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草莓小说网 www.xcmxsw.Com】,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离更阑的魔瞳森然又癫狂地看着他“行, 杀了我也行, 我早已想去修鬼道。https://www.kan121.com

    沈顾容漠然看着他, 鬓间墨发不知是不是以凡人之躯同林下春结契已经隐约有些白色。

    “你以为我会让你有去修鬼道的机会?”

    他这是生平第一次杀人,但握着重剑的手却是极稳,没有丝毫颤动。

    「是他的错。」沈顾容面无表情地想,「若没有他, 我不必遭受这些。」

    不必经历这么多,不必硬生生将自己变成另外一个人。

    沈顾容紧紧握着剑柄, 眼睛眨都不眨地朝着离更阑的脖颈刺去, 只是在堪堪落下的那一刹那, 林下春突然发出一声嗡鸣,沈顾容险些握不住他。

    下一瞬,林下春原地化为一个高大的人形, 直直挡在沈顾容面前,灵力喷薄而发, 将破空而来的一把利刃生生挡在半空。

    那是凶剑帘钩, 离索。

    离索见一击未能杀掉沈顾容, 化为黑袍人形也挡在离更阑面前, 眸子猩红,面无表情地和林下春对视。

    林下春“……”

    林下春只是和他对视了一眼,就漠然地移开了视线,他垂着眸盯着地缝中长出来的一棵小草,羽睫微垂,不知在想什么。

    因为认主的契, 沈顾容听到那把浑身杀意、身形高大的男人在心中说「不想和人打交道,不想和人对视,不想交手,如果我是这棵草就好了。」

    沈顾容“……”

    沈顾容唇角抽了抽。

    这三界第一凶剑,脑子是不是有些问题?

    林下春还在那念叨“如果我是草就好了,如果我是石头就好了”,离索看到主人这番惨状,已经杀气腾腾地冲了上来。

    虽然林下春脑子有点问题,但并不妨碍他的凶戾,离索的灵力杀意于他而言不过就像孩子在剑仙面前舞剑,他甚至不用灵力就轻松破开离索的攻势。

    林下春一招就制住了离索,回头对沈顾容说出了第一句话“杀?”

    「杀人好麻烦,如果他能自己去死就好了。」

    沈顾容“……”

    沈顾容竟然被林下春给散了神,就在他呆怔的那一瞬间,泛绛居的门突然被破开,似乎有很多人急急忙忙地跑了过来。

    沈顾容

    立刻道“杀!”

    若是现在不杀,日后他不一定有机会了。

    林下春手起刀落,剑意正要落在离更阑身上,那一旁的离索突然冲了过去,用身体护住了离更阑,直接挡住了那一剑。

    林下春一歪头「我没想杀你,是你自己撞上来的,不关我事。」

    沈顾容“……”

    而这时,外面的人已经冲了进来。

    林下春不想和人打交道,他连和人在一起站着都嫌麻烦,在人冲进来的一瞬间化为一把剑,跌落在地上。

    奚孤行和林束和推门而入,见到房中的场景,直接愣住了。

    离更阑浑身是血,手边垂着一把剑,那剑已经被砍出一个豁口,灵力不住往外泄,而沈顾容站在一片阴影中,浑身颓然,衣衫不整,隐约能瞧见他的下巴脖颈以及握着剑的手腕上的淤青。

    奚孤行愕然道“这是怎么回事?”

    离更阑却笑了,他握着离索缓缓站起身来,胸口和腰腹出的伤口再次涌出一股股血来,他抬手抹了抹唇,挑眉道“没什么,兴致来了,想邀小十一一起双个修,没想到被拒绝了。”

    奚孤行脸立刻就绿了,他看到衣衫不整的沈顾容也能隐约知道发生什么,闻言更是气不打一处来,他怒道“你真是死不正经!”

    他冲上前,将外袍脱下裹在沈顾容身上,生疏地安抚道“不怕了,他就是个衣冠禽兽,我并定禀告师尊,狠狠责罚他。”

    沈顾容张大着双眸,宛如提线木偶般被奚孤行半抱着,他木然道“让我杀了他。”

    奚孤行一愣“什么?”

    沈顾容道“他是当年回溏屠城的罪魁祸首,我要杀了他。”

    他一抬手,林下春立刻飘了过来,落到他手中。

    奚孤行愕然道“你说当年回溏城?怎么可能?!十一,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沈顾容说“没有误会,他亲口承认的。”

    在给离更阑止血的林束和诧异地抬头“大师兄?”

    离更阑却一把抓住林束和的手腕,眸中全是狂喜和兴奋“束和,听师兄说,我从幽州带过来的疫鬼之毒,正是「养疫鬼」法阵必需的疫毒,只要再找凡世之城,疫鬼必成。”

    他忍了四年,终于寻到了机会卸下所有

    伪装,本能地要找人来宣说自己的研究。

    林束和茫然地看着他,手中的灵力都散了,他似乎有些傻,本能地顺着离更阑的话,讷讷地问“成了疫鬼,之后呢?”

    离更阑就像是一个疯子“疫鬼飞升成圣,断了三界因果,不光向师尊和天下人证明了鬼修也能成圣,而且那鬼修圣人无论杀多少人,都不会招来天道责罚啊。”

    他死死握着林束和的肩膀“到时,三界全都会被疫鬼屠戮,所有人都一起去死,这样不好吗?”

    离更阑眸中闪着着诡异的光,他森然笑道“他们所有人都说我是疫鬼,那我索性让他们全都变成疫鬼,尝尝同我一样的滋味!”

    沈顾容瞳孔一缩,握着剑立刻就要冲上去将这个执迷不悟的人一剑了结,却被奚孤行死死抱在怀里。

    “十一!十一冷静,他说胡话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冷静,师尊马上就到了!到时……”

    沈顾容漠然道“你没听到他在说什么吗?”

    他盯着奚孤行的眼睛,低声质问“难道那也是胡话?”

    奚孤行愣了一下。

    沈顾容突然想起了什么,“啊”了一声,怔怔道“难道他之前有说过想要屠什么城的话,你们也当成胡话,没有放在心中?”

    奚孤行和林束和脸色一白,继而回想起回溏城之事,骇然地看向离更阑。

    “大师兄?”林束和嘴唇惨白,“你……”

    离更阑还在发疯说着不明所以的话,而后离南殃赶到,一掌将他击晕,关进了自己的芥子中。

    沈顾容已经被奚孤行拉着换了身衣裳,他脸色惨白,下巴的淤青显得更加明显骇然,微微抬手间,手腕间的淤青也已经在往外渗血了。

    离南殃已经将奚孤行他们支了出去,站在窗棂前看着外面的夕雾花,不知在想什么。

    沈顾容从内室走出来,面无表情道“南殃君。”

    离南殃回头看他。

    沈顾容已经不想和这群伪君子虚与委蛇,他直接开门见山道“您在之前知道离更阑屠城之事吗?”

    这么多年,已经没有人敢这般和南殃君说话,他沉默了一会,才回答道“并不知。”

    沈顾容不信他,又问道“那您当年为什么会刚好出现在回溏

    城外?”

    离南殃冰冷的眸子看了沈顾容一眼,半晌开口道“因为天机。”

    沈顾容“什么?”

    说出“天机”之后,离南殃仿佛放弃了隐藏什么,索性和盘托出。

    “我已成圣多年,但离飞升只差一线机缘。”离南殃道,“数年前天道预警,我的机缘在咸州一处避世之地。”

    沈顾容眸光一动。

    “我若将成圣的疫鬼杀死,便可一步飞升。”

    离南殃看着沈顾容,道“可我没想到,唯一存活下来的,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凡人。”

    沈顾容嗤笑一声,似乎觉得天道和世人十分可笑“那你为何当时没动手,还对我这般好?”

    离南殃道“你并非疫鬼,只是无辜受害之人。”

    “真是可惜。”沈顾容冷然笑着看他,“我虽然并非疫鬼,但却是违背天道存活下来之人,你当时若替天道铲除了我这个祸害,此时早已飞升。”

    离南殃没有说话。

    沈顾容懒得和他掰扯这些有的没的,直接道“那离更阑之事,你现在可知晓了?”

    离南殃道“他幼时……被城中人当成疫鬼附身,放逐幽州城外,险些被火灵兽吞噬,自那之后脾性就有些古怪。”

    离南殃花了这么多年去妄图纠正他的思想,但却硬生生将其逼成了会伪装的疯子,若不是离更阑亲口说出,离南殃从来不知道一向肆意张狂却看着没有任何反骨的离更阑骨子里竟然不改当年的分毫。

    “是我没有教好他,才酿成大祸。”

    沈顾容冷冷看他,道“这种他幼时如何悲惨,性子如何扭曲的话,仙君还是不要对我说了。如你所言,我是受害之人,纵使他有千般苦万般难,又与我何干?我现在只想他死。”

    离南殃看着他已经被恨意侵蚀的视线,无声叹息,道“你现在还杀不了他。”

    沈顾容道“我不要你们为了同情我而大义灭亲,你将他放出来,我亲手杀他。”

    离南殃道“他是魔修之体,只要不是元旦碎裂,皮肉伤很快就能恢复。你这次是侥幸才能伤到他,若他警惕林下春,以你现在的修为,不能杀了他。”

    沈顾容握着林下春,沉默了许久许久,久到离南殃都差点以为他要求

    自己杀了离更阑时,却听到眼前的少年突然说“好。”

    离南殃“嗯?”

    “我要入道,我要亲手杀了他。”

    离南殃一愣“凡人之躯,入道极难。”

    沈顾容勾唇冷然一笑“可我以凡人之躯亲手杀他,更难。”

  &

章节目录

穿成高危职业之师尊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恩星小说只为原作者一丛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一丛音并收藏穿成高危职业之师尊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