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草莓小说网 www.xcmxsw.Com】,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就是说啊, 周新棠之前也不怎么样, 拍的电影更是烂的不行, 结果这一离开康尚立马就被人捧着连拍大电影, 连拿影帝, 看来之前离开康尚完全就是因为找到了金主了。https://www.0dksw.com

    “那些奖本就就水深,直接投资十几亿让他当主角, 这金主爸爸可是不一般, 一晚上多少钱啊。”

    “虽然我承认未来拍的挺好的,但是周新棠的演技也就一般般吧,背面用了多少替身啊, 恶心。”

    “……”

    周新棠火爆增长的粉丝中也不全是夸赞的,有单纯看他不顺眼的,当然也有其他真主那里过来踩上一脚的,他再次爆火太快,影片排片又太高,难免会挡一些人的路。

    一场突如其来, 又像是蓄谋已久的抹黑飞速演变,在那些隐晦的语言中播种到了人们的心中。

    “不会真的被包养了吧……”

    “女的还好,男的走后门多恶心啊……”

    “恶心又怎么样, 又没有实证。”

    这些都还只是猜测, 这些人泛滥到没有办法杜绝,周新棠唯一能做的就是调整自己的心态。

    但事件却没有因为他的隐忍而停歇下来, 反而有愈演愈烈的架势, 甚至各种侮辱性不堪入目的词汇大批量的出现。

    林肃很忙, 他需要完成课业,需要安排各项行程,还需要安排各项试镜以及拍摄场景的批准。

    他已经为自己做了很多,周新棠不想因为这样的事情再去烦他,可是情绪上的打压真的是与日俱增的。

    “周哥,工作室这边暂时压不下那些言论,您可能被针对了,”小陈安慰着道,“林哥那边已经交代在调查幕后的人,您别着急,也先别发声。”

    这种事情如果不揪出那个牵头的,只怕目前的事情会一而再再而三的上演。

    “我知道,”周新棠笑道,“你别担心。”

    他的通告不比之前频繁,且林肃安排的新剧开赛在即,不用出去,也意味着面对的风险会更小。

    “周哥,这事出来澄清也说不清,他们没有实证好诬赖,咱们却没有实证可以证明咱们自己没干那事,放宽心,席蔚和林哥都会帮你的,”程洛竹在工作空余打来了电话。

    他跟周新棠虽然没有每天在一起,但是也知道周新棠和林肃的感情有多么的坚定,给肃生包养?想的美死了。

    只是他仍然觉得有些不对,因为那些抹黑言论出来以后,工作室这边一直没给予确切的维护和回应,虽然说林肃很忙,但是再忙也不应该不顾及周新棠的事情才对。

    “我知道,”周新棠笑道,“你快去忙吧,别担心,我不会有事的。”

    “嗯,”程洛竹满腹心事的挂断了电话。

    天色从明到暗,周新棠坐在黑暗中看着各种消息的刷新,什么路人爆料,以前的黑照实锤,还有不知道什么人在他这里拍到了一个男人跟他一起进门的事情。

    周新棠知道那是林肃,可别人不那么认为,各种猜测和要求解释纷纷上演,一根又一根的稻草不断的往上码着。

    天色已经完全黑了下来,室内一片的漆黑,周新棠仍然没有看到工作室那里的回应,也没有收到林肃的联系。

    手机被扔到了一旁,周围彻底漆黑了下来。

    林肃会不会也产生那样的误会?可自己从来不认识什么肃生影视的人。

    林肃,你在哪儿呢?

    从前他可以独自支撑,不去在意,但有了爱人以后就好像连心灵都变得脆弱了。

    周新棠仰躺在沙发上,手臂搭在眼睛上,以至于没有听到门被打开的声音,直到一个温热的手蓦然落在了他的脸上,男人的声音从头顶上传了过来“怎么睡在了这里,不怕着凉么?”

    周新棠挪开手臂的时候眼睛因为光线的缘故有些发酸,但在看到那个俯身关心的看着他的人时就顾不得那个了,一个猛地坐了起来,毫无影响的跨坐在这个人怀里,将人抱紧了。

    靠在那坚实的胸膛上,漂泊的心就像是一瞬间有了港湾一样的踏实。

    林肃摸了摸他的头发道“怎么了?”

    “好多人在骂我,”周新棠闷声说道,他不是不委屈,只是以前一个人的时候只能自己扛,说出来也不会有人理解,但现在却有人会为他心疼,会安慰他。

    那些筑起的壁垒在这个人面前轰然崩塌,顾不得形象和面子,只有全然的脆弱。

    “你好忙,都不给我电话,工作室也一直不澄清,”周新棠心里的委屈倾泻。

    林肃拍了一下他的后脑勺,抬起了他的下巴看着那微红的双眼,知道眼前这个人是真的委屈了“不是故意不给你电话的,而是我最近正在调查一件事情,本来这件事情结果出来以前我不想告诉你的,但是现在完全找不到线索。”

    “是什么?”周新棠微微蹙眉,本来不被关心的委屈因为林肃的解释而在消散。

    “你,”林肃沉吟了一下道,“你有你生父的消息么?”

    周新棠的脸色一下子白了起来“你,你怎么突然问这个?”

    他在娱乐圈中的档案是无父无母的存在,他的父母在他幼时出了车祸而死,但是这只是明面上的,真正的事实是当年出了车祸死的是他的养父母。

    亲生父母的事情他只告诉过一个人,赵岩。

    “你不用怪赵岩,是我问他的,”林肃摸着他的脸颊道,“我想保护好你,就得杜绝很多意外事情的发生,赵岩跟我说过你亲生父母的事情,我也一直在调查,这次针对你的事情不是突然的,而是有人想彻底整垮你,我不是不澄清,只是如果你的亲生父母这个时候出现,倒打一耙,我们会很难。”

    为人父母者大多都是爱孩子的,但凡事都有例外,周新棠就是那个例外。

    原世界线中他的彻底垮塌就有亲生父亲出来指责他的不孝顺,指责他是一个白眼狼。

    明星可以攀登的很高,被很多人敬仰,但是有时候一个污点就可以彻底击垮他们。

    林肃一直在防备着,他能够找到自己原身的生身母亲,却无法确定周新棠的亲生父亲在哪里,因为周新棠当年是被逼无奈跑出家门,四处流浪后被收养的,养父母对他很好,可惜却出了车祸。

    也因为这段经历,他的第一部电影有的片段才会拍的那样的惟妙惟肖,因为他从地狱中爬出来,又全然享受过来自天堂的宠爱。

    在那段黑暗的日子里,是赵岩将他拉了起来,让他一举成名的。

    “我不知道他在哪里,”周新棠垂下了头靠在林肃的肩膀上,身体在提起那个人时本能分颤抖,“他未必会出现。”

    可是这话说出来就像是骗自己的一样。

    “他对你都做过什么,才会让你在那个时候离家出走?”林肃抱紧了他问道,怀里的人仍然在轻颤,不是他想颤,而像是身体本能的记忆在害怕一样,“可以告诉我么?”

    周新棠没有出声,林肃也没有勉强,直到怀里的轻颤有些停下,周新棠试图开口,声音却沙哑至极“他当年打过我很多次,母亲,我的生母因为他反复的酗酒赌博和家暴在婚姻里跟别的男人走了,他就怀疑我是母亲跟别的男人生下的孽种,用鞭子抽,用椅子打,不让我上学,跑出去被抓回来还会继续打,我有时候痛的几乎觉得自己活不下去,后来好容易趁他不在家的时候才跑了出来,遇上了后来的养父母,他们对我很好,给我吃热气腾腾的饭菜,给我唱安眠曲,送我新衣服和鞋子,送我上学,他们真的很好很好……”

    林肃的肩膀有些湿润,他知道周新棠在哭,他提起那些虐待的时候没有哭,提起那些温暖的过往时却哭的止都止不住。

    这是他内心的伤痛,被隐藏在坚强外表下的伤痛。

    “你恨他么?”林肃摸着他的头轻声问道。

    “恨!”周新棠的这个字带着怨毒,携带着巨大的恨意,林肃毫不怀疑如果他的生父在他的面前他会一刀捅过去。

    “为什么?”林肃温柔的问道。

    周新棠抬起了头来,泪水顺着脸颊蜿蜒,他满目通红,一字一顿道“因为当年撞死我养父母的就是他,可是他是酒驾,不是故意杀人,即使被关进去了还是会被放出来,为什么?为什么好人不长命,那种渣滓却能够一直活着?为什么?!!!”

    他捶着林肃的肩膀问道,满脸的伤心难过。

    那个人一次又一次的摧毁他的所有,由不得他不恨。

    难怪在原世界线中他会对程洛竹的车祸身亡愤怒异常,又难怪他对于王强被车撞也前去维护安慰。

    “我跟你说过的,正义可能会迟到,但永远不会缺席,”林肃撩起了他的刘海,用手指帮他擦了眼泪,“有了这个线索,将他揪出来就容易多了,但是你也要做好他狗急跳墙的准备。”

    “你什么时候说过?”周新棠思维有些迷茫,但被他这么温柔相待,却又下意识的选择了相信,“他会怎么做?”

    “舆论的力量对你现在来说是最强大的,”林肃分析道,“如果他不来找你要钱,那就会有别人给他钱,我们挡了不少人的路,他们除了想弄垮你,还想弄垮我,新棠,你介意他曾经对你做过的事情公开么?”

    “如果公开会怎么样?”周新棠看着他的眼睛问道。

    “他会被所有人唾骂,死无葬身之地,”林肃看着他的眼睛认真说道。

    “那就公开,”周新棠握住了他的手道,“你答应了,就要做到。”

    “好,”林肃拂过他的刘海道,“这几天在家好好休息,网上的事情不要着急,很快就会有你想要的结果了。”

    他这样说,周新棠就这样信,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全然信任这个比他还小的年轻人,但是有些事情不需要知道原因。

    网上的风向仍然在变,连带着周新棠养父母的事情都挖了出来,只是却不是好的方面,而是说他们贩卖人口,拐卖儿童,看着光鲜亮丽,其实就是人渣。

    谩骂声将路人都拉了起来,周新棠被牵扯进去,有人可怜他,也有人说他不孝顺。

    工作室这边毫无回应,就像是已经放弃了周新棠一样,而肃生影视公司更是不管怎么采访都置之不理,更是让事情雪上加霜。

    程洛竹气的工作都推了,结果赶到周新棠那里的时候差点儿还被小区门口的记者堵住,最后还是从后门进去了。

    好容易到了周新棠家里,开门的时候却发现当事人似乎正戴着围裙在厨房鼓捣什么东西。

    脑子被气坏了?以后不做演员打算去做厨师了?

    “网上的消息你没看么?”程洛竹进去以后疑问道。

    “没有,”周新棠给他开了门,转身就进了厨房,在那里一边做着蛋卷一边还哼着歌,几天好像全网黑的不是他一样。

    “那你也不看看,林哥那边也不发声,我想帮你说两句还被没收了官微,”程洛竹说起这个就很气,“他不会是……”

    移情别恋了吧。

    “林肃不让我看,他说容易脏眼睛,你闲没事干也别多看,好好跑通告,别多说什么,”周新棠态度很是轻松,还有心情叮嘱程洛竹。

    “哎,不是,”程洛竹深吸了一口气,“你就这么信任林哥?万一……”

    “没有万一,”周新棠给他嘴里塞了一个蛋卷道,“帮我试试味道。”

    “哦,”程洛竹下意识嚼了嚼,然后下一秒瞳孔放大,飞速奔到垃圾桶前将嘴里的东西吐了个干净,还忍不住干呕,“你这蛋卷里面都放了什么生化武器?”

    “很难吃么?”周新棠蹙眉。

    程洛竹毫不犹豫的点头,毕竟他的偶像滤镜已经破碎的差不多了。

    “那算了,”周新棠将那蛋卷倒进了垃圾桶,自己尝都没有尝一口,“这么难吃就不让林肃吃了。”

    他虽然没有那个智商排忧解难,但好歹不能让林肃再产生味觉上的负担。

    程洛竹“……”

    那为什么让我吃?

    程洛竹到最后也没有走成,因为有的狗仔甚至已经埋伏到了周新棠别墅附近,窗帘窗户全部关紧他们拍不到什么,但是一旦出去就是两说了。

    “林哥今天回不来了吧,”程洛竹叹气。

    “嗯,”周新棠在那里看剧本,看到兴起的一段还会即兴表演,甚至还会邀请程洛竹,“你要不要跟我一起对戏?”

    这部剧是林肃打造的,程洛竹也有参与,剧本也反复看了不下五遍,与其去关注网络上闹心的事情,还不如在这里对戏“好啊。”

    程洛竹在周新棠家一直没有出来,不到第二天各种新闻又开始漫天飞,其中更是爆出周新棠和程洛竹其实是一对同居恋人,他们是一对同性恋。

    网上他俩合作的剪辑层出,路人吃瓜无数,更多的人是在谩骂。

    墙倒众人推,好像谁都能站在道德的制高点过来踩上一脚。

    “什么时候收网?”席蔚给林肃挂过来的电话中情绪有些焦躁。

    “事情还没有闹到最大,”林肃仍然沉稳冷静,“还差一点儿。”

    席蔚叹气“你真的能保证全身而退么?”

    “如果你不信我,可以现在退出,”林肃笑道,“不过后续程洛竹那里应该会觉得你忘恩负义吧。”

    席蔚“……”

    “放心吧,做好了不仅可以打所有人的脸,还能让他们更上一层楼,”林肃说道。

    他等待的最后时机来的很快,那是一段采访,采访的男人满头白发,皮肤粗糙看起来很是可怜,那人对着镜头说着话“我是周新棠的亲生父亲,他原来不叫周新棠的,而是叫囡囡,他是我和妻子的心肝宝贝,好不容易得来的儿子却被周家那对没有良心的夫妻拐走了,我让他们还回来,他们根本不承认拐走了我的儿子,我又没钱没势,没想到喝酒后竟然撞死了他们,真是恶人自有天收拾,不是不做,时候未到啊。”

    “那您的儿子没有管您么?”有人问道。

    男人老泪纵横“我坐了牢,我儿子认贼作父,觉得我害死了他的父母,想要杀了我啊,囡囡,我才是你的亲生父亲啊。”

    他仿佛有着无尽的父爱,让观者伤心,闻者落泪,同时也让众人对周新棠的口诛笔伐达到了顶峰。

    然而就在所有人口吐芬芳的时候,两段视频放上了周新棠工作室的官微首页,谩骂的人抱着官微强行解释的心态而去,却被震惊在了当场,久久不能平复。

    视频很简单,一个是一个男人打孩子的视频,画面有些陈旧,像是被劣质手机偷拍的,那男人还很年轻,却能看出就是那个所谓的周新棠的生父。

    他在拽着一个年幼的孩子不断的打骂着,口中的话语只传出只字片语却让人听了就觉得恶心。

    “婊子生的……”

    “……老子打死……”

    “跟你那个死了的妈……”

    隔着模糊的画面,他们也能看到小孩儿身上触目惊心的伤口,而那张脸他们也是从小看到大的。

    “那是周新棠吧……”

    “怎么会?”

    “会不会是伪造的?”

    “不肯定吧,打成那样真的是生父么?”

    他们之前的谩骂堵在了心口,被这样的画面弄得心情沉闷,而口风的扭转是在第二个视频。

    这个视频很清晰,可以清楚的看到那个满头白发的男人谄媚的拿过钱,点头哈腰的丑态“放心,放心,网上那群傻逼知道什么,还不是我怎么说,他们怎么信,被人当枪使都不知道。”

章节目录

抢了男配就跑真刺激[快穿]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恩星小说只为原作者狐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狐阳并收藏抢了男配就跑真刺激[快穿]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