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草莓小说网 www.xcmxsw.Com】,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作者有话要说我错了,这章没写到发糖的地方,但这章粗长。https://www.0dksw.com

    我并没有卖假糖!!下章,下章肯定有!

    我激动得好像一个推销保健品的不是

    已无人回应他。

    但沈顾容却死死抱着最后一丝希望,乞求着陌生人能够救他的先生。

    离南殃最厌恶脏污, 扫见沈顾容全是鲜血的手在自己的衣服上落下几个鲜红的指印, 眉头轻轻皱了皱,却也没说什么。

    他抬手在先生的脖颈处探了探, 道“他已经死了。”

    若是躯壳受损, 在断气不久离南殃或许还能将他身体修复,起死回生, 但这个一身青衣的男人他却无能为力。

    他的元丹被生生震碎,再无一丝复生的可能, 而身上的疫毒也已蔓延到了脸上,只差一丝就能彻底化为疫鬼。

    沈顾容茫然地盯着虚空, 嘴唇发抖“死了?”

    死了。

    他们都死了。

    沈顾容眼前一黑,彻底承受不住,直接倒了下去, 被离南殃一把接在怀中。

    奚孤行在一旁眼睛都瞪直了, 他还从未见过自家师尊这般容忍一个人过,而且这个人还是个凡人。

    离南殃不顾血污,将沈顾容抱在怀中,看了一眼已成废墟的城池,末了无声叹了一口气, 道“走吧。”

    奚孤行忙跟了上去, 喋喋不休道“师尊,他到底是怎么活下来的?「养疫鬼」的法阵不是从上古就有的吗,这么多古书记载, 我还从来不知道有人能活……”

    他没说完,离南殃就冷冷看了他一眼。

    奚孤行立刻噤声。

    两人离开了依然大火烈烈的回溏城,到了停留在百里外的灵舫上。

    一个红衣少年正坐在灵舫的顶端,手持着一片柳叶,正在催魂似的吹着不成调的曲子,看到离南殃和奚孤行过来,他灿然一笑,纵身从顶端跃下。

    红衣翻飞,少年容颜昳丽,言笑晏晏“师尊。”

    离南殃一点头,默不作声地抱着沈顾容上了灵舫,奚孤行溜达着走了过来,无意中扫了一眼,疑惑道“大师兄,你衣摆怎么湿了?”

    离更阑愣了一下,才勾唇一笑“刚才瞧见了个水鬼。”

    奚孤行“又说玩笑,回溏城方圆百里

    全是荒漠,哪来的水鬼?”

    离更阑只是笑。

    奚孤行也只当他在说玩笑,反正离更阑插科打诨胡说八道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便没在意。

    离更阑和奚孤行上了灵舫,催动法阵折返离人峰。

    沈顾容昏睡了一整日,等到再次醒来时,自己已经到了一个全新的世界。

    也不对,不能说是全新,因为在这个世界的东西,先生曾借志异之口对他讲过。

    修士、妖魔、元丹、灵舫,无穷无尽的世界。

    沈顾容刚醒来后,还没弄清楚周围的情况,就发现自己手中一直紧握着的竹篪不见了。

    他发了疯地在周围摸索着寻找,但他找遍了周围能找的地方,却依然没寻到那根竹篪。

    京世录,丢了。

    沈顾容满脸泪痕,呆滞地瘫坐在地上,手指都在发着抖。

    先生说……转世后会来寻京世录,而才刚过没几日,京世录便在他手中丢了。

    就在这时,有人笑着说道“你在找什么?”

    沈顾容被吓住了。

    他刚失明,还未适应眼前的模糊,当即尖叫一声,拼命往角落里躲。

    接着,奚孤行怒气冲冲地跑了进来“大师兄,他刚醒,你别吓到他。”

    离更阑无辜道“我什么都没做啊。”

    奚孤行瞪了他一眼,才朝着几乎要将自己缩到桌子底下的沈顾容道“你先别怕,这里是离人峰,你已经安全了。”

    沈顾容瑟瑟发抖,嘴唇轻轻动了动,发出的声音哪怕奚孤行和离更阑是个修士,都没听清他在说什么。

    离更阑大大咧咧地走过去,一把拽着沈顾容的手将他从桌子底下拽了出来“你说什么?大点声。”

    沈顾容乍一被触碰,浑身一抖,险些尖叫出声。

    奚孤行有些着急“师兄你别……”

    “怕什么?”离更阑挑眉道,“回溏城的人全都死完了,只剩他一人独活,那是天道恩赐,即使天道赏赐那就该好好接着,能活着就偷着乐呗,摆出这么一副心若死灰的模样做什么?矫情。”

    奚孤行头都大了“他还是个孩子。”

    离更阑哼笑一声,随手将沈顾容甩给奚孤行,奚孤行手忙脚乱地一把接住了他。

    奚孤行也不知去了哪里,身上沾染了些许檀香,

    沈顾容直直撞到他怀里正要挣扎,就嗅到那仿佛是从先生身上传来的檀香味,陡然僵住了身子,停止了挣扎。

    离更阑道“你去哄孩子去吧,我去找不归玩儿。”

    他说着,溜达着离开了。

    奚孤行一个头两个大,感觉到沈顾容在他怀里瑟瑟发抖,有些于心不忍,他抬手僵硬地拍了拍沈顾容的后背,讷讷道“你还好吗?”

    沈顾容死死抓着他的衣襟,低声道“竹篪……”

    他声音太小,奚孤行没听清“什么?”

    沈顾容鼓足了勇气,茫然地抬头,带着哭音道“我的竹篪……不见了,你瞧见了吗?”

    十六岁的少年,正是最好的年纪,回溏城的人全都是瞧着沈顾容长大的,很少有人会在意夸赞他的容貌。

    但对于陌生的奚孤行来说,面前的少年虽然是男人但却仿佛天生长着一张令人神魂颠倒的脸,哪怕眼尾发红满脸泪痕的模样,也情不自禁地让人产生保护欲。

    奚孤行愣了一下,才别扭地偏过头,红着耳根道“我没注意,师尊将你带回来的。”

    沈顾容忙追问“那师尊呢?”

    奚孤行“……”

    奚孤行古怪地看着他“师尊可不是能随便叫的。”

    沈顾容满脸茫然,他满脑子都是京世录,根本不知自己说错了什么。

    奚孤行见他赤着双足踩在冰冷的地上,眉头皱了皱,抬手生硬地将沈顾容扶到了榻上,干咳一声,说“你在这里等着,我去问问师尊。”

    沈顾容闻言忙点头,伸出手抓住他的袖子,讷讷道“多谢你……谢谢你。”

    奚孤行红着脸跑出去了。

    片刻后,奚孤行回来,道“师尊说竹篪就在你手中啊。”

    沈顾容一僵,他抬起手给奚孤行看,摊开掌心抓了抓五指,呆呆的“啊?可是我看不到,你……你帮我看看我手中有没有竹篪。”

    奚孤行“……”

    这少年长得倒是好看,但脑子好像不怎么好使。

    但看他明显受到了巨大的刺激,若是遇到屠城那种事换了旁人早就崩溃了,而少年似乎还留有一丝神智,艰难地清醒着。

    “害。”奚孤行故作轻松说,“没事的,竹篪而已,丢了就丢了,我再给你做一个

    呗。”

    奚孤行刚说完,沈顾容的两行泪就瞬间流了下来。

    奚孤行“!!!”

    奚孤行吓得都要跳起来了,手足无措道“你……你别哭啊你,别哭,我、我哪句话说错啦?”

    沈顾容安安静静地落着泪,小脸苍白如纸。

    奚孤行安抚了半天都没用,只好干巴巴地站在那。

    不知过了多久,沈顾容长长的羽睫一颤,讷讷道“多谢你。”

    他总是在道谢,奚孤行愣了一下,自觉自己没帮到什么忙,只好别扭着说“没事,你……”

    沈顾容轻飘飘地打断他的话“劳烦您能杀了我吗?”

    奚孤行一愣“什么?”

    他从未见过有人能将“杀了我”说的这么轻描淡写,一时间奚孤行都有些怀疑自己的耳朵是不是出了问题。

    沈顾容声音软糯,带着些哭泣后未散去的哭音,听着像是在撒娇。

    “杀了我吧。”沈顾容轻声说,“多谢你。”

    没了京世录,他不知道要如何去面对先生。

    没了京世录,先生……也不会来寻他了。

    奚孤行脸都白了。

    就在这时,离更阑大大咧咧地跑了进来,笑吟吟地将一根竹篪塞到沈顾容手中,道“喏,这个是你的吗?”

    沈顾容一愣,立刻像是抓住救命稻草一样,抬手一寸寸抚摸着那根竹篪。

    他不记得竹篪是什么模样了,但大致也没多少差别。

    沈顾容又开始安静地落泪,只是这一次,他没有再寻死了,仿佛方才那句撒娇似的求死,只是脑子一时糊涂的胡话。

    只要给他一丝希望,哪怕那希望是在百年千年之后,他都能强迫自己撑下来、活下来。

    奚孤行瞪了离更阑一眼,传音道“你拿别人竹篪干什么?”

    离更阑一笑,并没有说话,袖中藏着的真正的京世录微微闪着光芒,被他用修为强行按了下去。

    奚孤行没再理他,等到沈顾容平息了下来,轻声问他“你叫什么名字?”

    沈顾容呆了许久,才喃喃道“奉雪。”

    奚孤行“嗯?”

    沈顾容抬起头,眸子涣散,失神地盯着虚空,低声道“沈,奉雪。”

    自那之后,离南殃将其收为了徒弟,但却不授他任何东西,毕竟常人都知晓

    ,凡人之躯入道极难,可不是蜕一两层皮就能解决的事。

    沈顾容细皮嫩肉,一看就是在蜜罐里长大的,怎么可能受得了那种非人的痛苦。

    沈顾容不提,南殃君也没有强求。

    不知是不是离南殃的授意,离人峰上下对沈顾容都很好,林束和研究了好几年,特意给他做了一条能帮助视物的冰绡,就连心高气傲如朝九霄,也经常从风雨潭跑过来看他。

    因为离更阑将他的竹篪找回,沈顾容惟独对离更阑十分特殊,完全没有半分排斥之意,恢复视线后更是成天跟着离更阑身后跑。

    离更阑似乎觉得很好玩,去哪都带着他,还对他承诺,要和他一起找出「养疫鬼」的幕后黑手。

    因为这个,沈顾容更加依赖他。

    沈顾容及冠那日,闭关已久的南殃君终于出关,送给了沈顾容一把被封印的剑——林下春。

    沈顾容不喜欢剑,但是师尊送的,他只好装作开开心心的模样接了过来。

    在离人峰这四年,沈顾容性子并未有太大变化,只是

章节目录

穿成高危职业之师尊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恩星小说只为原作者一丛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一丛音并收藏穿成高危职业之师尊最新章节