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狐狸死死盯着徐浅, 嘴唇微抿,眼前这个人长的不丑,但是他莫名的觉得不喜欢, 很讨厌。

    狐狸很少无缘无故的讨厌一个人,但他无法控制自己的这种情绪。

    林肃留意到了小狐狸的这种状态, 看向了徐浅道:“谢谢,我们来这里吃饭, 定好了时间先走了。”

    他明显没打算聊什么,徐浅也注意到了那女生对他略带警惕的目光, 他自认生的不算讨人厌,却也知道不是所有人在第一面都会喜欢他。

    “那你们先走吧。”徐浅尴尬的笑了一下。

    林肃带着小狐狸打算离开,迎面却是碰上了刚刚走过来的叶开玄, 他看见林肃的时候明显有些惊讶:“好久不见。”

    “好久不见。”林肃打招呼道。

    “上次的事情后续你知道了么?”叶开玄对他没有敌意,反而觉得他的存在对于自己来说像是动力一样,让他知道人外有人, 天外有天,无论何时都不能够骄傲自满。

    他自然是想交好,只是林肃的态度有些冷淡, 关系也只是维持在了表面。

    但作为未来两大家族的家主,他们之间的交集是必不可少的。

    “嗯, 听说了一些。”林肃说道。

    宏鑫集团会被人埋下千年棺木, 是因为商场上的事情, 一个集团想要屹立, 其中多多少少的都会触及到其他人的利益,有人可能会另辟蹊径, 不与相争, 而有的人则咽不下那口气。

    以邪门歪道害人, 那样的怨气和仇恨是会反噬的,再加上宏鑫集团调查出来元凶是谁,直接施压,那个借由卡车将棺木运输进去的企业如今已经岌岌可危。

    “free集团确实罪有应得,但是那一家之前跟风水界并无接触,也不信鬼神一类的,他们能够拿到千年棺木的源头一直也没有找到,你有什么想法?”叶开玄分析询问道。

    徐浅取回了玉佩,但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之前血脉暴露的缘故,还是会有不少的大鬼小鬼对他虎视眈眈,鬼祟无法靠近,就借助人力,似乎想要用他来达成一些目的,不管出于什么原因,叶开玄都想避免那种结果的发生。

    “既然布下了那么大的局,这次得逞不了,绝对会有下次。”林肃看着他道,“下次不会再让他跑了。”

    一次没有防备住,下一次那种东西绝对不能存在于人间。

    他明显志在必得,叶开玄觉得在这一道上他们应该算是志同道合之人,他本是看着林肃,余光只是无意识的瞥向他身边跟随的女孩儿,瞳孔微微收缩了一下。

    小狐狸对面前这个人没有什么讨厌的情绪,虽然他跟林肃说着他听不懂的话,但是狐狸不懂的东西多了,没必要事事掺和进去。

    他本是乖巧站着,偶尔听一耳朵,可是对上叶开玄审视的目光时却是警惕了一下:“你看什么?”

    叶开玄触碰了一下口袋里的罗盘,那里正在疯狂的转动着,说明离的极近的地方有非人一类,面前女孩儿身上的气明显跟普通人类身上的气不太一样。

    叶开玄上前一步,可刚刚对上女孩儿的眼睛,下一刻女孩儿就被林肃拉到了身后,两人对上,林肃平视着他道:“别用那种看邪祟的眼神看他。”

    叶开玄觉得自己能够看出来的东西,林肃不可能看不出来:“你知道他是什么?”

    “知道,但这是我的事情,希望你不要插手。”林肃说道,“你也看到了,他的身上没有任何的血煞之气,也不会害人。”

    叶开玄后退了一步,看着从林肃身后探出脑袋的少女道:“那你知道他是雄性么?”

    妖物善伪装,伪装成人类喜欢的模样,目的就在于吸食人类的阳气和精气,最后达成害人的目的,现代社会也会有妖,只是很难寻觅到踪迹了,叶开玄对于妖物的了解大多来自于典籍,典籍之中记载妖物善化形,即使是雄性也能够化身为美貌的女子,利用男人好色的本性害人无数。

    徐浅本是在一旁静静站着,并不打断他们的说话,宏鑫集团的事情他也有听说,只是即使他有徐家的天师血脉,对于这一道也是局外人,只知道林肃此人是极厉害的,这样有能力又帅气的青年有一个漂亮的女朋友再正常不过,却没有想到这个女孩儿听起来好像不是人,还不是女性。

    妖物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存在啊?

    林肃没说话,小狐狸却是从他的胳膊处探出来道:“你能看出来?你怎么看出来的,我们一路过来都没有人能够看出我是公……男的。”

    他声音一出来,男生的本质便掩盖不住了,而林肃明显习以为常,没有任何惊讶的情绪:“我当然知道。”

    叶开玄觉得有些难以理解这样的爱好:“那他为什么穿着女孩子的衣服?”

    “我是女装大佬,为什么不能穿女孩子的衣服?”小狐狸朝他皱鼻子,“我喜欢,林肃也喜欢,对吧?”

    林肃摸了摸他的脑袋道:“对。”

    小狐狸顿时笑弯了眼睛:“林肃,林肃,我们快去吃东西吧,我饿了。”

    “那我们先走了,这件事情之后再谈。”林肃看着叶开玄说道。

    “哦,好的。”叶开玄让开了道路,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该惊讶林家的少爷喜欢男人还是惊讶他还有这种让男生扮女生的趣味。

    他们兀自走远,徐浅站在了他的身旁道:“那个女孩儿……那个男生不是人类么?”

    “不是,但是看不出是什么物种。”叶开玄尤其疑惑的是他没有从那个所谓的妖身上察觉到妖气一类的存在,他让人觉得干净,不管是性情还是身上流转的气,都非常的干净。

    “白色的头发,又长的那么好看,应该是皮毛为白色的生物吧。”徐浅猜测道,“萨摩耶,雪貂或者……雪狐。”

    那少年的眼睛确实带着天然的妩媚,只是狐狸大多数媚气天成,在人的印象中应该是那种一挑眉一眨眼都能够吸引人心神的,那个少年虽然很精致漂亮,但总觉得有些单纯。

    “首先排除狐狸。”徐浅想了一下道,“你说不会真的是什么萨摩耶成精吧?”

    毕竟看起来好像很爱吃的样子。

    “建国以后不准成精。”叶开玄听他分析的头头是道的模样道。

    徐浅:“……”

    小狐狸请客,作为东道主那是相当的热情,不仅自己要吃好吃饱了,还要让林肃吃好吃饱了:“生蚝,鲍鱼,螃蟹,龙虾……不够我再给你拿。”

    “够了……”林肃看着满盘子的肉也是头疼,事实上只有狐狸这种纯肉食的动物不会对肉感到腻,人类全部吃肉真的不太能接受。

    林肃向来吃饭只到八成,一到自己的量就会拒绝继续进食,小狐狸见他停下筷子,再一次发出了狐狸的惊奇:“林肃你吃的真的好少啊。”

    吃这么少,人类怎么还会有那么大的力气?

    林肃犹豫了一下,到底没有将是他吃的太多的话说出来。

    小狐狸有吃有喝就容易满足,而之前见到徐浅时的不愉快也在无数的美食面前被抛诸脑后。

    空着肚子出来,吃的饱饱的回去,小狐狸回到家整只狐狸瘫在沙发上,感觉因为吃的太饱而有点儿小困。

    外面的天色还很亮,午后的太阳暖洋洋的洒了一些进来,让小狐狸舒展了四肢,随手拉过一个抱枕枕在脑袋下面,眼睛有一搭没一搭的闭着,他感觉有人给他盖上了毯子,温暖的手顺了顺他的脑袋,心里隐隐知道是谁,随即安心的睡了过去。

    梦里也是很温暖的午后,狐狸经过了不知道多久的修炼,终于长出了第九条尾巴,化形的时候对着池塘里的水照了又照,觉得自己比旁边的水仙花还要漂亮。

    收起了耳朵和尾巴,连带着雪白的头发都变成了人类那样纯黑的色泽,化为了完全的人类,进入人类的村子。

    很多人都喜欢狐狸,但也有人说狐狸是男狐狸精,狐狸只跟喜欢自己的人类往来,但就是那样一个吃掉鸡腿美滋滋在屋顶晒太阳的午后,很多的人围了过来……

    林肃本在一旁坐着,接到电话的时候穿上外套,看了一眼正在沙发上午睡的狐狸,转身出了门。

    太阳很温暖,本来睡的很安稳的少年却是缓缓蜷缩起了身体,舒展的眉头皱了起来,搭在毯子上的手紧紧环抱着自己的身体,越收越紧,痛苦的呻.吟声响起。

    那些他觉得善良的人类,那些他觉得是朋友的人类,那些……厌恶他的人类。

    他们说他是妖,是会害人的妖,可他从未害过人,还帮他们灭了那个吃人的妖物,可最终却被人类围困,无数的符咒打压,生生将他逼入了一枚玉佩之中。

    身体陷入了沉睡,可力量每每动用,他的意识都会清醒。

    那是一片无尽的黑暗,不管怎么挣扎也无法挣脱出来,那样的环境让他绝望,愤怒……如果能够出去的话,他一定要让当初背叛的人类付出代价!!!

    落地的窗帘被风吹了起来,涂山禟从沙发上坐起来的时候,雪白的发丝从肩头滑落,他看向了窗外的蓝天,阳光明媚的让他觉得刺眼,他记得那个人的气息,很熟悉的,跟将他封进玉佩的人类一模一样的气息。

    用他的力量如此苟且的活着,真是该死啊……真是该死啊!!!

    涂山禟从沙发上站了起来,走到了窗边,外面是车水马龙,他熟悉又不熟悉这个世界,但凭借着气息,他能够找到那个人,那个刚刚见过的人类!!!

    手指扶上了窗户,身后却传来开门的声音,他直接攀上窗户一跃而下,瞬间从房间内消失的无影无踪。

    林肃进门的时候手上拎着东西,目光所及,却也只看到了那消失的衣角,而跟随在林肃身后的人却是惊叫了一声:“跳楼!有人跳楼了!!!”

    “是衣服被吹下去了,家里现在没有其他人。”林肃看着那送货的人道,“东西放在这里就行。”

    “不好意思。”快递员将十几个包裹放了下来,“这是最近全部的件,您点一下看有没有什么漏的。”

    “嗯,没什么问题,谢谢了。”林肃放下手里两个半人高的箱子转身送他出门,“慢走。”

    快递离开,屋里恢复了安静,只有沙发上凌乱的毯子昭示着狐狸刚刚还睡在这里。

    林肃坐在了那里,毯子上还带着余温,说好了不要不辞而别,那小家伙看见他进门溜的比耗子还快。

    【宿主,不要跟一只狐狸计较。】06谨慎说道。

    【我是那么小肚鸡肠的人么?】林肃反问道。

    06愣是没敢说是,毕竟宿主回了一趟本源世界,好像连它都有了自己的专属小账本。

    小狐狸糖糖的记忆中,林肃是他的全部,而在九尾狐涂山禟的记忆中,林肃只是他两千年生命中很小很小的一部分,千年的仇恨一朝想起,想要去报仇的心思完全可以压住当时的约定,那样深的仇恨,林肃可以理解,所以不会因为这种小事而怪他。

    他在意的是另外一件事情:【他跳下楼的时候穿的好像是裙子。】

    哦,男人该死的占有欲,06感慨了一句:【宿主放心,楼下面没有人,而且狐狸穿了安全裤。】

    是的,虽然小狐狸并不理解女孩子穿了裙子还要穿安全裤的行为,但是林肃让穿的,小狐狸还是老老实实的穿的很好,在这一点上相当的乖巧听话。

    而最重要的是,九尾狐的速度真的爆发出来,压根就不是人类能够追的上,看得清的。

    无数的车流穿行,夕阳染的天边通红,浓郁的像血一样的颜色,偶尔红灯亮起,车子停下的时候司机会往远处看看开个小差,而那错眼的时间,远处的天空什么东西一晃而过,让人忍不住怀疑是自己的错觉。

    这样的眼花并不足以在人类的记忆中留下什么,这座城市看起来仍然是属于人类安全的城市。

    徐浅在花店外等着叶开玄,今天算是他们的第一次约会,感情这种事谁也说不准,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就好像看对了眼,彼此心照不宣,出门约会的流程就是吃饭逛街看电影,然后……买花。

    这家伙除了在抓鬼学习上很聪明外,这种时候真的有些笨拙,当着他的面进了花店,说要给一个惊喜,一点儿都不惊喜,甚至还觉得有点儿想笑。

    但徐浅留意到自己唇边的笑容时,觉得自己对这样的笨拙一点儿也不讨厌,反而很喜欢。

    他会送自己什么样的花呢?当徐浅撞击在墙上的上一刻还在想这个事,而下一刻他的视线转换,后脑勺砸在墙上一阵的眼晕,好容易看清了周围的景象,脖子处却被一只手掐住,脚掌离地,呼吸变得艰难了起来。

    这是一条巷子,徐浅记得是花店旁边的巷子,那里有些漆黑深邃,少有人往里走和留意。

    车笛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徐浅挣扎的看向了对面的人,在看清是谁时呼吸急促了一下:“是……你……”

    是今天在林肃身边看到的那个少年,可是跟那个时候的单纯爱笑不同,眼前的这个人目光中全是狠戾,看起来像是完全不同的两个人。

    徐浅挣动自己的腿,肺部的空气已经变得有些缺乏,视线也有些微微的模糊,他想要分辨这是两个人,但是那长发上的发夹和同样的裙子证明着这是同一个人。

    “你还记得我啊……”涂山禟看着他胀红的脸色眸中全是厉色,“可惜你要死了……”

    “为,为……”徐浅拉着他的手腕,模糊的脑袋无法理解那样纤细的手腕为何有那么大的力气。

    要死了么……早知道不应该跟叶开玄在一起的,明明都是将死之人,还总存在着很多的……奢望。

    “放开他!!!”叶开玄手中的花束落地,眼前的一幕让他目眦欲裂,那一瞬间他将自己最为爱惜的罗盘抛了出去。

    罗盘为风水师最为珍贵之物,随手携带,有驱逐邪祟的力量。

    涂山禟看着那东西往眼前而来,随手接过却是冷笑了一声:“风水师的东西,你以为现在还能伤得到我?”

    那罗盘在他的手中灼烧,化为了粉末一样的东西掉落了下去,与此同时,他的另外一只手用力,徐浅痛苦的张大了嘴巴,叶开玄目瞪口呆的同时冲了上去,而在下一刻徐浅的胸口闪过一道光。

    涂山禟往后退了一步避过那道光,随着他松手的举动,徐浅落在了地上猛烈的咳嗽了起来,咳的撕心裂肺,叶开玄将他扶住,手中的数道玉器散落在涂山禟的周围,随着他的掐诀,无形的缚网在他的身边缭绕。

    他如此动作,涂山禟却没有什么动作,目光停滞在徐浅因为跌落而从胸口掉出的玉佩上。

    他认得那个玉佩,那是林肃将他捡回去以后雕琢的玉佩,一枚有裂痕的,一枚没有裂痕的,有裂痕的留了下来,作为封印他的那一枚每天都摆在床头,而没有裂痕的后来消失不见了。

    他总以为是丢了,却没有想到竟然会出现在这个人的身上,还救了他一命。

    涂山禟站在原地没有动作,叶开玄却是一遍遍加固着缚网,看着他实在有些惊魂未定。

    他的罗盘至少可以消灭厉鬼那种层次的鬼祟,可在眼前的妖物手上却是瞬间化为灰烬,由不得他不警惕。

    他不解的是这妖物明明几个小时前见的时候身上还一片纯净,现在却怨气冲天,就像是换了个人一样。

    现在将妖束缚住了,但真的想要消灭只怕凭他一己之力是做不到的,而且……这是林肃的……

    “你到底为什么要杀他?”叶开玄问道。

    徐浅

章节目录

抢了男配就跑真刺激[快穿]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恩星小说只为原作者狐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狐阳并收藏抢了男配就跑真刺激[快穿]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