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草莓小说网 www.xcmxsw.Com】,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你这样也太没有天理了!”陆过跟随在林肃的身后说道, “我追姑娘的时候可是要什么给什么,你这一通整人,人还愿意嫁给你,这这……”

    林肃停下看他。https://www.kingho.net

    陆过差点儿撞上他,直接一个大跨步止住, 求教道“怎么办到的?教教我呗。”

    那目光非常的虚心求教。

    林肃拍了拍他的肩道“这个讲究天赋的,你学不会的,小陆。”

    自古深情留不住,唯有套路得人心,陆过这样的跟别人玩套路一准会被套进去钻不出来。

    陆过一时竟不知道该说这个称呼果然如此还是该说林肃瞧不起他的智商, 虽然他几顿饭就被骗来,但是……

    “喂!”陆过叫他。

    “好好保留好你的真心, 别浪费在不值得的人身上。”林肃远远说了一句,人已经消失不见了。

    ……

    沈塘醒来的时候浑身酸软,竟是难得的不想起身,室内的黑暗并不影响视线,只是之前坐在那里弹琴的人不见踪影了。

    沈塘忽略心里些微的失落, 坐起身来喊了小厮问话,才知道自己这一觉竟然直接睡了一天一夜。

    “林公子走时特意嘱咐说不要打扰您, ”小厮补充道, “让您好好休息。”

    沈塘本是觉得骨头都软了,听见这句话却是睁开了眼睛“你们倒是听他的话, 就不怕我出什么事么?”

    他这话听着是问责, 却无问责之意。

    那小厮嘿嘿一笑“公子说笑了, 夫人那边都要给您和林公子定日子了,这满城的人都要知道了,怎么会出事。”

    沈塘一个激灵坐了起来,困意顿时没了“满城的人都知道了?!”

    “是呀,那日不是见林公子抱您嘛,大家都觉得您这是一对璧人呢。”那小厮笑的讨喜。

    沈塘因为他的话没忍住笑了一下,下一刻却是连忙沉下了心来,这事若是与旁人自不要紧,可是与林肃的事情他是在萧煌那里报备过了,如今倒像是真为了大业妥协一样。

    若让林肃知道了,指不定会多想,可不让他知道,林肃嫁入沈家,就相当于站到了萧煌的背后,日后抬头不见低头见,若让萧煌察觉了他二人之间有感情,只怕此事会成为把柄。

    在此之前他可能不会如此想萧煌,但是在这么多年以后认识到那个男人凉薄的内心后,内心失望暂且不说,只知道从前的兄弟情在权势面前什么都不是,必要时,他也会成为萧煌舍弃的一颗棋子。

    沈家是首富,却也容易为人觊觎,木秀于林,风必摧之,若扶持萧煌上位后仍被舍弃,他倒是不怕,可父母年事已高,林肃若被绑在了沈家这艘船上,还能全身而退么?

    沈塘的情绪从高兴转为低落,一旁的小厮小心翼翼问道“少爷,与林公子成婚,你不高兴么?”

    “高兴,”沈塘挥手道,“你先出去,让我一个人安静一会儿。”

    “是。”那小厮担心的看了他一眼转身离开了。

    沈塘再无睡意,直接赤脚踩在地上来到了桌前,提笔写着他与萧煌之前的一些计划和目的,萧煌想要上位,就必须拉拢权臣,再铲除一些不服从他的人,其中人力物力都需要沈家的财力支持。

    所以那个人的计划他知道的很多,但真的全部列出来,他发现自己好像知道的太多了,一个帝王可以不仁,但是他所做的阴私的事情绝对不能让很多人知道,一旦传入百姓耳中,名声尽毁,青史留名也不会是好的名声。

    想不让其他人知道,就要减少知道秘密的人,沈塘放下笔细想,若他有一日为了权势做了不少事,杀了不少人,最后成功时可会让那个知晓他一切事情的人活着?

    不会。

    这个答案来的如此的肯定,他不会!

    那他可会让有能力扶持自己登上高位的人活着?

    以他自己的心性而言,或许会夺取那个人的一切能力才能放心让他活着,但杀与不杀,只在一念之间,而以他对萧煌的了解,对那个人无用的人,往往在不经意间就消失了。

    从前沈塘觉得萧煌身份位正,乃是元后嫡子,自会像元后一样宽仁待下,可是他只是表面功夫做的很好罢了。

    那时他觉得不会轮到自己,如今想来他沈塘又算得上哪根葱?

    良禽择木而栖,他当初对林肃说的那句话又回到了他自己身上。

    事实摆在眼前,他不想拿沈家和父母的性命去赌萧煌的为人,他更不想失去林肃。

    但一切不能直接决定,他需要最后一次的测试,来决定今后沈家的去向。

    科举考试,来自各地的学子汇聚,有尚未加冠的少年,也有须发皆白的老者,皆是向学而来,只为求那榜上有名。

    十年寒窗,舞弊当真是对此时最大的亵渎。

    沈家有一座酒楼开在贡院的对面,本来因为云来客影响的门可罗雀,近些天客人却有回流之象。

    “这有何稀奇?传言沈家公子要与云来客的店家结亲了,这以后亲如一家,怎么可能抢生意?”有人在楼下放肆畅言。

    “沈家之前的生意被抢的一干二净,如今结亲,不会是妥协吧?”

    “谁知道呢,反正结亲是咱们受益,那云来客的酒菜真是一绝,不是买不买得起的问题,而是客满,如今可好了。”

    “说不定是两情相悦也说不定呢,只不过那沈家公子与那店家皆是男子,你们就不好奇……”

    楼上雅座沈塘侧耳听的一清二楚,只是笑容不变,反而有几分饶有兴味。

    萧煌偶尔看着贡院一一查证考生身份,瞧他姿态笑道“你与云来客的店家是真的要定亲了?”

    “嗯,估计就在这几日纳彩了”沈塘脸上不见阴霾,“我娘以后再也不用唠叨我了。”

    “你与他……”萧煌不见他抗拒之色,倒对那日的不欢而散有几分愧疚,“倒是委屈你了。”

    “咱们谁跟谁,你都能为了以后娶那些不喜欢的女子置于家宅之中,我不过娶一个男子,不喜欢便当个菩萨摆在家里便罢,不能误了你的事。”沈塘不在意的说道,“就是走流程麻烦了些,若能直接入洞房就好了。”

    沈少爷最后这句话绝对是真心的。

    男子在房事上与女子不太相同,更好直白一些,身为男人都不主动,还指望对方不成?沈少爷不开荤还好,一开荤就食髓知味了。

    “待事成后,若你实在不喜欢他,我帮你暗中除去便是。”萧煌说道。

    沈塘的手蓦然紧了一下“他那个人鬼点子多,留着比死了有用,只说那城郊之处便可种植的稻谷便是百姓之福,倒也不必杀了他。”

    “景琛所言在理,”萧煌思索道,“既然要定亲,且他还是男子,不如哪日出来见上一面?”

    “此事不急,还是要等子玉的事情终结,此时也不能让他分心。”沈塘善解人意道。

    心里却在想下次见到林肃时一定要叮嘱他收敛住,切不可让萧煌察觉端倪。

    贡院考试要进行三日,沈塘也没有打算坐在那里一直等,只不过刚刚到家就有小厮兴冲冲上来汇报“少爷您可回来了,林公子都等您好久了。”

    男女婚前一般不可相见,可是男子却无此避讳,倒让他一天能跑上三趟,让沈家大院所有奴仆都有八卦可聊。

    作为一个待嫁之人,一点儿矜持都没有可怎么行?

    沈塘秉持着未来夫君的身份打算给沈家未来的主母上一课,然而踏进小院,看到坐在树下桃花瓣满身的人时哪里还有半分责怪。

    “你怎么来了?”沈塘话出口时得了小厮怪异的一眼,“日日来,没有生意可忙么?”

    “想你了,便来了。”林肃抬头,想要掸去身上的桃花瓣却被沈塘阻止,沈少爷一展折扇轻轻一扇,那桃花瓣随风起,又落在了他的扇面上,陪着那富丽的春景图倒是格外雅致好看。

    桃花瓣被递到林肃面前“桃之夭夭,灼灼其华。之子于归,宜室宜家。”

    桃花怒放千万朵,色彩鲜艳红似火。这位姑娘要出嫁,喜气洋洋归夫家。

    06默默再记一笔。

    敢把他家宿主说成姑娘的,这位主绝对是头一个。

    林肃捻起一朵桃花,手指轻捻后贴在了沈塘的眼尾处端详道“花衬美人,倒是应景。”

    他说着,却是亲在了沈塘的眼尾处,将那桃花沾唇带走,直接舌尖一卷入了口中。

    分明只是简单至极的一个动作,却让沈塘觉得他吃下去的不是桃花,而是自己一样。

    又输了。

    “我有要事同你说。”沈塘吞咽了一下口水,拉了他的胳膊在庭院中坐下。

    林肃一路顺从,好像刚才撩夫君的不是他一样。

    沈塘平复心跳,力图镇定与他说话,可一对上那眼睛就想到刚才的情景,脸上不自觉的就开始发热,眼睛也不自觉的往下移。

    什么时候才能成亲啊?真麻烦,占便宜还得找理由。

    “不是要说正事?”林肃一句话让他回神。

    沈塘讪笑了一下集中精力“此事与萧煌有关,你既想让我看清他的凉薄,想必也听说过坊间的一些传言。”

    “嗯,说你是为了云来客才与他定亲的。”林肃直接说出他最想说的那句。

    沈塘顿时被呛了一下“咳,咳咳……其实……”

    “其实是萧煌不想让沈家折损,说我不过占着你的正妻之位而已,只要现在不妨碍,日后待他登基,想留想除全凭他一句话。”林肃补充道。

    沈塘哑口无言,迟疑的看着林肃“你偷听我们说话了?”

    以这人的内功倒也不是不可能。

    “猜都能猜得七八分,”林肃伸手弹了一下他的脑门道,“别把我想的那么卑鄙。”

    06默默嘀咕真正卑鄙起来超越你的想象。

    沈塘摸了一下脑门,他担心林肃会生气,可他似乎不怎么生气的样子“其实你说的倒也不错,不过我不是因为沈家和他的大业要与你成婚的,是因为我……倾慕你。”

    他不想让这个人误会,反正脑子已经坏掉一次了,不介意再多坏两次。

    这种事情说出来想来人都会有所膈应,沈塘自认若有人对他说这些话,必然不会轻易相信,可他对林肃这样说了,心里却似乎松快了很多。

    “嗯,我信你,”林肃端起茶杯道,“接下来想让我怎么配合你?”

    “啊?”沈塘有些迷茫。

    林肃觉得这小孔雀迷茫起来的样子也十分可爱,伸手掐了一下他的脸蛋,耐心解释道“以你与萧煌的交情,想必不会就此抽身,或者可以说还对他抱有希冀,你既要测试,难道不需要我配合一下么?”

    他说的与自己想的当真是□□不离十,沈塘往后挪了挪,一脸探究的看着林肃道“莫非你会读心术不成?”

    “别人的心读不通,只能读你一人的。”林肃淡淡说道。

    殊不知这一句就让沈少爷觉得他以前跟姑娘们说的话都弱爆了。

    胸膛里的心脏都快跳的不是自己的了,这人越看越觉得哪里都符合自己的审美,到底什么时候才能成亲!

    “咳……此事的确需要你配合,待此次科举结束,我要带你去见萧煌和云洄,到时你要假装一下与我关系不那么亲密。”

    “没问题。”林肃一口答应。

    “当真?”沈塘觉得他答应的太干脆了。

    “你若不信,我们可以提前模拟一下。”林肃笑着道。

    关系不亲密,只要互相不搭理就是了,还要怎么模拟?沈塘有些疑问“你想怎么模拟?”

    “当然是先模拟夫夫恩爱了!”林肃拉着他的领口扯到了跟前,直接吻住。

    这花孔雀刚才有意识无意识的瞄了他的唇七八下,被这么撩林肃要是一点儿意动都没有那是不可能的,既然双方都有意思,亲起来就方便多了。

    庭院左右无人,足以让林肃亲到尽兴,待松开时沈塘行动有几分呆滞,明显被亲的有些懵,可等他回过神来那双眼睛就像是迷雾蓦然被阳光照射进去一样的发亮“你这人若是去演口技,必然是一流。”

    若是姑娘家才不会如此举动,可沈塘偏偏喜欢这种主动,直叫人心驰神往,回味绵长。

    “多谢景琛夸奖,林某还需再接再厉。”林肃谦逊道。

    沈塘只觉得他哪儿哪儿都熨帖极了“若是练的好,爷给奖赏。”

    林肃不接他这话茬,反而在正事谈完以后拉着他去了房中“不用你练的好,我也有礼物相赠。”

    桌上放着七八个匣子,沈塘啧了一声“都是送我的?”

    “自然,打开看看。”林肃坐在了一旁。

    沈塘随手拿起了一个,即便心中好奇也装作有几分不在意,免得被那家伙看低,觉得他没有见过世面,然而待他看到其中的东西时却是顾不得什么看不起了。

    匣中一物如树枝般虬结,却生的湛蓝如海水一样的色泽,凑近了些闻还能闻到海浪的味道一般“此物是珊瑚?”

    他所见珊瑚皆为红白二色居多,从未见过如此湛蓝独特的,若是拿出去,必为稀世珍宝,连那皇宫内院之中都未必能见得一株。

    “沿海的珍宝阁送来的。”林肃信口胡诌。

    蓝珊瑚极为罕见,这样成株的整个乾朝海域都没有一株,但是系统商店中有,比起恢复药丸等物,一株珊瑚实在便宜到不能再便宜。

    06感慨宿主大方,愿意为了任务世界的人花费星币,却也记得他说的话我唾手可得之物能让他高兴许久,这星币便花的值。

    “当真奇物!”沈塘捧着那匣子便舍不得松手,连伸手触摸时都小心翼翼,生怕磕着碰着,“此物真是为我心头所好,你说我是摆出来还是收起来?”

    他既想让旁人也看看羡慕一番,又怕损伤分毫,不想让他人触碰一分一毫,也是为难的很。

    “若想摆出来还不被他人触碰,用玻璃封存便是,”林肃指了指他床头挂着的灯道,“就是那个。”

    他这建议当真好,沈塘顿时没了纠结,却是放下了珊瑚取下了那盏灯放在了林肃的面前道“此物名为玻璃?是怎么做出来的?”

    “你还想知道什么一并告诉我好了,我之后让陆过把配方流程全部给你送过来,免得你记混了。”林肃很是大方。

    倒让沈塘有几分不好意思“你全都告诉我,不怕我学会了倒打一耙么?”

    “若真如此,那我只能每日以泪洗面,恨自己识人不清了。”林肃逗他。

    沈塘得他如此坦诚相待只觉得前所未有的高兴,除了爹娘,大概也只有林肃会对他如此毫无保留。

    云洄虽无看不起他,可现在想来也只是如同友人一样的亲近,与他来往既轻松又疲惫,还不如与林肃相处,当真是想说什么便说什么了。

    “若嫁于我,必会让你日日展欢颜,不会让你掉半滴眼泪。”沈塘用折扇撩了一下他的下巴,在林肃扳回来之前立马转身又去拆箱了。

    并且发现了可以获胜的秘诀,那就是——

章节目录

抢了男配就跑真刺激[快穿]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恩星小说只为原作者狐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狐阳并收藏抢了男配就跑真刺激[快穿]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