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马辛德现在在这里肯定会回答,赛利安的遗愿什么的也就占了一丢丢,主要其实还是想看看竺赫来无力回天变成死扑街的样子,外加马辛德转来转去,也想见见汉室公主。

    不过作为外敌,他这种级别当然是没有可能见到了,毕竟汉室势大,自然是没有机会见到汉室的公主殿下,可他要是经营的很好,牵制了大量的汉室兵力,在适合的时候投降了,那大概率能见到。

    毕竟这个级别的重臣,而且还是和汉室抗衡折腾了好久的重谋选择投降,本人愿意来长安,而且不走了的话,搞个两千石的散官荣养绝对没有问题,这不天天就能见到北贵人士朝思暮想的公主了吗?

    说实话,马辛德真就不理解了,汉公主到底是个什么长相,怎么北贵将校,上至已经海葬的赛利安,下至中下层将校,有一个算一个,都有些中毒的意思。

    没别的意思,纯好奇,赛利安都七十了,还和他开玩笑说汉公主如何如何,一副忆我少年时的表情,搞得马辛德也有些好奇这汉公主到底是个什么容貌,怎么就一个二个念念不忘。

    故而马辛德寻思着,自己一边给隔壁韦苏提婆一世争取时间,一边积累手牌,等到合适的时候给竺赫来发个消息说是他们顶不住了,反正这边撑两年就过去了,竺赫来再厉害也不可能约束到这边。

    到了那个时候他也就算是仁至义尽了,骗个忠义文书什么毫无问题,毕竟他马辛德可是冒死潜入,牵制汉室十余万精锐的精力,战死之前要个忠义文书有问题吗?

    回头投了汉室,去长安当个散官,天天看汉室公主长什么样,没事给赛利安上上香,描述一二,也是个生活态度。

    至于说这么干了之后会不会有什么影响,想我马辛德今年已经年逾六十,又无子嗣衣钵传人,有什么好在乎的。

    又不是人人都跟钟繇一样,七十四岁还能搞出来一个钟会玩一玩,这本事啊,是个男的估计都需要思考一下强大之处。

    故而毫无牵挂的马辛德,攒好手牌随手一丢,混个散官荣养没一点问题,反正就是个混日子而已,在哪里不是混?

    当然这种思维就算是刘晔也没有办法明白了,他只是能站在马辛德的立场上去思考,但他本人又不是马辛德,没有马辛德那拉起一个小朝廷,在高原种田的本钱。

    我马辛德走到这一步主要就靠自己,精神天赋开启,前面这几万人之中,给我找一个适合种田的人员,再给我找一个搞冶炼的人员,再给我找一个善于堪舆的人员,再给我找一个……

    没这个基础马辛德敢上青藏这边?开什么玩笑,真当人人都能在这边种田?抱歉这个世界上大多数搞种田是搞不过马辛德。

    哪怕马辛德的精神天赋无法堪破个体资质的上限,但挑选出来的一整个足以运转,并且高效运转的班子,足够马辛德在青藏这边玩出花,刘晔有这个本事吗?刘晔真没有。

    刘晔只能以自己的本事站在对方的立场去考虑问题,就像刘晔最早没认识到中原≠天下之前,站在陈曦的立场总觉得有些怪异,这并不是刘晔精神天赋代入的立场不对,纯粹是双方的格局不同。

    马辛德可以拍着胸脯保证,我能从那么多人之中筛选出来最适合的人才安置在最适合的位置,然后让这沙雕农奴制度运转下去,你其他人绝对不能,哪怕不是最优解,也绝对不算差了。

    毕竟马辛德精神天赋看到的上限起码也有八十分啊,而各个行业的八十分就算成为不了领头人,也足够成为中坚了,这就是马辛德精神天赋最离谱的地方,也是贵霜最为忌惮的对方。

    有时候马辛德都觉得自己当年就不应该进入官场,自己当反贼,说不定都推翻贵霜了,至于说当反贼好不好,塞种人可是被大月氏灭国的,他们本质上和西徐亚人是一系。

    甚至从逻辑上讲,马辛德和落地第四鹰旗军团的菲利波大概率还有比较远的血缘关系。

    因为菲利波是所谓的西徐亚皇家和马辛德的塞种其实就是一个玩意儿,本质上都是所谓的斯基泰人,而且是较为核心的那种,只不过当年大月氏怒锤这群人的时候,塞种人就分崩离析了,所以两者的关系大致相当于三百年前是一家……

    不过这种事情也都不怎么重要,马辛德纯粹就是闹腾一波,

章节目录

神话版三国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恩星小说只为原作者坟土荒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坟土荒草并收藏神话版三国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