云洄错愕至极的脸。

    那目光之中的震惊和陌生直直刺入他的胸膛。

    他难得吞咽了一下口水,蓦然看向了那已经将刺客踩在脚下的男人,只得到了一个充斥着冰冷和恶意的眼神。

    林肃的脚踩下去足以让那刺客经脉尽断,他很少生气,但今天不知道为什么只觉得怒火上涌。

    生命皆是可贵的,从孕育到诞生再到成长需要花费无数的心血,赋予无数的努力,林肃珍惜生命,所以他很少手染鲜血,但这不代表他不会杀人。

    那刺客还留了一口气,再也爬不起来,林肃抱起沈塘将一旁的桌面清空让他趴在了上面。

    “林肃,我是不是要死了?”沈塘的呼吸有些微弱,却还在那里说话。

    隔着衣服看不清他背后的伤势,但是血迹已经顺着他的后背从衣摆上滴落了下去,这样的血量必定是伤到了大动脉,林肃最严重的估测是伤到了他的脊柱。

    后面的衣服被随手撕开,金线断裂成片,那向来白净的后背此时一片血红骇人的模样,林肃检查了一下,在确认没有伤到脊柱时松了一口气,取出了一枚药丸塞进了他的嘴里道“别说话,有我在你不会有事的。”

    “唔……我相信你。”沈塘含着药丸有些昏昏欲睡,却被口中蓦然刺激的感觉弄得瞬间清醒,只觉得口鼻之间皆是刺激至极的味道,“呸,呸,这是什么?!疼!!!你在干什么!”

    “不想后背留疤就不要动。”林肃给他抹的是系统出品的药膏,否则以这个时代的药物即便他使尽浑身解数也救不了这个人的命。

    毕竟只止血输血以目前的科技就做不到。

    星币花下去了自然有好药,药膏刚止血时有些刺激,但是效果很好,那本来几乎往外喷涌的伤口慢慢抿了血迹,只是想要完全复合还需要一段日子。

    再次扯下沈塘雪白的亵衣给他包扎好伤口,这一身千两的衣服也是毁了个淋漓极致,沈塘虽恢复了知觉,但失血过多带来的乏力并未缓解,但即便脑子还有些昏沉,却也看得见萧煌那边的场景。

    刚才虽只是一瞥,他也看见了萧煌拉着云洄挡刀的场面。

    “子玉,子玉……传太医,快传太医!”萧煌抱着云子玉喊道。

    侍卫将那刺客首领和一众尸体匆匆抬了下去,有人匆匆忙忙的应了是去叫太医了,萧煌低头想要看看云洄的伤势,却感觉到了他的挣扎。

    云洄的右肩之上全是血,将雪白的衣衫印染的比沈塘那里还要吓人,他虽疼的恨不得死过去,可比死更可怕的是眼前的这个人。

    他以前从未想过一个人会用命护他,更没有想过一个之前还在用命护他的人转瞬之间便用他挡刀。

    “子玉,你听我解释。”萧煌脑子里嗡嗡作响,现在的一切有些超乎他的意料,但越是这个时候越不能说错话。

    他能定下这样的计划,是因为他在意云洄,之前的一切都很顺利,只有刚才。

    “我脑子糊涂了,我以为是别人,如果想起来是你,我不会那么做,”萧煌着急的解释道,“子玉,你也看见了,刚才那一瞬如果我不拉别人我就会死,刀是被林肃掷过来的,他想让我死,子玉,我只是出自本能。”

    云子玉看着他的目光愈发陌生了,如果萧煌不说这段话,他只是道歉,云子玉或许还能继续与他为友,因为人在紧急要命的情况下自保无可厚非,可是挡刀的人是他和是别人……

    这个人将人命轻贱的可怕,云洄是死过一次的人了,他见过人心险恶,只是以前从未怀疑萧煌此人,只因他也是嫡子,他也是落难,他以为他们同病相怜,会能体会理解彼此,便是刚才他也不是没有打算为他挡刀的,救命之恩涌泉相报,可谁曾想被抢先了一步。

    现在看来,他真的不太了解这个人。

    “多谢殿下解释,还请林兄赐药。”云洄看向了已经给沈塘包扎完毕的林肃,即便刚才是这个人掷过来了刀,他也能够体谅他对沈塘的着急心疼而未看清方向。

    或者他是故意的,他也感激他让他看清了一个人,重活一次,他只想好好珍惜自己的这条命,他想活下去。

    “林兄既然通医术,还请救云洄一命。”萧煌同样请求道,即便他现在很想杀了这个男人。

    他从未如此忌惮过一个人,如果刚刚不是拉了云洄,林肃是真的想杀了他,也能杀了他。

    “我若救的不得当,宸王可会就此降罪?”林肃并不过去。

    萧煌虽然最爱的是他自己,但是他的确是对云洄有情意的,这个人让他不舒服了,他又怎么能让他过的安乐。

    “自然,若你救了他,刚才事情本王可以不追究。”萧煌妥协道。

    林肃仍然老神在在,甚至有心情将沈塘的衣服整理好道“不追究?宸王殿下大可追究,我也好将今日的全部真相公布于众。”

    此事牵扯甚多,萧煌也不知道他到底知道了多少,刚才的把柄未必能够掣肘此人,而他自导自演刺杀文官的事情一旦曝光,将会为天下文人所唾弃。

    萧煌一时无法,只是手臂有几分愤怒的颤栗,那边沈塘却是拉了拉林肃的衣袖道“子玉是我的朋友,林肃,你能不能帮帮他?”

    沈塘面色仍然白的厉害,没有往日一分的鲜活,林肃千算万算,却漏了他还是云子玉的朋友。

    “夫君的话自然要听从的。”林肃转身走到了萧煌的面前,直接伸手将云洄抱了起来,在萧煌强忍愤怒的视线中道,“宸王殿下也太没有怜香惜玉之心,看云公子挣扎的费力还要强行抱着,真不知是害他还是救他。”

    萧煌手指捏的咔哒作响,却只能看着林肃将云洄放在了桌上。

    林肃按压了几下伤口,拉过了云洄的衣袖送到了他的嘴边“咬住,我要拔刀了。”

    他这态度看起来着实有些敷衍了事,萧煌想要说什么,却见云洄毫不犹豫的咬住了衣袖。

    林肃将药粉洒在了他的伤口旁,只一下便将刀拔出丢在了地上,血液涌出来的那一刻他封住了云洄肩胛处的穴道后直接上药,上的药自然只是这个世界的药。

    沈塘有钱,连侍卫的刀都用的极好的材料,这会导致其成为利器,轻轻一划便可造成创伤,但也意味着刀刃极薄,虽然贯穿的伤口深了些,但云洄运气不错,没有伤到要害,只是伤口看起来骇人一些罢了。

    他自己配置的药粉自然要比外面售卖的好,但想要完全留不下任何伤痕那是不可能。

    伤口处理好,随手包扎,林肃系好了带子说道“好了,云公子是想留在沈府继续养伤,还是跟着宸王殿下离开这里?”

    他不问还好,一问这话,萧煌看他的眼睛跟淬了毒一样。

    他这毒气都快溢出来了,如果不是06不能与各个世界的人对话,一定会告诉他光瞪眼有什么用,眼神能杀人的话它家宿主都死了千百万遍了。

    “多谢宸王殿下费心,子玉受伤不宜挪动,想必景琛和祖父都不会拒绝子玉在此处养伤的。”云洄平躺着道,他的话客气的很,但就是太客气了才让萧煌觉得难受。

    在对手的面前多番示弱暴露自己的把柄实在非他所为,萧煌冷笑了一声道“告辞。”

    他带着人匆匆离去,倒是让他匆匆赶来的太医茫然无措“这病人在哪儿呢?”

    “这里。”林肃扬了一声,看那老太医匆匆过来,示意云洄那边道,“这是今年的金科状元,还请太医检查一下伤口。”

    太医放下了药箱,余光瞄到了沈塘满身是血的模样,嘶了一声“这位不是伤的更重,可要先看一下?”

    “不必了,他乃商家之子,用不太医这双圣手,多谢了。”林肃将沈塘抱了起来,又吩咐下人给他准备厢房后离开了。

    “喂!”沈塘被他抱着倒是稳当,伤口也没有一开始疼的那么钻心了,可是仍然有那么点儿担心。

    虽然他家夫人很是厉害,什么什么都会,还能把萧煌的脸气成墨盘,但是医术上肯定还是太医比较可信一些。

    林肃停下挑眉问道“怎么了?”

    “既然太医都来了,就让他看看呗,大不了多付些银钱。”沈塘说话就有那么点儿心虚,虽然他也不知道为何心虚,但是刚才夫人生气的那一幕太可怕了。

    那踩手就跟踩豆腐似的,他家夫人到底对他忍让了多少?

    “你不信我?”林肃问他,“那我把你交给太医医治好了。”

    “没有没有,我自然是信你的。”沈塘讪笑道,“但是什么事情都让你做了,大夫干什么不是。”

    “好,我给你安排。”林肃开口道。

    沈塘刚刚放下可心来,就听那太医在背后大呼小叫“这伤口包扎的极好,只是此药从何而来?可否告知出处?”

    小厮答他“这就是沈家药坊的止血散,不过是我们少夫人新研制出来的,可是有什么问题?”

    “不不不,此药效极好,老夫行医多年,万万没想到还有此种搭配的方法,可否见你家少夫人一面?”老太医还在那里询问。

    林肃已经抱着沈塘出了院子。

    “……那药是你研制的?”沈塘小心翼翼的问道。

    林肃嗯了一声,就是没给台阶下。

    沈塘抓心挠肺的,却没有办法收回刚才说的话,早知道夫人医术这么好,他刚才还怀疑……作为夫君这就很不应该。

    “夫人……”沈塘的语气中有几分可怜巴巴,衬着那惨白的脸色就更是可怜了几分。

    “给你用的药比那个好,好好养伤,受伤期间便不用药玉了。”林肃将他放在了床上,让人端来了热水亲自给他换下衣服擦洗身上的血迹。

    沈塘嘟囔道“你这样我都要期盼天天伤着了。”

    林肃解开了他的衣带,挑眉道“说什么呢?”

    他语气好像有些危险,沈塘咳了两声道“没没没,没什么,你继续。”

    他现在真的跟他爹一样了,没种,怂,怕夫人,以前不该嘲笑他爹的,现在感觉好像把自己都嘲笑进去了。

    林肃继续低头给他擦身。

    他动作温柔,沈塘攥着他垂落下来的衣带,突然觉得自己好像不必那么逞强,以前只有自己一个人扛,现在天塌下来这个人也会帮他扛着的“林肃,刚才我还以为活不下来了。”

    他扑上去的时候大脑一片空白,也没有想自己为什么会扑上去,只满心满眼的想着一定要让这个人活着,不能让他受伤,不然得多痛啊。

    林肃的手顿了一下,弹了一下他的脑门道“知道危险还过去挡刀,你的功夫呢?”

    “我忘了……”沈塘叹气,那个时候真的是只剩本能了,哪里还记得功夫。

    “下次别这么做了,我能保护好自己。”林肃摸了摸他的脸道,“近日得多给你吃些补血的东西,脸白的让人心疼。”

    “这个我不能保证。”沈塘握住了他的手道,“我怕你出事,林肃,你别有事……”

    “好,我保证。”林肃在他额头上亲了一下,抬头的时候刚才强撑着的人已经睡着了。

    浑身擦洗,又重新包扎换掉了床上所有用品,沈夫人和沈老爷到的时候也只看到了一个好好躺在床上的沈塘。

    甚至因为睡熟了,脸上难得多出了一丝血气。

    “塘儿伤哪儿了?”沈夫人去掀被子,眼睛里面全是眼泪。

    沈塘被林肃调整成了趴着睡,一掀开便能看见绷带,贯穿前胸后背的绷带将二人吓得面色惨白,若非林肃给他们说只是皮外伤,又给看了伤口确实不是很深,只怕两位当真是要晕过去。

    “塘儿早年练武便容易弄得满身是伤,后来学成了便不容易受伤了,可我却比以前更担心他,生怕他哪日一招不慎的。”沈夫人叹气,却没有舍得弄醒儿子,只能与林肃絮叨两句,“你是个有本事的,只盼日后能护他一二便好。”

    “这个您放心,夫夫一体,我定会护他周全。”林肃答应道。

    沈家二老并未久留,只是说了后续有什么情况及时汇报着便离开了。

    期间之事沈塘睡得沉了些一概不知,林肃将他的锦被拉好,却未坐在床边,而是出去带上了门,在庭院中落座。

    今日不是十五,月亮并不圆,但难得皎洁毫无遮挡,还有星河遍布,让人有被笼罩在其中极为渺小的感觉。

    06的机械心滴了两声开口了宿主需要心理辅导么?

    今日它难得检测到了宿主情绪波动很大,而给情绪失控的宿主心理辅导也是系统存在的意义之一。

    因为有些宿主很可能迷失在某一个世界,这在条约上是被允许的,甚至当星币攒的足够多的时候,可以申请调出某个世界的某一个人作为终身的伴侣,成为本源世界中的一员。

   &nbs

章节目录

抢了男配就跑真刺激[快穿]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恩星小说只为原作者狐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狐阳并收藏抢了男配就跑真刺激[快穿]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