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草莓小说网 www.xcmxsw.Com】,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牧谪将沈顾容的身体护在怀里, 察觉到沈顾容的身体已经不再因为剧痛而发抖,才无声松了一口气,抬起头眸子冷漠地看着阵法中的男人。https://www.kingho.net

    因为妖修内丹和凤凰翎羽的缘故, 离更阑身体重塑, 不到一刻钟便已恢复人身,而身上腥臭的魔息也被一点点挤出, 重新填充冷冽森然的鬼气。

    他将自己炼成了真正的疫鬼。

    阵法消散后,离更阑容貌恢复,阴鸷的眸子死死盯着躺在牧谪怀中的沈顾容。

    牧谪轻手轻脚地将沈顾容放在一旁, 面无表情地握紧了九息剑。

    离更阑漠然和他对视,突然没头没脑地说了一句“你还真是好运。”

    牧谪已经懒得和此人有半句废话,剑意漫天, 悍然冲去。

    整个咸州巨大的阵法已经开始发动, 无数魔修被吸去了所有的生机, 整个城池哀嚎遍地。

    天道,京世录。

    京世录阵法中, 竹篪化为竹简铺开,围着闭眸的虞星河旋转个不停。

    温流冰怔然看着,脸色瞬间惨白。

    他拼着不救师尊也想阻止阵法催动,但现在, 搞砸了。

    虞星河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他只觉得站在原地,无数记忆仿佛流水似的从他脑海中冲刷而过, 最后停留在一身白衣似雪的师尊身上。

    最后一道天雷落下, 沈顾容微微垂下头,眸子虚无,仿佛已经失了魂魄。

    他浑身焦黑, 魔息将他的肉身飞快重塑。

    “师尊……”

    虞星河握着沈顾容的手,从未如此卑微地乞求着“您看我一眼,星河到底哪里惹了您不喜?”

    奄奄一息至极,沈顾容的手指轻轻动了动,轻启着唇,发出一声梦呓似的呓语。

    “你若……从未存在过,就好了。”

    虞星河的眸子猛地张大,眼泪簌簌落下。

    等到他再次回过神时,不知过了多久,沈顾容的身体已经彻底冰冷。

    他害死了师尊。

    他又害死了师尊。

    无数记忆涌入脑海,虞星河突然在一瞬间明白了什么。

    咸州城,九息剑狠狠劈下,这道毫不留手的剑意几乎能将整个三界的妖魔诛杀殆尽,但在碰上离更阑的手时,却像是被什么化解了似的。

    牧谪漠然看他

    ,再次狠狠施了一道灵力。

    一阵血光闪过,离更阑的手险些被斩断。

    他面无表情地舔了舔手背上的血痕,冷声道“你神魂中的疫毒与我出自同宗同源。”

    牧谪的眼神狠狠闪过一道红光,眸子化为散瞳,浑身遮掩不住的泼天杀气。

    离更阑看着他,笑了“是了,疫鬼的散瞳。”

    他轻轻抬手抚过双眸,露出和牧谪一模一样的疫鬼散瞳“和我一样。”

    牧谪恶心得几乎要吐出来,恨不得将神魂都散去。

    离更阑张开手,淡淡道“京世录也入了阵法,很好。”

    牧谪无意中一回头,就看到半躺在地上的沈顾容被一股灵力包围,整个身体都在发生变化。

    牧谪被吓得脸色惨白,立刻回到沈顾容身边。

    沈顾容的身体看着没什么变化,但极其了解他的牧谪却一眼就看出了问题。

    他师尊……好像变得年轻了。

    并不是说相貌,而是身上日积月累,被无数苦痛堆砌出来的成熟气势正在一点点消散,再加上他那头白发也在一点点地从发梢变得漆黑,像是泼了狄墨似的。

    牧谪“师尊!师尊……”

    “回到百年前。”离更阑双眸都是癫狂,喃喃道,“一齐回到百年前,我只要杀了他,就能向师尊证明……鬼修也可得道飞升。”

    “我与他一起飞升,疫毒留在三界。”

    他突然狂笑一声“你们不是说我是疫鬼吗?那我就变成疫鬼给你们看!”

    牧谪回头冷冷看了他一眼,突然明白了方才离更阑夸他好运的原因。

    离更阑对他的师尊离南殃……似乎也有那种心思。

    而牧谪的确比他幸运,他得到了沈顾容的回应,而离更阑……却被一个魔修无法得道飞升拒绝了。

    “真可笑。”牧谪面无表情地心想,“因为得不到应答而扭曲成这样,难道不是把最爱之人越推越远吗?”

    几句话的时间,沈顾容的白发已经悉数变回了墨发青丝,就连相貌也变得稚嫩许多,本就宽大的红袍松松垮垮地垂在他肩上,露出大片白皙的皮肤。

    牧谪看了一眼,连忙手忙脚乱地把衣服拢了上去。

    他并没有出现错觉,沈顾容真的变年轻了。

    周围似乎有无数花灯

    漂浮而过,将沈顾容苍白的小脸照得斑斑驳驳。

    咸州城外,林下春操控着匕首化为的针冲进沈顾容伤痕累累的经脉中,终于在一刻钟之内找到了那滴鲛人泪,毫不犹豫地将其碾碎。

    来回疼昏过去四五次的沈顾容身体猛地一颤,眼瞳涣散,花了足足十息才大口喘息着,终于回了神。

    林下春将针抽出来,随手丢在一旁,讷讷道“行了吧?我好累。”

    沈顾容浑身是血,脸上却艳美惊人,他勾唇一笑,道“行了,多谢。”

    林下春这才继续抱着膝盖坐在一旁发呆了。

    「我如果是那把匕首就好了。」

    「好累啊,好想回剑阁。」

    牧谪是世外之人,不受因果桎梏,阵法周围也只有他一人未受影响,离更阑站在阵眼中,黑色长袍繁琐华美。

    他看着已经是个稚嫩少年的沈顾容。

    只要杀了沈顾容,杀了回溏城最后一人,那他就可以疫鬼之身飞升。

    牧谪已经拎着剑再次冲了过来。

    离更阑体内依然有封筠的鲛人泪,哪怕牧谪大乘期的修为击在他身上,却也很快就痊愈如初。

    牧谪却是不信邪,他冷冷地心想若是将他挫骨扬灰,看他用什么来复生。

    牧谪除了对沈顾容以外的所有人从不留情,说着要将他挫骨扬灰,就直接用尽全力,剑意滔天几乎冲上九霄,毫不犹豫地劈下,轰然一声砸在离更阑身上。

    灰尘漫天。

    牧谪将剑收回,还未往前走,就感觉到面前再次出现了鬼修的气息。

    离更阑硬生生挨了大乘期一击,竟然还能活着?!

    烟尘散去后,离更阑毫发无损地站在原地,似笑非笑地看着牧谪“阵法还未回到百年前,只要我还在阵眼,你就是杀不了我的。”

    牧谪冷然一笑“是吗?”

    离更阑抬袖挥开眼前的灰尘,正要开口,却感觉自己的腰腹传来一阵剧痛,他猛地一抬头,灰尘散去后,牧谪那双赤红的散瞳出现在他眼前。

    牧谪握着九息剑刺入离更阑的身体,因为是世外之人,那阵法对他的影响根本廖剩无几,只要他敢靠近离更阑身边,就能轻易杀死他。

    “听说鲛人泪能让你肉身不死?”牧谪散瞳森然看着他,一字一

    顿,“我不信,让我亲手试一试。”

    离更阑瞳孔一缩,本能想要抬手招来帘钩,但下一瞬才意识到离索还在离人峰。

    他反应极快,直接徒手挡住牧谪的九息剑,转瞬间交手数招,而这次牧谪却没有再因为惧怕他身上的疫毒而抽身,反而像是魔怔了似的,欺身上前,哪怕身上沾染了疫毒也没有半步后退。

    离更阑被他这个不要命的打法险些退出阵眼,千钧一发之际抬手招来一道天雷,轰然一声劈在两人中间。

    天雷散去后,离更阑只是一愣神的功夫,牧谪却硬生生顶着那道天雷,欺身上前,一剑将他重塑好的丹田直接搅碎。

    拿到凶戾的灵力非但没有消散,反而顺着离更阑的经脉一路蔓延,将四肢百骸都搅得一片鲜血淋淋。

    离更阑眼睛猛地张大。

    牧谪面无表情地让离更阑亲身体验他师尊所遭受的痛苦,等到阵法和鲛人泪将他破碎的身体再次重塑时,牧谪才意识到,或许在阵法停止前,他真的死不了。

    牧谪突然知道了,为什么沈顾容会放弃亲手杀他了。

    两人都不是会故意折磨人而心生愉悦的人,牧谪愣了一下,才将九息剑□□。

    疫毒顺着牧谪的手缓缓往下爬,他面无表情地看着自己指尖上发红的疫毒,不甚在意地冷笑了一声。

    百年前染上无法驱除的疫毒,而百年后,只需要果子就能轻易解除。

    疫毒,也并非那么可怖。

    这么会功夫,沈顾容已经完全变回了少年模样,安安静静地窝在宽大的衣袍中闭眸沉睡。

    牧谪快步走了回去,看到他这么纤细的身形竟然一时间有些不敢认。

    他呆呆看了半天,才意识到他在……梦中见到过沈顾容少年时的模样。

    牧谪莫名脸红,轻手轻脚地将沈顾容抱起来,省得他在地上硌得慌。

    只是刚抱住,沈顾容突然张开了眼睛。

    那双少年的眸瞳又漂亮又纯澈,只是看了牧谪一眼,几乎让他沉沦溺死其中。

    牧谪讷讷道“师尊……”

    沈顾容弯眸一笑,柔声道“我回来了。”

    牧谪忙抬手探了探沈顾容的身体,发现那经脉中的伤痕不知何时已经消失不见。

    “回头再说。”沈顾容小声说,

    “最终好戏要开场了。”

    牧谪一愣。

    沈顾容拢着宽大的衣袍站了起身,鞋子太大走起路来不怎么方便,他只好抬脚将鞋子蹬掉,慢条斯理地走向离更阑。

    沈顾容走了两步,又尴尬地发现腰封太松,再走两步八成要半裸,只好停了下来,先把腰封绑紧了,这才继续往离更阑走去。

    离更阑“……”

    离更阑发现自己记恨了沈顾容这么多年,而罪魁祸首沈顾容却根本没把他放在眼里,甚至在他面前和狗男人打情骂俏,现在竟然还有心情整理衣服。

    离更阑气得浑身都要发抖。

    “这就是你所谓的将天道矫向正途的阵法吗?”沈顾容淡淡道,“我只是年轻了一百多岁,依然貌美如花,其余的没什么分别,你依然又老又丑,啧……”

    他嫌弃地看着离更阑,道“竟然还被我徒儿按着地上打。”

    离更阑“……”

    离更阑不受他挑衅,省得自己被生生气死,他冷声道“阵法一旦发动,京世录上所记载的便会是正途。”

    沈顾容说“哦。”

    离更阑“……”

    他之前怎么没发现,沈顾容这么会气人。

    沈顾容的身体已经变回了十六岁,而当年最后一只疫鬼也

章节目录

穿成高危职业之师尊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恩星小说只为原作者一丛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一丛音并收藏穿成高危职业之师尊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