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草莓小说网 www.xcmxsw.Com】,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很少有人会这么直白的夸他生的好, 倒是让人心情愉悦。https://www.kan121.com

    只可惜心情愉悦不代表就要妥协让步,沈塘看着他笑道“多谢林兄夸奖,我不记得了, 咱们走着瞧。”

    他张扬得意, 在这春景之中宛如夏日艳阳一般。

    车子走远了, 陆过从舱房中钻了出来道“看,把人放跑了吧。”

    “是我不对, ”林肃负手看着碧波,“他也是个顶天立地的人, 我该给他一场公正的对决。”

    陆过满脸疑问“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如果不让他心服口服, 他不会低头的。”林肃转身进了舱房, 人有不同, 对待的办法自然也不尽相同。

    宿主还有别的思量?06觉得宿主绝不是会冲动行事的人, 尤其是还没有确定另外一个人心意的时候。

    这事着急不来, 林肃并未详细说明, 而是笑道,你如今都能察觉深意, 看来离找个匹配系统不远了。

    宿主, 我是独身主义者。06郑重道。

    虽然恋爱看起来很甜蜜, 交换数据可能也很爽,但是万一他碰到一个像宿主这样情商过高的系统绝对不是对手, 还是单身好。

    林肃没揭穿它的心思没想到你还是事业型的。

    ……

    京城之中新的商铺如同雨后春笋一样遍地生长的时候, 三年一度的科举已经近在咫尺。

    这条时间点的影响很大, 各地考生纷纷聚集京城, 在原世界线中这是沈塘疯狂揽金和给云洄刷名气的时候,可惜林肃来了,各家商铺比之沈家更胜数筹不止,而雁归先生的名气在考生之中流传更为广泛。

    沈塘不仅顾不得揽金,光是跟林肃斗法整个人站在那里都有一种快晕过去的感觉。

    云洄科考在即,却是有事要交代萧煌,碰面的时候看沈塘如此状态,关切问道“景琛兄也该好好休息才是,银钱总是赚不完的。”

    “不能输!”沈塘趴在桌子上已经不要形象了,“本少爷还不信赢不了他了还,预祝子玉你金榜题名。”

    他的话音落,人已经睡了过去。

    云洄试探的扶了一下将他摆正,然后说起此次科举的事情“此次一定要严查,我偶尔听到过一耳,有人泄题。”

    此次科举舞弊案的确发生过,只不过重生前是旁人做的,他被诬陷在了其中,横死其中。

    这一次除了本家的那些小人,他也要借萧煌的手将那些朝堂中的蛀虫给揪出来,一为报仇,二为报国。

    “……此事若能发现,必能清除一些佞臣。”萧煌与他商议。

    待事情说的差不多的时候云洄离去,萧煌拍了拍趴在桌边的沈塘道“醒醒,人已经走了。”

    沈塘从桌上趴起,脸上还有着红印,他随意揉了揉道“子玉还真是向着你。”

    “你最近为何对他避而不见?”萧煌问道。

    “他将来状元及第,便是真正的士族中人了,我这样的商籍怎么配得上,”沈塘自嘲道,以他的能力连自己都快护不住了,更何况护住他人,“你若对他有意,便好好待他,别算计他,别让他受委屈。”

    萧煌眸色沉沉“这是自然的,你不用担心。”

    沈塘听他这话,只觉得心里像是空了一处,但更多的却是感觉轻松了很多,以后不必再去刻意讨好,被拒绝失落,衣食住行除了他爹娘想必也不会有人置喙什么了。

    “那我就放心了。”沈塘撑着脸颊眼神已经开始迷离了。

    萧煌眉头拧了起来,敲了一下桌子看他猛地回神问道“沈家那边到底怎么回事?我听说你与云来客的店家斗起来了?”

    沈塘猛地拍了一下额头让自己清醒“是的斗起来了,沈家的酒楼输了,不过米粮一类的不是他能轻易撼动的,我已断了他的口粮,巧妇也难为无米之炊了。”

    他说的容易,可是萧煌看他疲惫的样子怎么可能放得下心“到底为什么会弄成现在这个样子?”

    沈塘摆了摆手道“他不肯合作,沈家只能应战了。”

    萧煌看着他的侧脸道“我怎么听说的是他向你求取婚约被拒才会如此?”

    沈塘猛地看向了他的脸,瞳孔有一瞬间的收缩,那天跟他一起去湖边的都是他的心腹,林肃要是想传扬,必定满城皆知,可是事情却并未传出,而萧煌知道了。

    他的心腹中也有萧煌的人。

    “沈家之人只能娶一个正妻,”沈塘侧目,有些懒洋洋道,“被胁迫娶妻实在非大丈夫所为,况且我未必会输。”

    “一个正妻之位换沈家太平,换整个京城太平,”萧煌沉着脸道,“只是娶回去,又不是让你与他琴瑟和鸣,景琛,你从前不是这般任性之人。”

    沈塘在袖子下的手猛然收紧,他与萧煌相交多年知道他会权衡利弊,没用的东西最后都会被他舍弃,他从前以为这种事情无论如何不会发生在自已身上,却没有想到皇室之人的凉薄似乎是与生俱来的。

    这个人果然是先帝的孩子,跟先帝的性子并无半分区别。

    “唉,为了大业我会适可而止的,”沈塘笑道,“别担心,沈家不会在我手中落败的,若真的快输了,大不了那时我再娶他便是。”

    萧煌的神色和缓了些,拍着他的肩膀道“景琛,刚才的话重了些,但是你要知道,我们现在在同一条船上,此时不宜张扬,才能保你我和沈家的平安。”

    “你的话我明白,”沈塘认真道,他叹了口气,伸着懒腰道,“时间也不早了,我先回去了,此次科举还是要靠你了。”

    萧煌起身看他离开,直到背影不见,他开口问道“你觉得沈塘会乖乖听话么?”

    “沈家为首富,却也为陛下忌惮,除了王爷便是陛下,他没得选。”一道身影站在了萧煌的背后道。

    萧煌唇角轻轻扯了一下“也是,子玉说的事情严密盯一下,此次若是成了,混水摸鱼也能扯下一些人来。”

    “是。”那人退去。

    沈塘出了宸王府神色都很正常,一直到上了马车关上门,他才捂住了口鼻有几分干呕的感觉。

    他这人虽谈不上重情重义,却不会轻易戏耍他人的感情,至于乐坊中人听曲说笑也皆是心知肚明,你情我愿。

    家中富贵,父母恩爱和弦,与萧煌的称兄道弟也并非一日两日,虽然偶尔有些龃龉,但并不影响,可今日那些话却有些触碰到了他的底线。

    他不是不能妥协,却厌恶被人当做工具一样的使用,多年情义,如今看来也不过是逢场作戏,权衡利弊。

    “少爷,京城之中新开了数家米铺,比沈家米铺皆是少了一个半的铜板。”有掌柜的汇报道。

    沈塘刚刚到家便听到这个消息,只觉得眼前有些发黑,他捏了捏鼻翼下车问道“跟我来,说说怎么回事。”

    事情进行的很简单,刚开始沈家断了云来客的供给,也不许其他米行供给,可云来客似乎早有储藏,更是借着沈家限制直接开了数家米行,米粒质量皆是上品。

    “若是从江南运米,无线路怎么也得一月之数,”沈塘问道,“他是怎么办到的?”

    “说来奇怪,他在京城郊外几十里处买了一大片荒地,竟是种出了稻谷,这简直闻所未闻啊!”一个掌柜说道,“主家,如今要怎么办?”

    沈塘头痛欲裂,正扶着桌子站起,却是一阵恍惚直接眼前一黑失去了意识,最后的画面是其他人惊讶呼喊的场景。

    他输了。

    输的彻彻底底,明明白白。

    在黑暗中不知道沉沦了多久,意识清醒的时候只觉得口中苦涩难言,像是被喂了汤药。

    他睁开眼睛的时候第一眼看到的是挂在床头的灯,第二眼他直接就要跳下床,却被那伸过来的手轻轻一按就躺了回去。

    坐在他床头的不是别人,正是那个刚刚赢了他,面目极其可憎的男人。

    “你怎么在这里?”沈塘躺在床上,手却摸到了枕头下的匕首,这家伙要是敢对他欲行不轨,他就戳他,戳死最好,“看见我这么无力的躺在床上,你想必很得意吧。”

    “嗯,沈家马上就是我的囊中物了,你也是我的了,我想怎么样你就怎么样你,当然得意。”林肃勾了一下他的鼻尖,举止亲昵,就是速度太快让沈塘来不及拔匕首。

    “你做梦呢?”沈塘对他的说法嗤之以鼻,“我虽然暂时输了,却不代表会一直输。”

    “如果你想一直输,我可以帮你实现。”林肃这话放别人那里是自大,可是放他身上却是理所当然。

    沈塘这次拔匕首的手没有犹豫了,直接挥出,却被林肃一把握住了鞘,还颇有深意的打量了两下“用鞘戳不透的吧。”

    “这次是失误。”沈塘嘴硬道,他虽输了,可林肃从未投机取巧,也未用暗招伤人,他却输的心服口服。

    “多谢失误,”林肃适时给他台阶下,他将那匕首整个接了过来放在了一旁,“老天爷都不想看到你谋杀亲夫。”

    沈塘实在拿他没办法,现在想调戏回来都没有那个脑子和精力“我之前问你的,你到底怎么进来的?”

    “伯母放我进来的。”林肃抚上了他的脸颊道,“放心,名正言顺,不算偷情。”

    “偷你个……唔……”沈塘的瞳孔蓦然放大,唇上柔软的触感前所未有的陌生,可脑后被扶起,却是前所未有的靠近。

    他在吻他,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沈塘只听得到耳旁心脏的轰鸣声,他虽手脚发软,但是想推开他还是很容易的。

    可是这种前所未有的感觉太过于新奇和美妙,他连自己手臂搂上林肃的脖颈都有几分的无觉。

    “当啷”一声。

    瓷器碎裂的声音传来,沈塘回神侧头去看的时候恰好对上了他娘惊讶的目光。

    “娘!”沈塘第一次手忙脚乱成这个模样。

    “哎,别起来!”沈夫人想要上前,却是捂住了嘴转惊为笑,“原来你之前说的就是这位?行了,娘给你煮药去,好好待着。”

    她之前已经瞧过林肃的样貌,那时作为友人只觉得不知哪家的孩子生的这般龙章凤姿,仪表堂堂,比之她家塘儿也不差,如今再看,果然是越想越满意。

    这孩子总算是靠谱一回了。

    沈夫人离开,沈塘气息不定,抬眸看着林肃,连忙将手臂拿了下来。

    之前的事情虽有林肃主动,但是他不仅没反抗还回应了!这就没办法问责了。

    “你之前跟伯母提过我?”林肃看着他飘忽的眼神笑着询问道。

    沈塘尴尬的扯了一下嘴角,然而仍然没有办法打破这暧昧的气氛“没有,我提的是子玉,我娘误会了。”

    “你喜欢云子玉还跟我接吻,你喜欢他什么?”林肃拉下了他捂脸的手问道,“景琛,你喜欢他什么?”

    “你就算知道了又如何?”沈塘发现自己一面对这个人就容易处于被动地位,“难不成还能学了不成?”

    “我为何要与他人一样?”林肃对他喜欢云子玉也不生气,因为那是在他来之前的事情,但那也是以前的事,他得帮他将那一页揭过去,“算了,你要是不想说……”

    “他生性善良,便是在逆境之中也有风骨,”沈塘说起的时候心情很是平静,心脏完全没有像刚才那样剧烈跳动的迹象,真是见了鬼了,“诗词歌赋无一不通,若是此次状元及第,便是连夺三元,为天下读书人所敬仰之人……”

    林肃撑在床边仔细看着他,他发现自己可能弄错了,这位首富虽是对云子玉有好感,但是远远达不到开窍的程度。

    原世界线中他们的感情激烈碰撞也是在云洄入朝为官后,林肃本想着在此之前或许会有所进展,现在还真是意外之喜了。

    若是可以,他当然希望恋人满心满眼都只有他一个人了。

    沈塘在那边有些繁琐的说着,颇有几分的没完没了,倒不是他喜欢一个劲的说别人优点,而是他发现他说了很多优点,心脏仍然平缓如初。

    他觉得自己是喜欢云子玉的,可是真的是他想象中的那种喜欢么?

    “看你说的这么多,口渴不渴,喝点儿水。”林肃很体贴的给他倒了杯温水。

    沈塘话匣子止住了,一边喝水一边偷瞄林肃“你好像并不介意?”

    不是说若是真正喜爱一人,便会变成世人口中的善妒么?

    “你心悦他,可曾想过像刚才那般对他?”林肃反问道。

    沈塘一想想那种画面就觉得子玉说不定会直接抡起他祖父的宝剑,他可还记得云子玉当时脱出本家时是怎么亲自对他父亲行庭杖的,那一下下打在那不仁不义的父亲身上是很爽,但要是打在自己身上……

    沈塘浑身一个激灵道“非礼勿言,非礼勿动,你怎可如此失却文人风骨?”

    “商人重利,要文人风骨做什么?”林肃轻嘲道。

    沈塘也是那般觉得的,可是从前他与萧煌和子玉一处难免会觉得自己格格不入,爱好是很多文人不屑一顾的乐坊奏乐,比起字画更喜金银器物,乃是俗到不能再俗的人了。

    如今有人对他说,我为何要与他人一样,我要那文人风骨做甚的时候,沈塘竟是觉得真与那日听曲一样,觅到了知音。

    但是这并不能抵消眼前这个混蛋跟他商战时的毫不留情,只为逼迫他立下婚约,甚至刚才还轻薄他的罪行。

    这世间只有他沈塘能轻薄他人,哪里能被他人轻薄?

    “不论你如何说,我也不会与你成婚。”沈塘随意擦了一下嘴角笑道,“你想要逼我就范是不可能的。”

    “虽是经商头脑不错,人怎么傻乎乎的,”林肃拍了一下他的头起身道,“你当时说良禽择木而栖,沈塘,你择的那根木真的是正确的么?”

    萧煌目前看来或许是个比现在的皇帝更好的帝王,但是帝王的凉薄他也不缺,狡兔死走狗烹的事情做的相当顺手,虽然这样的事情在很多帝王的身上都是惯例,但是站在他现在的角度地位,他不喜欢这样的帝王。

    沈塘摸了一下被怕的地方,正想发难却听到了他后面的话“你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林肃背对着他转头道,“我们之间争斗这么久,我也看到你宁死不嫁的决心了,以后不会再打扰你了,也不会再针对沈家了,不过以后有什么事情需要帮忙可以找我,回见。”

    他说的干脆,沈塘却有些不是滋味“你……”

    “伯母那边我也会解释清楚的,你不用担心。”林肃笑道。

    沈塘“……那要怎么解释清楚?”

    那可是接吻,他娘虽然年龄大了些,但是还不至于到老眼昏花的地步。

    “就说我其实是个登徒子,趁你不备占你便宜。”林肃捏着下巴道。

    虽然这也是事实,可是沈塘却莫名替他觉得委屈。

    睡醒了脑子被撞坏了?!

    可刚才那一遍他也不是完全不情愿的。

    沈塘内心思维交错,从未有一刻像现在这样烦心,他很清楚的意识到林肃今天如果走了,就代表着这个人真的打算

章节目录

抢了男配就跑真刺激[快穿]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恩星小说只为原作者狐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狐阳并收藏抢了男配就跑真刺激[快穿]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