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继续想。”林肃指了指沙发的位置, 涂山禟安分坐下,欲言又止的看着他,满肚子的话硬是开不了口。

    之前沙发上的毯子还留在那里, 看起来分外的惹眼,涂山禟心虚的耳朵和尾巴都想晃,奈何对上林肃看过来的目光, 耳朵和尾巴硬生生给压了回去,没敢放出来。

    狐狸已经是一只废狐狸了。

    “林肃……”涂山禟勾着手指道,“其实我出去是有原因的。”

    “哦?什么原因让你这么着急, 以至于从十三楼跳下去?”林肃笑了一下道。

    涂山禟就突然发现没话说,心里焦躁的九条尾巴能够打成乱结, 他干脆眼一闭,心一横道:“其实我恢复记忆了!你不是知道我的来历嘛,还把狐狸形状的玉佩给了徐浅,给狐狸留了个坏的。”

    哪里有压迫, 哪里就有反抗,当理不直的时候,聪明的狐狸学会了就地算账, 倒打一耙。

    “我之前抓他的时候那玉佩还攻击我。”涂山禟越说越来劲, 越说越真的觉得委屈, “你帮徐浅不帮我……”

    林肃:“……我是为了谁?”

    “我不管我不管。”涂山禟哼哼唧唧越发觉得委屈,“你都不送我玉佩,他那么欺负我, 你都不护着我,就知道指责我……”

    两千岁九尾狐的实力哪是一般人能够对付的, 即使是千年前徐家人封印他也是高手尽出, 一个叶开玄对他造不成什么威胁, 反而应该担心的是那两个人,要不然林肃也不会放任他一只出去。

    当对方不就事论事,而是从态度上入手的时候,再有理此时也是不能讲理的,林肃坐在对面点了点手指,给他递过来纸巾道:“好了,我错了,擦擦眼泪。”

    并没有哭的狐狸:“……你,你以前都是主动给我擦的。”

    现在却要狐狸自己擦,果然爱是会消失的。

    “两千岁的狐狸还撒娇,羞羞脸。”林肃啧了一声。

    刚刚还柔弱的谁都可以欺负的狐狸瞬间炸了:“哪有两千岁?!我才一千九百九十五岁,离两千岁差很远呢。”

    “四舍五入一下。”林肃说道。

    “哪有这么四舍五入的?!”涂山禟瞪他。

    一千多岁和两千岁听起来完全不是一个概念,两千岁就显得狐狸很老。

    “人类就是这么四舍五入的,”林肃撑着脸颊说道,“我今年十八,四舍五入就是二十。”

    涂山禟盯着他不说话了。

    他一千九百九十五岁,人类二十,年龄差了九十九倍的样子。

    狐狸竟然是老牛吃嫩草的!!!

    在狐狸界,二十岁的年龄就是绝对的幼崽,而他在跟一个幼崽无理取闹!!!

    涂山禟耳朵动了动,垂下了眸道:“狐狸知道错了。”

    林肃动了一下眉头朝他伸手道:“过来。”

    涂山禟乖乖挪了屁股过去,坐在了林肃的腿上,浑身僵硬的好像在玩我们都是木头人,他以往坐的十分安稳,现在屁股是真的跟长了刺一样直想往下挪。

    林肃打量着他的神色,扶着他的腰身道:“不想坐我怀里?”

    “我比你大,我应该抱你。”涂山禟还想往下蹭。

    被一个幼崽抱在怀里,真是要了狐狸的老命了。

    林肃掐了一下他的脸颊道:“我不介意,难道因为我年龄小你就嫌弃我了?”

    “没有,没有。”涂山禟连忙摇头,“我怎么可能会嫌弃你,不可能嫌弃的。”

    林肃很自然的摸了摸他的头,涂山禟动了动耳朵,尾巴和耳朵还是没忍住钻了出来。

    明明他比林肃大很多,可是一人一狐狸看起来,总觉得林肃比他看起来成熟。

    拥抱是早已经习惯了的事情,涂山禟坐安稳了也就老实了,距离被打破,他凑到林肃黏黏糊糊:“你别生气了……”

    “我没生气,只是你突然离开,我还以为你不会回来了。”林肃低头说道,“心里慌的很。”

    06心说您一点儿都没慌,甚至还在那里记小账本打算算计狐狸呢。

    “怎么会,肯定会回来的。”涂山禟认真道,“狐狸的爱情是很认真的。”

    不管失忆没失忆,认准了这个人就是这个人。

    “你的寿命很长,见过了太多的东西,而我们相处满打满也不过几个月,你明明听到我来开门还直接走,那一刻我心都凉了。”林肃叹了一口气说道。

    涂山禟也说不清楚自己当时那么快跑掉的心理,可能是想一鼓作气,如果跟林肃说的话,说不定他会阻止自己报复,所以就溜的贼快。

    如果是林肃失忆,然后恢复记忆后快速跑掉,狐狸一定难过死了。

    涂山禟伸手捧着他的脸颊,脸贴上去蹭了蹭:“对不起,狐狸知道错了。”

    他这一次是真的知道错了。

    “我保证,没有下一次。”涂山禟举起了三根手指道。

    “我相信你,但是这次我真的很难过。”林肃唇角带上了一抹笑意。

    涂山禟安慰道,“我请你吃好吃的。”

    “我不想吃好吃的。”林肃拒绝道。

    “那我的手办给你。”涂山禟忍痛割爱。

    他想给林肃更好的东西,但是没有……钱,咦???

    “我今天看到了一个有好多宝贝的墓穴,我把里面的宝贝拿出来给你,你不要难过了。”涂山禟说道。

    “那种宝贝挖掘出来都要上交国家的,而且我不缺钱。”林肃说道。

    什么什么都不行,涂山禟发愁的感觉浑身的毛都要秃:“那要怎么办才好呢?”

    这可愁死狐狸了。

    “其实让我不难过也行,你答应我一个条件。”林肃说道。

    涂山禟连连点头:“别说一个,十个狐狸也能答应你。”

    不问是什么条件就直接答应,心智的成熟程度有时候真的跟年龄无关。

    经历了那样的痛苦还能够活成现在的模样,林肃自认如果这种经历放在自己身上他是做不到的。

    “好,那第一个条件是,以后我摸你尾巴的时候不准缩回去。”林肃说道。

    “可是很痒……”涂山禟很难描述那种感觉,但尾巴根被捉住的时候,真的让狐狸感觉被捉住了要害,浑身都使不上来劲。

    “唉,看来糖糖的道歉没有什么诚意。”林肃叹了一声,“算了,我还是独自疗伤吧。”

    “好,我不收回去。”涂山禟狠下决心,“绝对不收回去。”

    “乖。”林肃捏了捏他的耳朵,“第二个条件是……”

    “还有第二个?!”涂山禟瞪大了眼睛。

    林肃挑眉道:“你不是说十个?难道说话不算话?”

    他刚才脸上是看着有些伤心,现在涂山禟左瞧右瞧也没有看出那一抹伤心来。

    人类都是极其狡猾的,骗起狐狸来一套一套的,涂山禟捏住了林肃的两边耳垂道:“你是不是故意的?!”

    “道歉没诚意就算了,还这么凶巴巴的。”林肃啧了一声,“男人啊……”

    走狐狸的路,让狐狸无路可走。

    涂山禟说又说不过他,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从有理变成没理了,一时气急败坏,直接上去就要挠他:“坏人类,就知道欺负狐狸,我说不过你,我还打不过你么?”

    他可是一千九百九十五岁的狐狸,想要制住一个人类还不是轻而易举的事情,之前狐狸一直在下面,说不定这次能……林肃一定好美味的。

    他心里口水哗啦啦的,已经开始幻想狐狸欺负人类的场景,然而手伸过去,却被林肃一只手将两只手抓的死死的,想要抽都抽不出来。

    他瞪大了眼睛:“你你你!”

    “我我我,以为我看不出你打什么坏主意呢?”林肃另外一只手捏住了他的尾巴根,刚才还张牙舞爪的狐狸浑身颤栗了一下直接软了,“想的挺多。”

    “放手……”涂山禟难受的想蹬腿,“我什么也没有想,你不能凭借主观臆测就定狐狸的罪。”

    “我就凭主观臆测。”林肃亲了亲他的脖子道,“你能拿我怎么样?”

    打又打不过,说又说不过,勾.引人的手段还不如一个人类,涂山禟被拖进狐狸洞的时候觉得自己真是一只失败的狐狸,但是他又得到了一个最成功的人类,嗯……不成功也不失败。

    夜色很深,深到连这座城市都陷入了睡眠,胡闹了一番,躺在林肃的怀里,涂山禟觉得他能够那么轻易的放过徐浅,也放下过往,真的跟林肃有很大的关系。

    因为现在太甜,甜的将那些痛苦的过往覆灭,就好像被关了那么久,只为了等这一个人似的。

    涂山禟半撑着脸颊看着熟睡的人类,怎么看都觉得看不够。

    徐浅和叶开玄能够为了彼此去死,他也是一样的。

    一颗火红的珠子从腹部取出,被涂山禟送到了林肃的唇边,人类今年二十岁,即使能够活的很长,最多也不过百岁,跟狐狸比起来实在太短太短了。

    珠子送到了林肃的嘴边,涂山禟却遇到了一个新的问题,那就是塞不进去。

    一千九百九十五岁狐狸的内丹大的像一个荔枝,电视里那些人到底是怎么把那么大的药塞给昏睡的人还不让人噎死的。

    这可太难为狐狸了。

    他在那里扒拉嘴唇,林肃就是个植物人都得醒来,困意弥漫,他翻了个身将折腾的狐狸搂在怀里道:“大晚上不睡觉干什么呢?”

    “吃糖……”涂山禟吓了一跳,见他眼睛没睁开,小声说道,“你要吃么?来一颗。”

    “一颗?我要十颗。”林肃睁开眼睛道。

    涂山禟将内丹握在手心里道:“糖吃多了容易蛀牙。”

    他哪有十颗内丹给人类吃。

    “哦?那明天我把你的糖果分给不远处那家幼儿园的小朋友。”林肃低声笑道。

    “不行!”涂山禟好气,他好心给人类吃内丹,人类却想把他珍藏的糖果分给别人。

    他兀自气着,林肃却是将他的手腕拉起,看到了指缝间那颗还发着光的内丹:“谁家的糖还发光呢?”

    “哼,说不定是夜光糖呢。”涂山禟挣动手腕,发现林肃虽然握的不紧,但狐狸是真的挣不动。

    那么多的饭真是白吃了!

    “内丹给了我,你剩下的寿命至少减一半。”林肃跟他抵着额头道,“不亏么?”

    “可我想让你好好活着。”涂山禟知道瞒不过了,抬眸看着他道,“要不然你死了,留下我怎么办?”

    “你可以找我的转世,再续前缘,电视里不都这么演的么?”林肃笑道。

    “那怎么能一样,都没有记忆,万一你没有记忆喜欢的不是我呢!我不要转世,我就要你。”涂山禟将内丹递到了他的唇边,“快吃!”

    这就很霸道狐狸。

    林肃捏了一下他的脸颊道:“你也知道不一样。”

    涂山禟不明所以,却是将内丹往他嘴里推着:“快点,等会儿失效了。”

    林肃垂眸,张口将那内丹吞了下去:“还能失效?”

    “狐狸说能就能。”涂山禟见他吃掉,心里悬的那口气松了下来,抱着他的脖子道,“这样我们就能在一起好久好久了。”

    “太大了,咽不下去。”林肃掐着喉咙道。

    “真的假的?你快坐起来!谁让你躺着吃的,万一卡住了呼吸!!”涂山禟很着急。

    林肃躺的很安定:“已经下去了。”

    “林!肃!”涂山禟晃动着他的肩膀道,“咱俩今天必须跪一个!这玩笑怎么能乱开!”

    “好。”林肃说了会儿话也恢复了精神,答应的相当迅速。

    涂山禟松开他的肩膀,打算往床下溜的时候却被揪住了尾巴:“我是开玩笑的。”

    “这种玩笑怎么能够乱开?”林肃抓的很稳。

    狐狸内丹这种东西即使离体他自己也能够感受得到,只不过关心则乱,小狐狸傻乎乎的逗起来的感觉真的不错。

    “我错了……啊!”

    两个之中跪一个,跪的那个自然不是林肃,只是涂山禟到底恢复了力量,也懂得如何去用,大早上也能够完好无损的爬起来,在那里安排他半人高的手办往哪里放的问题。

    他送了林肃一个男款,林肃则送了他一个女款,成双成对站在一起,狐狸蹲在喜欢的手办面前一个劲的傻笑。

    本来以为自己的女款没戏了,没想到林肃会送他一个,他那个时候跑掉了林肃也没有太生气,他怎么会这么好呢?

    “吃饭了。”林肃端菜上桌。

    “来了!!!”涂山禟站了起来,兴冲冲的帮他去端碗碟。

    满桌的美食每一样都和他的口味,味道好的他每吃一口都觉得美的冒泡。

    “太好吃了!!比以前那些人类做的好吃十万倍!”涂山禟称赞道。

    做菜的人最想听的大概就是这样的夸赞了,林肃给他夹着菜道:“以前的人类?”

    涂山禟还记得那只加了料的鸡腿,可现在想起,却觉得那些在面前的美食面前都微不足道了:“我以前也去过人类的村庄,用猎到的山鸡或者山里的人参跟他们换烧鸡,可是他们做的都没有林肃你做的好吃。”

    他说的故事里必然夹杂着不堪回首的过往,林肃拍了拍他的脑袋道:“好吃就多吃,不用给我省。”

    “好!!!”涂山禟很高兴。

    林肃做的是大份,够十个人吃,一般他吃一份,狐狸自己能干掉九份。

    只是今天林肃估摸着自己的份量停下的时候,对面的狐狸却是打了一个饱嗝。

    桌上的菜明显还剩很多,他们两个人顶多吃下了两份半的份量。

    “饱了?”林肃有些惊讶。

    涂山禟也很惊讶,他摸着肚子道:“好像饱了……怎么饱了呢?”

    林肃看着他明显比之前长开了一些的眉眼若有所思:“可能之前吃的多是为了恢复力量。”

    现在九尾都生出来了,模样也有了变化,力量也恢复了,胃口自然也恢复成了正常的食量。

    涂山禟揉着肚子,看着满桌的美食耳朵耷拉了下来:“那这些要怎么办啊?”

    想吃不能吃,这到底是什么人间惨剧?

    “中午加热一下,剩下的肉用清水过一下盐分,喂流浪狗吧。”林肃说道。

    狐狸满眼都写着可惜二字,想想以后只能吃一点点,就觉得乌云罩顶。

    “早知道不恢复力量了。”涂山禟碎碎念,然后脑袋被弹了一下,他啊了一声看向了林肃,“干嘛?”

    “你寿命比人类长,慢慢吃,吃个几百年也就吃回来了。”林肃说道。

    “哦,有道理哎……”狐狸耳朵竖起来动了动。

    林肃:“……”傻狐狸。

    涂山禟恢复了记忆,虽说在林肃面前一如既往,但在别人面前却多了几分的警惕和精明,至少他那样的力量林肃不担心他被谁拐走了。

    时间不疾不徐几个月匆匆而过,生活好像一下子恢复到了正常人的生活,林肃用那千年棺木卜过那鬼王的踪迹,但是一无所获,小狐狸之前去的墓穴他也去看过,那里不存在任何阴气的可能性。

    林肃看的是鬼祟的踪迹,涂山禟却是担心他知道当初自己的做法,他要是不担心还好,一担心露的马脚到处都是。

    石棺旁绳索的痕迹,箱子上抹去的灰尘还有头顶圆环上新摩擦过的痕迹,都诠释着这里发生过什么。

    林肃虽然发现了,却什么也没有说,徐浅的确无辜,但又

章节目录

抢了男配就跑真刺激[快穿]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恩星小说只为原作者狐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狐阳并收藏抢了男配就跑真刺激[快穿]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